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51 贴身保护(二更)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俞洪暗自疑惑间,却听少年再次道:“既是喜事,自然要一家人都参与,俞老爷,去把你的爹娘孩子夫人小妾全都叫过来。”

    俞洪脸色有些难看,却依然腆着笑脸道:“十公子,这就不必了吧,不过是抬个小妾进府而已。”

    “这丫头是本公子府上的人,怎能这么不声不响地就进了俞府,你说是不是,柳校尉?”苏千澈转头,看向正欲离开的柳喻舟。

    柳喻舟哼一声,“你们的事老子不管,老子拿了银子走人。”

    “柳校尉,女儿的终身大事,你都不想看一看?”少年微挑起眼睫,一双黑眸如万丈深渊里不见光的阴暗,“若是柳校尉着急走……十一,断他一条腿,如此,便不用急了。”

    “是。”十一低声应了,便要上前。

    “公子,不要!”柳心柔连忙阻止道。

    “哼,毛头小子,老子便要看看,你怎么断老子的腿!”柳喻舟说罢,便举起拳头向苏千澈挥过来。

    十一迅速截住他,两人很快打在一起。

    “既然心柔心善,十一,小小教训柳校尉一顿,别缺胳膊少腿。”苏千澈轻笑着,再次看向俞洪,“俞老爷,差人去叫人,一个都不能少哦。”

    少年声音轻柔,却似有一股寒风吹过,俞洪哆嗦着连忙派人去把府里的人都叫出来。

    此时,大夫也来了,安初年被抬进房里去医治,苏千澈让柳心柔和俞恋晚二人跟上去。

    俞恋晚虽有些疑惑,却也听话地进去了。

    几人进去之后,苏千澈叫十六关上了门。

    俞洪眼神闪烁,他要不要命人把这个什么十公子赶出去?

    “俞老爷,去给本公子拿一张椅子来。”

    俞洪亲自去拿了凳子,谄笑着让苏千澈坐下。

    懒懒靠进椅子里,坐在屋檐下,阳光照在少年身上,给她整个人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辉,纤长的睫毛在风中轻舞,灿金色阳光在少年睫羽上调皮地跳动,投下浅浅的光点。

    眉心处,三片如火焰燃烧的印记嫣红如血。

    身边不远处是两人打斗的声响,少年身边却似一方净土,不染半分世俗尘埃。

    很快,俞府一群人便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老爷,什么喜事,让我们都过来?”俞大夫人问道。

    其余几个小妾姨娘也都七嘴八舌地问是何事。

    俞家几位公子小姐也都来了,本来安静的后院,顿时热闹起来。

    俞洪擦了一把汗,抬小妾进府这种事情,根本无需大肆张扬,况且,他抬的人还并不是心甘情愿,这,让他如何说,今日有什么喜事?

    苏千澈手指撑头,懒懒掀了掀眼睫,缓缓启唇:“今日叫你们前来,是有一件喜事,与你们的俞老爷有关。”

    “什么喜事啊?”

    “难道老爷抬了第十八房小妾进门?”

    “这算是什么喜事?”

    一身形瘦弱,眼底发青的青衫公子道:“爹,到底是什么喜事,你快给咱们说一说。”

    苏千澈淡淡道:“别急,你爹也不知道。”

    “我爹不知道,难道你知道?”那青衫公子皱眉道。

    “本公子自然知道,你们可要好好看清楚,这桩喜事,是俞老爷的专属。”苏千澈抬眸看向眼前的一群人,红唇微微勾起,“十六,废了俞老爷的子孙根。”

    十六愣了愣,才走到一脸错愕的俞洪面前,抬起脚,闪电般地踹在俞洪下身。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俞洪捂着下身痛得在满地打滚。

    俞府夫人们也都惊叫不已,几位少爷小姐亦是脸色惨白。

    “你……你……来人啊……杀人啦!”青衫公子大叫起来。

    家丁们却是一个也不敢上前,刚才那小子那一脚,若是踹在他们身上……

    所有男人都忍不住捂着某个部位,想想便觉得不寒而栗。

    房间里的柳心柔和俞恋晚听到外面的惨叫声,顿时变了脸色,难怪,十公子会叫她们进屋,原来是因为这个……

    苏千澈挖了挖耳朵,接着道:“砍下俞老爷的双臂。”

    十六毫不迟疑地拿出菱形小剑,速度极快地挥手斩下俞洪的左臂。

    俞洪再次哀嚎一声,“你……你……”

    俞洪断掉一臂之后,俞大夫人终于反应过来,连忙高声叫道:“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

    在十六断掉俞洪右臂之后,侍卫很快来了,俞大夫人指着苏千澈道:“快,快杀了他!还有那个小野种,杀了他们!”

