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40 Q弹Q弹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夜空很静,星辰稀稀朗朗,偶尔有一阵风吹过,吹散了天际薄雾般的云絮,露出新月半遮娇媚的容颜。

    银狼把整个硕大的身体都塞进床底,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连呼吸都几不可闻。

    月光照进房间,微暗的光线中,男子和女子相拥在一起,似有浅浅荧光萦绕,美好得如同一幅至臻完美的风景画。

    两唇相触的刹那,像是有一股细小的电流从两人唇瓣传遍全身,两人都怔了怔,瞳孔微微睁大。

    唇上的触感太过美好,苏千澈不自禁地伸出小舌,轻舔一下男子柔韧的薄唇。

    男子如玉脸庞转瞬染上桃花瓣粉嫩迷人的色泽,眸底暗色一片,正要循着感觉加深这个意外的吻,唇上却传来一阵刺痛,麻麻的,男子忍不住轻嘶一声,不知是痛得还是麻的。

    “啧,味道不错,很好咬嘛。”女子明眸眯起,伸出粉红色小舌头,轻舔去唇上血迹。

    就像qq糖一样,软软的,韧韧的,咬了一口,还想再咬一口……

    “那么苏小姐,要不要再咬一次?”司影声音暗哑,抬手,指腹轻触女子红唇,眸底闪过危险的暗芒。

    男子的目光极具侵略性,仿佛只要她说好,他便会让她咬个够。

    看起来不能撩太过了。

    苏千澈微扬头避开男子如玉指尖,缓缓眨了眨眼,道:“再好吃的肉,吃多了,也会腻。”

    随后话锋一转,问:“司美人儿怎么认出本小姐的?”

    司影指尖被避开,便顺势滑到女子下颚,两指摩挲女子柔滑如缎的肌肤。

    男子微眯了眼,暗金色瞳眸里似有笑意闪过,“影必不会让苏小姐感到腻。”

    随后又接话道:“苏小姐这样耀眼的人,不管在哪里,影都能一眼认出来。”

    苏千澈微眯起眼,她似乎,又被撩了?

    许久不见,司影功夫见长。

    不再与他扯皮,苏千澈懒懒地问,“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影无处可去,这段时间,还请苏小姐收留。”司影缓缓道。

    “是吗?”他会没住处?苏千澈微微一笑,“收留是可以,不过,一晚一千两银子。”

    司影眸光一滞,乍然想起初见时,便被眼前的女子敲诈三千两银子……

    不过这样的阿澈,也很可爱。

    男子轻笑起来:“苏小姐现在应该还没有住处,影给苏小姐找一处府邸,包苏小姐满意,便把收留的银子抵了可好?”

    “哦?在哪里?”苏千澈问。

    她离开相府独自在外生活,本就有意购置一座宅子,若真有好地方,她也不必再忧心住处的问题。

    “隆林街尽头,竹林深处,有一座荒废许久的王府,清幽雅致,适合居住。”司影薄唇轻启,嘴角含笑,“只要有皇上旨意,便可以住进去。”

    苏千澈嘴角抽了抽,得到皇上批准,被司影说得像是吃饭一样简单。

    “为何要皇上首肯?”苏千澈疑惑问道。

    司影轻笑,在床外侧侧躺下身,左手撑头侧眸看着身旁慵懒的女子,“那是被贬黜的前王爷府邸,自然要皇上点头,才可以住进去。”

    苏千澈微微皱眉,被罢黜的王爷,肯定是犯了大事,而且宅子已荒废许久都没有人居住,所犯必然是触犯龙颜之事,皇上会轻易松口?

    似是看出了女子的苦恼,司影用指尖挑起女子肩头一缕乌黑发丝,手指轻轻转动,一圈一圈绕在手指上。

    “苏小姐不是刚在秋猎上拔得头筹,正好可以以此为条件,得到皇上首肯。”司影轻笑着说道。

    苏千澈挑眉,把发丝解救出来,“这你都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这家伙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吧?

    司影淡淡地笑,话语里似带着笑意,“影怎会不知?十公子的名讳,如雷贯耳,十公子捕杀猎物的壮举,更是让影永生难忘。”

    他还真的知道?!

    “在森林里跟着本小姐的人,是你?”苏千澈微眯起眼,看着眼前笑容勾人的男子。

    在围猎场的森林里两日时间,她不时感到有人在跟着她,不过跟着她的人并无杀意,所以她便没有理会,没想到竟是司影。

    “苏小姐果真聪慧。”

    苏千澈差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跟着本小姐做什么?”

