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54 咫尺天涯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清清淡淡的声音,像是一道微风,刮过众人耳畔,似凛冽似轻柔,听在不同人耳中,竟有不同味道。

    所有人都忍不住转头看去。

    只见长街尽头,三道身影在金色朝阳沐浴下,翩然而至。

    为首一人一身浅黄长袍,面上带笑,淡棕色眸子里的笑意比那朝阳还要温暖几分。

    左侧稍靠后,玄衣男子面容俊美无铸,深邃得过分的黑眸里却似比那山巅积雪还要寒冷。

    右侧,一白衣少年清隽雅致,不时掩嘴打个哈欠,半阖的星眸里满是慵懒睡意。

    三人速度很慢,不过几丈的距离,却硬生生让他们走出了一千公里的感觉。

    胡三等一众弑神卫见他们如此,都忍不住额头直抽抽。

    大佬出场,不都是威风无比,身后自带bgm的么,为何他们几人却是懒洋洋,仿佛在林间漫步一般。

    简沐欢表示,这都是为了照顾某个仿佛走着路都能睡着的女人,才会如此。

    至于为何是他们三人前来解决此事……

    他们还在用膳之时,便有人来报外面有人闹事,原本苏千澈是打算自己解决,苏煊铭却一言不发地跟上,简沐欢觉得自己已经吃好,需要散一会儿步,于是也一起来了。

    至于剩下的两人?他们发生了何事,便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可是看到三人如此悠闲的模样,俞浩然等人的感觉却不一样了。

    那三人绝对是瞧不起他们,故意走得这么慢,给他们施压。

    这几人如此装模作样,待会儿定要让他们好看!

    待得几人走近,俞浩然正要冷声呵斥,却突然看到为首一人容颜,顿时瞪大了眼,似乎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巡捕司卫队队长俞浩然,参见太子殿下!”俞浩然慌忙下了马,连连走上去行礼。

    谁能告诉他,为何太子殿下会出现在这如此破烂不堪的乞丐一条街?!

    其他侍卫亦连忙下马,纷纷行礼。

    简沐欢很随和地道:“免礼。”

    他的面容俊朗,笑容明媚,一开口,便驱散了凝重的气氛,也消去了俞浩然心里的恐慌。

    是了,太子殿下一直如此随和,会出现在如此肮脏的地方,并不奇怪。

    俞浩然低垂着头,眼尾余光却扫向另外二人。

    刚才那句看似冷淡,实则嚣张的话,是谁说出来的?

    “你们这是……”简沐欢以询问的目光看向俞浩然和他身后的一群侍卫。

    “回殿下,我等……”

    俞浩然正准备慷慨激昂地陈词一番,却被一个慵懒懒的声音打断。

    “刚才,是你说,他们没命可活?”苏千澈微眯着眸看着俞浩然。

    浅金色光束打在她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如一把小刷子,在眼底投下浅浅的光影。

    皮肤白皙,日光照耀下,显出淡淡的浅粉色,眉心却有三点印记,仿佛燃烧的火苗,为她增添了几分妖娆。

    俞浩然正暗自猜测会与太子走在一起的少年是谁,此刻见少年开了口,便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是……”

    能与太子走在一起,身份必然不凡,他会问也无可厚非,可听到他的话,胡三等弑神卫的表情却是一言难尽。

    刚才还大声嚷嚷着要抓的人,就在眼前,他竟然不认识?

    他到底是怎么办公的?

    苏千澈没有直接回答,却忽地低笑了一声。

    俞浩然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少年红唇微张,缓缓道:“你不是奉命要抓本公子?在本公子的地界,倒是挺嚣张。”

    俞浩然听他如此说,便觉一腔怒意直冲脑门,怒气之中,还有未认出他来的羞恼及不忿。

    若是论嚣张,有谁比得过这个公然闯到府上,断了人双臂还让人断子绝孙的十公子?!

    “你就是断了俞洪双臂的十公子?”俞浩然问道,语气虽然没有刚才的嚣张,却也算不上恭敬。

    苏千澈没有回答他,倒是看了一眼地上断裂的箭枝,问:“怎么回事?”

    陈默连忙回:“主子,这个人说是什么巡捕司的,想要抓主子,咱们不答应,他便要直接动手。”

    “哦。”苏千澈微点了点头。

    “十公子,你蓄意伤害朝廷命官,罪责重大,请你随在下走一趟巡捕司。”俞浩然沉声道,说罢,他又转头对简沐欢道:“太子殿下,微臣奉命行事,若十公子是被冤枉的,微臣绝不会为难十公子。”

    简沐欢笑道:“无妨,这种小事,本宫不会管。”

    简沐欢话音刚落,俞浩然便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仿佛腊月里吹过的凛冽寒风,刮得脸颊生疼。

    一直未开口的苏煊铭往前迈了一步,幽深的眸底闪过冰冷的光,虽一言不发,却压迫十足,在秋末只是微凉的时节,俞浩然却仿佛感受到了凛冽深冬刺骨的寒。

    俞浩然心底骤然紧抽,本以为这苏府大少爷只是一个沉迷练武的江湖草莽,却没有想到,他竟有如此气势?!