    侍卫们一拥而上,而在这时,十一也把柳喻舟打得瘫在地上,便与十六一起加入了战局。

    苏千澈懒懒睨一眼躺在血泊中哀嚎不断的俞洪,又看一眼惊慌失措的夫人和公子小姐们,声调慵懒地问:“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这样的大喜事,可是很难遇到。”

    “你……你这个恶魔!”俞大夫人指着苏千澈大叫道。

    “恶魔?”苏千澈缓缓站起身,走到众人面前,从他们的瞳孔里,看到了惊慌,憎恨,和深入骨髓的恐惧。

    “很贴切。”苏千澈轻笑,“所以,告诉他们,以后要动本公子的人,先把狗眼擦亮一些。”

    “记住,我是,十公子。”

    眼前的少年分明俊美无比,笑容也如春天般温暖,声音更是柔和如一阵清风,可他说出的话,却像是冬日里凛冽的寒风,刮过众人的皮肤,火辣辣地疼,更是渗入骨子里的冷,而他眸子里如冰山极地的寒,更是让他们一丝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

    恶魔,他真的是恶魔!

    侍卫们很快被十一和十六解决,后院里血迹遍布,花草上,泥土里,都沾满血迹,浓郁的血腥气飘散,让俞府众人越发惊恐无比。

    苏千澈以手掸了掸袖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推门走进房间里,“把柳校尉带过来。”

    虽然关着房门,外面的动静却清晰地传进屋里,那为安初年诊脉的大夫听到门口的动静,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

    见是苏千澈,大夫连忙走过来行礼:“十……十公子……”

    “他怎么样了?”苏千澈看一眼床上的安初年。

    却见那小子笑嘻嘻地看着微垂着头站在床头的柳心柔,哪里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安小公子并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草民已经为他止了血,只要好好休息,便能很快痊愈。”大夫说道。

    “嗯,你下去吧。”苏千澈挥了挥手,大夫连忙提着药箱走了出去。

    看到外面一片血色之时,大夫走得更快,丝毫不敢停留。连几位夫人求他为俞老爷包扎都没有顿一下脚步。

    直到走出俞府,那位大夫才松了口气。

    那十公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啊!上头又有璃王殿下罩着,以后见了,一定要绕道走!

    “老大!”安初年欢快地叫道。

    苏千澈走到床边,懒懒道:“没死就那么高兴?”

    “嘿嘿。”安初年摸了摸头,“没死当然高兴。”

    “刚才柳校尉是怎么打你的?”苏千澈问。

    安初年用眼角余光瞄一眼柳心柔,揉着脑袋说道:“老大……”

    “嗯?”苏千澈微眯起眼。

    “哼,老子就是打他了怎么了,老子后悔没有打死他!”被十一提进来的柳喻舟沉声哼道。

    十一直接把他扔到地上。

    苏千澈走过去,用脚尖拨了拨地上的人,微垂下头低声道:“本公子虽然答应柳管家帮你解开心结,可没有答应,不杀你。”

    柳心柔顿时俏脸煞白,她知道十公子不是开玩笑,可不管柳喻舟怎么做,他都是她的父亲……

    她紧紧揪着衣裙,想要为柳喻舟求情,却像是有什么堵住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有种你就杀了老子,不敢杀老子你特么就没种!”柳喻舟却丝毫不惧,反而一脸鄙夷。

    苏千澈轻笑,在柳喻舟面前坐下,道:“面对陈老爷时,你怎么没有这种骨气?”

