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你的爱如星光 第508章养母去看阮白了?愤怒!

时间:2018-05-27作者:阮白

    另一边,林家。

    林宁将车停在自家别墅停车库,锁车,她那向来精致无双的脸,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疲惫。

    今天一整天她拍戏的状态都不佳,尽管导演碍于她的身份不敢说什么,但那不满而紧皱的眉头,却像一根烙的炙热的针,狠狠的扎在了她身上,让她有一种迷茫的无力感。

    她很想向慕少凌求助,向他撒娇,但是她却深深的知道,尽管现在那个男人已经答应跟她交往,但自己现在跟他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到那种程度。

    自然是不敢劳烦他的。

    林宁踩着高跟鞋,直奔客厅,正好碰到了保姆林嫂。

    林嫂看到林宁脸色似乎有点差,她关心的问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饿了,先生跟夫人没有在家,我去给你做饭。”

    林宁有气无力的说:“不用了,我现在不饿。对了,我妈去哪儿了?”

    从小到大,林宁已经习惯了养父母们忙碌的日子。

    随着他们的官职和事业越做越大,他们也愈来愈忙。

    林宁有时候也会埋怨,他们不能陪伴自己,但她更多的是把抱怨的心思藏在心底最深处,装作很乖很懂事的样子,因为她享受着林家带给她的荣耀身份,还有富足、优雅的上流社会的生活。

    林宁自然明白,正因为养父母对自己的陪伴少,加上她向来表现出来的“乖巧”,父母才会加倍的疼爱自己。

    “今天夫人去医院探望一个病人,可能回来要晚一些。她特意交代,如果小姐你回来了,想吃什么,让我给你做。”林嫂和蔼的说。

    “我妈去探望谁?哪个医院?”林宁随口便问了一句。

    “夫人去了博爱医院,具体是哪个病人,我不太清楚。我看夫人亲自煲了汤带了过去,应该是挺重要的人吧?哦,我好像无意间听夫人提了一句,病人好像是姓阮……”林嫂回忆着说。

    阮?

    这个太过敏感的姓,立即让林宁的心都揪了起来,她的声音都尖刻起来:“林嫂,你说我妈去看了谁?姓阮?是不是个女人?她是不是叫阮白?”

    林嫂被林宁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她有些害怕的说:“小姐,我也就不经意间听夫人提了一句,至于病人是男是女,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夫人。”

    林宁神色复杂。

    她睨了眼林嫂,便忍着心头的各种猜疑,蹬蹬蹬的上了二楼。

    养母去看了姓阮的病人,她真的是去看阮白了?

    如果是真的,那养母明知道那个女人是自己的情敌,依然去探望,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养母都不怕自己知道以后会生气,愤怒吗?

    但林宁又抱着另外一个侥幸的心态,养母素来聪明,应该不会做自搬石头砸脚的事,或许她去探望的病人是她的重要客户,那客户真的恰巧姓阮呢?

    可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回到自己的房间,林宁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好久。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心底的猜忌,跟周卿打了个电话。

    等那边接通后,林宁装作忧心忡忡的样子:“妈,我听林嫂说,今天下午你去了医院,不会是爷爷老毛病又犯了吧?我待会去爷爷家一趟,看看他老人家,你说我给爷爷带什么礼物好呢?”

    “宁宁,你爷爷的身体很好,不用担心。如果你想去看他,自然是好的,不带什么礼物他也会高兴。我今天去医院,只是去看一个重要的客户罢了。现在妈妈工作有些忙,晚上要跟员工一起聚餐,你就不用等我用晚餐了。”怕林宁多想,周卿没有过多的提医院的事情。

    “这样啊?妈,那你先忙吧,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不然我和爸会心疼的。”林宁若有所思。

    其实她很想问,那个所谓的客户,是不是姓阮,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周卿是多么冰雪聪明的女人,一旦她问到底,养母肯定能察觉到自己对她的怀疑,林宁可不想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

    挂断了电话,林宁心头的猜疑还是很浓,根本没有因周卿的话,而削减丝毫。

    养母究竟去医院探望了谁,她一定会查出来的,若真的是养母的客户,那她不会说什么。

    但若真的是阮白呢?

    想到那一幕,林宁整个人就像是被打入了无底的深渊,瞳孔里的寒意也越来越深,越来越狠!

    她绝不会让周卿,跟阮白有任何接触的机会!

    林宁突然想到,博爱医院是许妖娆的父亲公司旗下的私人医院,她立即给好友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查一下情况。

    许妖娆因为那次出卖了林宁,一直心怀愧疚,怕她找自己麻烦。

    林宁这次有求自己,她便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对她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

    挂了电话以后,林宁勾起一抹算计深沉的笑,许妖娆这个蠢女人竟然敢出卖自己,等这事儿过了,瞧她怎么收拾那贱人!

    ……

    在医院呆了两个多星期,终于可以回家休养了。

    回到别墅,阮白躺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可以看到湖水里漂浮的绿藻,湖面上美丽的喷泉,翩然飞翔的天鹅,还有半空中飘落的雪一样的花瓣。

    窗外的风景就像是油画一样,生机勃勃的在流动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她一个人表演。

    阮白在躺椅上,仰着小脸望着窗外的一切,享受着难得的宁谧。

    慕少凌将一切都给她安排的细致,周到。

    在这里,不仅有保镖二十四小时严加看护,保证她的人身安全,还有最权威的私人医生随时查探她的病情,营养师更是每天变着法子满足她的口欲。

    慕少凌甚至还为阮白还请来了康复理疗师,帮助她以后做康复训练。

    相对于冰冷的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医院来说,还是家里的感觉更温馨。

    阮白愈合能力还是蛮强的,她身上的伤口已经逐渐恢复,但令人苦恼的是,她依旧需要每天坐在轮椅上,接受两个小时左右的药物和物理治疗。

    这一段时间,慕少凌工作很忙,有时候会加班到晚上十二点,但他依然会尽量抽出时间来陪阮白。

    每一周,他都会抽出一两个下午的时间,亲自推她坐轮椅在花园内散步,这几乎成为了他必修的工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