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52 醉酒的她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苏千澈垂眸,看了看杯里只勉强盖住杯底的酒液,不由在心里哀叹一声,连喝酒都要被限制,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阿十,昨日你在玉春楼,可是名声极响。”简沐欢笑着说道。

    苏千澈生无可恋地趴在石桌上,下巴枕着手臂,懒懒道:“没办法,本公子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霓裳美人只见了本公子一面,便心神不属,一定要投入本公子怀抱。”

    “哈哈。阿十,你可真有趣。”简沐欢大笑起来,满亭都是他爽朗的笑声,“本宫猜测,霓裳会选择你,怕是因为皇甫溟的缘故吧。”

    苏千澈抬眸看他一眼:“当然是因为本公子魅力无穷。”

    简泽轩:难道男人装久了,就会把自己当成男人?

    简沐欢笑着看她。

    苏千澈撇了撇嘴,“你怎么知道?”

    “皇甫溟是玉春楼老板,昨日你才见了他,今日霓裳便突然卖身,还选择了只见过一面的你,必然与皇甫溟有些关联。”简沐欢笑说道。

    苏千澈用手指戳了戳面前的白玉酒杯,缓缓道:“花楼是收集情报最方便的地方,你们竟然允许他在京都开花楼,还做得那么大。”

    简沐欢眸底闪过一丝亮光,轻笑道,“皇甫溟身为魔魂殿首领,虽然行事有些出格,可有他约束魔魂殿,魔教众人也会收敛一些,所以父皇对皇甫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能够拉拢他,自然是更好。”

    苏千澈眼睫垂下,难怪秋猎之时,二皇子会公然带着皇甫溟参加。

    不过,以皇甫溟狡诈阴损的性格,谁被谁拉拢还不一定。

    “你们就不怕二皇子偷鸡不成蚀把米?”苏千澈懒洋洋抬起头,手臂撑着脸颊,把酒杯里仅剩的几滴酒喝了,又把酒杯递到简沐欢面前。

    简沐欢有些无奈地给她倒上一些。

    简泽轩看着少年慵懒的模样,声音低沉地开口:“二皇兄现在并无实权,只是一个闲散皇子,他主动向父皇请缨,父皇想收服魔魂殿,便没有拒绝。”

    “哦。”苏千澈没有再问,这种皇室密辛,还是少知道为妙。

    简沐欢亦换了话题笑道:“昨日你在玉春楼说的话,现在几乎整个京都都传遍了,不少人都说十公子因为有璃王叔撑腰,变得无比嚣张。”

    “哦,传得倒是挺快。”苏千澈没什么反应,过了片刻,她突然灵机一动:“苏大少爷,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要保护我的吧?”

    若真是这样,那就太过小题大做了。那些朱门权贵,她还不放在眼里。

    苏煊铭冷着脸不说话。

    简沐欢在苏千澈耳边轻声道:“煊铭是担心七星楼杀手……”

    苏千澈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眼眸半眯:“你们都知道了?”所以,她在他们面前,还有什么秘密?

    太子和苏煊铭知道也就罢了,简泽轩为何也知道?她和他一点都不熟好么!

    “那日本宫的侍卫在暗巷里无意间碰到刚被杀不久的七星楼杀手,侍卫把你留下的手帕带了回去,又详细描述了那些杀手的死法,与你在诛神竞技场战斗的手法一致,本宫便猜测对方的目标应该是你。”

    随后,简沐欢看向简泽轩。

    简泽轩接道:“我碰到你时,无意间看到你手上提着的那个杀手肩膀,正是七颗星标志,所以……”

    “所以你们二人便猜测,我被七星楼追杀,然后太子又无意间向苏大少爷透露了这件事,所以便有了今日这一幕?”苏千澈挑眉问。

    “阿十真聪明。”简沐欢笑意盈盈地说道,“有煊铭保护你,我们都放心。”

    不过,没想到煊铭竟然这么快,竟直接搬来了千府。

    苏千澈额头跳了跳。

    什么叫你们都放心!