    即便已经过去多年,说到这个令柳喻舟蒙羞又痛恨的词时,他依然瞬间便红了眼,怒火在眼底熊熊燃烧。

    “当时你若是有半分骨气,柳管家和十六就不会没有娘了。”

    “你闭嘴!”柳喻舟瞬间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挥拳向苏千澈砸去。

    却有人比他更快,一个手刀,便把他劈晕在地。

    苏千澈看一眼把手收回去的十一,淡淡道:“回去。”

    一群人回到千府,看到府门口站着的人时,苏千澈再次皱了眉。

    这真是不让她有片刻消停。

    “十公子,二皇子让老奴来接您去府里。”二皇子府周管家笑着迎上来。

    苏千澈懒懒道:“本公子今日太过劳累,你回去回禀二皇子,本公子这几日事务繁忙,二皇子的话模棱两可,没有有效信息,本公子调查需要时间。”

    说罢,便不理会周管家,径直往府内走去。

    “哎,十公子,二皇子说,一定要把你接到府上,你若不走,老奴不好交差啊。”周管家连忙追上去,却被十一拦住,见苏千澈渐渐走远,周管家焦急地喊:“十公子,十公子……”

    十一冷声道:“公子累了,需要休息,管家请回。”

    周管家眉头紧皱,暗自道:哼,一个连官衔都没有的江湖草莽而已,竟然对二皇子如此不敬,真是不知好歹。

    见周管家离开,十一才跟了上去。

    “去告诉弑神卫,今日之事,若有下次,放人离开的人,每人领一百鞭。”苏千澈懒懒吩咐了,便回到房间,直接瘫在了床上。

    刚闭眼休息了一会儿,便又听柳心柔来报:苏府大少爷来了。

    苏千澈揉了揉额头,无奈地坐起身,对外面道:“带他进来。”

    柳心柔却迟疑了,片刻她道:“十公子,苏大少爷在门口,您还是先去看看吧……”

    苏千澈懒懒下了床,以龟速走到门口,一见府外的阵仗,顿时一脸黑线。

    府外,两辆马车,装满了东西,看起来,苏煊铭把整个苏府的东西都搬了来。

    “苏大少爷,你这是要干什么?”苏千澈靠在门框上,无奈扶额。

    苏煊铭眸光冰冷,面上是不容拒绝的坚定:“今日后,我就住在……。”黑眸扫一眼牌匾,才接着道,“……千府。”

    “为何?”苏千澈看着玄衣男子深邃得过分的双眸,暗道莫非这大哥是混血儿,否则怎会有如此深邃的眉眼?

    苏煊铭幽眸中闪过一道深蓝光芒,声音寒如极冰,“保护你。”

    “哦?”苏千澈眼底闪过兴味,站起身,正要动爪子,想到眼前之人已经打上了简沐欢的标签,便又懒懒靠回门框上,“大哥接受我了?”

    苏煊铭薄唇微抿,微侧过头,没有说话。

    见他如此模样,苏千澈便知道,他是默认了。

    不过……

    “我不需要保护。”苏千澈揉眉心,劳累奔波了大半日,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需要。”苏煊铭冰冷的声音不容置疑。

    “不需要!”苏千澈说着,便伸手向玄衣男子衣领抓过去,却被男子快速伸手抓住,眸光依旧冰冷如雪:“需要。”

    苏千澈不言,再次伸出左手,拳头带风,化为残影,向男子腹部打过去。

    苏煊铭面色丝毫不变,再次伸手截住少年的手。

    不过几息时间,两人已经对了十几招,苏千澈的每一招都被苏煊铭轻易化解,半丝上风也没有占到。

    虽然早在诛神竞技场便见识过苏煊铭快得离谱的速度,可现在真正过招,却让苏千澈更加心惊。

    打不过他,她无奈地摆摆手,道:“算了,住就住吧。”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苏千澈都在后悔自己轻易做出的这个决定,因为自苏煊铭搬来之后,太子便隔三差五地到千府来,每次都提着酒,邀请苏煊铭喝酒。

    邀请苏煊铭就算了,还每次都把她拉去当电灯泡,每次狗粮管饱……

    苏煊铭得到了允许,也不再需要她,再没有给她一个眼神,苏千澈也懒得理会,又悠哉悠哉地晃回去睡觉。

    闭眼,睡个好觉,若是再有人打扰她……

    “公子,太子殿下和怀王殿下来了。”柳心柔悠扬婉转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千澈双手抓着被子,额头直突突。

    “叫他们等着。”苏千澈阴恻恻地说道。

    柳心柔却不知主人的郁闷心情,担忧地说道:“可是公子,他们可是太子和怀王啊!”

