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57 叫醒服务(一更)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夜空寂静,繁星闪耀,一轮圆月当空高挂,月辉洒下,照在院中身形挺拔的人身上。

    十一站在屋檐下,抬头,看向头顶星河璀璨的夜空,眸底闪过无数复杂思绪。

    那个地方,那个葬送了母亲一生的地方,真的要回去?

    忽地,十一拧了拧眉,转头看向从院门口缓缓走进来的白衣男人。

    这个曾经被小姐救过的,自称是司影的男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看着他缓缓走近,那悠闲惬意的模样,仿佛在自家后院闲庭信步,十一瞳孔里划过一道暗光,低沉道:“站住!”

    司影在台阶前站定,抬头,看向黑衣侍卫,薄唇轻轻勾起,“十一,数月不见,你还是如此冷淡。”

    十一薄唇紧抿,今日是这段时间来他第一次守夜,便遇到了这个男人,今夜之前,司影有没有来找过小姐?

    “在下和你不熟。”十一冷声道,他可是没有忘记,这个男人曾经想把他从小姐身边赶走。

    司影轻呵一声,缓缓走上台阶,站在十一面前,轻道:“你是苏小姐身边的侍卫,便不要对她抱有非分之想。”

    说着,男子伸出手,在十一反应过来之前,闪电般扼住他的脖颈,眸中闪过毫无感情的无机质冷芒,“否则,本尊不介意,给她换一个侍卫。”

    脖子上的力道很重,十一的脸涨成青紫色,他紧紧咬着牙关,黑眸里是深不见底的暗芒。

    在窒息之前,司影放开他,轻声道:“聪明的十一,不会告诉苏小姐你我之间的事。”

    说罢,便越过他,缓缓往屋内走去。

    十一捂着嘴,闷咳几声,身体快过思绪,挡在白衣男子面前。

    即便这个男人要杀了他,即便他没有反抗之力,他也要阻止他伤害小姐。

    司影看着挡在面前的黑衣侍卫,轻笑一声,手指微动,正要动手,却听到屋内传来慵懒懒的声音,“十一,让他进来。”

    十一紧抿着薄唇,双拳紧握,片刻,才往边上跨了一步,给白衣男子让出路来。

    司影淡淡看了他一眼,晶透的眸底,藏着似有若无的威胁。

    十一右手按住长剑,眼底暗芒涌动。

    刚才他们在台阶边发生的事,没有任何声响,小姐必然没有感觉到,司影如此威胁他,此刻让他进去,小姐会不会有危险?

    似是感受到他的担忧,慵懒的声音再次想起:“不会有危险。”

    十一低垂下眸,盖住眼底一闪而逝的痛。

    司影似乎已经与小姐很熟,熟悉到,小姐信任他,熟悉到,晚上他都能进入小姐闺房。

    白衣男子进入房间,房间里没有点灯,光线有些黯淡,却依旧无法掩盖男子惊为天人的容颜。

    床上,一个人影静静躺着,呼吸轻浅,似乎已经睡着了。

    司影坐在床头,双眸看着被薄被掩盖的轮廓,奇怪地没有说话。

    或许是因为身上有伤,他的呼吸比寻常时候要重一些,若非夜里寂静,怕是也无法察觉到。

    他没有说话,苏千澈自然也不会开口,背对着他,胸口微微起伏,似乎睡得很香。

    司影瞳孔里映着少年的倒影,眸底是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溺。

    夜色越发暗下来,在男子似有若无的轻柔目光下,苏千澈竟真的睡着了,轻浅有序的呼吸在寂静的房间里几不可闻。

    白衣男子自然感觉到了,嘴角勾起一抹令时光惊艳的弧度。

    夜色渐渐转浓,又缓缓变浅,白昼,天光大亮。

    倚在床沿的白衣男子睁开眼,眼底泛着浅浅流光,琥珀色瞳眸中极为清明,半丝睡意也无。

    他看着身边的少年,少年晚上睡觉极为老实,一动不动,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个姿势,背对着他的姿势。

    “苏小姐。”轻柔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片刻没有回应,男子又轻唤一声。

    床上的少年动了动,抬手,用被子盖住耳朵,仿佛这样就听不到他的话。

    司影勾唇轻笑,手指温柔地拨开盖住脑袋的被子,低下头,在少年耳边轻声道:“苏小姐,该起床了。”

    “别吵,我还要睡。”苏千澈随手把让耳朵发痒的东西挥走,抢过被子,再次盖住脑袋。

    “都快晌午了,起床吃饭。”司影轻轻撩起少年一缕乌黑发丝,缠在指尖轻绕。

    如此警惕的她,在他身边,却能安然入睡,这是否说明,她在渐渐信任他?

    苏千澈转过头,半睁了惺忪的睡眼,懒懒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难道他昨晚就在床头坐了一晚上?