    你和简泽轩的关系很好?苏千澈的表情满是怀疑。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简沐欢笑道:“本宫和五弟从小便感情好,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苏千澈点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简沐欢又道:“只要一日没有查出幕后黑手是谁,煊铭便会一直保护你。”

    苏煊铭点头。

    “你们觉得,那些杀手能奈何得了我?”苏千澈无奈扶额。

    简沐欢难得严肃起来:“阿十,不要小看七星楼,七星楼是江湖上最有名的杀手组织,里面的杀手有多少,有多强,除了七星楼楼主,谁也不知道。”

    苏千澈懒懒道:“那么神秘,连太子你都不知道?”

    “不知。”简沐欢摇摇头,“对待七星楼,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七星楼,自本宫记事起,便已存在,它不参与江湖斗争,只接暗杀单,一旦认定目标,不死不休。”简沐欢说着便又笑起来,淡棕色如暖阳的双眸看向苏煊铭:“不过,有煊铭保护,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苏千澈:在这种严肃的时刻都不忘撒狗粮,太子你真是够了。

    月光从凉亭洒下来,苏煊铭俊美无铸的脸庞没有丝毫表情,无人知晓他心中所想。

    苏千澈默了片刻,很认真地问:“你们真的觉得,有必要?”

    三人同时点头:很有必要。

    苏千澈:她有那么脆弱么?

    月色凉如水,映出凉亭里四人举杯浅酌的身影,气氛其乐融融,只是,如此平静美好的夜晚,不知还能存在多久?

    “来,喝!”苏千澈面色微红,脸颊染上桃花般粉嫩的色泽,半阖的星眸迷蒙上浅浅水雾,一边举杯,一边往嘴里倒酒。

    一只冰凉的手从她手里抢过酒杯,放在桌上,苏煊铭薄唇微抿,眸色冷寒。

    简沐欢微移开目光,千里醉好喝,但是后劲极强,阿十贪杯,连煊铭都阻止不了,她喝了不少,怕是一时半会儿醒不了酒。

    “阿十,你醉了。”简沐欢笑看着面色微醺,瘫在桌上的苏千澈,抬手便要把她扶起来。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比他更快,直接打横抱起苏千澈,便往后院走去。

    简沐欢看一眼空空的手,又转头,看向身材修长的玄衣男子背影。

    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一身玄衣在银白色月辉下显出隐隐暗红,让他显得越发神秘。

    一头墨发用玉冠高高束起,即便是背影,都透着冰冷的气息,让人难以接近。

    简泽轩站起身,走到凉亭边上,眸光亦看向两人的背影。

    月光照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两侧花草散发出淡淡清香,两人的身影被月辉笼罩,看上去,和谐得刺眼。

    简泽轩转头,看向身边的简沐欢。

    “合作?”沉稳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随风飘出去很远。

    简沐欢明媚的淡棕色眸底,映照着月的清辉,片刻,他道:“好。”

    两人相视一眼,便一起跟了上去。

    “我,我没醉……放我下来,我还要喝!”苏千澈扯着苏煊铭衣领,迷蒙的眸看着男子线条硬朗的下颚。

    苏煊铭面色冷然。

    “咦,你不是墨玦阁下么,怎么在本公子府上?”苏千澈扯着男子衣领挺起身来,微侧着头,仔细打量了男子俊美的脸一番,用力揪衣领,“说,是谁派你来的?”

    苏煊铭手指紧了紧,差点把人直接扔下去。

    “墨玦阁下,不要总冷着一张脸啊,你不知道,你有多少迷妹,怕是能从京都排到京郊。你一出场,整个竞技场都快被掀翻了。”少年手指戳着男子冰冷的俊脸,“快说,你是不是觊觎本公子的美色,所以才来本公子府上?”

    苏煊铭额角跳了跳,他低头看一眼少年,随即快速抬起头。

    “哈,你竟然鄙视本公子?!今天不准走了,本公子要把你打成猪头!”说着便挥起拳头,直往男子的俊脸上招呼。

    苏煊铭一边仰头躲避她毫无章法的拳头,一边忍着一把把她掐死的冲动,脚步更快了。

    简沐欢二人跟在后面,眼含笑意地看着耍赖的少年。

    没想到,醉酒之后的苏千澈,竟然变成了语无伦次的话痨,真是可爱。

    好不容易把人放回床上,苏煊铭把衣领从少年手里解救出来,冷着脸看着躺在床上还不老实的人。

    简沐欢走过来,在苏煊铭身边轻声道:“煊铭,本宫要回去,你随本宫一起。”