    随着苏煊铭无声维护的动作,一众弑神卫快速动作,无形中把俞浩然和一群侍卫围在中间,十一和十六也都站到苏千澈身后。

    虽然没有人说话,可他们的举动,却只彰显了一个意思:要想带走十公子,先过了他们这一关!

    原本就不和谐的场面顿时更为紧张起来,俞浩然暗地里皱了眉,他今日带来的人不多,若是硬拼,肯定会吃亏,可若今日不抓走十公子,他却心有不甘。

    俞洪虽只是远房亲戚,可竟被人当着整个俞府人的面凌虐,这件事情在京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若是不把罪犯抓起来,传了出去,他们俞家本家的脸还往哪搁?

    这些人竟然连巡捕司的抓捕命令都敢违抗,简直不知死活!好在太子并不会阻拦他,他还有机会把人带走。

    这般想着,俞浩然便沉声道:“十公子,你这是何意?”

    苏千澈笑了笑,唇角微微勾起:“你还没有回答本公子的问题。”

    俞浩然皱眉,十公子刚才的问题?

    那句话分明是他说的,显而易见,眼前的少年为何还要问?

    似是看出了俞浩然的疑惑,苏千澈轻笑,“本公子很是好奇,这位俞大人是如何让他们没命可活的?”

    俞浩然眉头皱得更深,这是威胁,绝对是赤果果的威胁!

    这个少年就料定了他不敢动手?

    有太子在,他自然不会强行动手,可并不代表他会怕了这个嚣张无比的十公子。

    “十公子,在下是奉命行事,还请不要为难在下。”俞浩然心里虽气愤无比,却依旧压抑着怒气说道。

    “本公子倒是想配合你。”苏千澈懒懒掀了掀眼睫,抬手遮挡了半寸阳光,“不过,这样的天气正好,很适合睡觉。”

    以太子为首众人:……

    以俞浩然为首众人:……?

    他们现在说的是睡觉的问题吗?

    “呵呵,十公子说笑了,进了巡捕司,十公子想怎么睡都可以。”俞浩然道。

    只是,想要再出来,可就有些困难了。

    苏千澈放下手,慵懒的眸光看向他:“这里是隆林街,本公子的地盘,本公子不喜欢别人不请自来,以后,俞大人还是少来为妙。”

    简沐欢摸了摸挺拔的鼻梁,他好像是属于不请自来中的一员……

    想着,简沐欢便很不合时宜地在苏千澈耳边低声问:“小七,本宫算是不请自来么?”

    苏千澈:……是。

    俞浩然紧咬着牙,眸中闪过阴狠的光,他下意识要去拔剑,却在刚动作之时,面前便闪过一道冷凝的光,似要把他撕裂。

    苏煊铭眸色冰冷,刻意散发出来的威压,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

    周围的弑神卫也全都向中间靠近,仿佛只要他一有动作,便会一拥而上,把他们全部拿下。

    俞浩然狠狠地紧了紧手指,随后松开,冷哼一声,“既然十公子不愿配合,我奈何不得你,那我只能把此事报上去,十公子好自为之。”

    说罢,便向简沐欢告罪,骑上马带着一群侍卫离开。

    胡三等人暗自松一口气,刚才那个俞队长行事如此跋扈,若是主子进了巡捕司,少不得受到刁难。

    苏煊铭眸光冰冷地看了苏千澈一眼。

    苏千澈眨眼,这种眼神……难道她闯祸了?

    呵呵呵呵,他不是喜欢管么?她闯祸了不是正好。

    苏千澈眸光淡淡扫过一群弑神卫,缓缓道:“以后,这种小事,不要麻烦本公子。”

    众弑神卫都瞪一眼跑去通风报信的人。

    那人很委屈,巡捕司的人,可不是常人,寻常人哪里敢得罪?

