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带着系统修历史 第198章 刘表大危机

时间:2018-04-28作者:吃妖怪的唐僧

    攻打江夏的战役很轻松,于禁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拿下了江夏郡。

    对于这个结果,秦放相当满意,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想想,刘表攻打襄阳,孙坚攻打南郡,江夏在两郡的东边,靠着扬州和兖州。

    刘表若是在这布有重兵,一旦襄阳和南郡失手,这里就成了三面被围之地,多少兵马都是白搭。

    刘表把重兵布置在襄阳和南郡,这是完全没问题的,一旦两郡兵败,他可引兵西撤,毕竟,武陵郡、上庸郡还都在他的手中。

    拿下江夏郡之后,秦放暂时没有动兵的打算,准备坐山观虎斗。

    每天都会有荆州的战报从江夏送来,但每天的战报大致都相当,双方惨烈战斗,互有胜负。

    一周之后,南郡和襄阳还在刘表手中,看着战报,秦放挠着头,感慨道。“这刘表很厉害吗?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

    “虽说刘表实力不弱,但早晚必败,他现在还能坚持,完全是因为袁术和孙坚小看看来他,没把他当回事。”郭嘉道。

    “哦?看样子,奉孝很了解刘表啊!”秦放来了兴趣。“说说!”

    “荆州以前各派林立,刘表到了之后,又打又拉,除了南阳和长沙,整个荆州已经落入了刘表手中,现在荆州人心归附,刘表手下文臣武将若干,早已成为了一只不能低估的力量。”郭嘉简单的说了一下。

    “奉孝,若是如此,你指定的那个什么方阵,咱们是不是要改一下啊!”秦放无语的看着郭嘉。

    既然你这么了解刘表,干毛指定什么拿下荆州、益州,立于不败之力的破方针呢?

    这刘表咱么看,也没有要投降的意思,而现在的秦放,若是跟刘表死磕,从刘表能抗住袁术和孙坚的南北夹击来看,秦放跟刘表,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将军,荆州乃是要地,战略地位显著,是无论如何都要拿下的!”郭嘉道。

    “这个我懂,只是现在我军个刘表比,终究差距不小啊!”秦放摇头。

    郭嘉这次没有开口,的确,秦放的军队人数或许能跟刘表相比,但文臣武将,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又过了三天,郭嘉把于禁传回的最新消息拿给了秦放。

    “将军,刘表撤离了襄阳和南郡!”

    秦放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撤了?于禁怎么说,是因为袁术和孙坚攻城梦里,抵抗不住撤的,还是主动撤离的?”

    “按照于禁的说法,襄阳和南郡已经成了两座空城!”郭嘉道。

    “呵呵……”秦放摇头轻笑。“这个刘表,看来还真是小看他了。”

    “他明知打不过,但还是打了,并且,迁移走了所有的百姓,他这是在收买人心啊!”

    “袁术虽说拿下了襄阳,孙坚拿下了南郡,但刘表赚取了民心,这么一看,反倒是刘表赚大了。”

    秦放越说越气。

    “将军,尽管如此,我军这次依旧不亏,并且,我军要达到的目标已经达到……”

    郭嘉说了一半,见秦放面色难看,转换了语气,道。“将军,怎么了?”

    “你说刘表这么一闹,袁术和孙坚会不会把他看成眼中钉、肉中刺,继续攻打啊?”

    秦放这么一说,郭嘉也是吃惊不小。

    “若是如此,荆州危矣!”

    秦放做了个深呼吸,开始思索新的办法。

    秦放的运气还真是不好,越怕什么什么还就来了。

    几天之后,于禁的战报再次传来,袁术和孙坚在战局襄阳和南郡之后张榜安民,随后双双下令,继续追击。

    祖茂率军攻打武陵,纪灵率军攻打上庸。

    如果这两郡被祖茂和纪灵拿下,那荆州南北便彻底的被一分为二了,除了江夏的秦放。

    秦放吃惊不小,踌躇之时,司马懿进来汇报,说荆州使者拜见秦放。

    这个时候的荆州使者,不用想也知道是刘表派来的。

    思虑再三,秦放还是决定见上一见。

    时候不打,一个三十多岁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见到秦放,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下行礼道。

    “荆州章陵太守蒯越拜见豫州刺史秦将军!”

    荆州蒯氏一族,在当地威望极高,刘表能够夺得荆州民心,跟蒯氏一族的出功出力有很大关系。

    “蒯太守,你来见我,有什么事吗?”侵犯那个揣着明白装糊涂,问道。

    “将军,罢免荆州刺史,这得需要多大的权力,朝廷难道就没讨论一下吗?还是说,朝廷在将军眼中,已经成了一个摆设?我家主公,受皇命封为荆州刺史,兢兢业业多年,民心归附,百姓安居。天下将要大乱,将军不思平定天下,换百姓太平,却跟我家主公争斗,害的荆州民不聊生,这岂是……”

    蒯越说了一大堆,大部分都是训斥秦放的,秦放越听越不爽,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蒯太守,你说刘表是荆州刺史,这荆州刺史是谁给他封的,朝廷,以前的荆州刺史是袁术,这是朝廷的名义,只是后来耽搁,也就没人爱当回事了,后来是在陛下面前褒奖了刘表,让他做了荆州刺史,对于他,我是很尊敬的,但现在为了朝廷,他连一丁点的牺牲都不能接受,这也是造成他有今日窘境的直接原因,本来,我是想要借助刘表和刘焉,辅佐陛下,重振大汉的,但现在,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依刘表的智商,值不值得我这么做!”

    “这,你……”对于秦放的长篇大论,蒯越有心反驳,但却不知道从哪反驳,看似处处是缺点,但想拿出来反驳时,又有些使不上力。

    “对了,在告诉你一件事,这事你应该也知道,大汉玉玺早就被孙坚拿去了,陛下要下圣旨,必须答应他很多条件,不然他不盖章,我对此,也是深受其苦。”秦放有意无意的扯到了玉玺之上。

    “将军的意思是,这次的圣旨……”蒯越可不傻,特敏锐的察觉到了秦放想说的话。

    “仲达,送客!”该说的都说了,在说就没啥意思了,秦放摆了摆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