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71 给个交代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山间景色极美,瀑布垂落形成的小溪奔腾着向前流去,溪水清澈,甚至能看到水底被冲刷得干净的鹅卵石。

    小溪两旁,几株银杏,银杏树叶浅黄,落在地面,扑了薄薄一层,偶尔有一两片落叶被风吹进溪水里,很快便被奔腾的溪流带离到远处。

    山林间美景依旧,却似隐隐藏着一股肃杀之气,让山间景色显得萧条许多。

    云烨摸了摸下巴,只是听到苏小姐昏睡,主子便那么急切地离开,这分明是已经深陷的节奏。

    不过,苏小姐竟然能杀了十个长老,这完全是他意想不到之事。

    映月山庄长老都是实力高强之辈,苏小姐是如何杀了整整十人的?又为何会陷入沉睡?她会不会有危险?

    想不出个所以然,云烨摇摇头,现在主子的身份是离云宫尊主,他不能跟上去,只希望苏小姐一切安好,否则主子指不定会怎样。

    ……

    东宫,书房里,简沐欢坐在书桌后,闭着眼,两指撑在额角,揉按着太阳穴。

    自从前几日从千府回来,简沐欢几乎没有出过东宫,甚至没有去关注那个人的消息。

    他还没有明确地告诉简麟天,是否要继承皇位,皇上也没有说明退位时间,就这样拖下去吧,或许哪一天父皇想通了,便不会再说退位之事。

    书桌上方,摆放着几本奏折,是简麟天差人送来的,让他帮忙批阅。

    轻微的推门声响起,简沐欢微睁开眼,便看到一侍卫走进屋。

    简沐欢心底泛出浅浅期盼,这是专门传递关于‘他’的消息的侍卫。

    “何事?”虽然已经表现得够自然,可主动询问这样的举动,还是暴露了黄衣男子心里的期盼。

    侍卫低垂着头,声音低沉地说道:“回殿下,是关于苏大少爷……”侍卫顿了一下,得到消息之时,他便心里一突,太子对苏大少爷的关心他比谁都清楚,虽然太子一向阳光明媚,对下人也是极好,可毕竟身份是太子,

    若是让太子知道苏大少爷受了伤,会不会把他们这些暗中保护的人直接撕了?

    简沐欢何等敏锐,侍卫声音一顿,他便知道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按着额头的手指放下,在脸庞边握成拳,抵着脸颊,简沐欢笑着道:“说,饶你无罪。”

    “是……”侍卫这才敢接着说道:“苏大少爷与映月山庄老祖宗交战,深受重伤,好在并没有伤到要害,此刻正在休养。”

    简沐欢心口猛地揪紧,倏地站起身,浅棕色眸子里笑意尽褪,只剩毫不掩饰的担忧。

    “备……”他急切地说着,正要往外走,却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眼色变了几变,轻轻呵笑一声,坐回椅子上,低下头,右臂撑在桌面,五指张开掩住脸。

    每次都是这样,遇到苏煊铭的事,他便乱了阵脚。

    简沐欢挥了挥手,对侍卫道:“下去吧。”

    侍卫有些奇怪,若是放在以前,殿下肯定是第一时间让他备马,刚才殿下也确实是这般想的,为何后来又变了?

    带着满腔疑惑,侍卫退了下去。

    简沐欢仰起头,脑袋搁在椅背上,目光游移。

    半晌,他轻叹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他与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

    下午时分,一队人马近百余人来到映月山庄山脚下,来人均骑着高头大马,为首一人是一名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者,一身灰白衣袍,头发也是灰白色,面容却是精神矍铄,目光如鹰般锐利。

    此人是映月山庄大长老,名为诸葛青,在映月山庄里,是除了庄主之外,最有权势和话语权的人。

    他身后的上百人,是映月山庄的精英侍卫,皆是实力不俗之辈,他们本来在一处险地探索,因为得到庄里出事的消息,遂连夜赶回山庄。

    山庄入口处有近百人守卫,并不是映月山庄的守卫,看上去不像是正经之人。

    诸葛青眸光阴鸷,锐利的眸子射出一道冷光。

    诸葛青身后一中年男人看出了他的意图,低声劝阻道:“大长老,咱们现在对庄子里的情况还不了解,不宜打草惊蛇,还是从另一条路回庄子里吧。”

    从知道山庄出事之后,他们便一直没有得到过庄子里的具体消息,肯定是因为凶徒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若是贸然出手,让凶徒有所察觉,怕是得不偿失。

    另一条通往山庄的路极为隐蔽,凶徒肯定不知晓,必然也不会派人守着。

    诸葛青冷哼一声,握紧缰绳,调转马头。

    他倒是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打映月山庄的主意。

    来到小道入口之时,众人弃了马,一一从小道进入映月山庄后院,没有惊动任何人。

    房间里,凌从波正焦躁地走来走去,他现在手上没人,不能硬闯小阁楼,只能等着大长老带人回来,他们再一举反攻,冲进阁楼里把那小子和其他人全部拿下。

    正当他焦灼不安之时,门外传来轻微的响声,凌从波不耐地问道:“谁啊!”