    “影与皇甫殿主有些私事解决,无意间看到苏小姐,不想把苏小姐牵扯进来,便未现身,还请苏小姐见谅。”

    “哦……”苏千澈点点头,若是司影呵皇甫溟一起,那他是否看到了她后遗症发作时的模样?

    不过看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所以说,或许只有皇甫溟一人知道?

    “司美人儿,本小姐要休息了。”苏千澈眯起眸,眸底映着男子惊为天人的容颜。

    美色当前,还躺在她身侧,她怎么控制得了自己?

    “影与苏小姐一起。”司影笑眯眯。

    ……

    第二日,天还未亮,外面一片雾蒙,晨星点缀天际,朦胧的微光照在隆林街安静的街道和房屋上,显出隐隐的轮廓。

    卯时已到,街道中央的集合地点鸦雀无声,一个人影也没有。

    似乎早已料到会是这种情况,房间里,苏千澈懒懒抬了抬眸,对藏在床下的银狼王道:“二哈,该行动了。”

    经过简璃的强烈反对,苏千澈把银狼王阿璃的名字改为了高大上的‘二哈’。

    虽然银狼王不知道二哈是何意,但是它的反应,分明是嫌弃无比。

    银狼王从床底下钻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发,银白无一丝杂色的毛发在暗夜的微光中如波浪般,一**起伏。

    “嗷吼~”银狼王引颈长啸一声,冰蓝色眸底散发出幽幽光辉。

    可恶的人类,竟敢叫高贵优雅的银狼王做这种低俗的事情!

    银狼王再次低吼一声,眼底似闪过不满,随后才迈开步伐,动作高贵优雅地往外走去。

    苏千澈眸光无神地看着越走越远的二哈,多久,没有这么早起过了?

    “苏小姐,早。”窗台上,白衣男子曲起左腿坐在窗沿,右腿随意放在一侧,两条逆天大长腿格外吸睛。

    晨曦的微光照在男子如玉侧脸,似笼上一层水雾,模糊了男子俊美的容貌,侧脸轮廓却是完美无瑕。

    男子含笑看着床上的女子,声音清越动听,不疾不徐,仿佛一阵和风拂过,吹走少年慵懒的睡意。

    在将醒未醒之时,便能看到容颜绝世的美人儿,美人儿还用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打招呼,如此待遇,苏千澈两辈子还是第一次体会。

    苏千澈表示,对于这样的美色服务,她非常满意。

    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苏千澈问:“你没睡?”

    这家伙不会在窗口坐了一夜吧?

    嗯……昨夜司美人儿想要与她同床共枕,被她笑眯眯地请了下去,身边有一匹恶狼,她哪里能睡好觉?

    司影别有深意地看她一眼,“舍不得。”

    苏千澈愣了愣,片刻坐起身来,懒懒地穿衣服:“那你继续,本小姐有事先出去了。”

    司影:……

    屋外,银狼王走到距离最近一间房屋的门前,抬起爪子,三两下便挠开了房门,悠然走进去,不过片刻,屋里便传来一阵响动,似是翻箱倒柜的声音,随后,银狼王便悠然踱步出来,嘴里叼着一床被子和几件衣服,走到街道上,松嘴,把衣服被子扔到地上,又踱步走进另一间房屋。

    很快,银狼王刚洗劫过的那个屋子里,有人**着上身,腰下只围了一条毛巾,脚上拖一双拖鞋,便嚷嚷着冲了出来。

    “卧槽,这个畜牲,把老子的衣服被子还回来!”男人一手紧捏着腰间毛巾,一边大声怒喝。

    没有人也没有动物回应他,街道上一阵寂静,只有男人的怒喝飘散在风中。

    一阵风般跑到街道中央,赤膊男人快速捡起地上的衣服,三两下便穿在身上,刚要转头去收拾那可恶的狼,却突然发现下身一片凉爽,臀部凉飕飕的。

    男人骤然愣住,颤抖着手反手摸向臀部,果然,破了两个洞!

    “你这个畜生!”男人咬牙切齿,又快速转身,把地上的衣服全部拿出来,一件一件查看,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每一件长袍上,臀部位置都有两个显眼的大洞!

