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60 她是谁?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阳光正好,秋末初冬的天气一点也不热,甚至还有了丝丝寒意,可短发的黑衣男人却觉得一丝丝汗液从脊背升起,很快浸染了整个背部,额头上亦渗出一层薄薄的汗。

    作为杀手,从来都是让别人害怕,可现在,他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惊恐是什么感觉。

    眼前的少年很纤瘦,五官精致,皮肤如细瓷,在阳光下如发着浅浅莹润的光,分明是个美好如斯的人儿,可她眼底那深不见底的幽暗,如万丈深崖下从不见光的沉黑,却让人无端感到毛骨悚然。

    苏千澈微勾了唇角,眼睫微掀,阳光透过纤长的睫羽照到她黝黑的瞳孔,都似被那极夜的黑吞没。

    “若你所说不假,放了你们又何妨。”少年浅浅慵懒的声音响起,介于男女之间的细腻低哑,听上去格外悦耳。

    经过这片刻的对峙,另外两个杀手已经被放倒在地,分别被一柄长剑指着,不得动弹。

    短发男人看了看二人,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不远处房顶上,一个黑衣身影看到几人离开,快速纵身下去,走到某个房间里,关上门。

    不过片刻,屋内便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说什么?那些杀手竟奈何他们不得?”

    “……”低低的声音,听不真切。

    “哼,算他们走运,你去禀报……把今日的情况告诉他……亲自出马……”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飘散在空气里,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茶楼。

    茶香缭缭,雾气氤氲,外面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喧嚣嘈杂,二楼雅间里,却是极为安静。

    三人围坐在桌边,靠窗的位置空着,苏千澈斜靠在窗沿,右臂撑在左手手心,葱白的手指上,端着陶瓷蓝纹茶杯,少年低着头,微闭着眼,轻嗅茶香。

    秋日的阳光从大开的紫木窗照进来,照在少年身上,暖阳浅金色,仿佛给她镀上一层柔和的微光,静谧美好的画面,在紫衣男子浅棕褐色的双眸里定格。

    “现在可以说了?”苏千澈抬眸,看向对面盘腿坐着的短发男人。

    三个杀手都被点了穴道,另两个在靠里的软榻上养伤,唯短发的黑衣男人坐在简泽轩与苏煊铭身边,如兽一般的双眸看着背光而立的少年。

    她的身上没有丝毫内力波动,可不久前面对她时,那种来自灵魂的压迫感,却是如此记忆深刻,那种威压,甚至比面前两个内力强大的男人还要恐怖。

    “你或许不知道,身为杀手,只接上头给的命令,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能说。”短发男人道。

    苏千澈微微眨眼,茶水里的倒影也动了动。

    她不知道?

    前世的她,虽不是杀手,却与杀手无异,只需接上头给的任务,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是穷凶极恶的罪犯,还是无辜受牵连的普通人,她都不在乎,只需完成任务就行。

    组织给的任务,她从未失手,即便是在整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组织里,她都是让人仰望的存在。

    曾经有人说,她是一个杀人机器。

    呵,杀人机器又如何,她本就不该存在于世,别人的生死,又与她何干?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我也没有留你的必要。”苏千澈缓缓开口,手中茶杯晃动了一下,清茶在杯中漾出浅浅波纹。

    “别急,虽然别人不知道,可对于你的事,我还知道一些。”短发男人身不能动,却是极为平静,或许是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

    “小……别告诉她!”妩媚女人艰难地说道,她手上的伤虽然已经包扎过,却依然不时向外流血,手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浸染出了一层红红的印记。

    苏煊铭看了妩媚女人一眼,站起身,点了她的哑穴,她张了几次嘴,却无丝毫声音发出,顿时变得极为焦急。为了避免麻烦,苏煊铭又顺手把另一个杀手的哑穴也点了。

    苏千澈双臂撑在窗沿上,微扬起头,半阖的眸看着木质天花板,眸光有些空洞,不知在想什么,“说来听听。”

    短发男人看着她,道:“关于你的任务,在七星楼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六年前,便有人花重金想要刺杀你,那时候,你应该是八岁,身边还有你父母留下来的暗卫,不过,那时候的你,却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短发男人说着,便感受到一股充满敌意的目光,他转头看了简泽轩一眼,问:“怀王殿下,难道我说得不对?”

