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59 谁叫小六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两人领了命,目光扫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侍卫,并没有立即出手,反而转头看向另外两人。

    苏煊铭气场强大,一瞬间便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看到玄衣男子的那一刻,粗犷大汉闫戈铜铃般的眼睛瞬间瞪圆了,嘹亮的声音在偏厅里响起:“你……你是……墨玦阁下?”

    兜帽男阴铯干瘦的脸隐藏在阴影中,他亦看着苏煊铭,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粗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嘎嘎,竟然真的是大名鼎鼎的墨玦阁下。”

    墨玦之名,在江湖上,几乎无人不晓,不仅仅因为他在诛神竞技场的名声响亮,更因为他本人实力强大无比,为人虽冷酷无情,却从不滥杀无辜,是整个江湖正道人士的标杆,更是无数名门正派争相结交的对象。

    苏煊铭冷冷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

    他的冷漠却丝毫没有打消壮汉的积极性,闫戈哈哈笑着,响声震天,“墨玦阁下,真是幸会幸会。您怎么会在这里?是和他……”闫戈转过头,上下打量着慵懒坐着椅子里的少年,问简泽彦:“这就是二皇子所说的,那个什么……十公子?”

    不待简泽彦答话,闫戈便又转了回去,对苏煊铭道:“墨玦阁下,您与他是一起的?”

    简泽彦被这般无视,顿时气怒,沉声道:“什么墨玦阁下?!你们可是由本皇子花重金请来,不要忘了你们的任务!”

    “啊哈哈,二皇子的任务,在下自然不会忘。”闫戈双眼放光,开始摩拳擦掌,“墨玦阁下,今日……”

    闫戈的话还未说完,阴铯便打断了他:“二皇子给我们的报酬里,可不包括对付墨玦阁下。墨玦阁下实力强大,若此事有他参与,我兄弟二人怕是……”

    简泽彦是何等人?瞬间便领悟了阴铯话里的意思,这分明是坐地起价!

    可苏千澈对他太过重要,此次安排绝不容有半分闪失。

    “只要你们拿下她,本皇子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阴铯声音低沉地粗声笑起来,“希望二皇子不要食言。”

    三人谈得正欢之时,苏千澈用手指搓了搓苏煊铭的手臂,低声问:“这一胖一瘦组合是什么人?”

    苏煊铭低头看了看少年青葱的手指,又抬眸看着少年半阖的眸,“离云宫之人。”

    苏千澈眨了眨眼,离云宫?是那个家伙的手下?

    “这二人,我来对付,你趁乱先行离开。”苏煊铭叮嘱道。

    “怎么,他们很厉害?”苏千澈手指摩挲着下巴,眸光看向对面的胖瘦二人组。

    若是他们实力不够,苏煊铭应该不会让她先行离开,怕是他对他们也有所顾忌。

    苏煊铭沉默了片刻,冷声道:“阴铯善毒,且手段层出不穷,若是被他缠上,我亦无法护你周全。”

    苏千澈了然地点头,使毒什么的,最难防范,苏煊铭必然是担心那瘦子会对她用毒,才会让她先走。

    不过,毒嘛,她却是不怕。

    苏千澈对苏煊铭勾了勾手指,苏煊铭疑惑地看她一眼,才低下头,少年殷红的唇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大哥教训人的英姿,妹妹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现在有这大好的机会,怎么能就这么错过?”

    少年微热的呼吸洒在耳畔,淡淡的幽香溢散在鼻尖,苏煊铭玉白的耳垂上,飘出一抹浅浅红云。

    苏千澈眼睫微弯,忍不住逗他:“大哥,你害羞了?”

    苏煊铭冷着脸站直身,不看她,声音沉冷:“不可胡闹。”

    “哈哈,苏大少爷,你这可爱的模样,真该让……唔……”苏千澈捂着嘴,眼珠转了转,现在是在二皇子府上,可不能让别人知道简沐欢的心思。

    苏煊铭的俊脸黑了一半。

    可爱?!