    见他眸光还是停留在少年身上,简沐欢接着道:“阿十有五弟和侍女照顾,不必担心。”

    简泽轩接道:“本王已经吩咐侍女去熬姜汤。”

    苏煊铭俊眉似皱了皱。

    “关于阿十的事,本宫有些话对你说。”简沐欢笑着道。

    沉默了片刻,苏煊铭跟着简沐欢走了出去。

    简泽轩在床头坐下,眸光凝视着少年微醺的面容。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

    在相府第一眼看到她时,他的心便遗落在她身上,那么浓厚,仿佛刻入骨髓深入灵魂的感情。

    他想要她,想让她只属于他一人。

    简泽轩伸出手,手指轻颤着,缓缓靠近少年脸颊。

    他知道,她变了,她不是曾经的那个她……

    “水……”微薄的字眼从少年红唇吐出,惊醒了简泽轩的思绪,他快速站起来,去倒了茶,递到少年唇边。

    苏千澈喝了,懒懒抬眸看向床边的人。

    简泽轩转身,正要把茶杯放回去,手却被人抓住。

    他转过头,便看见少年水雾迷蒙的眸,眸中似有泪光点点,他看着她红唇微微颤抖着,“小……小六?”

    小六是谁?

    苏千澈起身,一把抱住男子,轻声哽咽着:“小六,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以后我去要饭,我去找吃的,我……我养你,不要离开我……”

    脖颈微凉,少年的泪滴落在颈上,却仿佛落在了简泽轩心里。

    简泽轩微垂下眸,看着她埋在脖子里毛茸茸的小脑袋。

    她分明抱着他,整个身体都在他怀里,可为何,心里却空荡荡的,像是被撕裂开来,血一滴滴淌下,那么痛。

    小六,是她一直想着的那个人么?

    那个人是谁?

    “小六,小六,我是小千,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我已经能控制自己,再也不会伤害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

    女子不安的低喃声在耳边响起,简泽轩闭上眼,伸出手,想要抱住怀中女子,想要对她说,好。

    一阵刺骨寒风刮进来,房门瞬间被打开,凛冽剑光乍然在房内闪现,简泽轩抱起少年,飞速闪开。

    剑芒劈在桌边,桌面顿时四分五裂。

    “放开她,饶你一命。”门口,风华绝世的白衣男子持剑站立,满头青丝无风自动,净透的琥珀色双眸,似掩藏着暴风巨浪的海面。

    看到苏千澈安安静静地躺在简泽轩怀里,司影眸光乍寒,仿佛北极终年不化的冰川。

    “不可能。”简泽轩站在床边,冷然以对。

    突然的剧烈动作,让苏千澈脑袋有些晕。

    “小六,怎么了?”苏千澈揉了揉迷蒙的眸,转头看向门口男子,微皱了眉,“司影?”

    司影怎么在这里?苏千澈敲了敲迷糊的脑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微眯起眸看向抱着自己的男子,“怀王?!怎么是你?”

    她的小六呢?

    揉了揉脑袋,苏千澈从男子怀里下来,再次瘫到床上。

    她要去找小六。

    司影握紧了手中薄剑,简泽轩亦是满腔怒意,两人像是约好一般,离开苏千澈的房间,不过片刻,外面便响起兵刃相碰的清脆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冷的风吹进,白衣男子携满面寒霜来到床边。

    少年背对着门口躺着,睡得很不老实,双手抱着丝被,一条腿压在被子上,满头青丝在身后凌乱地铺着。

    司影眸光清冷,收起长剑,脱了外袍,脱了长靴,上床。

    感受到冰冷至极的视线,苏千澈转过身,便看到身上白衣男子,眸底净透,似清澈的湖面,映着浅浅光影。

    “司美人儿?”苏千澈双眸微眯,突然伸手按住男子肩膀,身体一转,便把人压在身下,少年轻笑,红唇勾起邪气的弧度,“司美人儿,本公子没有找你,你竟然送上门来。”