    “说你该说的,其他的废话,一句也无需多讲!”简泽轩沉声道,他微侧过头看向窗边的少年,少年微仰着头,白皙的脖颈优雅如天鹅般,长长的眼睫在阳光下轻颤,仿佛精灵的舞蹈。

    听到短发男人对她曾经的评价,她却没有丝毫反应,半阖的眸中一片慵懒沉静,没有其他任何情绪。

    苏煊铭走到窗边,站在少年身侧,面朝外站立,深邃的眸底划过一道不知名情绪。

    短发男人的声音继续响起:“唔,那时候的苏七小姐,本就是傻子,难道还不能让人说了?”

    “是不是,我给你的时间太多了?”苏千澈淡淡看他一眼。

    “好吧,言归正传。你父母留下的暗卫很厉害,当时虽然出动了不少杀手,最后却是无功而返,而在把那些暗卫都解决之后,那个想要你命的人,竟奇怪地撤回了任务,所以,你很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苏千澈侧头看了身边的玄衣男子一眼,这件事情,他应该也知晓吧?

    “就在前不久,又有人来楼里发布暗杀你的任务,上面的人接了,至于是不是与六年前同一个人,却是不得而知。”短发男人道。

    “任务内容,除了杀我,还有什么?”苏千澈问。

    “只有杀你。”短发男人道,“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你竟是如此棘手,前两次派出的杀手,竟是一个也没有逃脱。”

    苏千澈默了默。

    虽然他说了不少,可真正有用的东西,却是几乎没有。

    六年前要杀她的人,是谁,六年后,要杀她的人,又是谁?

    “你可知道,那个发布任务的人,是什么样的?”苏千澈走到短发男人对面的位置坐下,手撑着头,慵懒至极的模样。

    “不知道。”短发男人道。

    “六年前,要杀我的人是什么人?”

    “不知道。”

    “七星楼,有多少杀手?”

    “不知道。”

    “你们三人,属于哪个堂?”

    “……无可奉告。”

    “那你知道什么?”苏千澈抬眸扫他一眼,问。

    “我知道的,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其他不能说的,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说。”短发男人道。

    苏千澈抿一口茶,看上去似乎口风很严。

    轻笑一声,苏千澈放下茶杯,伸手,揪住男人衣领,把他扯过来一些,慵懒的眸看着他,半阖的眸底涌动着一整片银河。

    简泽轩奇怪地看着少年,她还从未主动这般对待他。她,要干什么?

    “看着我。”苏千澈低声开口,声音低哑,仿若云天之外传出的低迷梵音,在耳畔回响,似近似远。

    短发男人的眼睫无意识地动了动,眸底有一瞬间迷蒙。

    “你叫什么名字?”低哑的声音继续响起,短发男人张嘴,极缓慢地说道:“秦六……”

    “年龄。”

    “……二十六。”

    “性别。”

    简泽轩:……

    “……男。”

    “家住何处。”

    “……家住洨义镇。”

    “什么时候进的组织?”

    “……天启一年。”

    见少年问的话,短发男人都一一答了,另两个杀手大为焦急,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拿眼睛瞪着苏千澈,却是一丝办法也没有。

    简泽轩眸底闪过一道幽光,她这是,摄魂术?

    男子暗地里摇了摇头,不……不是……

    听到房间里的一问一答,苏煊铭也转过身看着少年,眸底情绪难言。

    苏千澈眸底流光更甚,仿佛五彩织就的璀璨星河,少年红唇轻启,缓缓问:“组织的总部,在什么地方?”

