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50 以牙还牙(一更)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俞娇妍的话音落下,围观众人的目光顿时变了,原来这个男孩这副呆萌的模样,是装的啊!

    “刚才我家丫头还说这孩子可怜呢,原来竟是如此秉性!”

    “孩子,你可不能学他,咱们家里虽然穷,却也不能如此没骨气。”

    周围的议论声更是让俞恋晚羞恼无比,她焦急地想要解释,却被俞娇妍拉着手道:“姐姐知道,知道你是被骗了,姐姐一定替你好好教训这小色狼。”

    随后她转过头,轻蔑地对农妇道:“还不快把你这小色狼儿子带回去好好管教,以后别把他放出来丢人现眼。”

    中年妇女焦急地搓着手,“我……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不是他娘?那这小色狼是谁带出来的?”俞娇妍轻哼,面上极为嫌弃,“一个低贱的农奴,竟然觊觎高门大户的千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十六头顶的一撮红发微微颤动着,眼底紫色光芒也越发浓郁。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中年妇女脸色红得滴血,低垂着头,拨开人群快速逃离了。

    “哈哈,瞧瞧,小色狼,你是做了多丢人的事,连你娘都不要你了。”俞娇妍吃吃笑道。

    仿佛镜面被打碎,红发男孩眼底的光瞬间四分五裂,精致的小脸煞白,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了灵魂。

    娘不要他了,娘不要他了……

    看到男孩睁着茫然的大眼睛,惨白着小脸,一串串晶莹的泪珠从眼底滑落,俞恋晚心里像是被人紧紧揪着,疼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四姐姐,别说了,我们……我们进去吧……”俞恋晚用了最大的力气,想要把俞娇妍拉进织云阁。

    俞娇妍却嗤笑道:“哎哟,怎么哭了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小姐欺负你呢~哎,织云阁可不是你这样的人能进的,要不要本小姐带你进去见识见识?”

    “九妹妹,以后可别再见这个小色狼了,你娘要是知道了,得多伤心啊。”俞娇妍一边走一边轻拍着俞恋晚的手,把姐妹情深表现得淋漓尽致。

    俞恋晚咬着唇,悄悄往后看去,见男孩还是站在原处,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眼里流着泪,便觉得鼻头发酸,喉咙被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织云阁门前,看到迎面走来的三个男子,俞娇妍顿时双眼放光。

    中间的少年一身月牙白织锦长袍,眉眼如画,气质清贵,左侧男子一袭雪白长衫,剑眉星目,一双天然含笑的桃花眼勾人魂魄,右侧男子一身黑衣包裹着精壮的身材,眉眼冷峻,让人忍不住想象,若是被他压在身下,会是如何**……

    三人中,俞娇妍唯一认识的,便是站在最中间,曾经在秋猎上大放异彩的十公子。

    “十公子……”俞娇妍站在门边,微垂着头娇羞地行礼。

    “十……十公子……”俞恋晚亦低垂着头行礼。

    苏千澈微侧过头,淡淡看一眼俞娇妍,眸中没有丝毫情绪。

    俞娇妍见少年星眸注视着她,脸色微微红了,“十公子,好巧啊,小女子礼部侍郎俞家四小姐娇妍,曾在秋日宴和秋猎上,瞻仰过十公子的英姿。”

    “不巧。”苏千澈左臂压在门框上,嘴角微微勾起几不可见的弧度,以羽扇抬起俞娇妍下颚,微垂着头看进她的眼眸,“本公子可是专为俞小姐而来。”

    少年微阖的眸底如揉进细碎的钻石,星芒闪耀,俊美的面容近在咫尺,微热的呼吸喷洒在脸颊,让俞娇妍瞬间涨红了脸。

    “十……十公子……”俞娇妍眼神迷蒙,只觉身体发软,少年的呼吸洒在脸上,带起一阵阵酥麻。

    “刚才那个男孩,你说他什么了?”苏千澈声音低哑,眸底似蒙着一层迷雾,让她显得越发性感而神秘。

    “他……他是小色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娘不要他了……”俞娇妍像是受到蛊惑一般,轻声说道。

    少年的脸离得更近了些,轻柔的声音仿佛在耳旁低喃:“那你呢,可喜欢本公子?”