    说罢,苏千澈埋下头,张嘴,直接在男子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

    又痛又痒的感觉,司影轻嘶一声,清透的眸底瞬间被暗光笼罩。

    “唔,真硬。”苏千澈伸出小舌头在雪白的皮肤上舔了舔,“竟然都没破,你明明把我都咬破了,我也要把你咬破!”说罢便又埋头开始啃。

    司影身体紧绷,女子猫儿一样的牙齿在脖子处敏感的肌肤上啃咬,似痛似痒,一阵阵酥麻感传到全身。

    淡淡的幽香混合清冽的酒香传入鼻端,让男子眸色越发深浓。

    他闭了闭眼,半晌睁开,眸底恢复一丝神智,声音低哑道:“阿澈,别玩火……”

    “嗯?”少年抬起头,微阖的眸子有些懵懂,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没有玩火,我在咬你。”

    眼前是少年迷离的星眸,耳边是她因饮酒而变得有些低哑的嗓音,司影手指紧握,极力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她胡乱对别人投怀送抱,分明是该他惩罚她,为何现在却被她压着咬?

    他应该狠狠惩罚她,把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让她知道,她是他的,绝不能和别的男人亲密接触。

    “奇怪,怎么咬不动?”苏千澈极为苦恼的模样,垂头看了看男子修长优雅的脖颈,上面被咬的地方已经泛红,却没有破皮,抬起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脖子,又戳了戳男子脖子,“明明是一样的啊。”

    司影额角一跳,少年那猫儿一样的力气,怎么咬得破?

    她醉酒之后,竟是这般无赖又可爱的模样,以后,要不要……

    “咬不动,不咬了。”苏千澈撇了撇嘴,从男子身上下来,在床上一滚,滚到里侧,抱着被子又要睡觉。

    男子修长的身躯随之而来,双臂把女子圈在床和自己的身体之间,眸底划过危险的光:“阿澈,还没醒酒?”

    回答他的,是女子浅浅的呼吸声。

    男子眸光微眯,微垂下头,轻声问:“阿澈,小六是谁?”

    刚才她抱着简泽轩时,呢喃出的话,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简泽轩不可能是小六,让她在醉酒时都不忘念叨的人,是谁?

    女子眉毛微动了动,似是觉得有些痒,抬手把落进脖子的发丝拨开,嘴角无意识地动了动,有低低的声音传出。

    司影埋头,耳朵凑近女子唇边。

    “唔……真好吃……”

    司影抬手,手指放在女子唇边,轻轻摩挲,随后低垂下头,哑声问:“什么好吃?”

    女子眉头微皱,拍开面前的手,眼睫轻颤了颤,呼吸变得缓慢而绵长。

    司影看着她安静的模样,眸光微动,睡着了?

    嘴角轻勾,司影眼底带着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情。

    本来满腔的怒气,却因看到她少有的无赖可爱模样,无形中消失殆尽。

    以后绝不能让这家伙在别人面前喝醉酒。

    手指轻捋苏千澈铺在身后的发丝,司影躺下来,轻轻抱着少年的后背,薄唇微微勾起。

    ……

    月光下,两道修长的身影在街道上并肩而行。

    简沐欢转头看向身侧身材挺拔的玄衣男子。

    苏煊铭很高,比他高半个头,眉眼深邃,五官轮廓俊美无铸,冷如冰川的气质,不管在哪里,都能让人第一眼便看到他。

    “煊铭,暗杀小七的人,可有眉目?”简沐欢眼里映着银白色月辉,眸底却是男子深邃的眉眼。

    苏煊铭薄唇微抿,声音清冷如山巅积雪,“不是第一次。”

    简沐欢转回头,看向眼前街道两旁的民房,“你是说,小七遭遇暗杀,不是第一次?”

    苏煊铭微微点头。

    “多久之前的事?”

    “六年前。”苏煊铭道,“她还小。”

    那时候,还是真正的她,她怕他,畏他如魔。

    却没想到,曾经的她没有被杀手取走性命,却在内宅里香消玉殒。

    而现在的她,丝毫不怕他,甚至还敢调戏他……

    面对他的冰冷无情,除了太子,怕是只有她不会对他有丝毫惧怕。

    “六年前?”简沐欢有些疑惑,“也是七星楼杀手?”