    不过,他们的主子并非常人啊……

    又听少年慵慵懒懒的声音响起,“记住本公子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得他片甲不留。”

    淡淡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一众弑神卫却听得热血沸腾。

    他们本就是血气方刚的性格,受不得憋屈,而苏千澈给他们制定的规则,却是极对他们胃口。

    “是!”众人都大声应了,心里是当了逃兵这几年来前所未有的畅快。

    苏千澈懒洋洋转身欲走。

    “阿十,刚才的人,你打算怎么对付?”简沐欢与她并肩而行,低声笑问道。

    “怎么对付?”苏千澈轻笑一声,“若是这种小事我都要去想,肯定会被累死。”

    弑神卫:主子,对你来说,到底什么才算大事?

    简沐欢骄阳般耀眼的明眸里有一丝微讶,看来小七并不知道巡捕司的重要性。

    东刖的治安管理一向极为严格,巡捕司由刑部直接管辖,对抓捕罪犯等有关事情的权限极大,整个京都,包括朱门权贵,都极少有敢违抗巡捕司者。所以俞浩然虽只是区区一个卫队队长,却也敢在大街之上公然动手。

    且俞浩然与俞洪有些渊源,此次俞浩然吃瘪,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只是,简沐欢却没有告诉苏千澈这些,毕竟以她的性格,即便告诉了她,她的反应怕是也不会有半分不同。

    这个老是在有意无意招惹人的小麻烦,以后怕是要让他和煊铭操不少心。

    ……

    秋后的阳光暖洋洋的,不炽热,不耀眼,温暖得恰到好处。

    司影不知去了哪里,简沐欢回了东宫,苏煊铭暂代十一成了苏千澈的贴身侍卫,简泽轩受伤颇重,便留在千府,自然而然地养起伤来。

    千府很大,人又屈指可数,苏千澈自然不会去打理,整个府邸显得异常空旷,却又极为安静。

    难得一个宁静的午后,苏千澈指使柳心柔搬了躺椅到院子里,悠然躺在躺椅上,看了一会儿书,便闭上眼,懒洋洋地睡觉。

    苏煊铭看了她一会儿,便悄无声息地离开,去隔壁练剑了。

    柳心柔站在躺椅后方,眸光不时看一眼似乎正在熟睡的少年,眼底是无尽的感激。

    少年用书盖着脸颊,双腿在躺椅上伸展开来,悠然恣意的模样,完全无法将他与昨日那个谈笑间便废了别人两条手臂的人联系起来。

    若不是眼前这个看似比她还要小的少年,她这一生,定然是毁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柳心柔往门口看去,见到来人,便微微红了脸。

    昨日若不是他,公子怕是也赶不及……

    安初年躲在门后,看了睡觉的少年一眼,便悄悄向柳心柔招手。

    柳心柔看一眼少年,见他没醒,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声音极低地问:“安小公子,有何事?”

    两人一人站在门外,一人站在门内,轻声交谈起来。

    安初年左手扶着门,挠了挠脑袋,蜜色皮肤上有些浅粉色,他张了张嘴,片刻轻声道:“那个……小爷……我……我爹派人来催我回府,我……我来告诉你一声……”

    “啊……”柳心柔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安小公子在外面呆了几日,安国公怕是担心了吧,昨日让您受伤,奴婢……”

    “柳姑娘,不要这么说,这种事情,只要是个男人都会阻止的!”安初年轻拍着胸口,表示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柳心柔见他的动作,连忙垂下头,想到那一日看到男子**的上半身,脸上悄然闪过一抹红霞,两只手放在身前,有些不安地搅动着。

    “柳姑娘,你有没有……嗯……什么话,对我说的?”安初年凑得近了些,在柳心柔面前悄声道。

    介于少年和男子之间清爽如薄荷的气息,让柳心柔脸色更红,她微微往后退了退,半晌才道:“安小公子……你……快些走吧,别让接你的人等久了……”

    “哦。”安初年似有些失落,抿了抿嘴,低声道:“那……我走了。”

    说罢,又看了女子低垂的脑袋一眼,才缓缓转过身去,似走非走的模样,似乎在等待什么。

    “安小公子慢走。”柳心柔行了礼起身,便见安初年略显僵硬的瘦削背影,只是一顿,随即便快速离开。

    安初年微微蹙了蹙眉,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柳心柔扶着门框,看了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片刻便收回来,突然看到身旁的男子,心里一惊:“怀王殿下?!”