    “总部……组织……在……”短发男人说着说着,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身体突然剧烈地抖起来,茫然的眼也瞬间恢复了清明,嘴角一丝血迹流出。

    他看着少年,眼底真真切切地映着她的容貌,抬手擦了擦嘴角血迹,刚毅的脸上竟似有了一丝笑意:“不该说的,即便我想说,也说不出来。”

    两个杀手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清醒得挺快。”苏千澈把男人扔回去,自己也坐了回去,“在七星楼里,你的地位应该不普通。”

    秦六如兽般的眼眸闪过一道微光,却又在瞬间消失不见。

    “苏小姐何出此言?”

    “若你只是普通杀手,试图泄密,现在,应该已经死了。”苏千澈微勾起唇角,“你们杀手组织,不都是这般对付杀手的?”

    “不管什么地位,在七星楼里,一视同仁。”秦六道,瞳眸里闪过一道兴奋的光,“可惜,以苏小姐的身手,若是进入七星楼,必然会是最顶级的杀手。”

    “你不怕我进去,把整个七星楼端了。”苏千澈轻笑。

    “你端不了。”秦六道。

    “为何?”苏千澈抬眸。

    “这是一个秘密。”

    苏千澈:……

    简泽轩眉头微皱,两人分明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为何现在看上去却像是老朋友相聚,闲聊一般的氛围?

    “他们已经无用,却又不能放他们离开,该如何处置?”简泽轩看向少年。

    “不急,等回去之时,把他们带回府里。”苏千澈道。

    短发男人眉头动了动,“你说过要放我们离开。”

    苏千澈抬眸看他,缓缓勾唇,“可是,你的消息,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说罢便不理会他,端起茶杯站起身,悠悠走到窗前。

    街道上人潮拥挤,普通人,江湖人士,都在各自忙碌,他们都有各自的归属,而她,她的归属在哪里?

    少年伸出手,阳光照在掌心上,手指白皙,在浅金色阳光下,能看到浅浅的血管,似散发出微微盈透的光芒。

    鞠一捧阳光,微握,手心里,却是什么也没有。

    忽然,少年微眯起眸,嘴角一抹玩味的笑。

    远处的长街上,人头攒动,却有一白衣男子长身玉立,身姿修长挺拔,气质清贵绝伦,即便是带着面具,也能一眼便认出他来。

    男子在一群人中缓缓漫步,仿佛置身十里桃林,优雅而闲适。

    白衣男子左侧,是一个娃娃脸的高挑青衣男子,笑得很灿烂,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配上他的娃娃脸,看上去极为可爱。

    至于右侧嘛,却是一白衣女子,女子带着雪白面纱,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一双水眸里春光盈盈,眸光含情,不时看向身侧的白衣男子,面纱在走动中轻晃,大概是女子在说话。

    而那青衣男子也在说着话,两只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白衣男子也似在笑,粉嫩的薄唇似勾非勾,眸底的情绪却是看不真切。

    三人缓缓朝这边行来,不时有人驻足看向他们,他们却似无所觉,依旧言笑晏晏。

    苏千澈右手摩挲着下颚,半阖的眸底漾起兴味的笑意。

    “是他。”苏煊铭冷声道。

    “是他。”苏千澈轻笑,手指轻轻晃动着茶杯。

    阳光照在茶水上,折射出灿金色的波光。

    简泽轩听到二人对话,感到有些奇怪,便也走过来,站在少年身侧往窗外一看,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鹤立鸡群的白衣男人。

    那男人丝毫没有避讳,与身边的女人有说有笑地进了一家酒楼。

    “是他?”简泽轩眉头微皱,那不是那夜夜闯千澈香闺的男人?现在怎么又与别的女人在一起有说有笑?