    “喜……喜欢……”俞娇妍脸色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俞恋晚心底一惊,四姐姐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么不知羞的话来?

    她四处扫了一眼,果然见刚才还在讨论男孩的人全都开始议论起俞娇妍来。

    哇,这俞四小姐真是大胆,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对一个只见过一两面的男子表达爱意,这也太过豪放了。

    凌玥见少年站在门口,手臂撑在门框上,一副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少女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十一:小姐,你别忘了,你可是女子啊!

    苏千澈嘴角笑意更深了一些,声音也越发磁性勾人,羽扇轻压在女子唇瓣,半阖的眸底一丝迷蒙:“小色女。”

    “十……十公子……别这样说人家……”俞娇妍身体开始发抖,全身都似烧了起来。

    “小色女真的喜欢本公子?”

    少年声音含笑,神色温柔,仿佛只要她说真的,他便会给她想要的。

    “真的……很喜欢……”俞娇妍连连道。

    “唔……可是本公子不喜欢你呢”苏千澈似有些无奈地说道,不待俞娇妍露出失望神色,便再次启唇,一字一字缓缓道:“癞蛤蟆。”

    少年的声音依旧轻柔,像是一阵微风拂过,俞娇妍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瞬间脸上血色尽褪,整个人像是被惊雷劈中,浑身无力,差点软软倒在地上。

    十公子……竟然说她是癞蛤蟆?!

    围观众人都憋着笑,这,才是真正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十公子现在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与璃王殿下关系匪浅,还与太子怀王等人都交情深厚,自身实力更是不可小看,长相也是出类拔萃,即便是配郡主,那也可以算是门当户对,区区一个礼部侍郎家的小姐,竟当众对十公子表达爱意,这可不是自讨苦吃么。

    俞恋晚看一眼苏千澈,有些疑惑,难道十公子是在为红发男孩出气?

    “过来。”苏千澈转头,看向红发男孩淡淡说道。

    男孩眼角还残留着泪痕,闻言呆愣愣地走过去。

    苏千澈抬手摸了摸男孩脑袋,看着俞娇妍低声问:“俞四小姐,十六是本公子的侍童,你对他有什么意见?”

    “啊?!”两声低呼同时响起,俞恋晚捂着嘴,一脸不可置信。

    她知道十六是哪户人家贵公子的侍童,却不知他竟是十公子的侍童……

    “没……没意见……”俞娇妍更是惊疑又后悔,那个男孩看上去就跟傻子一样,怎么可能会是十公子的侍童?

    围观群众一脸恍然,哦,原来是这样啊,俞四小姐想要欺负那个男孩,却没想到男孩竟是十公子的侍童,这可是踢到铁板了,被当众羞辱,啧啧。

    苏千澈转头,戳了戳男孩头顶的呆毛,“小十六,跟了本公子,以后可不要再受人欺负了。”

    “还有你。”少年又转过头,被点名的十一顿时绷直了身体,便听少年缓缓道:“本公子的人,若是有人敢欺负,就直接废了他。出了事,有本公子担着。”

    一股暖流涌进身体,十一低沉却坚定地应道:“是!”

    十六:哦。

    围观群众:哇,十公子好霸气,十公子你还收人吗,家里小子丫头多得很,能不能去府上当个丫环小厮?

    无形之中,十公子霸气护短的名声传了出去,虽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可在众百姓口中,却把十公子神化了一般,许多人都慕名而来,把自家的丫头小子送到千府,倒是让苏千澈收到了一些资质不错的孩子。

    此刻,站在织云阁门口,神色慵懒的少年却像是发着光一般,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凌玥看着苏千澈慵懒的眉眼,再看看十一黑眸中不时闪过的神采,这才知道,为何心高气傲的三弟,会如此衷心地跟着这位十公子。

    十公子敢在大庭广众说出这样嚣张的话来,若非他是傻子,便是他是真心维护身边的人,而这样的主子,又有几个手下不真心感激?