    “是。”苏煊铭道,只是那时候,他们对她的杀意并没有那么强烈,又因有二叔留下的暗卫保护,她的生命并没有受到威胁。

    “为何七星楼杀手在六年前就要暗杀小七?难道幕后主使是苏大侠夫妇的仇人?”简沐欢轻声问。

    “不知。”苏煊铭抬手抹了抹额角,显然此事也让他很困扰。

    简沐欢神色有些许凝重,“本宫会好好调查此事,七星楼无所作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小七会一直处于危险之中。”

    “煊铭,你可知晓,小七为何会有那般身手?”简沐欢转头,看向身侧男子。

    苏煊铭眸底闪过一道幽光,他道:“或许是那些暗卫教的。”

    简沐欢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若是不确定的事,煊铭不会说出来。就算煊铭确定,他也不会说。

    所以,小七身手的问题,必然有蹊跷。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寂静的街道上,两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

    简泽轩捂着小腹,脚步踉跄地走到停放马车的地方,赶车的柳侍卫连忙上前扶着他,焦急地说道:“王爷,你受伤了!”

    “扶本王上去。”简泽轩沉静地说道。

    柳侍卫小心翼翼地把简泽轩扶到车上,又走到前面去赶车。

    “王爷,要不要紧?”柳侍卫一边驾车一边问。

    简泽轩坐在软塌上,以长剑拄地,左手指缝处,有鲜血丝丝渗出。

    额头微微冒着细汗,简泽轩道:“去查苏府七小姐曾经接触过的所有人,每一个都不要放过,特别是,一个叫小六的人。”

    柳侍卫驾车的手顿了顿,苏七小姐今年十四,接触过的所有人?这也太多了吧!叫小六的,名字也太过普通,这该怎么查?

    简泽轩却没有体会到侍卫的难处,依旧沉声道:“五日之内,给本王答复。”

    柳侍卫嘴角微僵,道:“是。”

    马车内,简泽轩微扬起头,闭着眼,眉头紧皱。

    那个白衣男人,是谁?为何会在晚上出现在千府?他会不会伤害千澈?

    虽然那白衣男人对千澈并无杀意,更多的是看着自己抱着她时的愤怒。

    倏地,简泽轩睁开眼,沉声道:“回去!”

    柳侍卫极为不赞同,“王爷,您受了伤,要赶紧找大夫。”

    “回去!”简泽轩沉声喝道。

    柳侍卫无奈,一咬牙,刚要掉头,却看到前面两道修长身影,凝神一看,他欣喜道:“王爷,是太子和苏大少爷!”

    简泽轩咬了咬牙关,沉声道:“下马,去截住他们,让苏大少爷速速回千府。”

    柳侍卫应了,便勒住马绳,待到马车停下,便直接下了马,用轻功快速飞了出去。

    简沐欢二人在听到后面的车轮声时,便已经缓了下来,柳侍卫很快追上他们,语速极快地说道:“太子殿下,苏大少爷,我家王爷让苏大少爷赶紧回千府,”

    柳侍卫的话音刚落,眼前的玄衣男子便顷刻间消失不见。

    柳侍卫心里一震,这……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简沐欢快速往马车旁走去:“你家王爷出了什么事?”

    柳侍卫连忙跟上,在他身边恭敬地快速回道:“王爷受了伤,属下见他伤得很重,便想带王爷回府找大夫。可王爷却非要再回千府,还好遇到太子殿下和苏大少爷。”

    快步走到马车边上,简沐欢上了车,便嗅到一股血腥气,微弱的光线下,一小摊血迹凝聚在简泽轩脚边,还有一丝丝鲜血从他指缝中流出来。

    ……

    苏煊铭眸色沉冷如雪,他才承认了她,才想要一世宠着她,若她出了什么意外……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千府,府里很安静,安静得能听到草从里的偶尔传出的虫鸣。

    苏煊铭来到苏千澈房间外,里面并无打斗的声音,也无血腥气传出,他正要推开门,房门却从里面打开。

    白衣男子五官精致,仿佛由最杰出的雕刻大师雕镌而出,无一处不完美,双眸晶透,如最纯粹的水晶,不染半分尘埃,干净得让人不认亵渎。

    可是,他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却有一道粉红色印记,在月光下显得极为耀眼。

    仿佛误坠凡尘的精灵,被染上了人世烟尘,不仅没有让他的吸引力降低半分,却更多了几许勾人魂魄的媚。

    眼前的白衣男子看上去没有丝毫威压,似乎并无半分威胁,苏煊铭却瞬间握紧了腰间佩剑。

    司影仿佛没有看到眼前压迫感十足的玄衣男子,转回身轻轻关上门,才转头看着他,眸光淡淡。

    “司尊主。”苏煊铭冷声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司影勾唇轻笑,垂眸扫一眼男子欲要拔剑的手,缓缓道:“你想对本尊动手?”