    “小澈。”苏煊铭转头,一脸严肃地看着苏千澈。

    “嗯?”苏千澈有些奇怪,虽然平时苏煊铭便是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可现在的他,似乎格外认真。

    “以后,离他远些。”苏煊铭很郑重地说道。

    “额……”苏千澈眨眨眼。

    “嗯,苏大少爷说得对,这种男人,一定要离得远一些。”简泽轩很赞同地点头。

    苏千澈有些懵,左看看右看看。

    “为何?”

    苏煊铭冷声道:“与别的女人纠缠不清,这样的男人,不配做我的妹夫。”

    简泽轩沉声道:“大庭广众之下,毫不避讳地与别的女人谈笑风生,这样的男人要不得。”

    苏千澈看看玄衣男子,又看看紫衣男子,‘噗’地笑出声。

    刚才司影并没有与那个白衣女人谈笑风生吧,在她看到的过程中,他似乎一句话也没说,表情也是一直未变。

    而且,好像,大概,她每日都是与男子在一起进进出出啊,虽然她是男装打扮,虽然她发育得不是很明显,可她却实实在在的是女人一枚,为何大哥却从来没说她与男子走在一起不成体统?

    这般想来,这个大哥似乎对她格外宽容,从不阻止她与其他男子走在一起,甚至也从不问她她的身份,他连她是好是坏都不知道,却这般护着她。

    “大哥,谁说他是你妹夫了?”苏千澈笑问道。

    “不是就好。”苏煊铭转过头不看她,冷脸有些红。

    这般在她面前说话,是不是太直接了?

    “怀王殿下,我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好像……”当时简泽轩为了气‘她’,可是直接搂着苏柳烟的腰肢的。而刚才司影嘛,看上去还挺正常,并没有什么越矩的动作。

    苏千澈笑眯眯地看着简泽轩。

    想到当时的情景,简泽轩的俊脸瞬间涨红,不知是臊的还是恼的。

    “我……我当时……”简泽轩眼神有些闪躲,不知该如何回答,忽然他灵机一闪,想到她在接风宴上说的一句话,“我当时脑子进水了,对,就是脑子进水,所以才会做那种傻事。”

    “哈哈。”苏千澈笑起来,一汪眼眸弯成了月牙,笑声轻灵婉转,连远在酒楼里的某人,都似听到了这毫不掩饰的动听笑声。

    或许是因为个性使然,她对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并无愧疚感,所以对原主的情感也是丝毫不在意,对待简泽轩,也如陌生人一般,并没有把他当成潜在的仇人,自然也无厌恶之感。

    虽然初见时对他并无好感,可这段时间的相处,却发现简泽轩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讨厌,他的性格成熟稳重,如同兄长一般,身上自带的淡淡松香,也能让人无意识中感到安心。

    所以,此刻见他窘迫到说出脑子进水的话的模样,苏千澈不知为何,便觉得极为开心,或许,是因为听到了只有在前世才能听到的话吧。

    简泽轩摸了摸鼻梁,见她如此欢欣的模样,心里松了一口气。

    所以,她其实是不介意他当时做的傻事吧?

    笑过之后,苏千澈便又恢复了慵懒,嘴角却依旧残留着一丝笑,不甚在意地说道,“男人嘛,不都是三妻四妾,特别是身份尊贵的,没有几个妻妾,哪里能体现出他们的能力和魅力?”

    “不行!”苏煊铭声音很冷,毫不犹豫地否认了她的话,“你的相公,只能有你一个妻子。”

    简泽轩亦低声道:“有你一人,足矣。”

    苏千澈抬手扶额,她这具身体现在才十四,谈论这样的话题,合适吗?

