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64 寂寞如雪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苏千澈只感觉到身体凌空一晃,便落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身后坚实的肌肉咯得她有些疼,不过她并没有抱怨,苏煊铭两条精健的手臂揽着她,她绝对掉不下去。

    所以,她可以在马背上睡觉了!

    得出这个结论的苏千澈很自然地在玄衣男子怀里拱了拱,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十一垂眸看看自己怀里,空荡荡的,心里失落难言。若是他快一步,是不是,小姐现在就在他怀里安稳地休息了?

    苏煊铭身体有些僵硬,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虽一时想到让苏千澈减轻一些负担,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双手都有些发僵,连缰绳都快要握不住。

    许久之后,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已经睡下,苏煊铭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地护着她,用披风为她挡住因骑马带起的风。

    因为有个睡觉的人,两人的速度慢了一些,另一匹马跟在两人身后,慢悠悠地跑着。

    直到天快黑下来,三人才来到下一个大城,津京城。

    津京也是极大的城市,虽然没有京都繁华,却因为离开了朝堂,江湖中人便显得多了起来,还未完全黑的城市里,能看到不少带着武器的江湖人士,许多店铺也还没关门,卖武器卖装备的,开着门亮着灯,等着客人去光顾。

    三人进了城,找了一家客栈,三人下了马,苏千澈与苏煊铭走进客栈里,十一拉着马站在外面。

    见有人进屋,小二连忙迎了过来,“二位客观,可是要住店?”

    “住店,三间上房……”

    苏千澈的话音还未落下,便突然有人冲了进来,横冲直撞完全不看前面的人。

    苏煊铭一把拉住苏千澈,把她拉到怀里护着,冰冷的眸光如冬日的寒风般刮得人生疼。

    那冲进来的人下意识抖了抖,看了两人一眼,见只是两个寻常江湖人士,便又不屑地转回头,理了理衣服,趾高气昂地说道:“小二,五间上房,映月山庄的三师兄来了,你们给我好好伺候着。”

    小二有些为难地看了来人一眼,又看看苏千澈二人,“弊店只剩四间上房,这……这两位客官要三间……”

    来人又不屑地看向苏千澈二人,鼻孔朝天地说道:“不过是两个落魄的人,怎么能与映月庄三师兄相提并论。”又转头看向小二,“你做不了主,去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上房不够,就腾一间出来!”

    小二无奈,只能去叫了掌柜。

    苏千澈淡淡看了眼前灰色衣服的男人一眼,那人感受到她的目光,忽觉全身发凉,他下意识抱住了胳膊,高声喝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苏千澈轻笑一声,缓缓开口:“你会挖吗?要不要本公子给你示范一下?”

    “你什么意思?”灰衣男子紧皱着眉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灰衣男子正要说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啊哈,是孟少爷啊,快请进,快请进。”掌柜的很快便走了出来,看到灰衣男子之后,连忙笑脸相迎。

    这灰衣男子是津京城里一位大官之子,姓孟名然,本人很喜欢练武,对映月庄的师兄弟们极为崇拜,今日遇到出门在外历练的映月庄三师兄和几个师弟,便自告奋勇为他们准备客房。

    “掌柜的,五间上房,赶紧腾出来,三师兄马上就来,做不好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孟然睨了一眼苏千澈二人,便转头对掌柜说道。

    “是是是。”掌柜连连应道,转头便要吩咐小二去腾上房。

    “等一下。”

    淡淡的声音阻止了掌柜的话,掌柜这才看到旁边还有两个人,目光随意扫了一番,一眼便看出来二人并不是津京城有名的公子少爷,便不理会,直接让小二去腾出一间上房来。

    映月庄是这一片最为有名的门派,映月庄三师兄,他们哪里敢得罪?

    “这两位客官,小店已经没有客房,你们去别家吧,现在客房很多,不愁找不到房间。”掌柜好言好语对两人说道,毕竟这二人看上去也是不凡,能不得罪便不要得罪。

    苏千澈轻笑一声,懒懒道:“本公子还就看上你们家的客房了,怎么,掌柜不懂先来后到的道理?”