    那两个洞就像是两张大张的嘴,仿佛在嘲笑他是个傻子。

    赤膊男人狠狠地把长袍甩在地上,片刻又捡起一件短衫,系在腰间,挡住了某处走光的地方,便气势汹汹地朝银狼王追过去。

    只是还不待他抓到银狼王,便又有数个房间的人遭了秧,地面堆了一大堆衣服和被子,几十个人同时在里面翻找着自己的衣服。

    “妈的,这头破狼,竟然偷咱们的衣服!”

    “特么的,偷了还不算,竟然把老子的衣服咬坏了,老子前年才置办的新袍子啊!”

    “太可恨了,走,咱们去把那头破狼炖了!”

    二哈的效率非常高,很快,又陆陆续续有人跑出来找衣服,到后来,还未等他们去找银狼王报复,集合地点竟不知不觉聚集了近两百人。

    “卧槽,你们的衣服怎么也被偷了?”

    “我去,那头畜生速度也太快了吧!”

    “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一头破狼不成?老子以前可是空手撕狼,咱们现在就去找到那头狼,一定要把它给炖了!”

    一群人穿得奇形怪状,义愤填膺地挥舞着拳头,呼啦啦地准备找银狼王一雪前耻。

    旁边,一间房门被缓缓打开,一个身材纤瘦的少年从屋里缓缓走出。

    少年剑眉星目,五官小巧精致,纤细的身形沐浴在星辉中,缓缓向着一群人走过来。

    少年的身体虽然纤瘦,却有一股无形的压迫,随着少年的靠近,变得越发清晰。

    众乞丐呼吸一滞,下意识顿住脚。

    这样似有若无的压迫感,分明并不强烈,却不容忽视。

    “原来,还是有几个听话的。”苏千澈轻笑,慵懒的眸子在晨光中显得朦胧迷离。

    少年的话一出,便把众乞丐惊醒,而慵懒的话语惹恼了无数人。

    “我呸!老子才不是来集合的,黄毛小子,赶紧把那头破狼交出来!”赤膊男人陈默瞪着眼怒喝道。

    “哦?本公子可有说你们是来集合的?”苏千澈慵懒地笑,“没想到你们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我呸!老子说了不是来集合的,黄毛小子,把那畜生交出来,老子……”

    “啧,本公子头发可是黑色的,难道你年纪轻轻,眼睛便不好使了?”苏千澈以羽扇轻抵下颚,微侧着眸看着陈默,眼底满是惋惜。

    陈默:……卧槽,这是重点么!

    众乞丐:……

    陈默冷声道:“王爷带来的人,竟然让畜生来偷衣服,简直丢了璃王殿下的脸。”

    众乞丐附和:“哼,臭小子,使出这么下作的手段,你也不嫌丢人!”

    苏千澈双手负在身后,微眯起眸看着一群人,轻笑,“这么多人,连一头银狼都比不过,到底是谁比较丢人?”

    “而且,”苏千澈嘴角勾起,眼底满满的邪气,“在战场上当逃兵,到底是谁比较丢璃王殿下的脸?”

    一群人都是脸色骤变,这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痛,因为逃兵的称谓,他们心里永远都有一根刺,即便是午夜梦回,都会痛得再难以入睡。

    “毛头小子,老子们如何,关你个还没断奶的小子什么事!”蓦然一声怒喝,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众人转头,便见一人大步走来,怒喝道:“还不滚回去睡觉,不睡好觉白天怎么讨饭,难道你们都想饿死?!”

    “是,三哥。”众乞丐顿时抱着被子想要溜回去。

    “本公子可让你们走了?”苏千澈轻呵一声,“看来,你们很喜欢无视本公子。”

    一阵冷风嗖嗖吹过,众乞丐下意识停下动作,无数人只看到眼前一道黑影一晃,便觉一股大力击打在胸口,随后,众人便感到身体轻飘飘的,仿佛飞了起来。

    下一秒他们便骇然发现,他们竟然真的已经飞了起来!

    半空中,他们正在自由翱翔,仿佛是一只无拘无束的小鸟,可是很快,飞翔的感觉便消失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地上坠落下去。

    “啊!”

    被抛飞到上空的人,一边尖叫,一边手舞足蹈,想要阻止身体下落的趋势。

    街道宁静,可今日,却有无数的尖叫声,打破了这种宁静。

    只见,一个纤瘦的白衣少年在人群中穿梭,少年所过之处,必有一个人被抛飞到半空,然后又从半空掉落,狠狠砸在地上,引起地面一阵阵晃动。

    砰砰!