    不过,由此可以看出,苏煊铭对她,应该是真心的。

    轻咳了一声,苏千澈不再理他们,转身走回去,三个杀手都望着她,苏千澈摆了摆手,让简泽轩命侍卫把他们带走,便出了茶楼。

    回到千府,刚走进府里,便遇到匆匆跑出来的柳心柔。

    柳心柔俏丽的脸蛋上一脸焦急,低垂着头跑着差点撞进苏千澈怀里。

    少年伸手拉住她,她才抬起头来,焦急地道:“公子,我爹……爹他不知道为何知道了娘在府里,现在正闹着要去见娘,府里的侍卫拦不住,求您帮帮忙……”

    “嗯。”苏千澈点了头,柳心柔便又道:“奴婢现在去找小弟,麻烦公子……”

    说罢行了礼之后便又匆匆跑了。

    “你们先带他们去西厢房,我去看看。”苏千澈对简泽轩说了,便抬步往后院走。

    柳喻舟的位置,很轻易便能知道,他的声音很大,连整栋府邸都能听到。

    “你们是不是想造反了,都给老子滚!”随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因为弑神卫的训练已经初见成效,她便让十一选出二十个弑神卫在千府充当临时侍卫,或许那些弑神卫都没有想到,重新开始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和曾经的顶头上司打架。

    苏千澈走到南边小院,便见柳喻舟怒气勃发地站在院门口想要闯进去,在他面前,两个侍卫正竭力阻拦着他。

    侍卫脸上身上都挂了彩,显然已经经过了一番争斗。

    “柳老大,你别闯了,主子吩咐过,不能让你进去。”左边的侍卫嘴角被打肿了,却依旧苦口婆心地劝。

    “什么主子,你们哪里来的主子?!老子才离开多久,你们就叛变了?!”柳喻舟一拳打在说话的侍卫肚子上,侍卫痛苦地捂着肚子,脚步却是丝毫没有离开岗位。

    “怎么回事?”苏千澈走过去,语调慵懒地问。

    右边的侍卫看到他,就像见到救星一样,语速极快地说道:“主子,柳老大想要进去找夫人……额……”看到少年淡淡的眸光,他连忙改了口,“柳……柳校尉想要强行闯进去,我们拦不住啊。”

    “哈,你们竟然认这个黄毛小子当主子?简直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柳喻舟怒喝一声,又要开始揍人。

    两个侍卫躲了一番,苏千澈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两人连忙跑远了。

    “连女儿都卖的柳校尉,竟然还有脸?”苏千澈走到柳喻舟面前,纤瘦的身体站在这粗壮大汉前面,却像是一堵墙一般,拦住了他的去路。

    “黄毛小子,给老子滚远点,别以为老子不敢打你!”柳喻舟说着,便毫不留情地向少年一拳挥去。

    苏千澈轻哼一声,抬脚,一脚踹在柳喻舟腹部,看似没有用力的一脚,却让柳喻舟猛地退后几步,腹部剧烈抽痛,挥出去的拳头也忍不住收了回来。

    “你这个……臭小子……”柳喻舟抱着肚子,艰难地从牙缝间挤出一句话。

    “柳校尉,看在你儿子女儿的面子上,本公子礼让你三分,若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本公子绝不留情。”苏千澈淡淡说道。

    “老子要去看老子的媳妇,你管得着?!”柳喻舟咬着牙说道。

    “谁是你媳妇?”苏千澈勾唇,笑意带着淡淡的嘲,“她独自一人养大一双儿女之时,你怎么不记得她是你媳妇?”

    “老子的家务事,要你管!”

    苏千澈淡淡看他一眼,声音慵懒,“本公子不会管,你只需安分一些,不然,本公子怕是控制不住,把你扔出去。”

    “哼!”柳喻舟怒哼一声,或许知道不是面前少年的对手,便不再硬闯,脸色却是一片铁青。

    外面的吵闹声很大,里面的秦氏肯定听见了,摊上这么个男人,也是不幸。

    就这么站了半晌,柳喻舟突然呸一声,转身大步往外走。

    他离开后不久,柳心柔便带着十六快速走了进来,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千澈,她连忙行礼,“公子。”

    “进去看看她吧。”苏千澈点了点头,率先往前走去。

    门窗紧闭,房间里显得有些暗,一个人影躲在床脚边上,抱着身体蹲在那里,眼神有些空洞,身体小幅度地颤抖着。

    见有人进来,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拼命往角落里躲。

    柳心柔走进屋,看到秦氏的举动,连忙跑过去抱着她,心疼地说道:“娘,您怎么又坐到这里来了,柔儿不是让您坐在桌边吗?”