    简泽彦等人一阵惊悚,竟然说苏煊铭(墨玦阁下)可爱……

    闫戈和阴铯对视一眼,这个就是他们的任务目标么,这么没心没肺的少年,到底是为何让二皇子花重金请他们出马的?

    “你就是十公子?”阴铯询问道,声音粗哑难听。

    苏千澈掏了掏耳朵,“这不是废话么。”

    “既然是你,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阴铯说罢便抬起手,斗篷里,那一截干枯如树枝一般的手似散发着绿惨惨的光,看上去格外渗人。

    阴铯出招的那一刻,简泽彦便往后退了几步,外面的侍卫更是面带惊慌地齐刷刷退后,若非有二皇子在场,他们怕是要直接逃跑了。

    “哈哈,阴老哥,这小子留给你,我来会会天下闻名的墨玦阁下。”闫戈亦在同一时刻出了手,硕大的拳头猛地向苏煊铭砸过去。

    两人不愧是搭档,仅仅一个眼神,便已知对方心底想法,想趁二人不备之时,直接把他们拿下。

    这一招他们屡试不爽,闫戈力量刚猛,即便不是苏煊铭的对手,也能挡住他一时半刻,而这一段时间里,阴铯很轻易便能把那瘦弱的小子抓住。

    “好丑的手。”少年慵懒轻扬的声音响起,阴铯马上就要掐到少年细嫩脖颈的手微顿,被兜帽盖住的脸上,顿时青筋暴起。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说他丑!

    眼看手便要碰到少年的脖子,阴铯眼底露出阴狠的光,真想直接把这脆弱的脖子直接捏碎!

    “啧啧,这么丑的手,还是不要在本公子面前晃,本公子怕吃不下饭。”苏千澈抬手,一把羽扇挡住阴铯惨绿的手,

    这人的招式看似软绵绵的,却是力道极大,两者相触的刹那,便有一股极强的力量从羽扇传到苏千澈手上,让她的身体连同身后的椅子,一并硬生生往后滑去。

    而与阴铯的手直接接触的羽扇,转眼间便被腐蚀出一个个细小的洞。

    “你给我闭嘴!”阴铯粗嘎的声音里蕴含着怒气,手中力道加大,羽扇顷刻间便被捏碎,爪子再次毫不留情地向她抓过去。

    “啧,这么狠,上来就是杀招。”苏千澈瞬间弃了羽扇,拔出匕首正要再次迎向阴铯的爪子,斜地里却刺来一柄剑,剑光闪耀,凌厉无比。

    阴铯连忙快速收回手,那剑紧随其后,阴铯不得已只能后退。

    “阴老哥,这墨玦阁下,我拦不住啊!”闫戈大声道。

    “你去对付那小子,墨玦交给我。”阴铯说罢,便主动向苏煊铭的长剑迎过去。

    若再和那小子对几招,他怕忍不住真的杀了他!

    “好勒!”闫戈应了,快步走到少年面前,不由分说一拳便狠狠地往少年胸口砸过去。

    苏千澈唇角微勾,脚尖点地,用力一蹬,身体快速向后滑去。

    “小子,别跑!”闫戈快速追了上去。

    几人正打得热闹之时,一个侍卫匆匆赶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二皇子,二皇子,怀王……怀王殿下来了!”

    简泽彦心里一突,狭长的眸子里闪过阴毒的光,声音低沉地问道:“他来干什么?”

    难道他是想来把人带走?

    侍卫道:“怀王说,说是几日不见甚是想念二皇子,让属下前来通报。”

    他正说着,身后便出现一个浅紫色衣服的人影。

    简泽轩身材挺拔,一身浅紫色锦绣长袍,整个人都显得高贵优雅,领口袖口精致勾勒的祥云图案,更是让他看上去雍容华贵无比。

    简泽彦眼底闪过一丝嫉妒,分明他和简泽轩容貌相似,才能谋略也是不相上下,为何他简泽轩就能如此受宠,而自己却半点不得父皇宠爱?