    “是我。”苍老的声音响起,凌从波楞了一下,面色瞬间转为狂喜。

    他快速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灰白人影以及他身后的人群,惊喜地说道:“舅舅,您终于回来了!”

    诸葛青并未看他,抬步走进屋,凌从波连忙跟过去,倒了一杯茶递给诸葛青道:“舅舅喝茶。”

    诸葛青在桌子边坐下,抬手接过白瓷茶杯,声音冷鸷地说道:“把这两日的事情,全部说一遍。”

    凌从波垂手站着,也不敢坐下,便连声说道:“前日那小畜生回了映月山庄……”他把苏千澈等人来到映月山庄里所有的事情全部阐述了一遍,说到凌从霄坚决维护苏千澈等人之时,已是怒气勃发。

    “舅舅,大哥不顾弟子们的生死,根本不配做庄主,现在庄内弟子们怨声载道,若是长此以往,只怕是会对庄内名声有损。”

    诸葛青却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问道:“你说那个诡异的小子,一举击杀了十个长老?”

    “对,那小子很诡异,弄出一片血红色花海,我们全都没有反抗之力。”凌从波想到当时的情况,便觉得心有余悸。

    诸葛青喝了茶,放下茶杯,又问:“你处在那片血光中时,有没有中毒的症状?”

    凌从波知道诸葛青的怀疑,他当时也是这般想的,可身体却很正常,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舅舅,应该不是毒,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手段,总之,不是正道手法。”凌从波摇着头说道,“莫非,他其实是魔修?!”

    凌从波眼睛一亮,若那小子真是魔修,他杀了正道中人,他们便可以集结正道同类一起围捕他。

    “是不是魔修,一探便知。”诸葛青说着便站起身来,从怀里摸出一块小小的玉牌,递给凌从波道:“拿着这个,去后山,请守山卫出山,映月庄庄主,也该换人了。”

    凌从波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看着掌心中仅两指大小的玉牌,他心里激动得无以复加。

    守山卫仅一百二十人,却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平日里连庄主的话都不必听,只有这块小小的玉牌才能邀请得动他们。

    有了守山卫,有了舅舅的一百精英侍卫,还有庄内数百弟子,何愁大事不成?

    凌从波拿着玉牌快速出去了,诸葛青也不多呆,带着身后的人出了屋,往东院的阁楼走去。

    自上午映月庄弟子前来闹事之后,阁楼外便由数百弑神卫守着,把整个小阁楼守得滴水不漏。

    苏煊铭伤好了一些,出了房间来到隔壁,苏千澈依旧还未醒来,浅浅的呼吸轻缓而悠长,倒是并无大碍。

    坐在桌边上,苏煊铭倒了一杯茶,清澈的茶水里,映着一张明媚的笑靥,他怔怔看了片刻,抬起头,目光放得极远,幽深的双眸里闪过不知名情绪,不知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强大的气息从远处缓缓而来,来人丝毫没有隐藏气息的意思,苏煊铭握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转头看一眼睡着正香的少年,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阁楼外,银狼王二哈正在外面宽阔的草地上踱着步,红发男孩愣愣看着它,浅紫色眼眸不时动一下。

    忽然,二哈停下脚步,鼻子翕动了几下,随后朝着西方仰颈低吼一声。

    能引起二哈注意力的,必然不是寻常之辈,胡三等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戒备状态,此刻主子昏睡不醒,他们不能有丝毫松懈。

    很快,众人眼中便出现一个灰白色身影,看到诸葛青的刹那,胡三等人便心里一凛,这个人,极度危险!

    队伍快速调整起来,把整个阁楼围得水泄不通。

    诸葛青走到小院门前,在门外一丈处站定,阴鸷的眸扫一眼全神戒备的弑神卫,冷声说道:“不想死,就滚。”

    胡三扒了扒头发,大声笑起来:“哈哈,老头,这句话还给你。”说着,胡三浑身气势爆发,丝毫不惧地看着诸葛青,沉声道:“不想死,就滚!”