    秦氏在她怀里渐渐停止了颤抖,脸上的惊恐也去了大半。

    十六呆愣愣地走到她们身边,浅紫色眼眸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人。

    “来,娘,这是公子,是咱们的救命恩人,您不要怕。”柳心柔拉着秦氏站起身,走到苏千澈面前,与她一同对少年行了一礼,“公子的恩情,奴婢与家母舍弟没齿难忘。”

    苏千澈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母亲的情况,看上去比之前好些了。”苏千澈道。

    柳心柔扶着秦氏坐在桌边,又给苏千澈倒了一杯茶,才道:“托公子的福,家母现在好了许多,想来很快便能恢复正常。”女子虽这般说着,眼底的担忧却是丝毫不减。

    十六站在两人身侧,一言不发。

    “等你母亲恢复之时,我会安排她与柳校尉见面。”苏千澈抿了一口茶道,“这段时间,你和十六好好照顾她,十六,你的母亲由你守着,不要让你父亲靠近她。”

    红发男孩眼珠动了动,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晚上柳管家也不用伺候了。”苏千澈说罢,便直接走了出去。

    一直低垂着头的秦氏,在她离开之时,抬起头来看了少年的背影一眼,又快速低下头去。

    ……

    凤翔酒楼,二楼最右侧的雅间,桌上布了酒菜,香气扑鼻,西侧角落里,一盆紫色蝴蝶兰开得正艳。

    主位上,戴着面具的白衣男子半靠在椅子里,左臂搭在椅子扶手上,三指轻贴在脸颊,琉璃般净透的眸看向对面的女子。

    “司尊主,今日能请到你,老身颇感意外。”碧落阁阁主林燕菲说着,看了看旁边的宫紫菱道,“看来老身还得感谢我这徒儿。”

    仙一般的白衣女子正在贴心地为司影倒酒,倒好之后,她动作轻柔地把酒杯放在白衣男子面前,听到林燕菲的话,女子微微红了脸,眸光微垂,她端正地坐好,柔声道:“师傅,您别打趣徒儿了。”

    “哈哈,菱儿还害羞呢。”林燕菲伸出手轻点了容紫菱脑袋一下,道:“司尊主肯赏脸,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师傅……”容紫菱面带羞涩,眼角余光偷偷觑了白衣男子一眼,见他表情依旧淡淡,嘴角的笑意似有若无,看不出他眼底情绪。

    萧潜站在司影身后,看一眼林燕菲,又看一眼容紫菱,最后目光落在自家尊主身上。

    他能告诉容紫菱,尊主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吗?

    虽然他是挺喜欢这个美女的啦,而且美女和他们关系也好,但是如果尊主不喜欢,他自然也不会多插一句嘴。

    “林阁主请本尊前来,所为何事?”司影指尖点了点脸颊,脸上的半块银色面具散发出清冷的光。

    林燕菲见他不愿在这个暧昧的问题上多说,便没有再继续,而是接道:“司尊主是明白人,老身便直说了。”

    “老身对数日后出世的风云令有些兴趣,希望能与司尊主合作,得到风云令,司尊主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向老身提。”

    司影粉嫩的薄唇勾了勾,净透的眸底漾起浅浅波纹,“不巧,本尊对风云令,也有些兴趣。”

    萧潜奇怪地看了司影一眼,尊主不是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么?

    林燕菲心里微惊,三年前风云令出世之时,离云宫并未参与抢夺,这次怎么会想要了?

    若是离云宫参加,两方便是对手,面对这个实力强大的对手,她们碧落阁还有几分把握?