    凌玥在心里轻叹一口气,要让三弟回映月山庄,怕是有些困难了。

    “十……十公子……”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苏千澈微抬了眸看过去。

    俞恋晚揪着袖子,低垂着头,轻声道:“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会让十六……”说着说着便越发自责了。

    苏千澈身体斜倚在门框上,眸光停在少女因垂着头而露出的一截后颈上。

    白皙却略显干燥的皮肤上,一抹淤青很是清晰,看起来,这个少女与原主一样,也是一个在府里不受宠的小姐。

    “小十六,你说呢?”苏千澈侧头看着红发男孩。

    男孩仰起头,看着惶恐不安的少女,半晌道:“没有。”

    又过了一会儿,男孩接着道:“一起。”

    苏千澈眼底闪过一抹兴味,小十六竟然会邀女孩子一起逛服装店,难道……

    “不……不了……”俞恋晚连连摆手,男孩不责怪她就已经很好了,若是她再与他一起,肯定又会被人说闲话。

    “哦。”红发男孩紫眸里似有一抹失落。

    俞恋晚见了,又觉得一阵揪心,但是四姐姐还在身边,她不能扔下她不管。因为今日四姐姐带了她出来,便没有带丫环,所以,她必须要跟着四姐姐。

    苏千澈轻笑,“既然小十六发了话,俞九小姐便一起,有阁主付账,九小姐也不必担心银子的问题。”

    一句话,决定了俞恋晚接下来的行程。

    被结账的凌玥:……

    俞恋晚咬了咬唇,十公子的话,她不能拒绝,而能与男孩一起走走,更是她想要的,所以……

    俞娇妍看着几人有说有笑地进了织云阁,恨恨地瞪着男孩和俞恋晚的背影,都是他们,都是因为他们!

    又转头看向对着她指指点点的人群,众人见她气愤的模样,顿时做鸟兽散了。

    俞恋晚第一次来织云阁,看到那么多款式漂亮的服饰,自然是欣喜无比,很快便把刚才的不快抛在了脑后,拉着男孩到处看。

    苏千澈不喜挑选衣服,便直接找了地方坐下,十一自然是跟在身后,而凌玥亦跟了来。

    三人在小桌边围坐下来,一壶茶,三个白玉茶杯,雾气袅袅,香气氤氲。

    凌玥喝了茶,聊了一些家常,见苏千澈并不感兴趣,便直接进入了正题:“十公子,舍弟已经几年不曾归家,家父甚是想念,还希望十公子能劝一劝舍弟,让他回家一趟。”

    十一分明就坐在凌玥身侧,凌玥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一个眼神也不给他。

    苏千澈觉得有些好笑,“凌公子,十一就在你身侧,你问他便好。”

    凌玥笑了笑,迷蒙的桃花眼里似凝了一层水雾,“在下觉得,问你的意见,会比较有用。”

    十一薄唇微抿,并未反驳。

    苏千澈左手撑头,右手拨弄着杯盖,氤氲的雾气模糊了她的轮廓,少年的声音都似变得缥缈起来:“等本公子空下来,便与十一一起,走一趟映月山庄。”

    “这……”凌玥有些迟疑。

    “怎么?凌公子不欢迎?”苏千澈微侧着头,丰润的红唇勾起慵懒的笑意。

    “映月山庄是江湖势力,十公子是朝廷之人,又与璃王关系匪浅,若是去映月山庄,怕是有些不妥。”凌玥道。

    苏千澈微眨了眼,“有何不妥?”

    “若是皇上怀疑十公子与映月山庄有何牵扯,映月庄怕是会遭遇不幸。”凌玥并没有隐瞒,直言道。

    苏千澈轻呵一声,“本公子本是江湖中人,与璃王并无瓜葛。况且,十一身为映月庄三公子,却在本公子身边,难道,凌公子会认为十一是奸细?”