    “自然是伺候苏小姐。”司影弯眉轻笑,如夜里粲然盛放的优昙。

    仿佛有刺眼的阳光照进,苏千澈忍不住眯了眯眼。

    眼前的男人颜值太高,苏千澈再次感觉被他的绝世容颜晃花了眼。

    “作为离云宫尊主,你就这么闲?”苏千澈抬手捂住双眼,以免被他太过耀眼的容颜闪瞎。

    “离云宫里能人无数,影不过是个闲人。”司影轻笑。

    在离云宫里忙得脚不沾地的众人:尊主别玩失踪了,快回来主持大局,离云宫被人盯上了!

    司影拨开少年手指,指尖轻触少年眼角,“乖,起床了。”

    男人的声音如浸了蜜,柔得能化了一池春水,指尖轻柔的触碰像是一片羽毛轻抚过湖面,漾起一**涟漪,在心湖里缓缓荡漾开来。

    “司影!”苏千澈咬着牙,恶狠狠地揪住白衣男子衣领,“离本公子远点!”

    美男叫醒服务什么的,她可不想上了瘾,以后如何戒得掉?!

    因为她突然的动作,白衣男子重心有些不稳,右手撑在少年脑侧稳住身形,净透如琉璃般的眸底映着少年半朦胧的眸,“苏小姐答应了影,影便离远一些。”

    答应什么?与他成亲的事?!

    她还没有答应呢,便已经缠得那么紧,若是她答应了,他不得整日黏着她?

    虽然她喜欢美人,但是这个美人把她看得如此紧,若是收了他,以后还怎么收其他的美男?

    为了以后可以参观无数美人的幸福生活,苏千澈语重心长地对司影说道:“司美人儿,你我相见不过数次,接个吻什么的,也是……唔……”

    司影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蜻蜓点水般在她唇瓣上轻吻了一下,很快便又放开,手指轻按在她的唇上,眸子里仍旧荡漾着笑意,“苏小姐,你可是答应过影,不准碰其他男人。”

    “所以,即便是苏小姐不在乎的亲吻,也只能与影做。”司影说着,微眯起眼,琥珀般晶莹剔透的眸底似闪过一道浓郁至极的暗光。

    她这般不在意的模样,让他很想把她的冷漠一点点撕碎。

    苏千澈眨了眨眼,眼前男子双眸不过转念间便恢复净透如水,可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气,她却真真实实地捕捉到。

    少年微眯起眼看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司美人是在威胁我?”

    司影眸底划过一丝无奈,轻道:“影是在恳求苏小姐。影不会伤害苏小姐,可若有其他男人碰了你。”男子如玉指尖轻轻摩挲着少年水润的唇瓣,薄唇轻启,轻柔似风的声音从粉嫩的唇畔溢出:“影会让他,生不如死。”

    房间里突然刮起一阵寒风,帘帐被吹得蹁跹飞舞,男子如水晶般清透的眸底似飘过万丈积雪,美得惊心动魄的眸子里,却不带丝毫人类感情。

    这段时间的司影太过温柔,苏千澈差点忘记,他是一个比皇甫溟还要危险的人。

    抬手,苏千澈拉开他如玉手指,一边放在眼前把玩,一边轻笑,“司美人儿,本公子可不是你的所有物。”

    司影微微勾了勾唇角,身后漫天雪花便顷刻间消失不见,房间里再次恢复温暖如春,男子轻柔的声音,像三月里最温柔的风,仿佛刚才那一刻的肃杀只是幻觉。

    “苏小姐,再不起床,饭就凉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苏千澈的瞌睡虫也被赶跑了,她一把推开白衣男子,懒洋洋坐起身来,穿上外袍下床。

    司影自然而然地再次随她走到梳妆镜前,拿起玉梳为她梳头。

    镜子里,白衣男子梳发的动作比之前娴熟了许多,却同样温柔入骨。

    苏千澈看着镜子里低垂着眸的男人,眸光有片刻凝滞。

    “好了。”司影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苏千澈抬眸,便见镜子里的人已经束好了发,束发的玉冠,似变了模样。

    她微低下头,果然见脑后的玉冠又换了一顶。

    晶莹的白玉质地净透,散发着莹润的光泽,玉冠中央,一颗椭圆形红翡,色泽亮丽鲜艳,玉质细腻通透,似有浅浅流光在其上萦绕。

    玉冠有些小巧,却极衬她精致而略显秀气的轮廓,红翡衬着她眉间三点血色花瓣,多了一分勾魂的艳丽,让本就清隽秀雅的少年,颜值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

    “司美人,你眼光真不错。”苏千澈看着镜子里唇红齿白容颜倾城的少年感叹道。

    司影轻笑,“影的眼光,向来很好。”