    敢让这两位等……公子也……胆子太大了些吧……

    “去告诉他们,本公子会好好招待他们。”苏千澈咬着牙说道。

    “是。”柳心柔有些疑惑,公子好像与平时有些不一样,怎么回事?

    怀揣着疑惑回到正厅,柳心柔转达了苏千澈的话。

    简沐欢明媚的笑意刹那在脸上凝结,为何他觉得小七在说这话之时,是咬牙切齿地呢。

    他看一眼简泽轩,以眼神询问,难道他们来的不是时候?

    简泽轩以眼神回答:难道打扰到她休息了?

    简沐欢一拍桌子:好像也是,只有打扰到那个懒得恨不得一直躺在床上的人睡觉,她才会生气。

    柳心柔垂着头给两人斟茶,连迟钝的她都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过了半盏茶时间,苏千澈才姗姗来迟。

    少年身着一袭月牙白长袍,外衫松松系着,露出颈部大片雪白皮肤,眉眼慵懒,半阖的眸底满是半梦半醒的迷雾。

    少年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睡眼惺忪,似是已经有几日没有睡过。

    简沐欢和简泽轩二人对视一眼,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苏千澈在主位上坐下,背靠在椅背上,懒懒地撑着头,半眯的双眸一片朦胧,“太子殿下,怀王殿下,是哪一阵风,把你们二位给吹来了?”

    简沐欢朗声笑着,眸底似藏着一轮初升的朝阳:“十公子乔迁之喜,本宫与五弟前来庆祝。本宫还带来了一个厨子,做的菜味道极好,想来你会喜欢。”

    “厨子留下,你们可以走了。”苏千澈眯着眼,只留下一条缝,被长长的睫毛盖住,睫毛不时动一下,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蝶。

    虽被这般不礼貌对待,简沐欢面上笑意却是丝毫不变,笑容里带着六月阳光的明媚。他揭开身边桌子上的酒壶盖,一股清冽醇厚的酒香传出。

    “这瓶本宫珍藏二十年的千里醉,十公子不想尝一尝?”简沐欢笑着,灿若朝阳的双眸中映着大厅中跳动摇曳的烛火。

    他眸中的光,似比那烛火还要亮上几分。

    苏千澈鼻子动了动,懒眸微睁,眼睫随之轻颤,半阖的眸看向简沐欢手中白瓷酒壶,见他轻晃一下,更加浓郁的酒香传出,少年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道:“你赢了。”

    简沐欢眼底笑意更浓,淡棕色眼眸似闪着透亮的光。

    简泽轩沉稳的淡褐色双眸里,也似有一道亮光闪过。

    苏千澈再次按了按额角,正要站起身来,门口却走进来一个人。

    “煊铭?”简沐欢看到门口的玄衣男子,似有一瞬间怔愣,却快速恢复正常,眸底的光比六月的朝阳还耀眼。

    苏千澈挑眉,难道苏煊铭搬进千府,太子竟然不知道?

    所以,他是特意来千府,并不是为了苏煊铭?

    苏煊铭幽深的双眸看不出情绪,他冷声道对太子和怀王行了礼,又对苏千澈道:“今日之后,不许离开我身边一丈之外。若要出去,须得先告诉我,我与你一起。”

    “哈?”苏千澈面露惊疑,这个,真的是那个冷若冰川的苏大少爷?他在说什么,为何她听不懂?

    苏煊铭见她一脸懵的模样,很好心地解释道:“从今以后,我贴身保护你。”

    简泽轩:……以前怎么没发现,苏府大少爷这么黏七小姐?

    简沐欢:!煊铭,考虑一下,换个贴身保护的对象……

    苏千澈扶额,她不会招惹到一个妹控的大哥了吧?

    想到以后不管去哪里,身边都跟着一座冰山……六月的天气降温倒是挺好,可现在已经快入冬了,她可不想每天吹冷气。

    “苏大少爷,我还是觉得,你恢复正常比较好。”对她不闻不问不好么,为何又突然想不开要保护她了?

