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带着系统修历史 第017章 一切还得靠自己

时间:2018-04-14作者:吃妖怪的唐僧

    秦放就这么拉着鲍信走了,这是曹操和袁绍都没想到的,二人看着眼前这一幕,愣了愣神,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追了上去。

    秦放!不能放走。

    出了袁绍府邸,鲍信挣脱开秦放的拉拽,停下了脚步。“哎呀,秦兄弟,秦兄弟,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明白,我是不会再走一步的。”

    鲍信到现在还是蒙圈状态,为了大汉除掉董卓,这一点他是理解的。除掉董卓,防止董卓壮大,拦截吴匡诛杀何苗,这一点他也是理解的。

    但秦放要办成这件事,没有去拉袁绍,也没有去拉曹操,偏偏把他拉了出来,这一点,他是糊涂的。

    他现在官职卑微,要兵没兵,要权没权,他实在不明白,自己这个时候除了帮忙劝说一下有权有兵的袁绍,还能做什么?

    “鲍兄难道不想阻止吴匡了?”秦放看着鲍信,口气多少有些着急。

    他很清楚,他现在时间不多,曹操和袁绍随时都可能追出来。

    “想啊!我当然想了。”鲍信表态,随后面露难色。“可是,这事不是想象就能解决的啊!我现在无兵无权,你让我靠啥去阻拦吴匡?”

    秦放莞尔一笑,再次拉住鲍信。“靠你一点面子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搞定。”

    “哎,哎呀,秦兄弟,你别拉我啊,再说清楚点……”

    鲍信被秦放拉着,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袁绍府前。

    “孟德兄,你猜测他们二人会去哪?”出门之后未见秦放踪迹的袁绍,问起了身边的曹操。

    秦放现在跑了,二人的关系一下子又回到了发小、兄弟,和睦的一塌糊涂。

    “本初兄,这不用猜,也能知道啊。”袁绍轻捋胡须。“秦兄弟为了大汉安危,一心要除掉董卓,现在必然是去阻拦吴匡,防止董卓做大了。”

    “那我们呢?帮忙?还是隔岸观火?”袁绍这一次问的很直白。

    曹操略作沉思,稍显无奈的回道。“若是你我联手,或可有的一拼,但拼过之后,胜败都是麻烦事啊。”

    “孟德兄何出此言?”袁绍有些糊涂了。

    “胜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要知道,我们现在调兵阻拦,也是没有圣上旨意的。”话锋一转,曹操苦笑了起来。“若是败了,你还好,四世三公,朝中有人,小命必然是无事的,我曹某可就说不准了,弄不好,人头落地啊。”

    “哎~!孟德兄,你我乃是发小,亲如兄弟,我能活,孟德兄必然也能相安无事。”袁绍给出了一个保证。

    “那咱们就集结兵马,过去看看?”曹操询问着,看向袁绍。

    “你是典军校尉,我是司隶校尉,怎么都比吴匡那个不入流的部将官职高。对付他,何须调兵,难道他还敢对我们出手,反抗整个大汉不成?”袁绍说出了另一种方法,并且是胸有成竹。

    曹操有些无语,袁绍的话实在让他苦笑不得,吴匡攻打的是谁,是何苗,何苗可是车骑将军,济阳侯,这官职可比他们的大点不是一点半点。吴匡这举动,已经无异于谋反了。难道在多杀一个典军校尉和司隶校尉,他会怕吗?

    心中感叹袁绍无能,但曹操却没有开口反对,相反,二人有说有笑的还真就孑然一身的去了。

    何苗府邸,大门紧闭,几十名握着刀枪剑戟的兵卒在呐喊咒骂。

    “何苗,你个胆小鬼……”

    “无耻小人,出来受死……”

    “缩头乌龟……”

    ……

    呐喊咒骂的兵卒后方,是身穿盔甲,手握长枪,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的吴匡。

    吴匡看起来二十多岁,一脸刚毅,此刻,双目直视何苗府邸的大门,几欲喷火。

    他从小便跟着何进,当初,何进还是一个杀猪的。何进的妹妹做了皇后之后,何进得到封赏,吴匡也就跟着一起来到了洛阳。

    在何进的提拔之下,吴匡才有了今天。他是一个感恩的人,对于恩人之死,报仇变成了理所应当的事。

    诛杀何进的十长侍,已经伏诛,本来事情就此可以打住,何进也可以瞑目了。但吴匡听到了一个传言,说何进之死,除了十长侍之外,何苗也参与了其中。

    何苗于十长侍勾结,约定杀死何进之后,由何苗继承何进的大将军位。

    而在何进被杀的时候,何苗也的确搅和在了其中,何进的死,他有着不合推卸的责任。

    有了这些,在结合一下何苗的身世。何苗与何皇后是同母的兄妹,与何进则是异父异母的兄弟。他本为朱氏之死,原名朱苗,妹妹被封为皇后之后,才改为何苗。

    也就是说,何进与何苗,本身就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的兄弟。

    这样以来,何苗为了权力要杀掉何进,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么一推断,加上传言与十长侍诛杀何进时的事实,何苗参与诛杀何进,在吴匡这,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了。

    为了诛杀何苗,给何进报仇,吴匡想过很多办法,但最终都被意义否定了。

    何苗现在官拜车骑将军,又是济阳侯,要权有权,要兵有兵,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部将可以对抗的。

    黄天不负苦心人,董旻的到来改变了一切。董旻告诉吴匡,三天后,何苗会回府小住,身边只有几个护卫和家丁。至于其他的,董旻什么都没说。但对于吴匡,这就够了。

    三天来,他集结了可以集结的所有人马,而后于今天一早,杀到了何苗府前,这是他为何进报仇的绝好机会,也很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禀报将军,骑都尉鲍信求见!”一个小兵跑到吴匡身前,打断了吴匡的沉思。

    鲍信!他来干嘛?

    吴匡微微蹙眉。“他带了多少兵马?”

    “回将军,只带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说是有要事相告!”小兵如实回到。

    鲍信的骑都尉,是何进提拔的,从这一点来看,应该算是自己人。他没带兵马,也没什么威胁。

    吴匡略作沉思。“带他过来吧!”

    “是!”

    小兵退下,不一会,便将鲍信和秦放带了过来。

    看着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吴匡,秦放暗暗的吸了一口气,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