    “这……”掌柜有些迟疑,面前的少年虽看似懒散,可以他多年开店识人的经验来看,这少年并不普通,况且,少年身后那人,浑身气势十足,周围空气都仿佛结了冰,这也是不能惹的啊。

    正在掌柜迟疑纠结间,外面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孟然听到声音,连忙转头,看到客栈外的人时,立马换了一副表情,笑意盈盈地迎了上去,“三师兄,您来了,我已经让掌柜的准备了五间上房,你们一路风尘仆仆辛苦了,现在就进去休息吧,”

    客栈外,映月山庄三师兄宁傲骑在高头大马上,冷傲的目光扫了一眼站在客栈前牵着三匹马,身着侍卫服的黑衣男子,黑衣侍卫气质不凡,宁傲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便觉得这侍卫似乎有两分熟悉。

    不过,即便气质不俗,却也只是区区侍卫而已,他怎么可能认识什么侍卫?

    宁傲很快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笑得五官都揉在一起的孟然,随后下了马,把缰绳扔给孟然,冷然说了一声:“做得不错。”便走进客栈里。

    在他身后,八个映月山庄弟子也都下了马,把缰绳扔给小二之后,便随之进了客栈。

    “三师兄,咱们这才出来历练没多久,师傅怎么就让咱们回去了?”一个弟子走到宁傲身边轻语道。

    宁傲还没说话,旁边便有人接道:“听说是离开多年的三公子要回来了,师傅让咱们能回去的都回去。”

    “什么三公子啊,咱们庄里不是只有两位公子吗?”另一个弟子疑惑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来庄里晚,有些事情自然不知情,我跟你说啊,这三公子,是那位夫人唯一的孩子,听说小时候差一点被人……”

    “闭嘴。”冷傲的声音响起,那几人连忙停止了议论。

    宁傲走进客栈,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客栈里地两个男子。

    确切地说,是一个男子一个少年,男子一身玄衣,黑色的衣服透着若隐若现的红,看上去神秘异常,男子的眼神冰冷,似平静的湖面结出来的冰晶,冷得刺骨。

    少年一身白衣,眼眸半阖,姿态慵懒,面容却是极为精致,懒散恣意的模样,不仅没有让他清减半分姿容,反而更多了一分让人探究的**。

    掌柜见正主都来了,也不再纠结该不该把房间给另两人的问题,热情地对宁傲说道:“几位贵客,客房已经准备好,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宁傲冷淡地点了点头,便与身后几人准备跟着掌柜上去二楼。

    “站住。”苏千澈眸光淡淡地扫一眼几人,她和苏煊铭就那么容易被人无视?

    宁傲脚步不停,问掌柜的:“怎么回事?”

    掌柜连忙道:“是这样的,这两位公子想要住店,可是弊店客房已满,只能让他们去别的客栈看看。”

    苏千澈捋了捋额角的发丝,嘴角勾起邪气的笑,被无视得这么彻底,她还是头一次遇到。

    原本她也不是非这家客栈不可,若非那趾高气昂的男人,和眼前这个势利眼的掌柜,她或许会直接换了别家客栈。

    “掌柜的,你这样说话可就不对了。”苏千澈轻呵一声,慵懒的话语里带着笑意,“本公子已经说了要三间上房,刚才的男人却突然冲出来与本公子抢……”

    “你是什么人,敢抢咱们映月庄的客房?!”一个映月庄弟子不待苏千澈说完,便厉声喝道。

    “本公子是什么人?”苏千澈菱唇微勾,缓缓道:“现在便告诉你,本公子是什么人。十一。”

    从看到宁傲之时,便有些失神的黑衣侍卫片刻惊醒,动作快速地从客栈外走进去。

    “这里有几个碍眼的东西,把他们全部扔出去。”苏千澈眸光懒懒地看了以宁傲为首的几人一眼。

    几个弟子一怔之后,顿时大笑起来。

    “哈哈,两个不开眼的东西,映月山庄也是你们敢惹的?”

    “是,公子。”十一垂眸应了,便直接抓住距离最近的两个映月庄弟子的后领,直接把人扔出了客栈。

    两个被扔出去的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客栈外,脸色难看得吓人。

    “你,你们敢!”另几个弟子还在大笑,丝毫没有防备对方竟然招呼不打就出手,一时没有防备,竟然让侍卫得逞。

    其余几人连忙拔剑,只有宁傲眸光沉冷地看着十一。

    十一的动作极快,快到连宁傲都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说不通,那就只能动手了。”苏千澈以手掩嘴打了个哈欠,在马背上虽然有苏煊铭护着,她却也没有睡好,马背上颠簸劳累,现在竟有些困了。

    几人恼羞成怒,师兄弟竟然在他们面前被人扔了出去,若是他们不好好收拾一番这几个人,传了出去,他们还怎么在映月庄立足?