    凌玥似还有些犹豫,苏千澈却懒懒道:“本公子只是给凌公子知会一声,并不是在征求凌公子的意见。”

    话都说到这般地步,凌玥也无法再反驳,现在朝廷与江湖的关系并不紧张,即便十公子高调去映月庄,也没什么大碍。

    只是……风云令即将出世,江湖中暗流涌动,战神璃王回了京都,不知朝廷此次会不会有大动作。

    “那在下就回庄里向家父禀报这个好消息。”凌玥道。

    “等一下,凌公子,这次置办衣物的银子,不用本公子出了吧?”苏千澈挑眉轻笑。

    凌玥:……三弟在你手里,我还能说什么?

    ……

    从织云阁出来,除了苏千澈一身轻松,连俞恋晚手中都提满了东西,但是俞恋晚却非常高兴,男孩十六眼底也似多了一抹神采。

    之后,苏千澈又去了武器店,把一些图样给武器店老板,让他打造一批武器之后,才与几人一起回了千府。

    刚进入府里,看到眼前的一幕,苏千澈便微眯了眯眼。

    前院里有打斗痕迹,东北角的花坛里,几株翠竹被压弯了下去,点点血迹凌乱地洒在上面,殷红的血点在碧绿的翠竹上,异常显眼。

    “老……老大……快去救柳姑娘……”安初年坐在回廊上,满身血迹,嘴角还在不停流血。

    几人快速走过去,苏千澈低声问:“怎么回事?”

    “是……是柳姑娘的父亲……”

    安初年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苏千澈与十一和十六出了府,府里还没有新的丫环小厮,只有柳心柔一人,昨日便在此处蹭住的安初年不知为何竟没有跟着苏千澈一起出去,两人不可避免地见面了。

    虽然因为昨日的‘**事件’让两人有些尴尬,但安初年是客人,柳心柔身为府里唯一的下人,不可能不管他,于是两人开始了尬聊。

    一向欢脱的安初年,不知为何在柳心柔面前却像是失去了语言功能一样,两人尴尬地沉默了好一阵,安初年才好不容易找到话题,终于在气氛好一些的时候,却有人闯了进来。

    柳喻舟带着那位俞老爷进了千府,俞老爷竟直接说他是柳心柔的夫君,便要直接带走她,安初年自然不愿,阻拦间,柳喻舟出了手。

    安初年虽也练过武艺,可怎么会是柳喻舟的对手,很快便被打得吐血,柳心柔也被俞老爷带走了。

    “你……你说的那个俞老爷,是什么样子的?”俞恋晚焦急地问道。

    安初年说了俞老爷的容貌,俞恋晚一惊手中的东西全部掉在地上。

    “我知道他在哪里,十公子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那个老色狼非常急色,柳姑娘落在他手里,怕是少不了一番虐待。

    苏千澈一言不发,半阖的眸子里似凝了一潭寒冰,吩咐十一带上安初年,便直接提起俞恋晚往外快速飞掠而去。

    另一边,柳心柔坐在轿子里,双手被缚在身后,嘴里塞着一团布,让她无法叫出声来。

    她两手用力挣扎着,绳子却一点也没有变松。

    轿子旁,马背上的俞洪掀开一侧的窗帘,眼里闪着色眯眯的光,语重心长地说道:“心柔啊,你别挣扎,别把娇嫩的手伤到了,只要你乖乖的,老爷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爹都把你许配给老爷我了,你再挣扎,也无济于事。”

    “对了,刚才那个小子,是什么人,竟然敢拦着老爷我,哼,等你进了老爷府里,老爷我再把那小子大卸八块!”

    “唔唔……”柳心柔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俞洪,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哎哟,心柔啊,瞧瞧你这双眼,生得真好,勾得老爷我魂都快没了。”俞洪咽了一口唾沫,身体里一股邪火,若不是在大街上,他怕是要把人直接就地正法。

    柳喻舟骑在另一匹马上,仰头喝酒。

    “唔唔……”柳心柔看着旁边的高大男人,心里绝望无比。

    柳喻舟却是看也没有看她,只一心喝酒。

    俞洪见她如此,便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别看你爹了,他可是为了一顿酒,就把你卖了,但是老爷我就不一样了,只要你心甘情愿地服侍老爷我,我一定会对你很好。”