    若非太子是皇后娘娘所生,还是长子,皇上怕是要把太子之外都给简泽轩!

    虽这般想着,简泽彦却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看到来人,他很高兴地迎了上去,“五弟,你来得正好,二皇兄府上遭遇了刺客,二皇兄受伤颇重,拿他们没办法,五弟你实力高强,一定要帮皇兄抓住刺客。”

    简泽轩没理他,大步走上台阶,一眼看到屋内的情景,顿时沉声喝道:“都给本王住手!”

    没有人理会他,四人在屋子里打得欢快。

    “五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简泽彦垂在身侧的手指互相搓了搓,沉声问道。

    简泽轩淡棕褐色的眸子里一片沉凝的幽冷,“十公子奉父皇之命前来追查凶手,为何到了二皇兄这里,却成了刺客?”

    “哼,她与刺客勾结,与对本皇子图谋不轨,证据确凿!”简泽彦指着屋内好不容易爬起来聚在一起痛苦呻吟的侍卫们冷哼道,“你看看,她把本皇子府上的人打成了什么样!”

    “若五弟是来帮助皇兄捉拿刺客,二皇兄非常欢迎,可若抱有其他目的,二皇兄恕不奉陪!”

    “二皇兄,十公子是由皇上钦点来查清此事,难道二皇兄认为,父皇做错了?”简泽轩沉声道。

    “父皇自然没错,可十公子被凶手所迷惑,做出行刺本皇子之事,本皇子一定不会放过她!”简泽彦冷笑。

    简泽轩神色丝毫不变,眸中却划过一道冷光,“既然如此,本王便只有把今日之事上报父皇,请父皇定夺。”

    简泽彦紧咬着牙,若是此事捅到皇上那里,对他没有半分好处,说不得还会被训一顿,苦心经营的形象也会有所损失。

    可是,就这般放了那小子,他又极为不甘。

    简泽彦狭长的眸子里闪过阴狠的光芒,他微侧过头,在简泽轩耳边轻声道:“五弟,你巴巴地上赶着来救这苏家小姐,可她似乎对你不感兴趣啊。”

    简泽轩面无表情地看他:“本王的事,无需你操心。现在下令,让他们停下!”

    简泽彦转过头,把目光里的怨毒藏进眼底,沉声喝道:“都停下!”

    闫戈铜锤般舞得虎虎生风的拳头停了下来,阴铯绿色的爪子也收了回去,两人都皱眉看着简泽彦。

    苏千澈抬眸,看向随之进来的紫衣男子。

    他来这里干什么?

    “二皇子,你这是何意?”阴铯声音本就粗哑,此刻带着怒气说出来,更是像有尖锐的东西划过玻璃发出的声音,难听至极。

    苏千澈差点忍不住捂耳朵。

    简泽彦面色也是阴沉无比,今日要把这小子留下来怕是不可能了,不过,反正她难逃一死,也能消去他心底一丝怨恨。

    “今日之事是个误会,既有五弟作保,想来十公子也不会与凶手勾结。”简泽彦咽下心底恨意,扯着嘴角笑道,“今日劳烦二位,以后若是二位有需要,可以来找本皇子。”

    “哼!”阴铯冷哼,虽然被耍了极为不爽,可对方是尊贵的二皇子,他们也并无任何损失,还能让二皇子欠一个人情,虽然有气,他们还是忍下了。

    “你们先下去吧。”简泽彦摆了摆手,眼不见心不烦。

    “谁让你们走了?”少年右手撑头,眸光慵懒地看向准备离开的胖瘦二人组。

    苏煊铭收回长剑,眸光冰冷,经过刚才一番打斗,他的气息却丝毫不变,显然还有所保留。反观另外二人,却是气息沉重了不少,额头上甚至都浸出了薄汗。

    “怎么,十公子还想与我兄弟二人过招?”阴铯目光阴冷,若非有所顾忌,不能要了这个小子的小命,他早已把这小子毒死了!