    男子双眸看着她,意有所指。

    苏千澈眨了眨眼,没有再说话,站起身正要往外走,手腕却被男子微热的手拉住。

    透过两层衣服,男子微热的指尖温度传到少年皮肤上,又从皮肤缓缓传到心底。

    苏千澈转头看他。

    “苏小姐,影会离开几日,影离开的时间里,苏小姐不要离墨玦太远。”司影双眸凝视着她,美丽无双的瞳孔里,只有她小小的身影,再无其他。

    苏千澈在心里呵呵,这段时间,虽然苏煊铭不经常出现,可她却能感觉到他始终在不远的某处看着她,别说离太远,就算是想要摆脱他,都极为困难。

    “闲人司美人,终于有事做了?”苏千澈眼睫微挑,不知为何没有甩开他的手。

    司影唇角笑意略浅,缓缓出口的声音带着些许低哑,“若苏小姐不愿让影离开,影便留下。”

    ……

    苏千澈出了房间,房间外已经没有了十一的身影,懒洋洋地走到膳房,用过膳后,苏千澈看向身侧的苏煊铭。

    简泽轩的目光放在少年头顶的玉冠上,目光晦涩难明。

    片刻,他站起身,告辞之后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要谈话的人。

    没有了其他人在,苏千澈也没了顾忌,右手撑头,侧眸看着玄衣男子冰冷的侧脸,“大哥,你可知道璇玑丹?”

    苏煊铭看她一眼,道:“略知一二。”

    “那你可知道,璇玑丹与断魂散一起用,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隐患?”苏千澈缓缓道。

    苏煊铭深邃的眸底带着探究,半晌没有说话。

    苏千澈嘴角微抽,面前这人,传言可是一个武痴,还是个不爱说话的武痴,她怎么会奢望他知道这些与医理有关的事?

    于是,她换了一个问法,“晏景修,晏大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煊铭再次看了她半晌,回了一个词:“深藏不露。”不待苏千澈露出表情,他又加了一句,“深不可测。”

    苏千澈心里一震,微垂着眸,眸底划过淡淡暗芒。

    果然不是她的错觉,能得到苏煊铭这般评价,晏景修果真不是寻常表现出来的那般无害。

    “大哥为何这般觉得?”

    苏煊铭道:“直觉。”

    苏千澈:很好很强大的理由。

    苏煊铭是武痴,一心用在武道上,感知能力必然比寻常人强很多,再加上,苏千澈本就觉得晏景修不同常人,所以她无比相信他的判断。

    只是,司影等人似乎并没有怀疑过晏景修,难道,他们都知道晏景修的底细,或者说,晏景修确实只是一个安分的大夫?

    “那他是否危险?”苏千澈问。

    苏煊铭沉默了片刻,道:“暂时没有。”

    苏千澈揉了揉额角,想在苏煊铭这里打听消息,简直太难了,半天不说一句话,罢了,等司影前来之时,再问他好了。

    此时的苏千澈,完全没有察觉,她已经渐渐适应了司影不时会来千府骚扰她的举动。

    苏千澈站起身,正打算去看一看柳心柔和秦氏,外面却有一个侍卫带着二皇子府上的周管家走了进来。

    周管家看到门口的少年,满脸愁容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十公子啊,老奴可算见着你了,二皇子整日在府上念叨您,对您是极为想念啊。”

    苏千澈微眯起眸,声音慵懒地说道:“这种小事,何须周管家亲自跑一趟。”

    “二皇子说了,请十公子去府上,要有诚意,便让老奴上门,十公子,您今日有空吧,可否跟老奴走一趟?”周管家满脸笑容。

    苏千澈想了想,今日确实无事,二皇子的事情也拖了几天,虽然她并没有去调查,可好歹也要给他一个交代。

    于是道:“有劳周管家。”

    周管家见他应了,连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苏千澈从房间内走出来,苏煊铭自然跟在她身后。

    周管家这才看到这位气质冰冷如雪的男人,心里一惊,声音有些不顺:“这……苏大少爷……”

    “怎么,苏大少爷不能去?”苏千澈睨他一眼,慵懒懒地问。

    苏煊铭眸光不变,站在那里,身边空气自动结为冰凌。

    周管家擦一把冷汗,暗道这尊煞神怎么也在,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丝毫,连忙摇头道:“苏大少爷自然可以去,只是……”

    “只是什么?”苏千澈微眯起眼,脚步顿了下来。

    周管家心底越发急了,看少年这架势,分明是苏煊铭不跟随的话,他也不去了,可二皇子下了死命令,今日必须请到十公子,否则回府必会受到惩罚。

    可若是带上这位实力深不可测的苏大少爷,主子的计划,会不会被打破?

    算了,先把人带去府上再说。

    “呵呵,没什么,既然苏大少爷要去,那便随老奴一起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