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带着系统修历史 第018章 一场赌博

时间:2018-04-14作者:吃妖怪的唐僧

    “允诚兄能来,小弟真是受宠若惊啊,今日斩杀何苗,为大将军报仇雪恨,这功劳簿上,也算允诚兄一份。”吴匡抱拳拱手,言语客客气气,但丝毫没有下马的意思。

    吴匡如此盛气凌人,鲍信心中虽有不满,但此刻大事为重。压了压心中的火气,鲍信拱手道。“吴兄弟,我这次来呢,其实是想劝你止干戈的……”

    鲍信话还没有说完,吴匡手中长枪一指,大声喝道。“鲍信,大将军对你不薄,没想到你竟是忘恩负义之徒,今日,我就替大将军斩了你这无耻之人。”

    吴匡说着,打马前冲,长枪直刺鲍信。若是被他刺到,鲍信这条命也就交代了。

    “住手,你好意思说别人忘恩负义,我看,这天低下最忘恩负义的就是你。”秦放将鲍信推到一旁,直面冲过来的吴匡。

    吴匡虽然愤怒,但他并不是好杀之人。要杀何苗,是为了给何进报仇,要杀鲍信,是因为他觉得何进提拔了鲍信,鲍信不但不想给何进报仇,反而要劝他放过何苗,这是他忍受不了的。

    “吁~!”勒住缰绳,吴匡直视马前的秦放。“小子,你不怕死?”

    感受着战马呼出的热气,秦放朝后挪了挪,压了压狂跳的心脏,好悬好悬,要是这吴匡直冲过来,他这小命也就完了。

    他做了一个赌博,结果赌对了。

    “死?谁都怕死!”既然赌赢了,那就得装一下才行,不然一会报出预言家的身份,就没有气势了。“但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之说,为了个人而死,轻于鸿毛,为了大汉而死,终于泰山。”

    说完之后,秦放都想给自己鼓鼓掌,这反应能力,太强悍了。

    “小子,我不懂你想说什么?趁我不想杀你之前,立马给我滚。”说完之后,吴匡调转马头,看向一旁的鲍信。“鲍信,你忘恩负义,死有余辜,今天,我就……”

    吴匡说着,便欲再次动手,但这个时候,秦放突然一拽马的缰绳,生生的将要攻向的鲍信的吴匡给拉了回来。

    “小子,你想死不成?”吴匡愤怒,长枪直指秦放眉心,枪尖距离眉心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只要吴匡手臂朝前在用点力,马上就能把秦放的脑袋穿个窟窿。

    吴匡拽着缰绳,秦放也在拽缰绳,战马不断晃动,枪尖跟着不断晃动。

    “吴匡,冷静,冷静点。”见吴匡长枪指着秦放,缓过神来的鲍信赶忙开口。“你可以杀我,但绝不能杀他,他可是大汉最后的希望。”

    “大汉的希望?”吴匡冷笑了起来。“这个小屁孩都成大汉的希望了,哈哈哈……”

    吴匡好似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大笑了起来。

    “这很好笑吗?”秦放仰头,直指吴匡。

    “这难道不好笑吗?”吴匡笑着反问。

    “我觉得没有将军贸然攻打何苗可笑。”秦放说出了一句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话。

    “你说什么?”吴匡脸色一寒,笑容遁去,寒气逼人。

    “冷静,冷静,吴将军,冷静啊。”鲍信几步跑了上来,他生怕秦放刺激吴匡过大,直接被吴匡一枪挑了,

    “我说的话吴大人没听清吗?”秦放没有理会暴怒的吴匡,也没有理会不断挤眉弄眼使眼色的鲍信,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何进被杀,或许有何苗的原因,但何苗好歹也是朝廷的官员,还是个大官,车骑将军,济阳侯,要权有权,要兵有兵,你一个何进的部将,带着区区几百人就能把他的府宅围起来,并且,整个洛阳城,一个出面管的人都没有,难道说,这不奇怪吗?”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吴匡冷哼了一声。“朝中大臣都知道我家大将军乃是忠臣良将,被十长侍和何苗这种无耻小人害死……”

    “得得得,你打住吧!”秦放打断了吴匡。“按你所说,朝廷早就该给何大将军平反了,至于何苗,早就被律法制裁了,哪还用得着你带着几百兵卒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任你巧舌如簧,今天何苗也必须死。”秦放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吴匡并不傻,但这样的机会难得,他不想放弃。

    “我可以让何苗死,但请你把兵马撤走,行吗?”吴匡言语软化,秦放觉得机会来了,将枪尖朝旁边挪了挪,开始了提条件。

    “你?”吴匡打量了一下秦放,瘦巴巴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这样的秦放,吴匡可不认为他能成什么大事。“凭你,能杀掉何苗?”

    这个时候,就该自夸了,但自夸这种事,自己夸是没意思的,也没多少人会信。这个时候,得让别人夸,比如鲍信。

    “你若是不相信,可以问问鲍大人。”秦放有意为之,将关注点引到了鲍信身上。

    虽然对于鲍信不满,但鲍信的人品,吴匡还是相信的。

    “鲍信,他到底是什么人?”深感秦放不简单的吴匡,看向了鲍信。

    “你说秦兄弟啊,他是个预言家,是一个可以预知未来的奇人。”鲍信毫无隐瞒的将心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预言家?预知未来?”吴匡带着巨大的期望,听到了这么一个荒诞不羁的回答,他一脸诧异,表情变了又变,最后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了秦放。

    秦放耸了耸肩。“怎么,不相信?”

    不相信,这才是正常的,要是鲍信那么一说,这种事就信了,那才是有问题。

    “你能预知未来?”问这句话的时候,吴匡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这笑,是不相信的笑。

    “试试如何!”秦放直视吴匡,脸上波澜不惊。“若是我预言对了,你就听我的,从这撤兵离开,若是错了,你可以随意攻打何苗,我这条命,任凭将军处置。”

    “若是秦兄弟预言的不对,鲍某愿意与他一同承担罪责。”鲍信这个时候,表现出了足够的义气。

    “好,好,反正此刻无所事事,那咱们就赌上一赌。”吴匡略作沉思,答应了下来。有些事,他也想弄个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