    苏煊铭手指握得更紧,眸光冰寒,“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你没有任何用处。”

    司影抬眸,晶莹剔透的眸中映出远处月的清辉,薄唇缓缓开合,声音含笑:“她的存在,对本尊来说,便是最大的用处。”

    苏煊铭眸光骤然冷如寒冰积雪,深蓝色幽光快速覆盖整个眼眸。

    司影却似无所觉,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她已经睡下,换一处地方,本尊有些话问你。”

    说罢,男子下了台阶,顺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缓缓向外行去。

    苏煊铭眸中蓝光消散些许,握了握佩剑,片刻松开,抬起手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去,看到床上呼吸平缓的少年,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出了房间,关门,跟随着司影走了出去。

    院门口,男子长身玉立,双手负在身后,一头青丝柔顺地在背后垂下,仿佛一匹顺滑的锦缎。

    “墨玦,她是谁?”司影的声音清越,似清泉滴在山石上的轻灵。

    苏煊铭在司影身后六尺开外站定,闻言道:“十公子。”

    微微的声响从司影口中传出,男子似轻笑了一声,缓缓道:“你明白本尊的意思,她是相府七小姐,却又不是。你最是了解曾经的苏千澈,告诉本尊,现在的她,是谁。”

    苏煊铭眼眸动了动,冷声道:“不知。”

    “是不知。”司影转过身,琥珀色瞳眸映着玄衣男子修长的身形,“还是不愿告诉本尊?”

    苏煊铭神色不变,“她是我妹妹。”

    “呵。”司影淡淡勾唇,“你不在乎她是谁,本尊却很想知道,她的过去。”顿了顿,“她的一切。”

    “小澈不会想了解你。”苏煊铭冷声说道。

    司影轻笑,如月下粲然盛放的优昙,“她想不想,没关系。”缓缓越过玄衣男子,“本尊会让她了解,本尊的一切。”

    “司尊主留步!”苏煊铭转头看着男子毫不停留地往前走,身影一闪,出现在司影面前,挡住男子去路,“司尊主的房间,不在此处。”

    “本尊住何处,本尊自己选择。”司影淡淡地笑,“想要拦本尊,就拿出些真本事来。”

    苏煊铭闻言不再说话,身体却挡住司影面前,一动不动。

    司影缓缓上前一步,出口的声音优雅动听,“墨玦,你若不出手,便再没有出手的机会。”

    “煊铭!”简沐欢匆匆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苏煊铭面前的白衣男子,双眸微微睁大:“你……你……”

    犹豫了片刻,他又对苏煊铭道:“煊铭,五弟受了伤,你过去看看。”

    苏煊铭薄唇微抿,不说话。

    “五弟受伤很重,这里交给本宫。”简沐欢不容置疑地说道。

    苏煊铭放在腰间的手放下来,沉默着走了出去。

    待苏煊铭走后,简沐欢对司影行了一礼,道:“多谢……手下留情。”

    司影淡淡看他一眼,并未说话,缓缓走了。

    简沐欢看着他的背影,片刻才离开。

    ……

    天已大亮,阳光透过纱窗照进屋子,淡淡金辉洒在床上,床上的少年少年眼睫动了动,未睁眼,便先抬手揉了揉眉心。

    “唔……”头好痛,仿佛要炸了一般。

    怎么回事?

    她昨天和太子几人喝酒,然后……她好像看到了小六……

    可是,小六怎么可能在呢……

    “醒了?”男子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刚睡醒之时特有的磁性和朦胧。

    苏千澈心里一跳,才感到身后竟然有一个温热的物体!

    她不过是醉酒而已,竟然让人近身都不知道?!

    耳畔是男子轻浅的呼吸,苏千澈缓缓坐起身来,慵懒的眸看向床上的司影。

    男子左手撑着头,似是才睡醒,微挑的眼角带着些许媚意,外袍没穿,里衣松松垮垮系着,露出晶莹的锁骨和胸口一小片莹白的肌肤。

    满头青丝随意披在脑后,有几根调皮地跑到额角,些许凌乱的模样,像是被蹂躏之后……

    苏千澈喉咙动了动,眸光凝在男子白皙的脖颈上。

    左侧,一颗粉红色草莓,异常清晰。

    这……是她干的?

