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48 被强吻了(三更)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满室熏香,缭绕的白雾让房间里犹如仙境。

    层层叠叠的纱帘下,血衣男子侧卧在床榻上,听到侍卫的回话,男子血色红唇勾出邪肆的弧度,左耳的血红色钻石耳钉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

    “司尊主,你在向本座宣战?”皇甫溟低声呢喃,晃了晃手中翡翠酒杯,杯中鲜红色液体轻轻晃动,“告诉霓裳,把十公子单独带到……她的住处,爷便放过她。”

    侍卫低声应了,再次惨白着脸抱着断臂走出去。

    皇甫溟喝了一口杯中液体,血色红唇沾上一丝鲜红,他伸舌舔去,轻喃:“小东西,真想尝尝你的味道,是不是会特别美味。”

    二楼上,老鸨大声喊道,“静一静,大家静一静。”

    喧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知道,今日的重头戏马上就要开始。

    “霓裳是咱们玉春楼的头牌,弹得一手好曲子,虽然在咱们这玉春楼,却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儿。今日霓裳便要择一良婿共度一宵,不过,霓裳是妈妈我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儿,也不想让她受一点点委屈,所以啊,今日的拍卖,由各位出价,最后,霓裳属于谁,便让她自己决定。”老鸨风情万种地笑着,“各位老爷公子,霓裳若是看上了哪位,说不定一两银子也不用花,便能与她把酒夜话呢。”

    “好!好!”

    众客人连连应道。

    老鸨话说完,二楼垂下的轻纱后,便出现一个若隐若现的轮廓,轮廓虽然模糊,可从身姿上看,便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霓裳,霓裳!”不少客人都开始大喊起来,他们虽然从未见过霓裳的真实容貌,可那弹曲时的**模样,却也让他们终身难忘。

    老鸨高兴地看着反应激烈的客人们,亦高喊道:“现在拍卖开始,一百两起价!”

    话音刚落,便响起此起彼伏的加价声,虽然不一定是出价最高者得到美人,可若是他们慷慨的行为引起美人的注意,说不定只需要很少的银子,就能与美人同床共枕~

    安初年瞄一眼闭眼假寐的苏千澈,头侧过去,声音小小地问:“老大,你若是想要出价,我帮你出~”

    说罢,又看一眼简璃,又快速转回头去。

    苏千澈抬了抬眸,懒懒道:“这句话,你应该问璃王殿下。”

    简璃躺枪,不由微愣,片刻问道:“阿十此话何意?”

    “璃王殿下来此,不是为了看美人么,你若不出价,怕是会被别人抢了去。”苏千澈勾了勾唇,轻笑。

    简璃听言,忽然看着她,也勾唇轻笑,“我来此,确实是为了美人。”

    苏千澈微微眨眼,他说话的时候,看着她笑得这么渗人干什么?

    安初年下意识抱住胳膊,璃王殿下如此别有意味的目光,难道,他所说的美人,是指,他家老大?!十公子?!

    他家老大可是纯纯正正的爷们,是爷们!

    苏千澈转过头,不再理会二人,摸着下巴开始思考很严肃的问题。

    本以为简沐欢此次也会出现,毕竟看起来他与霓裳的关系不错,想来简沐欢也不会轻易让霓裳就这般被人糟蹋,却没想到,他并没有来。

    难道是因为怕苏大少爷不高兴,所以才没有来?

    那她要不要帮忙把人买下来?

    以苏大少爷的性子,必须要好好刺激一下才行。

    看在简沐欢身为太子,却如此可怜的份上,她就帮他一把好了。

    “两万两!”雄浑的声音在大厅响起,见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出价的满面油光的中年男人得意地笑起来。

    “是陈老爷。”

    “是陈尚书的一位远房表老爷。”

    两万两只停留了一片刻,很快便又有人加价。

    陈老爷脸色有些难看,两万两是他的底线,只是睡一夜而已,又不是把人包下来。

    他暗地里呸了一口,暗道:一个下贱的婊子而已。

    苏千澈目光扫了一眼那胖男人,便又收回来。

    众人低声的议论响在她耳畔,这一声陈老爷,让她想起一件事。

    虽然知道陈姓老爷很多,但是现在简璃正好在身边,正好可以问一问他。

    “璃王殿下,那柳喻舟校尉家里的事情,你可知晓?”苏千澈问。

    简璃虽疑惑她为何会这般问,却很快答了:“略知一二。”

    “那秦氏在哪里?”

    简璃摇摇头,“不知。”

    “出现在柳家的陈老爷,可是那位?”苏千澈以下巴指了指那中年胖男人。

    简璃转头看了一眼,道:“不知。”

    苏千澈眨眼,“那你知道什么?”

    安初年拉了拉苏千澈的衣袖,老大啊,你竟然以这种口吻和璃王殿下说话!

