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带着系统修历史 第175章 秦放战张邈

时间:2018-04-16作者:吃妖怪的唐僧

    ,精彩小说免费!

    想了又想,再三思考,张邈准备迎战秦放。

    张邈说出决定之后,臧洪当即表态,秦放诡计多端,为了张邈的安全,要为张邈掠阵。

    张邈想了想,同意了臧洪的提议,但在掠阵名单上,又加上了一个刘翊。

    张邈带着臧洪、刘翊率领五千军马,出了陈留,列开阵势。

    董访在城墙之上,观战,以应对特殊情况。

    可以说,张邈做的很完善,该想的都想到了。

    听说张邈亲自出城来了,秦放活动了一下肩膀,策马来到阵前。

    不断行军,秦放已经学会了骑马,并且因为身体得到了提升,骑术还相当不错,但很可惜的是,秦放的《蜿龙枪法》和《问天剑法》在马上都没法用,所以骑马对于秦放来说,就是摆摆排面,装装样子。

    “你就是秦放?”见对方拥簇而出的,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并且这少年穿着的还是布衣,这让张邈直接就愣住了。

    “再下正是秦放,你是张邈?”秦放看着张邈。

    张邈三十多岁,顶盔戴甲,脸型消瘦,八字胡,坐下一匹青马,手握一把开山刀。

    “呵呵……”听秦放这么一说,张邈直接笑了。

    猛将打不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看起来还是虚弱无比的样子,这随便找个兵卒就能打死啊。

    秦放如此挑衅,这完全就是找死。

    “你却行要跟我斗将?”

    心理美滋滋,但张邈脸上却是严肃的很。

    秦放打过好几个胜仗了,这种人,小心一点,多问一点,总没啥坏处。

    “正是!”秦放下马,从兵卒手中拿过一杆长枪,掂量了一下,虽说有些轻,但还算顺手。

    秦放下马取兵卒手上的武器,这让张邈的兵卒中,很多人都忍不住发出了耻笑。

    一个连武器都没有的将军,那还是一个将军吗?

    “呵呵……”张邈笑了笑,准备装一下。“秦放,看你年纪轻轻,又是个文人,我不屑于与你比斗,让你手下的将领来吧,免得传出去,说我张邈欺负弱小。”

    张邈这话,看着是在替秦放说话,是则话里话外都充斥着瞧不起。

    “哼,你可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秦放心理暗笑。张邈啊张邈,你就美吧,有你笑不出来的时候。

    “既然你你旨意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张邈心理暗喜过后,没有急着出手。“刚才你说,你若是败了,马上离开陈留,这话可算数?”

    这才是张邈最关心的。

    “我秦放说话,向来一言九鼎,一个吐沫一个丁!”秦放斜眼看着张邈。“如果是你输了,陈留可要交出来!”

    “放心!我张邈,也是说话算话的人!”张邈抬手,示意兵马后退。

    刘翊行礼后撤,心中暗笑,都说秦放离开,还以为多厉害呢,原来只是个狂妄的少年。

    谣传害死人啊。

    想想卫兹竟是被这种人的属下杀的,张超是被这种人的属下捉的,这两人也着实倒霉透了。

    臧洪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从秦放的回信中,他能够推断出,这是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人。

    但这种人,为何要选择这种最鲁莽的方式呢?

    还有秦放那样,明显不是一个练家子,跟武将应该是不搭边的,可为啥秦放还要选择斗将呢?

    难道想在比斗中,让人暗害张邈?

    这就算赢了,传出去,对名声可不好,难道说秦放是为了获胜,不择手段的人?

    臧洪正想着,张邈见臧洪一直没动,有些不耐烦了。“臧洪,退到一旁掠阵!”

    臧洪惊醒,赶忙退下。

    听到臧洪这个名字,秦放专门看了臧洪几眼。

    臧洪,同样三十多岁,但浓眉大眼,方面阔口,长得虎背熊腰,顶盔戴甲,英姿威武。

    秦放暗暗点头,虽说没听过这号人,但看样子,做个副将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都退下,看我斗斗这个张邈。”秦放慵懒的摆了摆手。

    两千兵卒后退。

    双方兵马都退,中间留出了一个五百米宽的区域,供秦放和张邈比斗。

    “别说我欺负人,你先出手吧!”张邈扬了扬手上的开山刀,不屑的看着秦放。

    秦放呵呵一笑,换换下马,轻拍了拍马背,战马嗒嗒嗒的退到了一旁。

    秦放这举动,直接让张邈懵了,啥情况,比斗不骑马?难道秦放要步战对我马战,这简直就是侮辱啊。

    要知道,古代的骑兵对步兵是有着天生优越性的。

    战马冲击力强,灵活机动,相比之下,步兵移动缓慢,骑马者居高临下,步兵在没有重装盾牌阻挡,长枪插缝攻击的情况下,只有被屠杀的份。

    现在秦放舍马步战骑在战马上的张邈,这让张邈觉得受到了莫大耻辱。

    “小子,你简直欺人太甚!”

    张邈怒吼,秦放却完全没当回事。“来来来,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张邈很想骑马冲过去,碾压秦放,但身后的臧洪、刘翊,陈留城上的董访,以及身后和城墙之上的兵卒可都在看着他呢。

    作为统帅,纵横沙场十多年的将军,如果面对站在地上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都要跃马扬刀才能获胜,这种获胜,不仅不能给张邈加分,相反,是很可能让他失去军中兵卒拥护的。

    “呼呼……”调整了一下呼吸,张邈跃马而下,提着开山刀,朝着秦放走了几步。“小子,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张邈太郁闷了,他现在想着的就是赶紧杀掉秦放,打败秦放的大军,班师而回。

    张邈放弃了战马,这对秦放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本来,秦放还准备先打残张邈的战马呢,现在看来,战马躲过了一劫。

    战马是没事了,但张邈可是要倒霉了。

    秦放嘴角上扬,脸上露出了猥琐了笑容。张邈啊张邈,快过来,快过来,过来之后,你就别想回去了。

    想着这些,面对凶神恶煞的张邈,秦放提着长枪大吼一声,张邈吓了一跳,稳住身形的时候,再看秦放,撒腿就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