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强雇佣军 第242章 金辞令(第五更,求订阅)

时间:2018-05-07作者:世家农民.CS

    “辞令兄,这次冒昧来访,还请海涵啊!”蓝色褂子端着极品大红袍抿了一口说道。

    金辞令笑呵呵的说道,“哪里哪里,王九兄能光临,真是长安武者协会的荣幸啊!”金辞令对于蓝色褂子,也就是王九的来访,其实很是反感,尤其是第一次见面,如此不生分的称呼,让他更是不爽,特么是个人就能称兄道弟?

    前几天他就接到京城熟人的电话,说会有京城大家族的人来拜访他,让他给面子见一下,金辞令不好回绝,毕竟都是好友,不过他还是拖延了几天,这是在表明他的态度。

    对于这种人,就算他是京城来的,那又怎么样呢,长安的武者协会会长,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见就可以见到的,只不过,他不好拂了好友的面子。

    “长安这个地方,的确是历史名城啊,在长安这几日,没少领略风俗人情啊!”王九虽然是笑呵呵的说道,但是话里有话,他是在暗指金辞令的怠慢。

    金辞令闻言端起茶杯,吹了一口气,这才喝了一口道,“长安是个小地方,比不得京城繁华,但是小地方的人也有小地方的情节,不会因为京城的繁华和地位就会觉得长安的历史显的苍白,反而,会更加让我觉得,长安在某些方面,不浮夸,不高傲,低调有内涵!”

    尼玛,金辞令能成为长安武者协会的会长,自然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别说是京城大家族的一个门客,就算是核心子弟来,他也泰然处之,面子说给就给,说不给,自然也可以不给。

    这一番话,让王九的傲气微微有些挫败,瞬间让他意识到,虽然都属西北大地,但是兰城的武者协会协会会长冯敬尧和金辞令根本就没法比。

    无论是个人行为,言谈举止、气度甚至是资历背景,他这个打着京城大家族名头的门客似乎讨不到什么好,一个弄不好,或许就会被赶出去。

    不可否认,长安武者协会的会长,有这个实力。

    “辞令兄说的在理,是小弟唐突了!”尼玛,装逼未果,赶紧低头,常年在外面走动,王九这份眼力还是有的,该软的时候还是要软。

    “呵呵呵!”金辞令笑了一下,他要的就是让王九知道,这特么是在长安,是在他武者协会的地盘,容不得别人放肆。

    “辞令兄,小弟这一次前来,是有些事情要给辞令兄汇报一下!”该客套的已经客套完了,该说正事儿了。

    “王九兄言重了,哪里谈得上汇报,能和京城大家族的人畅谈一番,我也荣幸之至啊!”金辞令打了个哈哈。

    “小弟听说,赵无极是贵协会的副会长?”果然,这厮一来就提这茬。

    金辞令似乎早都想到这厮会提及这个问题,当即说道,“没错,他是我们协会三位副会长之一!”

    “哦,那我就直说了,赵无极赵会长在兰城家族比武大会上遭遇了不测,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不知道辞令兄听说了没?”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这是我武者协会的家事,我会处理的,就不劳王九兄了!”尼玛,这可是长安武者协会的痛啊,金辞令当天接到消息,差点杀到兰城去。

    对于人才济济的长安武者协会来说,损失一个宗师武者不算什么大事,可偏偏赵无极死在了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手里,这是打他们的脸啊,这事,整个长安武者协会都羞于启齿。

    所以,被王九说起,金辞令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当时他虽然不知道赵无极为什么去助拳,但是丢了脸面,却是真事。

    “辞令兄,我这次来,其实是想给辞令兄带一个好消息,打伤赵副会长的高兴眼下就在长安,而且如果我没算错,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在孙家和孙家的人理论!”

    “孙家?这不关我的事情!”

    外人不知,孙家对于金辞令来说,也是个无言的伤害,他少年得志,可谓是风光无限,当时娶了孙嘉琳,更是走上了人生的巅峰,整个长安城,没有不知道他金辞令的。

    可惜,近些年来,他们只维护了面子上的风光,实际上,孙嘉琳已经不是当年的婉约美人了,而是一肚子赘肉的中年大妈,加上没有生育,他对这个女人越来越厌恶,分居好几年了。

    甚至,他都想过离婚,但是他身在这个位置,离婚对他的名誉有极大的损害,而且,孙嘉琳的背后是孙家,他这个武者协会的会长当的也滋润一些,索性,他就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过他们的小日子,而孙嘉琳便开始了她的放荡人生。

    所以,提起孙家,他就会想到孙嘉琳,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当然,高兴到长安的消息他还真大不知道,因为孙嘉琳根本就和他不在一起,除了逢年过节两人回一趟孙家之外,都不在一起,所以,他和孙嘉琳的信息不同步。

    换句话说,孙家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他都不知道。

    “辞令兄不要生气,我知道辞令兄的一些情况,但是不会外传的,高兴和孙家应该少不了一场搏斗,但是孙家绝对不会下杀手的,高兴一定会活着出来,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时候,辞令兄为赵副会长讨个公道,似乎应该是最合适的时机,难道不是吗?”

    王九来就是为让金辞令出手收拾高兴,而且他说的也有道理,在孙家闹事,一定讨不到好果子吃,当然,这是常理而言,如果他知道孙家的事情,也许会用另外一番说词,但不管怎么样说,他就是想长安武者协会出手,纵然不能弄死高兴,至少也可以废掉高兴。

    “哼,我说过了,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的会解决,你如果没什么事情,你可以离开了!”

    尼玛,金辞令直接下逐客令了,对于他来说,知道高兴到长安就已经足够了,他和孙嘉琳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是个伤疤,而且这厮还暗中调查来他,他不火才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