    简璃却似并未所觉她语气的不敬,声音很轻柔亦很认真地答道:“柳喻舟家里出了事,他当了逃兵,现在很颓废。”

    苏千澈忍不住翻个白眼,这些事情,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何区别?

    “阿十想要调查当年的事?”简璃眉眼柔和,瞳眸中似流淌着浅浅暗金色流光。

    安初年一阵惊悚,这……璃王殿下这般温柔的模样,是真的还是假的?

    “答应了两个小麻烦。”苏千澈耸了耸肩道:“帮他们的父亲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会派人去查。”简璃道。

    有这种好事,苏千澈自然不会拒绝,“那就多谢璃王殿下了。”

    “两日之内,便告诉你结果。”简璃声音轻柔,柔和的烛光打在他的侧脸,银白色面具映照着柔和的微光,在橘黄色灯火下,男子暗金眸色似变得浅了一些,如净透的琥珀,清澈的眸底跳跃着烛火的光芒。

    “司影?”苏千澈眸底映着男子晶透的眼眸,低声喃喃。

    简璃清泉般的眸底似有一缕微风吹过,漾起一丝波纹,极浅,几不可见。

    他推着轮椅来到少年身侧,微俯下身,在少年耳边轻声道:“阿十,在我面前,还想着别的男人?”

    苏千澈转头,指尖挑起男子下颚,拇指指腹轻抚男子花般粉嫩的唇瓣,双眸微眯,“谁叫璃王殿下,有着与他一样粉嫩的唇,不知道,味道是不是也一样,那么好吃。”

    云烨绷直身体,双眼平视前方,目光不敢有一丝一毫倾斜。

    啊啊啊!主子又被调戏了!

    不对不对,重点是,苏小姐说,主子的味道不错?味道不错!

    难道主子已经被苏小姐轻薄了?!

    啊啊啊!云烨心里都快要抓狂,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憋得他差点内伤。

    安初年更是不济,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瞪大着双眼一副见鬼的惊恐模样。

    天啊,他看到了什么!老大,老大竟然在调戏璃王殿下?!还把他和另一个男人比!

    天,老大,偶像啊!就算你现在死在璃王殿下的爪子下,也可以瞑目了!

    简璃眼底闪过危险的暗光,如地狱深渊里不见光的黑暗,他薄唇轻启,一字一顿地说道:“阿十,不要在本王面前提别的男人。”

    说罢,左手猛然拉开苏千澈的手,右臂伸出,揽住少年腰身,薄唇狠狠印上少年殷红丰润的唇。

    苏千澈不曾想过他会有如此动作,眼眸瞬间睁大。

    男子的唇微热,带着霸道凛冽的气息,在她嘴唇上辗转碾磨,从唇瓣传来的酥麻瞬间占据了苏千澈所有感官。

    清冽的冷香侵袭着少年的神智,她的眸有一瞬间的迷蒙,却很快反应过来,对着男子的唇瓣用力一咬。

    简璃吃痛,却并未放开她,反而伸出舌头,轻扫过少年被吻得鲜嫩欲滴的唇瓣。

    苏千澈身体一抖,猛然挣脱简璃的手,毫不留情地一拳打在男子胸口。

    简璃闷哼一声,放开她,灿金色双眸如凝聚了一片阳光的湖面。

    苏千澈抬手,用指腹擦过唇瓣,轻哼一声,“原来璃王殿下喜欢用强。”

    简璃抬头,眸底映着跳跃的烛火,仿佛有两团火焰在他眼底蔓延,“阿十,是本王的味道好,还是司影的味道好?”

    男子声音低哑,带着沙哑的磁性,似有一根羽毛缓缓从耳畔滑过,让人莫名觉得身体微微一紧。

    被雷劈了的云烨在心底哀嚎,主子啊,您和自己都要较劲吗?若是以后苏小姐知道了您的身份,您该怎么解释?

    已经彻底石化的安初年: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苏千澈眯起眼,正要回答,外面却传来一阵惊呼:“十公子?为何是十公子?!”

    “十公子没有出价,霓裳怎么能选他?”

    “霓裳,重新选,选本老爷!”

    这时,有丫环在雅间外低声道:“十公子,霓裳姑娘选择了您,您看……”

    苏千澈挑眉,她做了什么,为何霓裳要选择她?

    “不许去!”简璃眸中闪过一丝暗光,低声道。

    苏千澈懒懒睨他一眼,轻呵一声,“璃王殿下,我不是你的侍卫。”

    说罢,便站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之时,少年转过头来,橘黄色的烛火打在她的侧脸,眼睫投下的阴影打在脸上,让她的五官显得更加精致。

    “对了,你们二人的味道,都不怎么样。”

    简璃放在腿上的手骤然握起,双眸似要被暗光色光芒吞没。

    云烨眼泪汪汪地看着苏千澈离去的背影,偷偷往后退了一步,再退了一步。

    苏小姐,你把我也带走吧!