    “苏小姐。”司影薄唇轻勾,眼底带着些许笑意。

    苏千澈深吸一口气,一大早醒来,身边躺着一个美绝人寰的男人,男人衣衫凌乱,睡眼迷离,脖子上还被种上了草莓,这样的刺激,让苏千澈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司美人儿,你怎么在本公子床上?”苏千澈低垂下头,半阖的眸底映着男子美得惊心动魄的容颜。

    司影抬手,如玉指尖挑起少年散在一侧的发丝,轻绕,“昨晚,苏小姐醉了酒,便压着影,轻薄……”

    说着,男子抬眸看向她,眸底似有点点委屈。

    如此纯净如水晶的一个美人,用这种勾魂的表情看她,还说出如此让人无限脑补的话,苏千澈心里紧了紧,犹豫着要不要再轻薄一次。

    低下头,红唇凑到男子耳边,苏千澈轻笑着说道:“司美人儿,既然睡了你,本公子自然会负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公子的第一房夫人。”

    “嗯?第一房,夫人?”司影转头,薄唇在少年耳边轻触:“苏小姐,还想找几房夫君?”

    “夫君,不对,夫人这个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府里有各种各样的美人,看着就赏心悦目。”苏千澈眸光微眯,嘴角笑意邪气,似是已经看到后院里有各种各样数不清的美人,每天看美人都看得眼花缭乱。

    司影清透的眸底似藏着惊涛骇浪,嘴角笑意却越发深浓,“看来,以后影要好好伺候夫人,让夫人再看不到别的男人。”

    见男子眼底危险的光芒,苏千澈快速坐起身来,穿好衣服准备下床,“昨晚太累,本公子腰不好,夫人就不要缠着本公子了。”

    司影抓住她的手,把人带到身前,双眸凝视着她,“叫我夫君。”

    “司美人儿,你可是本公子收的美人,你该叫本公子夫君。”苏千澈很认真地说道。

    司影轻笑,如梨花落了满地,“那影便让苏小姐看看,谁是夫君。”

    说罢,便突然伸手扣住女子后脑勺……

    “叩叩……”

    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柳心柔清脆的声音:“十公子,起床了吗,奴婢进来服侍了。”

    苏千澈抬手压在男子粉嫩的薄唇上,随后用力把他推开,懒懒对外面说道:“下去吧,不用服侍。”

    “是。”柳心柔应了,随后浅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司影被推得脑袋微微后仰,却依旧浅浅笑着,看着在床下整理衣袍的少年,笑问,“不如由影,来服侍苏小姐?”

    “你会?”苏千澈睨他一眼,动作缓慢地系上腰带。

    “没有试过,如何知晓?”司影坐起身,穿上外袍下了床,走到苏千澈身边,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到梳妆台前。

    “影为苏小姐束发。”说罢,修长的手指拿起镜前玉梳,动作轻柔地梳着女子柔顺的发丝。

    梳妆镜里,女子撑着脸颊慵懒地坐着,她的五官精致,琼鼻挺翘,红唇丰润,半阖的星眸似一片平静的湖面。

    女子眉心处,三朵花瓣似的印记将绽未绽,玫瑰红的色泽让她更添几分艳色。

    女子身后,白衣男子五官绝艳,美得不似凡人,他微垂着眸,看着女子头顶,净透如琉璃的双眸仿佛盛了一池春水。

    修长如玉的手指骨节分明,根根晶莹,似由最上等的白玉雕刻而成,晶莹的色泽,比手中玉梳还要通透几分。

    男子动作轻柔,一遍遍缓慢而仔细地梳理着女子的发丝。

    青丝从玉梳间滑下,男子唇角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仿佛在做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苏千澈抬眸,从略显模糊的铜镜里,看着司影如玉石雕刻的完美五官。

    琥珀色的眸,晶莹剔透,月牙白的皮肤,玉般盈透的色泽,他整个人看上去美得有些不真实。可现在,这个如遗落尘世的精灵,不沾红尘烟火的男子,却在做着许多男人都不会做的事,为女人束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