    苏千澈轻笑,笑容似邪似嘲,“你们不由分说便要抓本公子,本公子自然要讨个公道。”

    简泽轩眸光看向她,眼底一片沉静,看不出情绪。

    “臭小子,不要欺人太甚!”阴铯咬牙切齿,刚才打斗之时,这臭小子满口胡言便让人忍不住想要杀了他,现在他还要跟他们讨公道?!真是不知死活!

    苏千澈手指轻点额角,忽然想到某个水晶般的人儿,嘴角勾了勾,道:“没事了,你们走吧。”

    唔……到时候,从司影那里把他们要过来,他们会是什么反应呢,真是好奇。

    两人眉头紧皱,狠狠地瞪了苏千澈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小子,走着瞧,下次再狠狠修理你。

    苏千澈无所谓地笑笑,抬眸,看向面色不虞的简泽彦,红唇微勾,眸底闪过初冬的寒,“凶手一事,我能力有限,还请二皇子另寻高明。另外……”少年顿了顿,眼睫微掀,眸底骤然有冷芒划过,“今日二皇子给我的大礼,我会牢记于心,二皇子也不要忘了地好。”

    “只要你能活下来,本皇子一定奉陪到底。”简泽彦右手负在身后,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呵,借二皇子吉言,我一定会比二皇子你活得久。告辞,不送。”少年说罢,便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往外走。

    一众侍卫纷纷让开道,让她走过去。

    苏煊铭一言不发地跟上。

    简泽轩看了少年背影一眼,寻思了片刻,也准备跟上去。

    “五弟,好不容易来一趟皇兄府上,怎么就如此急着走?”简泽彦道。

    简泽轩顿住脚,见少年已经走远,便转过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她,不是你能动的,不要试图触碰本王的底线。”

    “哈,五弟,你既然如此宝贝她,为何以前她追着你时,你却视如敝履?”简泽彦走到简泽轩身边,声音阴冷地开口,“现在,为何又要死皮赖脸地缠着?对了,你这句话,凶手也曾经说过,啧啧,你看上的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少男人?”

    “本王说过,本王的事情,无需你操心!而她,更不是你能非议的!”简泽轩猛地揪住简泽彦的衣领,眸光紧紧锁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若再敢动她一根汗毛,本王定要踏平你这皇子府!”

    “你敢!”简泽彦抬手便是一拳往简泽轩脸上打过去。

    简泽轩伸出手,轻易截住他的手,微眯起眸,眸底划过危险的暗芒,“你看本王敢不敢!”

    说罢,把人猛地往后一推,直接转身走人。

    简泽彦踉跄着倒退几步,显得极为狼狈,淘宝联盟狠狠地咬着牙,看着男子离去的目光如同阴冷的毒蛇,恨不得把他一点点撕碎!

    简泽轩感受到背后阴冷的目光,却是丝毫不在意,他快走几步,追上了前面慢悠悠的二人,低声对少年说道:“以后,不要再来这二皇子府。”

    苏千澈耸了耸肩膀,“不是我想来的,是你父皇的命令,我敢不从?”

    紫衣男子沉稳的眸光中似闪过一丝笑,他道:“原来十公子也有怕的时候。”

    苏千澈看他一眼,他如此自来熟的表现,竟丝毫没有违和感,难道,皇家人的脸皮,都是这么厚?

    简泽轩面色丝毫不变,却暗自运起内力,驱散身上乍然而来的冷意。

    “皇权最大,我还没活够,暂时还不想死。”苏千澈懒懒说道。

    随意的一句话,却让两个男人都把目光投向她。

    “怎么了?”苏千澈左看一眼右看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

    “暂时?”简泽轩眉头紧皱,难道她还真的想过死?

    “不许胡说!”苏煊铭声音冰冷,恍然如安第斯山终年不化的积雪。

    苏千澈微垂下眸,唇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

    心里似有一股浅浅的暖流涌进,这……算是被人关心的感觉么?