    尖叫声,夹杂着沉闷的重物落地声,彻底把清晨熟睡的隆林街惊醒了。

    一些没有被二哈照顾到,还在睡觉的乞丐也纷纷走了出来,想要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何事。

    当睡眼惺忪的乞丐们看到半空飞翔的人,快速坠落的人,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哀嚎的人时,顿时傻了眼。

    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胡三已经在苏千澈刚出手之时,便已经目瞪口呆,心里隐隐的恐惧油然而生。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胡三额头直突突,开始咬牙切齿。

    让街道上所有的乞丐都免费体验了一把飞翔的感觉之后,苏千澈停下动作,站在街道中央。

    少年脸上带着慵懒的笑,半阖的眼眸中一片未睡醒的朦胧薄雾,少年身周,横七竖八地躺了二百余人,都在哎哟哎哟痛苦地哀嚎着。

    晨曦中,少年似发着光一般,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远处,白衣男子立在门边,净透如琉璃般的双眸静静看着少年,片刻,男子抬起晶莹剔透的手指轻抚上薄唇,似想到了什么极为开心的事,男子嘴角勾出烟火般耀眼的笑,清澈如水的眸底,有一抹柔光闪过。

    苏千澈抬脚,踢了踢身前一人,嘴角含笑:“还活着没?”

    “老子……要杀了你!”被踢的人正是陈默,听到少年含着笑意的声音,便知他必然在嘲笑他们不堪一击,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陈默双手撑起身体,正要起身,背上却猛然一股大力,直接把他给才趴下了。

    “呵,乞丐还有尊严呐?”苏千澈左脚踩在陈默背上,微弯着身体,看着男人不服气的模样,轻呵一声,“不服?等你有资格时,再来与本公子谈论这个问题。”

    说罢,少年抬手,手指放在唇边,轻吹一声口哨。

    片刻,一道银光闪过,银狼王二哈便出现在苏千澈面前。

    少年抬手,摸了摸银狼的大脑袋,懒懒地笑:“既然你们喜欢当逃兵,就让你们‘逃’个够。二哈,不要嘴下留情,还剩一口气就行。”

    银狼王低吼一声,晃了晃脑袋,似是不想让少年碰。

    躺在地上还在哀嚎的众乞丐眉头皱起,这小子的话是什么意思?

    很快,他们便知道,少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陪二哈好好玩玩,小心一点哦,二哈是要吃人的,要是有谁不小心缺胳膊少腿,本公子可不负责。”苏千澈说罢,便懒懒转身,淡淡的声音留在身后:“二哈,好好玩,本公子睡觉了。”

    “站住!”一声怒喝打断了苏千澈的脚步,还未等胡三开口,少年便顿住脚,微侧过头,缓缓开口:“对了,胡副尉,本公子的训练,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本公子可不敢保证,会对小乖做出什么事。”

    地上众乞丐:……这是什么训练!

    胡三怒:“无耻!”

    对于他的评价,苏千澈丝毫不恼,反而轻笑道:“觉得本公子无耻,就好好看着你家小乖,不要让他落在本公子手上。”

    随后又转头,看向街道旁的众乞丐,笑眯眯地说道:“你们也不要打扰本公子的训练哦,更不要打扰本公子休息,这是你们接下来的训练课程,可以先适应一下。”

    说罢,便不理会众人的反应,悠悠然回到房间里。

    身后,白衣男子亦随之跟上。

    苏千澈转头看他一眼,男子笑,如粲然盛放的一地花海。

    默默转过头去,苏千澈有些纠结,美色当前,她还能不能睡好觉?

    苏千澈走后,银狼王兴奋地嚎叫一声,开始执行少年交代的任务。

    只见二哈兴致高昂地叼起脚边一个乞丐,也学着苏千澈的手法,把人往半空抛去,仰头看着那人惊叫着在半空手舞足蹈,冰蓝色兽瞳里闪过一丝人性化的兴奋,快速低下头,又叼起一个,如法炮制。

    随后,便看到银狼王似一道跳跃的银光,在街道上上蹿下跳,一个个乞丐再次被抛飞,降落,在晨曦的微光中形成一道优美的风景线……

    街道旁,完好无损的一群乞丐此刻总算反应过来,顿时表情复杂,身为堂堂隆林街乞丐,竟然被一头畜生给欺负了?

    “卧槽,你们都是死的吗,怎么就让这头畜生这么抛着玩?!”一个乞丐撸起袖子,指着地上躺着的一群人,义愤填膺地说道。

    被抛飞的众人:我们也想起来,但是特么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完全动不了!