    “臭小子,拿命来!”几个映月庄弟子提剑便向十一和苏千澈杀过去。

    “哎哎,你们别打啊~”掌柜连忙喊道,他们在这店里打,若是殿里的桌椅有什么损失,他找谁赔去?

    十一面容冷峻地挡在苏千澈前面,面对迎面而来的六柄长剑,不闪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十一,快点解决,我困了。”苏千澈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苏煊铭如同一线的薄唇微抽,她都快睡了一个下午,现在便又困了……

    “是,公子。”十一应道,手上动作更快,很快几个师兄弟便被未出鞘的剑敲得头昏眼花,在客栈里踉踉跄跄找不到北。

    见几人被解决,苏千澈懒懒道:“把他们都扔出去,我们走,去找客房休息。”

    说罢,便转身扑进苏煊铭怀里,闭着眼道:“好累,不想走路,大哥抱我出去。”

    之前怎么没想到,有了人形座椅,她可以节约多少走路的体力啊!

    被突然袭击,苏煊铭差点便要条件反射把人扔出去,意识到怀里的人是谁时,才生生压下扔人的冲动,额头青筋却是跳了出来。

    这家伙,之前也没觉得这么懒,现在竟然懒到连路都不想自己走了?

    “成何体统,身体站直!”苏煊铭僵着身体冷声道。

    “大哥,我这是给你锻炼的机会,不然你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抱‘嫂子’。”苏千澈吊在苏煊铭脖子上,笑眯眯地说道。

    嗯,虽然那个嫂子,很可能会是某个太子,想想大哥抱着太子的模样,唔,那画面,不要太美。

    听到少年的话,苏煊铭不由自主地脑补了某个画面,瞬间脸色更寒了,“不准胡闹!”

    “啊……困死我了,干脆就在这里睡觉了,哎,掌柜瞧不起人,大哥也那么绝情,我的命怎么那么苦。”苏千澈喃喃说着便闭上了眼,挂在苏煊铭脖子上似乎真的要睡觉一般。

    这般的神转折,让宁傲和掌柜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还是刚才那个一言不合便要把人往外扔的少年吗,现在怎么就像一头无尾熊一样挂在那座冰山上。

    十一面色微冷,这样的小姐,他从未见过,所以,苏大少爷是得到小姐全部的信任了吗?

    苏煊铭额头青筋直跳,又不能把人给扔出去,只得把她抱起来,冷声说道:“别睡,还没用饭。”

    “嗯……”苏千澈双眸紧闭,应了一声,也不知听到没有。

    怀里的家伙很轻,对苏煊铭来说就像是一片羽毛一样,他抱着少年出了客栈,十一沉默着跟上。

    宁傲看着黑衣侍卫的背影,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

    “三……三师兄,咱们就让他们这么走了?”刚被扔出客栈的几个弟子又走了进来,看到三人旁若无人地离开,顿时气不过,想要追出去在三人身上找回场子。

    宁傲挥手阻止了他们,看着那挺拔的背影道:“此事无须再提,今日不住这里,去另外一家客栈找几间上房。”

    几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反抗宁傲的吩咐,只得恨恨地瞪一眼几人的背影,又拖着受伤的身体去别处找客房。

    “哎,几位贵客,你们怎么走了?”掌柜见两拨人一前一后都走了,顿时傻了眼。

    他刚才可是得罪了住上房的一个人,专门为这一波贵客腾出了一个房间,他们现在怎么说走就走了?

    夜风寂寂,街道上也已经安静了下来,两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行走在街上,两旁店铺外挂着的灯笼照在二人身上,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其中一个较高的人影怀里抱着一个纤瘦的人儿,那人脑袋埋进男子怀里,看不清容貌,只能从橘黄色的灯光下看到少年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浅浅的阴影。

    十一转头看着少年安静的睡颜,长睫微垂,掩盖住眼底的思绪。

    恨不得整日睡觉,从未出过远门的她,今日怕是累坏了。

    如此怕累的小姐,为何要与他一起回映月山庄?

    小姐对他这么好,让他怎么能放得下?