    容紫菱见林燕菲面色有些僵硬,连忙打圆场,“师傅,司尊主,先喝点酒吃些菜再说吧。”

    “酒菜就不吃了,林阁主可还有事?”司影浅浅地笑。

    “不知司尊主为何想要风云令,若是老身能办到,不知可否与司尊主合作?”林燕菲问。

    司影眼睫动了动,琥珀色的眸底闪过一道浅浅流光,“本尊也不知道她拿来干什么。”说到‘她’时,白衣男子眸底的柔情似要溢出来。

    他的表情变化并不明显,可身为女人的容紫菱,对于这种事情是何等敏感,几乎在司影提到‘她’时,容紫菱便感到了巨大的威胁。

    那个‘她’是谁?!

    林燕菲额头青筋跳出,司影的话是什么意思,帮别人得到风云令?

    “司尊主,紫菱冒昧,可否问一句,‘她’是谁?紫菱可否见一见?”容紫菱眼眸弯了弯,似是在笑,声音亦是轻柔无比,“能与司尊主相识的人,必然不是寻常人儿,紫菱也想见识见识。”

    司影轻笑,“你的请求,本尊会转告她,至于她见不见,却不是本尊能决定的。”

    这样的话从司影口中说出,身后的侍卫萧潜只觉得五雷轰顶。

    究竟是谁,能让尊主如此柔情似水?而且,连外人想要见她一面,尊主都做不了主,听尊主的意思,他这是听那人的话了?这这这……那人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容紫菱面纱下的脸更是青白一片,她微垂着眸,盖住眼底情绪,低声道:“紫菱只是想见她一面而已,紫菱并无恶意。”

    女子的声音有些委屈,在空旷的房间里低低响起,让人觉得拒绝了她的请求仿佛都是罪过一般。

    萧潜不忍地看了容紫菱一眼,嘴唇动了动,正要说话,却在这时,一串轻灵的笑声不知从何处隐隐传了过来,是女子的声音,声音清朗,能听出来女子笑得开怀,清脆悦耳的声音仿佛驱散所有阴霾,连空气里些许不和谐的气氛都似被吹散,只留一室明朗。

    容紫菱柳眉微皱,哪个女子如此没教养,竟笑得这般大声。

    白衣男子却在听到这笑声的刹那,如水般清澈透明的眸光有一丝凝滞,刹那间便又恢复正常,眼睫往下盖了盖,樱花般粉嫩的薄唇轻轻勾起柔和的弧度。

    她竟也在不远处,不知她可否看到了他?

    这般的笑,她从未在他面前展现过,她是与谁在一起,为何笑得如此欢乐?

    直到笑声消失,司影才收回思绪,转眸看向对面女子,“林阁主有什么需求,可以给本尊说一说,若本尊能满足林阁主,那风云令,便由本尊保管。”

    林燕菲思索了片刻,司影的意思是,答应合作,可得到风云令的话,便交给离云宫,这与她之前的设想完全相反。

    “此事,容老身再想一想。”林燕菲轻叹一口气,离云宫对风云令感兴趣,是她始料未及的,看来还得重新谋划一番。

    “既然如此,本尊先行告辞。”司影微点了头,便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容紫菱替他斟的那杯酒,自始至终没有动过。

    萧潜见自己尊主走了,连忙也要跟上去,袖子却被人拉住了。

    白衣女子站起身,在娃娃脸的侍卫面前轻声问:“萧侍卫,你可知道司尊主口中的‘她’是谁?”

    萧潜看一眼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容师姐,主子的事情,哪里是咱们这些侍卫可以过问的?不过,前段时间还未听尊主提起过,现在才提起来,可能是尊主才认识不久的人,或许那人是尊主的知交好友,容师姐不必担心。”

    容紫菱咬了咬唇,眼睫垂下,“你可知晓,司尊主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啊哈哈。”萧潜摸了摸后脑勺,这种事情,哪里是他一个侍卫可以揣测的?不过他还是道:“容师姐,你已经获得了咱们离云宫大伙的认可,许多兄弟都认你这个未来的尊主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