    “卧槽,那个小子也太嚣张了,竟敢欺负到咱们头上!”不少人都大声吼道,却奇怪地没有人去帮助被银狼残虐的众乞丐,甚至还有一些乞丐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盯着忽而上升,忽而下落的各物体。

    “哈哈哈哈,瞧你们这怂样,笑死老子了!”一人忽然弯下腰,指着街道上横七竖八或躺或趴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此人话音落下,众人的嘲笑声顿时代替了怒喝声,在整个街道上回想。

    被抛飞的众人:说好的同生死共进退的革命情谊呢?!

    看到地上一群挺着装尸体的人,又看看街道旁一群幸灾乐祸的人,胡三额头青筋直跳,这一群人,就没一个靠谱的!

    只是,虽这般感叹,他也没有出手,就让银狼王那般抛上掉下地玩着。

    不久之后,银狼王似乎玩累了,便仰头长啸一声,抖了抖毛发之后,一口咬住一个乞丐手臂,尖利的牙齿深深陷进乞丐臂膀之中,那乞丐顿时惨叫起来。

    “卧槽,玩真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群人顿时瞪大了眼,眼底却依旧是一片幸灾乐祸之色。

    被银狼咬住的乞丐惨呼一声,直接跳起来,挥起拳头就向银狼王砸过去。

    下一刻,乞丐抱着血淋淋的拳头,哀嚎着开始了逃亡之路。

    特么的,怎么完全用不上力啊!那个臭小子对他们做了什么!

    下下一刻,趴在地上装死的众乞丐被一头漂亮的银狼王撵得嗷嗷直叫,呼啦啦地一大串,围着街道跑起来。

    围观众人一开始还各种嘲笑,到后来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被追着跑的人曾经都是噬魂军的精英,整整二百余人,即便受了一些伤,必然也不会如此不堪,怎么他们就丝毫不反抗,就被一头狼追着跑?

    正当众人疑惑之时,旁边的一扇门再次悄无声息地打开,白衣男子不似凡人的容颜出现在众人面前。

    男子皮肤白皙盈透,五官精美,仿若最资深的雕刻大师精心雕刻而出最完美的作品,薄唇粉嫩,琥珀色瞳眸净透如一汪清泉。

    男子淡淡勾唇,唇畔似有若无的弧度,让漫天晨星都失了颜色。

    一瞬间,天地间所有的声音都沉寂下来,所有的景物都在眼前消失,眸中,只剩下男子惊艳时光的容颜。

    “阿十在休息,你们,不要吵到她。”男子浅浅笑着,缓缓出口的嗓音如山间温柔而过的风,似夹杂着漫山木香与花草香,缓慢而轻柔地送到众人耳畔。

    男子的美,雌雄莫辩,一时间,众人捂嘴的捂嘴,捂鼻子的捂鼻子,生怕流出口水或者鼻血丢人。

    语罢,男子便翩然走回房间,关门的动作极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被迷住的众人面面相觑,片刻反应过来,随后爆发出更大的声响。

    “我去,这特么的也太过嚣张了,真当老子们好欺负?!”

    “一个小白脸,竟然也敢指使咱们?”

    “忍不了了,老子要狠狠收拾那毛头小子和小白脸一番!”

    “对,三哥,咱们都受不了了,把咱们吵醒,自己却回去睡觉,这样太过分了!”

    有人说着便要撸起袖子上去干架。

    声音嘈杂喧闹,胡三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刚才那小子露的一手极为诡异,若说之前是因为璃王的缘故,他暂时不想动那小子,可现在,真要动那小子,他还必须好好计划一番。

    “刚才那小子的动作,你们可看清了?”胡三揪了揪络腮胡,皱着浓眉,“而且刚才那个男人,看上去也不简单……”

    “三哥,怕什么,咱们那么多人,还怕他们两个人不成!”

    “就是,咱们连逃兵了当了,还怕个啥!”

    此话一出,说话之人便被身边数人用拳头亲切地招呼。

    “哦?你们不怕?”

    “自然不怕,不就是一大一小两个小白脸,怕个球!”

    话音刚落,便有人意识到不对。

    刚才说话的,是谁来着?他们之中,好像没有谁说话这么好听啊……

    众人转头,便见白衣男子站在门口,男子嘴角笑意温柔迷人,眸底更是如一汪净透的清泉,吸引人不由自主沉溺……

    等清醒过来之时,众人便发现,眼前的景物变成了街道上的青石板,而他们,竟都趴在了地上!