    前世,除了小六,她从未感受过任何关怀,没有人在意她的生死,所以,即便她离开了那个世界,应该也无人会想她吧。

    “我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当真。”苏千澈笑意盈盈地说道,只是,她慵懒的眸底却无丝毫笑意,即便是两个感知极强的男人也不知她话里的真假。

    “怀王,你来这里干什么?”苏千澈眨了眨眼,转移了话题。

    简泽轩看她一眼,他是怕二皇子对她不利。而且,他还想知道,她会不会把那个白衣男人说出来,可是很显然,她并没有。

    她在维护那个男人。

    “二皇兄近日脾气不太好,我来看看。”简泽轩道,顿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你有没有受伤?”

    话音刚落,简泽轩便又感觉一股冷气袭来,顿时眉头紧锁,看向少年另一侧的玄衣男子。

    苏煊铭亦转过头,冷冷看他一眼。

    “没有受伤。”苏千澈转头分别看了二人一眼,“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同时转过头去,目视前方。

    “刚才二皇兄所说的话……”顿了顿,简泽轩沉声道,“他可能又在筹谋什么,你要小心一些,尽量不要出府。”

    “唔……他的筹划么……”苏千澈想说,她并不在意,让她在意的,是七星楼。

    七星楼到底为何想要杀她,是否和她失踪的父母有关?这个问题一日得不到解答,她便一日不得安生。

    不过,她向来懒散惯了,现在也不想主动去查七星楼的事,更不会去寻找那一对从未见过的父母。

    偏厅距离正门并不远,三人速度虽慢,却也很快便到了正门口。

    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从府门口传来,苏千澈眼睫动了动,顿住脚步,从大开的门看向府外。

    什么也没有。

    简泽轩和苏煊铭自然也闻到了血腥味,两人对视一眼,苏煊铭便化为一道残影飞了出去,简泽轩却向少年靠了靠,有意无意地护着她。

    苏千澈嘴角微抽,她看起来就真的这么需要保护?

    不过这种感觉挺好,凡事不用操心,她只需要睡觉就行~

    “我的侍卫在外面,若有事,他会来汇报。”简泽轩道,“我们也去看看。”

    苏千澈点点头,两人走到门口,躲在门边,简泽轩做了个停的手势,自己探出头去往外看。

    苏千澈额头黑线一条,这……保护过度了吧……况且,她与简泽轩好像不是很熟?

    二皇子府外,是一条宽阔的青石大道,此时,苏煊铭站在大道中央,在他面前,三个男女或站或倚在墙边,看似随意,却是压迫十足,气氛沉重,战斗一触即发。

    千府的车夫和柳侍卫二人都被绑起来扔在一边,两人嘴角边都流着血,血腥味正是从他们身上传来。

    看到简泽轩再次探出头去,又很快收回来,苏千澈眼眸微。

    她向来是有情况直接上,要么把对方干死,要么把对方打残,这样小心翼翼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新鲜,于是她悄悄走到紫衣男子身后,虚趴在男子肩上,小小声地问:“什么情况?”

    说着便要把头探出去,也看一看外面是怎么回事。

    男子的大手却一把按住她的头,动作轻柔地把她按了回去,低声道:“有三个敌人,很强。”

    暖暖的温度从少年的脑袋传到掌心,简泽轩才反应过来,触电一般快速把手拿开,手掌紧紧地握拳,似乎这样,便能把掌心的温度永远留住。

    苏千澈有些怔,她下意识把手放在脑袋上,眸光无法聚焦。

    “我……”简泽轩转过头不敢看她,蜜色皮肤上飘出浅浅红云,他咬了咬牙关,声音极低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半晌没有回应,简泽轩缓缓转过头,见少年微睁着眸看着他,男子脸上红云更深了些,眼睫动了动,正要说话,却发现她乌黑的眸底一片空洞,没有他的半分身影。

    这样的发现,让简泽轩脸上红云尽褪,心里一痛,尖锐的,极其突然的。

    她在想什么?又在透过他看什么?