    很快两人便又找到一家客栈,要了三间上房,巧的是,映月山庄的九人也住进了同一家客栈,只是他们并未找茬,苏煊铭和十一便没有管。

    用过饭后,苏千澈洗浴一番,便懒懒地瘫在了床上,原本是要问苏煊铭一些关于无音阁的问题,现在也没有多少力气了。

    这具身体底子还是差了许多,就骑了一下午的马而已,竟然像是要散架了一般,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其他的完全不想。

    夜色渐浓,很快便伸手不见五指,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刮起一丝风,半开的窗户忽然被轻轻打开,一道人影轻手轻脚地飘了进来。

    暮色中,床上的少年耳朵动了动,却没有睁眼。

    那人影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动作,只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像是匕首出鞘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阵极细微的风声。

    “啊!”一声惨呼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黑影的手腕被一只手抓住,如铁钳一般的手紧紧箍住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门突然被推开,月光照进房间,一道挺拔的身影在门边闪过,来到床边,沉声问:“公子,你没事吧?”

    ‘啪’手腕骨头被捏断的清晰声音再次响起,那人再次惨叫一声,剧痛让他冷汗淋漓。

    “带出去处理了,别打扰本公子休息。”少年懒懒的声音响起,偷袭之人被一股大力扔在一边,床上的少年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不可能,你们分明已经吃了那些菜!”偷袭的人不敢相信地沉声喝道。

    十一面色冷凝,拽着人便快速走了出去,随后又轻轻关上门。

    晚上吃饭之时,他们便已经察觉到饭菜有问题,并且第一时间告诉了小姐,只是小姐好像并不在意,还吃了不少。想到小姐曾经也服过毒性极强的断魂散也没事,十一的心也放了下去。

    十一把人拖到隔壁房间里,房间里燃着蜡烛,苏煊铭站在在床边,在他面前,另外七个映月庄弟子全都躺在地上呻吟,宁傲左手撑在桌子上,右手捂着胸口,嘴角一丝血迹,目光阴沉地看着床边的玄衣男子。

    十一把人扔到地上,沉声说道:“公子睡觉了。”

    “你们早就已经知道菜里有药。”宁傲看着二人,咬着牙说道。

    十一冷然,他与苏煊铭将计就计,吃了一些菜,随后便用内力把毒逼了出来,就等着晚上那些人露出马脚来。

    没想到,要致他们于死地的,竟然就是刚才那几个映月庄弟子。

    十一没有回答,而是道:“谁派你们来的。”

    映月庄里并不是铁板一块,除了庄主,还有几个副庄主,以及手握重权的长老,难道是有人不想让他回去,所以才会在此下药刺杀他?

    “我身为映月庄三师兄,走到哪里谁都要礼让三分,你们却如此无礼,我自然要好好惩罚你们一番!”宁傲嗓音低沉,理所当然地说道。

    十一眉头微皱,看宁傲的样子,怕是根本就没有认出他来,那么他们便不是专门冲着他来。

    可若只是因为今天没有直接把客房让给他这样的原因便要置人于死地,那就太过离谱,难怪映月山庄会逐渐没落,有这样仗势欺人的弟子存在,映月庄怎么可能繁盛。

    “仅仅是这样?”十一冷声问。

    “什么叫仅仅是这样?!映月庄的的地位不容侮辱,你们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映月庄,我岂能容你们于世!”宁傲高傲地哼一声。

    十一薄唇微抿,正要说话,旁边的苏煊铭却眸光一凝,身影瞬间便在房内消失。

    十一心里一跳,顾不上宁傲等人,快速转身,从房间里飞了出去。

    刚才被人造访过的房间,房门再一次被打开,黑暗中,是兵器相交的清脆碰撞声。

    苏千澈很郁闷,非常郁闷,她不过就是想好好睡个觉,为何这些人就是不消停?

    而且这次闯进来的这个内力极高,她竟一时奈何不得他。

    床边,黑衣人的招式招招致命,苏千澈躺在床上,用匕首一一化解,黑暗影响了视线,每一次与对方带着强大内力的武器相撞,苏千澈便感觉到手臂被震得微微发麻。

    趁对方出招间隙,苏千澈左手一撑,从床上翻身而起,右手泛起微微荧光,正要给对手致命一击,却突然一道凌厉杀机从左侧飞速而至,转眼间便来到近前,苏千澈不得不放弃机会,身体后倾,躲过那道暗器,而在此时,床边的人杀招再次袭来。