    柳心柔不敢相信地看着柳喻舟,他竟然真的,真的把她卖了……

    轿夫的速度不慢,再加上俞洪的催促,很快,俞府便出现在眼前。

    “哈哈,马上就到老爷的府邸了,心柔,进了俞府,就是老爷的人了,你是老爷我第十八房小妾,以后你和你的姐姐们作伴,也不会感到寂寞。”俞洪搓了搓手,眼底带着色迷迷的笑,仿佛已经看到美人在床上婉转娇吟的模样。

    “唔……”柳心柔绝望地闭上眼,眼角一滴滚烫的泪珠滑落。

    柳喻舟浑浊的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府邸,什么也没说。

    终于,轿子被从后门抬进俞府,柳心柔心如死灰,瘫坐在轿子里,不再挣扎。

    “嘿嘿,美人儿,我来了……”俞洪直接下了马,把柳心柔从轿子里拖出来,便要直接往房间里去。

    “俞兄且慢。”柳喻舟跟上来,沉声道。

    柳心柔立马睁开眼,心里升起一丝希望,难道,难道他要救她走?

    “柳兄还有何事?”俞洪心里一紧,若是这个莽汉反悔,他府里的侍卫可打不过这莽汉。

    柳喻舟道:“俞兄还没付银子。”

    “啊哈哈,对对对,还不快去取银子。”俞洪连忙吩咐侍从去取银子,“柳兄啊,你自便,**一刻值千金,嘿嘿……”

    说罢,便再次拖着柳心柔往房里去。

    眼看着就要被拖进房里,柳心柔再次闭上眼,心里再无一丝波动。

    这,就是她的命。

    “俞老爷好兴致。”清冷的声音响起,似带着山泉水般的清冽甘香,缓缓淌进耳畔,给死灰一样的心,再次点燃了希望的火苗。

    柳心柔睁开眼便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俞洪不耐地皱眉转过身,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坏了他的好事。

    围墙上,四人齐刷刷地飞身而下,不过片刻便来到院子里,来到俞洪的身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闯我俞府!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俞洪此时是一刻也等不及要与美人翻云覆雨,见有人闹事,便想要直接把他们打出去。

    家丁们顿时扑了上来,十一冷哼一声,长剑拔出,没有武器的家丁们迟疑起来,犹豫着要不要上前。

    苏千澈放下俞恋晚,走到俞洪面前,微勾了唇,眸底带着恶魔般邪气的笑:“俞老爷,听说俞府今日有喜事,怎能不邀请本公子?”

    “老爷我有喜事,关你一个毛头小子什么事?”俞洪皱眉看了几人一眼,看到低垂着头站在一旁的俞恋晚时,眉头皱得更紧,“小晚,你怎么能带这些人来闹事?”

    俞恋晚咬了咬唇说道:“表舅,柳姑娘是十公子府上的人,你不能……”

    “什么十公子?老爷我还怕个什么十公子……十公子?!”俞洪似是想到了什么,顿时一惊,连忙打量起面前的少年来。

    够年轻,够英俊,够洒脱,看起来似乎是与十公子对得上号。

    “您……您是十公子?”俞洪抖着身体不自在地笑了笑,“不知十公子大驾光临,失敬失敬,弊府确实有一桩喜事,既然十公子赶上了,请十公子先去正厅,俞某人这就过去。”

    “不必,你先去差人请个大夫来,本公子这里有病人。”苏千澈看一眼十一身侧的安初年,对俞洪说道。

    俞洪连忙应了,立马吩咐人去请大夫。

    苏千澈微微地笑,眸底似有寒芒闪动,“心柔还未正式出嫁,现在可不能与别的男人接触,十六,过去扶着你姐姐。”

    十六应了,走到柳心柔身边,一把拍开俞洪的手,把人抢过来。

    柳心柔口中布团被拿走,双手也被解开,有苏千澈等人在身边,她莫名觉得安心。当看到满身血迹的安初年时,连忙担忧地走了过去。

    “十公子,你这是何意?”俞洪眉头再次皱起,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