    安初年: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不过片刻,简璃眸中暗光退去,眸底澄净似波光粼粼的湖面,“她刚才说,很好吃。”

    现在却说,都不怎么样。

    云烨:刚才苏小姐说主子以司影的身份出现时,好吃,可是主子,你刚才可是强吻了苏小姐啊!

    以苏小姐的性格,没有直接拿匕首捅一刀,已经是极好的了……

    简璃抬手,轻触被咬过的唇瓣,那一夜吻她时,她的反应并没有如此强烈,所以,她并不喜欢曾经利用过她的璃王。

    “你去跟着她,本王去会一会皇甫溟。”简璃吩咐道。

    “是。”云烨应了,快速走了出去。

    雅间里,只剩下简璃和一脸懵逼的安初年。

    简璃暗金色瞳眸看向安初年。

    不知今夕何夕的安初年一哆嗦,整个人就像是大冬天里被淋了一盆冰水,瞬间清醒了。

    一清醒,便看到眼前神魔一般的人,那滋味,别提多酸爽。

    “璃……璃王殿下……”安初年抖着身体喊道,目光四处扫了一番,咦,老大竟然丢下他,自己走了?

    简璃淡淡看他一眼,声音轻柔地说道:“不要再让她丢脸。”

    说罢,也不管安初年听不听得懂,便推着轮椅离开。

    安初年刚开始并未理解璃王的话是什么意思,可后来灵机一动,他猛然领悟了璃王话里的意思!

    他白日里做的事,肯定让璃王殿下和老大看到了,老大觉得丢脸,所以璃王殿下才会警告他,不要让老大丢脸!

    想到璃王的作风,安初年抖得更厉害了。

    这这这……他要是再做出丢人的事,是不是会被璃王剥了皮抽了筋下油锅,各种酷刑都来一遍?

    安初年抱着胳膊,想想便觉得不寒而栗。

    出了雅间,一路跟随丫环来到三楼,三楼是女子们居住的房间,刚一上来,便是一阵浓郁的脂粉气,几个穿着大胆的姑娘看着苏千澈,低低议论着。

    “这就是那位十公子?看上去好小……”

    “霓裳妹妹不会就是因为十公子这般小,所以才选择他的吧?”

    “哎呀,十公子,若是不喜欢霓裳妹妹那样的,姐姐随时等着你。”一个火红衣服的女子姿态妖娆地把手帕往苏千澈脸上甩过来。

    一阵香风扑鼻而来,苏千澈微勾了唇,姿态慵懒,“美人儿们不要着急,本公子现在要去赴约,可不能让美人等急了。”

    “哎哟,十公子这小嘴可真甜。”

    “难怪霓裳妹妹会选上十公子~”

    苏千澈笑而不语。

    带她上来的丫环脚步不停,走到最边上的房间之后,才抬手敲了敲门,道:“霓裳姑娘,十公子来了。”

    “请进。”屋内传出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宛转悠扬。

    “十公子,霓裳姑娘在等着您,请进去吧。”丫环请苏千澈进去之后,便退下了。

    苏千澈推开门走进屋,屋内很朴素,不像是青楼花魁该拥有的房间模样,倒是与寻常百姓家里的装扮相似。

    桌上布了一整桌菜,菜香酒香扑鼻,霓裳坐在桌边,依旧是轻纱覆面,一身白衣包裹着玲珑娇躯,盈盈妙目波光流转。

    “十公子,请坐。”见少年进来,霓裳站起身,请她到对面坐下。

    苏千澈依言坐下了,左手慵懒支头,问:“霓裳姑娘,本公子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选择本公子?”

    霓裳为她倒了一杯酒,之后坐下,片刻才道:“太子殿下经常来听霓裳弹曲,霓裳虽与太子殿下相交不深,却也知道,太子殿下的朋友,都是光风霁月之辈。”

    “霓裳姑娘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是在夸赞本公子么?”苏千澈手握酒杯,没有喝,只轻轻晃动着。

    烛火照在酒水里,漾起清亮的波纹。

    霓裳看着少年波澜不惊的模样,心里有些没底。

    眼前的少年只有十四五岁,本该是心思最好猜测的阶段,可善于看人的她却丝毫看不出少年心中所想。

    难道,殿主就是因为这个,才对他刮目相看?

    “十公子,霓裳只是实话实说。”霓裳道:“十公子虽看似风流,实则眸底清明,必是正人君子。之所以选择十公子,霓裳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清白,随意毁在一个不喜欢的人手中,还请十公子见谅。”

    “就这些?”苏千澈微挑起眉,似有些不信。

    “为了给十公子赔罪,霓裳敬十公子一杯。”霓裳双手端起酒杯,举到面前。

    苏千澈再次晃了晃酒杯,没有应。

    “喝酒之前,霓裳姑娘可否告诉本公子,你为何会卖身?还卖得如此匆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