    苏千澈面色不变,身体一拧,以极诡异的姿势避开对手杀招,瞬间下了床。

    又是一道暗器从窗口飞进,却比少年晚了一步,暗器扎进床头的木头上,木床晃动了几下,差点便要散架。

    黑暗里,少年勾唇轻笑,没有了床上狭小空间的限制,即便是在暗夜中,也是她的天下。

    床边的黑衣人在苏千澈逃下床的那一刻便心里一紧,他们知道少年诡异的身法和速度,所以才会想要把她困在床上解决,没想到即便是如此默契的配合,却依然让她逃了出去。

    眼不能视物,其他的感官便格外灵敏,黑衣人闭上眼,努力感知着房间里一丝一毫的动静,全身内力都调动起来,随时准备应付对方的攻击。

    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守在窗边偷袭的人也感受到了里面的情况,也不再隐藏身形,直接从窗口跃了进来。

    可还未等他站定,脖子边便被抵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事,尖利的刀锋毫不留情地划破了他的颈部皮肤,血腥味在房间里扩散开来。

    “让本公子猜一猜,你们该不会又是什么七星楼的杀手吧?”少年的话音还未落下,被匕首挟持着的人猛地一个肘击,同时身体往边上一侧,便脱离了少年的匕首攻击范围,同一时间,早就蓄势待发的黑衣人攻击如狂风骤雨般袭来。

    房间里除了兵器碰撞的清脆声音,再无其他声响,可不时闪过的一道寒光,却昭示着里面到底有多凶险。

    对方的攻击步步紧逼,苏千澈轻叹一声,若是不使用能力,想要几百这两人,怕是有些困难。

    大哥和十一也还没有来,想来应该是被他们的同伙拖住了。

    苏千澈一边应付着两人攻击,一边往外退。现在还没有查出幕后指使是谁,她不能暴露自己的底牌。

    只要能坚持到两人中其中一个前来,这两人,便不足为惧。

    另一边,苏煊铭刚从房间里出来,迎面便有一道似铁非铁的链子朝他的面门激射而来,这链子看上去脆弱,周遭却带着凛冽风声,绝对不可小觑。

    苏煊铭的脑袋微微一侧,刚躲过这道链子,左右便各有一道链子往他的脚上缠过去。

    “滚开!”苏煊铭冷喝一声,拔剑便向链子斩过去。

    “铿。”

    长剑斩在链子上,激起一串串火花,清脆又沉闷的声响传出,那削铁如泥的长剑,竟然没有斩断看起来脆弱无比的铁链。

    “墨玦阁下,我们也不想与你为敌,只要你留在这里,不要插手这件事便好。”走廊里的栏杆上,一个面容英俊的男人坐在上面,男人一头夺目的银发披在脑后,在半空荡漾犹如一条银纱。

    “天枢!”苏煊铭声音沉冷,眸中如藏着万年不化的冰川。

    七星楼,之所以名为七星楼,是因为楼里有七名最顶级杀手,分别以北斗七星命名,其中又以天枢实力为几人之最,若是有七星之一出手,便说明七星楼已经打算结束这次任务。

    “墨玦阁下,我等都很是佩服你,为了困住你,我和天枢都来了,七星中,两星同时执行任务的,可还是第一次。”右侧,名为摇光的女子倚在客房外的墙上,手上一条银色铁链轻轻挥舞。

    “喂,别废话了,里面还有个侍卫,那个侍卫也不简单,他可是映月庄三公子,别小瞧了他。”左侧一黑衣络腮胡的男人说着目光便扫了屋内一眼。

    “嗯?那侍卫不见了?”络腮胡心里微微一惊,那侍卫刚才还在,难道是从后面窗户跳出去了?

    “怕什么,自然有人拦着他。”摇光不甚在意的说道。

    “好不容易等到目标人物出一趟远门,自然要做好万全准备。”天枢补充道。

    苏煊铭抬手,长剑直指对面的白发男人,“伤她一根头发,天上地下,不死不休!”

    冷冽的声音传出,面前的空气都似被一寸寸冻结,下一刻,玄衣男子身上强横无匹的气势发出,天枢等三人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她并不是你的亲妹妹,你何必如此。”天枢一边躲避苏煊铭的攻击,一边用无坚不摧的铁链缠住他的动作。

    “六年前你就一心护着她,若不然,咱们也不必再接一次这个任务。”摇光道,试图用话语分散苏煊铭的注意。

    苏煊铭的速度极快,攻击凌厉没有丝毫破绽,内力也是强大无比,若真要分个胜负,他们三人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好在此次任务对象并不是他,他们只要缠住他,等待那边得手便好。