    简泽轩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就在他的眼前,少年的眼眸缓缓聚焦,眼神恢复了明亮,瞳孔里,缓缓映出了他放大的脸。

    苏千澈微微一惊,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虽然很俊,但是也有些吓人啊。

    “怎么?”少年脑袋往后仰了仰,轻声问,她还没有忘记,现在外面有情况。

    “你……”简泽轩薄唇微微张开,淡棕褐色双眸里映着少年精致的五官,“小心些,外面的人不简单。”

    “他们可不一定是来找我的,或许是你的仇家呢?”苏千澈轻声道。

    两人站得很近,少年说话时,微热的呼吸便喷洒在紫衣男子的后颈,微微的痒。

    简泽轩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垂在身侧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不是找我的。”他道,“这里面有个人我曾见过,是七星楼杀手。”

    “又是七星楼?”苏千澈眼睫微挑,七星楼杀手为何会在二皇子府外,难道他们与二皇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如果他们是一伙的,二皇子现在完全可以派人来给他们前后夹击,他却没有出手,说明要么七星楼杀手只是碰巧聚在了这里,要么他们有合作,可合作带来的利益,却不及简泽彦抓她所要承受的后果。

    简泽彦眸中闪过沉冷的暗光,“此事若牵扯上了二皇兄,我定然不会饶他。”

    苏千澈眨了眨眼,简泽轩的话是什么意思?

    “听动静,没有打起来?”苏千澈道。

    “没有。”简泽轩摇摇头,正要再说话,外面却传来一阵高喊:“既然已经出来,就别再躲了,墨玦一个人,可拦不住我们三个。”

    苏千澈微微侧头,便看到外面三人与苏煊铭对峙的场面。

    “你留在这里,我去。”简泽轩刚抬脚要出去,身边少年却已经慢悠悠地走出了府门。

    摸了摸袖口,没有羽扇,才想起来她的装逼利器已经被‘毒死了’,苏千澈撇了撇嘴,背着双手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苏煊铭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眸底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简泽轩很快便走了过来,直接走到她前面,目光不善地看着对面的两男一女。

    “哟,这不是怀王殿下么,怎么会与苏府七小姐在一起,曾经你可是从来不屑看她一眼的,现在怎么还护上了?”对面的女人双手环胸倚在墙上,身穿黑色紧身衣,把身材勾勒得前凸后翘,看了便让人血脉喷张。

    一张脸也是极尽妩媚,怕只是脸颊便能让男人把持不住。

    简泽轩脸色有些难看,他下意识去看身后的少年,却发现她已经走到自己身边,同样看着他。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苏千澈问,这个女人说她是苏七小姐,简泽轩却一点也不惊讶,怕是他早已经知道了。

    简泽轩点头,便发现她转过头去,脸上并无其他表情。

    她并不在意别人提到过去他是如何对她的么?

    苏千澈缓缓走上前,在苏煊铭身边站定,慵懒半阖的眸扫向三人,“你们是七星楼杀手?”

    妩媚女人以手指掩唇咯咯笑起来,“哎哟小妹妹真聪明,可不是以前那傻子模样了,难怪怀王殿下会护着你,以姐姐看呐,怀王殿下怕是要栽在你这个小丫头手里了。”

    简泽轩脸色铁青,她是在暗示小澈会耍手段?

    苏千澈似乎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轻笑道,“怎么,没有人护着阿姨,阿姨嫉妒了?”

    “阿……阿姨?!”妩媚女人顿时站直身体,柳眉倒竖,是个女人都不想被别人说老,况且她现在也就刚好二十,竟然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女人称阿姨?!

    “阿姨应该有三十了吧,这么大把年纪不在家里养老,还出来打打杀杀,真是不容易,难怪脸上写满了风霜。”苏千澈摇头,极其遗憾的模样。

    苏煊铭和简泽轩二人均是额头黑线,小澈这张嘴,损人也太厉害了吧,才两句话而已,瞧瞧对面那个女人,都已经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妩媚女人不依地跺了跺脚,扭着臀走到旁边同样一身黑衣的男人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咬着红唇委屈地说道,“小六,你看她,欺负人家!”