    她又不是他真正的妹妹!

    苏煊铭又不说话了。

    苏千澈额头黑线数条,给了简沐欢一个同情的眼神。

    遇到这样半天不说一个字的冰块,个中酸爽,自行体会。

    简沐欢却一脸哀怨,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额头直突突,苏千澈非常严肃地说道:“苏大少爷,我觉得太子殿下更需要你,他的身份尊贵,现在又正值多事之秋,急需像你这样的高手贴身保护。”

    苏煊铭一言不发。

    苏千澈对简沐欢耸耸肩:我已经尽力了。

    简沐欢:煊铭好狠心……

    简泽轩:……?

    府里有小桥流水,凉亭曲径,月光正好,几人自然不会在大厅里饮酒,来到凉亭里,四人分四方坐下,简沐欢为每人都斟了一杯酒,才端起酒杯,放在鼻端轻嗅一口气。

    简泽轩淡褐色的眸看向对面的沐浴在月光下的少年,右手端起酒杯,左手托着杯底道:“托十公子的福,今日才能尝到大哥珍藏二十年的千里醉。十公子,我敬你一杯。”

    若是撇开原主的情感,简泽轩其实并不讨厌,相反,他很吸引人的目光,虽然年轻,却是极为沉稳,有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更因常年身居高位,身上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让他更添几分吸引力。

    婚约已经解除,况且现在作为十公子的苏千澈没有理由拒绝他的酒,遂举起杯道:“敬怀王殿下,祝怀王心想事成。”

    本是随意的一句话,简泽轩却微微握紧了酒杯,看着对面姿态慵懒的少年,眸中意味不明。

    而说过话之后的苏千澈,直接把酒一口闷了。

    清冽的酒香顿时溢满舌尖,味蕾都似被炸裂开来,苏千澈舔了舔嘴角残留的一滴酒液,道:“好酒。”

    “阿十,你竟然直接喝了一杯?!”简沐欢伸手把苏千澈的酒杯拿到眼前一看,果真一滴不剩,不由无比心痛地说道:“你慢点喝,本宫只有这一壶……且这酒后劲大,你要少喝些。”

    苏千澈懒懒抬眸看他一眼,“太子,喝一杯酒而已,别这么小气。”

    简沐欢无奈地笑,他都把整壶带过来喝了,还说他小气?

    又给她斟了一小杯,简沐欢道:“慢些喝……”

    “行了我知道了。”苏千澈不耐地把他的手拿走,端起酒杯放在鼻下轻嗅。

    “阿十,本宫看你这千府还没有丫环小厮,要不本宫给你送几个聪明伶俐的?”简沐欢问道。

    苏千澈眼睫微抬,半眯的双眸看向简沐欢:“太子想在我府上安眼线?”

    “哈哈,阿十,本宫可没这般想过。”简沐欢笑道,“你这府上,还没有什么是本宫想要的。”

    苏千澈挑眉:“太子,你真的是太子,是一国储君么?”这么直率,真的不会被人拉下来?

    简沐欢笑意更加明朗:“可没有几个人如阿十一样,如此信任本宫。”

    苏千澈摸了摸下巴,也是,若是换个人,必然不会相信简沐欢的话。

    抬手正要饮酒,酒杯却被人一把抢了过去。

    苏千澈看看空空如也的手,再转头,看向身边的冰山。

    “苏大少爷,我喝一杯酒,应该不会危及性命吧?”苏千澈眉角直跳,她能把这个苏大少爷扔出去么?!

    苏煊铭声音冰冷:“不能喝。”

    苏千澈:……

    “我不喝,难道看着你们喝?”

    苏煊铭沉默了一会儿,似在思索,片刻,他端起苏千澈的酒杯,把本来就不多的酒再次倒掉一大半在他的酒杯里,再把酒杯递回给苏千澈。

    苏千澈眨了眨眼:“我刚才喝过的。”

    苏煊铭:“知道。”神色冰冷,没有半分别样情绪。

    简沐欢:煊铭,把我喝过的,也倒给你吧……

    简泽轩:苏大少爷对千澈好得过分了。

    ------题外话------

    叮叮叮,你的妹控属性大哥已上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