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强雇佣军 第234章 打了儿子,出来老子

时间:2018-05-07作者:世家农民.CS

    “老头你谁啊?”阿呆根本就没停手,反而抡拳头的速度更快了。

    其他人面色一白,全都站起来躬声道:“父亲!”

    “爷爷!”

    “老家主!”

    就连上官家为首的上官金虹也战了起来,所有人对孙家老家主都十分恭敬,可见在强者为尊的武者世界里,老头还是很强悍的存在。

    高兴眉头皱了一下,老头一出场他大概就猜出来老头是谁了,不过看到众人的表现,不由心里一紧,老头一出现,他的小计谋可能就要失败了。

    至少,老头子足以镇压所余人,无论老大孙嘉伦还是老五孙嘉淦,都不敢在老爷子这里造次,孙家至少在老爷子健在的时候,不可能内讧了。

    至于孙嘉陵,看到老爷子出现,心里则放心了不少,至少这一次孙家的闹剧应该到此结束了。

    不过内心深处,又开始隐隐为高兴和孙静担忧,他承认无论是高兴还是阿呆,都是极其强悍的存在,可是老爷子的境界已经深不可测,说不定举手之间,可以毁掉这两人。

    “他就是我爷爷孙仁臣,据说早在二十年前已经超越了初生境,最近三年都在闭关,家族有重要事,只有现任家主才可以去见他,现在出来,肯定是有所突破了,你要小心!”孙静轻声在高兴耳边说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儿,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带你出去的!”高兴眼中透着一丝坚决和凝重。

    “好,我相信你!”孙静的紧紧的挽住了高兴的胳膊,一步都不愿意分开。

    “噗!”阿呆这厮,高兴没有发话,拳头根本就不停,孙嘉淦快要被活活打死的时候,恍惚间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心底升起了无限的生存希望,可惜,阿呆根本就没停下来的意思。

    “好胆!”孙仁臣吼了一声,震的在场的人耳膜都“嗡”“嗡”作响。

    可阿呆根本就无视孙仁臣的雷霆怒火,“老头,我问你话呢,你谁啊,这垃圾和你有什么关系?”

    啪啪啪啪!

    特么的,打脸是一种境界,有计划有预谋的打脸,打出的效果只能是自己暗爽,别人尴尬一下而已。

    但是阿呆这种无意识打脸,才是打脸的最高境界,孙仁臣是孙家的老家主,孙家的绝对任务,也是孙家能够立足的根本,阿呆这一声“垃圾”,打的孙仁臣的脸啪啪作响。

    “阿呆,放了他,别出人命!”高兴看孙嘉淦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对阿呆说了一声,不然阿呆这厮,在这么打下去,就是一头大象也的嗝屁啊。

    “发生什么事情了!”孙仁臣铁青着脸坐到了孙嘉伦的位置上,孙嘉伦低着头站在他的身后。

    发生什么了?这怎么说?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这是打脸孙家的事情,现在老头子又在怒火之下,谁说了,这不就间接的等于给自己找麻烦吗?

    “我问话呢,都哑巴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孙仁臣环顾了一下四周吼道。

    孙嘉陵往前走了一步,躬身说道:“父亲,以为联姻的事情,孙静不同意,我们软禁了孙静,孙静的男朋友高兴和他的同伴一起来闹事,我们家族的执事全部被打倒,刚才老五人不可忍,被迫出手,可惜不是对手,还好父亲您出来的及时!”..

    或许整个孙家,现在唯一不怵孙仁臣的就只有孙嘉陵了。

    “我堂堂长安世家,难道就拿不下两个籍籍无名之辈?孙家的婚事是我同意的,谁要反对?”孙仁臣刚才一出来其实就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这是在给高兴施压。

    同时也是在斥责孙家这帮人的能力不济。

    当然,还有一层意思,只有孙嘉陵明白,老头子更是在责问孙嘉陵为什么不出手,孙家别人也许不知道孙嘉陵的境界,但是他心里是清楚的。

    孙嘉陵在半年前已经到了半步造化境了,虽然是半步造化,但是在长安这样的世家来说,在他们这一代人中至少排名前三,可是孙嘉陵居然没有出手。

    更为重要的是,他这是给高兴和阿呆下马威,可惜,高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你觉得有面子,有地位,那是对孙家人而言,对于我高兴来说,和门口的保安是一样一样的,都是敌人,没任何区别。

    “我反对!”高兴盯着老头子。

    “年轻人!不要太嚣张!”逻辑上来说,到了孙仁臣这个年龄已经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年纪,可是今天的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让他震怒。

    “不嚣张能是年轻人吗?”这话,高兴简直是轻车熟路啊,当即就顶了回去。

    想当初,在兰城武者协会,冯敬尧高高在上的时候说过的话,不过当时也是被他顶了回去,而后没过多久,冯敬尧就成了兰城的笑柄,再往后,直接丢了性命。

    “好,很好!”孙仁臣说完,转头对上官金虹说道,“上官世侄,家门不幸,发生了如此不堪的事情,提亲的事情,不如我们改期吧,但是我们两家联姻的事情不会变,回去记得带我向你父亲问好!今天的事情,我改日专程上门致歉!”

    孙仁臣这是要大开杀戒了,不过处理家事,终归还是关起门来的好,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让上官家看了笑话了。

    “伯父,这件事也是因我们而起,我们怎么能够袖手旁观?”上官金虹这厮老江湖了,即便是要走,也是要说两句漂亮话。

    诚然,真的要动手,他们带来的人也不惧,甚至他还隐隐希望他们的人有出手的机会,一来可以彻底解决高兴这个问题,二来,让孙家看看他们实力。

    “呵呵,我孙家数百年来,从未经历过如此耻辱,孙家的事情,还是孙家的人处理!”孙仁臣自然会到上官金虹的意思,不过他怎可能让上官家人出风头呢。

    “那金虹先告辞了,往后再次来拜访!”孙仁臣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上官金虹也不好留下了,只能起身告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