    男人一头短发朝天竖起,面容坚毅,眸光如兽锐利。

    他拍了拍女人的手,正要安慰,眼前却突然闪过一道黑影,男人瞳孔猛缩,拉着女人身体反射般地退后,黑影却紧追不舍,转眼间便有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了黑衣男人胸口。

    男人惊骇地看着面前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少年,少年沉黑的眸子里浩瀚无边,如深藏着一片风暴海,海浪滚滚翻涌,昭示着少年极力压制着却似随时都会爆发出来的强烈情绪。

    “谁叫小六。”少年红唇微张,刻意压低的声音似从无尽的地狱深渊里传出,化为刀锋,一刀一刀割裂人的皮肤。

    妩媚女人这才反应过来,见鬼一样盯着浑身似散发着黑色雾气的少年,她的表情,她的眼神,仿佛地狱深处的魔鬼,饶是自己这个杀人如麻的杀手,此刻见了都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谁叫小六。”少年的表情依旧,声音却压得更低了,仿若有一阵阵阴风从身边刮过,阴冷的气息深深渗入了骨髓里。

    “都愣着干什么,杀了她!”另外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沉喝一声,直接欺身上前,手中一把弯刃匕首朝少年划过来。

    他刚一动作,苏煊铭便瞬间截住他,两人很快缠斗在一起。

    短发男人紧绷着身体,不敢动弹,杀手强大的直觉让他感受到,只要他一动,身上的匕首肯定会给他刺一个大洞!

    妩媚女人嘴角勾起笑,这么近在咫尺的距离,这个傻子不是送死么?

    她快速伸手,长而锋利的指甲直朝少年胸口插过去。

    “小心!”简泽轩焦急地大喊,他与几人本就有些距离,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希望能够来得及。

    “滚!”苏千澈声音低沉而平静,眼底是滔天巨浪,神色却是平静无比,她右手只是微微动了动,没有人看清她是如何动作,甚至短发男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威胁着他的匕首离开过,耳边却传来女人的惨叫声。

    微热的液体溅在短发男人脸颊,男人心里一突,她究竟是怎么出手的?

    “啊!”女人惊恐地盯着断掉半截的手,这样的情形太过诡异,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让她很难冷静下来。

    “你叫小六。”似乎是因为见了血,少年眼底的沉黑褪去一半,声音亦恢复了正常。

    “我……我叫小六……”短发男人一边回答,一边给身边的女人使眼色,几人都是身经百战见识不凡的人,短暂的惊慌过后,便是杀手的沉稳占据了上风。

    “小六。”少年微垂着眼睫,轻声低喃,又抬眸,缓缓道:“改名,或者死。”

    一个杀手,怎配拥有给予她一世温暖的人的名字。

    短发男人心里直抽抽,一个最普通最常见的名字,怎么就惹到这个杀神了?

    不对,分明她是他们的刺杀对象,怎么现在好像反过来了?

    简泽轩紧握着手中长剑,深深看一眼少年,挑剑把妩媚女人引走。

    那个小六,在她心里,究竟有多么重要的地位,仅仅是一个名字而已,便能让她如此在意。

    “好好好,我改名,改名……”短发男人抬起双手在身前摇晃,身体却是一刻也没有放松,只要她松懈下去,他便会给她一击必杀。

    如此近的距离,对于经验丰富的杀手来说,再简单不过。

    “以后不要让我在你们的嘴里听到小六这个名字。”胸前的匕首却并没有离开,反而更深了一分,少年勾起唇,唇角笑意却无丝毫温度,“你们想要杀我,原因,告诉我,便放过你。”

    短发男人眸光闪了闪,道:“你很强,输给你,我不冤。只要你答应放过我们三人,我便告诉你原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