    简泽轩略点头,无声地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柳心柔应了之后,便恭敬地站在门口,眼角余光看着紫衣男子缓缓走进去,走到少年身边。

    简泽轩沉稳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波澜,可只有他知道,他的心,在看到少年之时,便掀起了惊涛骇浪。

    初见她时,她便是如此,慵懒躺在躺椅上,安静小憩的模样,仿佛世间只剩她一人,所有的浮华喧嚣都与她隔绝。

    从那时起,他空荡的心里,便住进了一个人,把他整个世界都填满。

    书本盖住了少年的脸颊,只剩下丰润的红唇和白皙的下巴露在外面,少年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看上去神秘异常,让人很想探究她是否在笑,又到底为何而笑。

    她的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白皙的指尖在阳光下似散发着盈透的光芒。

    柔滑的发丝在躺椅一侧垂落下来,在微风中轻轻晃动着。

    简泽轩弯下身来,看着少年被盖住的脸,似是在思索是否要把那本书拿下来。

    过了片刻,他伸出手,修长的指尖刚要碰到少年脸颊上的书,一只手便快速抓住了他的手腕。

    少女的手指纤细柔韧,微微的热度,却瞬间从手腕灼烧到胸膛。

    苏千澈左手揭开书本,双眸微微睁开,透过从眼睫处投下的光影看向紫衣男子,“怀王殿下?”

    简泽轩深思有些恍惚,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被少女手指握着的手腕上。

    苏千澈松开他的手,把书放在胸腹间,问:“有何贵干?”

    简泽轩淡棕褐色的双眸里划过一丝波澜,眸光有意无意扫了自己的手腕一眼,沉默了片刻,他道:“我很欣赏十公子你的能力,希望你能来怀王府,与我共事。”

    苏千澈闭上眼,懒懒道:“不好意思,不感兴趣。”

    似是早已料到这样的回答,简泽轩并不惊讶,薄唇微抿了抿,问,“可否告诉我,你对什么感兴趣?”

    苏千澈并未睁眼,缓缓道:“睡觉。”片刻,又勾了勾唇,“和美人儿。”

    简泽轩浓眉皱起,美人么……想到那个白衣男人,美得不似凡人,果然是她喜欢的模样。

    不过……

    “那个小六……”简泽轩顿下来,看着眼前少年的反应。

    苏千澈眼睫动了动,依旧未睁眼,也未说话。

    “你昨晚,抱着我时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简泽轩低声道。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女子身体的温度,可现在的她,却对他视而不见。

    听到简泽轩的话,苏千澈额头直跳,忍不住揉眉心。

    她昨晚不仅睡了司影,还抱了简泽轩?!

    难道,简泽轩她也要负责?

    苏千澈睁开眼,从微阖的眼缝中看向紫衣男子。

    男子五官俊朗,虽不是像司影一般的精美绝艳,却自有一番尊贵味道,淡棕褐色的双眸不够深邃,却是极为沉稳,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看上去,沉稳冷静得不像是一个还不到二十的年轻人。

    男子身上淡淡的松香味,并不难闻,要收入后宫……若没有婚约之事的话,倒是可以勉强收了。

    简泽轩却并不知道少年心里的想法,只觉得她打量他的目光有种让人寒毛直竖的感觉。

    “小六,是谁的小名吗?”简泽轩放低声音问。

    苏千澈微侧着头,勾出微微地笑:“怀王殿下,你这么无聊?”竟然无聊到打听别人的私事,况且,她和他并不熟好么?

    简泽轩微微皱眉,“不知为何,有些在意。能否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事?”

    苏千澈嘴角笑意更深,连眼底都带着笑,“怀王殿下,我和你并不熟,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的私事?”

    少年嘴角的轻嘲让简泽轩心里如针扎一般刺痛,他抿了抿唇,站直身体,低声开口:“抱歉,是我唐突了。”

    苏千澈再次揉了揉额角,想起第一次见简泽轩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简泽轩高高在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看起来是一个极为令人讨厌的人。

    抛开原主的感情不谈,后来的接触,简泽轩并没有初见时的高傲,面对她装扮的十公子之时,他很冷静沉稳,像是一位礼贤下士的贤君,身为地位尊崇的王爷,对她的不敬也没有半分计较。

    甚至现在在她面前,如此小心翼翼,唯恐她生气的模样,让苏千澈恍然有一种错觉,难道简泽轩也换人了?

    只是,不管他有没有换人,也与她没有半分关系。

    “若王爷无事……我还要休息,便不陪王爷了。”说罢,再次把书盖在脸上。

    简泽轩眸光微深,想要去触碰眼前近在咫尺的人,分明只要一伸手便能碰到她,却又觉得她离得那么远,仿佛他无论如何都触摸不到。

    院子里很静,只偶尔听到微风划过树梢,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男子站在阳光下凝视着女子,背影修长挺拔,却带着秋的萧瑟。

    不知过了多久,简泽轩收回目光,缓缓走出去。

    ------题外话------

    感谢苏风意暖小可爱和洛洛夕小可爱送的发发,感谢各位小仙女的五星评价票和月票,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

    明天就是五一了,祝小仙女们五一快乐呀,(~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