    苏煊铭薄唇紧抿,一言不发,一边攻击一边找破绽试图突围。

    小澈的房间里并没有传出呼救声,所以她暂时还是安全的。

    “放弃吧,我们不会让你去救人的。”天枢道,“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若是小澈的父母在,七星楼可还敢接这个任务?!”苏煊铭冷喝一声,“七星楼楼主嫉妒苏氏夫妇,竟不顾廉耻对他们的女儿出手。”

    “哈,这次你还真是猜错了,并不是楼主要取她性命,谁知她得罪了何方神圣,对方对她的性命可是势在必得。”摇光被剑光逼得退后一步,与墨玦交手,绝对不能离他太近,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连相府都极少出去,谁会对她有深仇大恨?”苏煊铭黑眸里闪过深蓝色幽光,忽然他眸光一震,意识到一个他们都忽略了的问题!

    房间里,苏千澈站在一人身后,匕首比在黑衣人脖子上。

    在黑暗中呆久了,三人都已经适应了这种暗度,他们分别能看到对方模糊的影子,见伙伴被挟持,另一个黑衣人便暂时停止了动作,手中匕首却是紧紧握起,时刻准备反击。

    本以为这个久居相府的女子只是身法有些诡异,所以楼主便派同样身手敏捷而且内力高深的他们前来刺杀她,再加上黑暗对杀手极为有利,刚开始之时,他们也占了一定的上风,可没想到她在黑暗里也能如鱼得水,简直比他们这些杀手还像杀手。

    “告诉我,你们是如何知晓我的身份的。”苏千澈问出了苏煊铭同样意识到,却不由自主忽略了的问题。

    因为他们都知道苏千澈的身份,下意识便觉得别人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之前他们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大的突破口。

    真正知道苏千澈身份的,只有她身边几个经常接触的人,即便是有人能一眼看出来,却也必须要与她接触,才能确定她的身份。

    第一次遇刺之时,她并没有伪装,第二次是去了二皇子那里,回隆林街的路上遇到的刺杀,也就是说,幕后黑手那时候便已经知晓了她的身份。

    那么,那时候知道她身份的,有哪些?那个幕后黑手,会是她身边的人吗?

    黑暗中没有回应,苏千澈也并不觉得如此简单便能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她从来到这个世界,便一直安分守己,能在院子里晒太阳就绝对不出去,即便是这样,却也能引来无端的杀身之祸,她与那个要杀她的人,到底有多大的仇恨?

    “你们两个都打不过我,若是被我解决一个,另一个还能活么?”苏千澈慵懒轻浅的声音响起,少年嘴角一朵笑意隐藏在沉凝的暗夜里,“你们都是杀手,却也不会无故送死,所以,要想活命,便告诉我一些你们知道的,比如,那个黑袍人,在哪里能够找到他。”

    依然没有人说话,空气里只能听到三人轻浅的呼吸。

    “既然你们不惜命,那我也就不替你们留了。”苏千澈说着,轻笑一声,手指微动,匕首还未来得及划破杀手喉咙,一柄长剑便从前面的人小腹处透体而过。

    苏千澈连忙放了人飞速后退,被同伴刺了一剑的杀手弯腰跪在地上,另一个杀手却依然不屈不挠地追了上去。

    “真狠,连自己的同伴都杀。”苏千澈一边在屋内悠闲地转圈,一边轻笑着说道,“你是想借机伤我,可惜,速度不够,你的伙伴也白白牺牲了。”

    那人沉默不语,凝神寻找着苏千澈的踪迹。

    忽而左侧耳边一阵清风,黑衣人快速挥出长剑,携带着强大内力的招式在空气里发出轻微的爆破声,却没有丝毫收获。

    风很快又来到右侧,冰凉的匕首毫无预兆地贴在脖颈上,耳畔,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想要杀我,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噗……’

    一道长长的血迹划过夜空,黑衣人的颈动脉被割破,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流。

    黑衣人捂着脖子,不甘地倒了下去。

    “哎,人生,真是寂寞如雪。”苏千澈摇头叹息一声,摸出手帕,把匕首仔仔细细地擦干净。

    司影送的这把匕首还真是好用,比她曾经的那一把锋利多了,造型也更为好看,用起来相当顺手。

    后面的窗户被打开,一阵夜风吹进来,吹散了屋里浓重的血腥气。

    一道黑影从外面跳进来,接着微弱的月光,能看出男子身材精壮挺拔,俊脸轮廓如同斧刻刀凿。

    “小姐,你没事吧?”十一闻到屋里的味道,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