    众人惊骇间下意识想要惊呼一声,却发现喉咙里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天色渐亮,被封印了内力又被银狼追着跑了近两个时辰的众乞丐只剩下喘气的份,他们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气,只觉得做乞丐几年都没有今日两个时辰累。

    银狼王二哈却高昂着头,不屑地睨着那些脆弱的人类。

    街道尽头,一男孩缓缓走过来,男孩红发紫眼,在初升的朝阳下,格外显眼。

    十六完全无视了趴了一地的众人,来到苏千澈暂住的屋子前,抬手敲了门,过了许久,里面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男孩便一直站在门口,不进去。

    “哈哈,那小魔头还是那么傻!”

    “可不是,小魔头一直就那么呆呆的,也是他那个姐姐,竟然把他带到十二岁,啧啧,真是有耐心……”

    “卧槽,你们又在议论红发小魔头,不怕柳老大宰了你们!”

    “……”

    十六似是没有听到众人低低的议论声,仍旧愣愣地站在门外,小小的身影似显得有些落寞。

    二哈看着红发男孩的背影,低吼一声,刚要走到男孩身旁去帮忙,屋里却传来少年懒懒的声音,“进来。”

    房间里,苏千澈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斜睨着坐在床头玩着她头发的司影。

    “苏小姐,影为你束发可好?”司影以指做梳,四指轻柔地插进苏千澈发丝里,缓缓向下滑。

    青丝如缎般顺滑,如玉手指轻易从发尾滑到发根。

    “司美人儿,咱们没有那么熟。”苏千澈懒懒地挑了挑眉。

    “不熟?”司影轻笑,低下头,带着盈盈水光的薄唇凑到女子耳边,轻道:“苏小姐,数日前影伺候了你一晚,昨日你又强吻了影,现在却说不熟,嗯?”

    男子在女子耳边轻吹一口气,“要不要影帮苏小姐回忆一下?”

    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男子声音低迷,似带着丝丝电流,从耳畔传遍全身,一阵难言的酥麻从尾椎骨窜起,苏千澈的手指下意识握了起来。

    “原来,司美人儿竟然如此会撩,本小姐真是小看你了。”苏千澈转过头,看着男子近在咫尺的侧脸。

    近看,才知道司影的皮肤竟是如此之好,象牙般的白皙,如细瓷般,没有丝毫瑕疵,又如最上等的玉石,散发着莹莹微光。

    “会聊?”司影好看的眉毛动了动,似是有些疑惑女子为何会这般说,只是,他很聪明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抬手托起女子光滑的下颚,低声问,“那么,苏小姐,咱们可熟?”

    苏千澈微仰起头,慵懒半阖的眸子里映出男子蝶翼般长而卷的睫毛,她眯了眯眼,正要说话,却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声音只响了一下,苏千澈转过头,刚要开口,下颚处便传来一阵柔韧却不容置疑的力量,苏千澈随着力道转过头去,随后,她的后脑勺被用力扣住,从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瞬间笼罩了所有感官。

    苏千澈骤然睁大眼眸,男子放大的俊美脸庞就在眼前,他闭着眼,纤长的睫毛甚至快要刷在她脸上。

    他竟然在强吻她!

    还一副享受的模样!

    苏千澈伸手,握拳,拳头毫不迟疑地打向一脸陶醉的司影。

    司影似早有预料,提前一刻放开了女子,身体快速向后退了几步,转瞬便出现在窗口。

    “苏小姐与影,现在可熟了?”司影立在窗口,容颜如玉精美,眸底澄净干净如晶莹剔透的水晶,男子勾唇轻笑,似有朵朵绚烂的桃花在他脚底盛放,遍地桃花中,他就像是翩然立在花海的花之精灵,美得不可思议。

    苏千澈眯起眼,眸底暗黑一片,手掌一翻,匕首出现在手中,随后往外一抛,匕首飞快地袭向窗边男子。

    司影轻笑,抬手接住女子扔过来的匕首,身体轻轻一纵,便出了房间,很快,风中便传来男子轻如薄雾的声音:“如果苏小姐觉得还不熟,影会更加努力。”

    苏千澈看着他离去,半晌抬手摸了摸唇瓣,前世今生两辈子加起来,被人强吻,还是头一遭。

    不过,味道似乎还不错。

    随后,女子勾了勾唇,慵懒的眸底带着似有若无的邪气。

    她缓缓躺回去,懒懒开口:“进来。”

    ------题外话------

    如果没有意外,以后就早上8点发文,群么么,(~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