    陈默等人一边心里赞叹着三哥的勇敢,一边暗自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

    二哈龇着牙,冲诸葛青低嚎一声,冰蓝色幽眸中闪动着野兽看到猎物的光。

    诸葛青阴鸷的双眸微眯,眸光如刀锋般射出,割得人浑身发疼。

    他冷笑一声,“不知死活。”话落,诸葛青一挥手,身后的人便如猛虎出笼一般扑向众弑神卫。

    众弑神卫举起武器抵挡,诸葛青信步走出交战区,来到院门前。

    “嗷吼~”银狼王硕大的身体挡在门前,兽瞳死死盯着眼前的人类,在它身侧,红发男孩拿出菱形小剑,眸光溢出浅浅紫芒。

    “嗷~”二哈再次低吼,身体猛地一跃,张着血盆大口,直扑向诸葛青而去。

    诸葛青冷哼,随手一挥,银狼王硕大的身体便被挥了出去,砸在院外栽种的树上,树身晃动,无数叶子扑簌簌掉落下来。

    二哈惨叫一声,身体掉落下去,重重砸在地面上。

    十六紧抿着嘴,瘦小的身体扑向诸葛青,却同样被随手一挥,砸到树上,掉落在二哈身上。

    他咬着牙把涌到喉咙的血咽下去,爬起来便朝诸葛青冲过去。

    忽地,男孩的动作顿了下来,回头一看,二哈正咬着他的衣摆,硕大的脑袋左右摇晃着,发出呜呜的声音,似是在与他交流。

    这个人我们打不过,去找统领和庄主。二哈低声叫着。

    十六点头,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诸葛青并未阻拦,不管是找谁来,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不再理会其他人,诸葛青推开门走进院内。

    院子里同样有弑神卫守着,只是人数并不多,仅二十余人,外面的动静他们早已听到,知道此人来者不善,皆拿起武器想要攻击。

    “住手。”冰冷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苏煊铭迈着稳健的步伐从二楼上走下来。

    玄衣男子面容俊美无铸,五官轮廓极为深邃,身材挺拔修长,从外表看,完全看不出来他受了几乎能要人命的重伤。

    众弑神卫闻言住了手,却是一刻也没有松懈。

    诸葛青鹰隼般的双眸看着冷若冰川的玄衣男子,忽然低哼一声,强大的气息爆发,如惊涛骇浪般席卷了院内所有人。

    ‘噗’‘噗’。

    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大多数弑神卫都抵挡不住诸葛青的气势压迫,吐出一口血来。

    他们擦了擦嘴,眸底虽然震惊,心里却是一股不服输的气势。

    这就是真正的强者,仅仅是用气势,便能碾压数十人,让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处于风暴中心的苏煊铭更是受到极大的压迫,他硬生生把喉咙里的血腥气压下去,浑身内力调动起来,抵挡着诸葛青的威压。

    本就还未好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渗透出来,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就这点本事,还试图阻拦老夫,不自量力。”诸葛青双手背在身后,无视了玄衣男子,直接往楼上走去。

    众弑神卫气得咬牙,若不是大少爷受了重伤,一定把这眼睛长在脑袋上的老头揍得哭爹喊娘。

    苏煊铭拔出长剑,正要阻拦诸葛青,门口便传来凌从霄焦急的喊声,“大长老,等一下!”

    诸葛青顿住脚,转过头,看向急匆匆走过来的凌从霄,以及他身后面色冷峻的黑衣男子。

    凌从霄走到诸葛青面前,笑着说道:“大长老,您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小侄一声,小侄好为你准备接风宴。”

    诸葛青狭长阴冷的眸看着他,不说话。

    凌从霄被他看得有些悚然,正要再说话,便听诸葛青冷声道:“今日起,映月庄庄主之位,由从波接手。”

    凌从霄倏然抬头看向眼前之人,见他不似玩笑,声音也冷硬下来:“大长老,你虽然身为大长老,却也没有罢免庄主的能力,更不用说,你一句话便决定下一任庄主是谁。”

    他的话音落下,院外便传来更为嘈杂的声音,诸葛青冷笑,凌从霄却是脸色骤变,快步走出院子,看到凌从波以及他身后的人时,面色瞬间惨白。

    他们全身着青色衣袍,面上被面具覆盖,看不清容貌,气势沉稳而内敛,却无人敢忽视他们。

    “你……你竟然把守山卫请了出来……”凌从霄不敢置信地说道。

    守山卫,顾名思义,守护映月山庄,是映月山庄最后的力量,也是最为强大的力量,虽然只有区区一百二十人,却相当于数千人的军队,破坏力极为惊人。

    而以十公子等人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抵御守山卫的攻击,况且,还有那么多映月庄弟子,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你优柔寡断,当不得庄主之职。”诸葛青眸光阴冷地看他一眼,对随后走进来的凌从波说道:“去把那位小客人请出来,老夫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敢杀我映月庄老祖宗和十位长老。”

    凌从波连忙应了,心里兴奋无比,刚才诸葛青的话他都听到了,没想到当庄主竟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他还要感谢那个小子,把其他的长老都杀了,只有他一人可以继任庄主之位,再也没有人敢与他抢了!

    凌从波怀着激动的心情往楼上走,面前却突然出现一柄剑挡住他的去路。

    凌从波抬眸一看,便见十一直挺挺地站在他身前,剑尖闪着寒芒,直直地指着他的喉咙。

    “哈哈,你爹已经不是庄主,你一个丧家之犬,竟然还敢阻拦本庄主?!”凌从波

    猖狂地笑起来,身体一闪便避过锋利的长剑,右手成爪狠厉地抓向十一肩头。

    十一眸光冷然,正要反击,却骤然一股强大无可抗拒的气势压迫而来,他的身体一滞,就这一瞬间的停滞,整个肩膀便被大力生生卸下来。

    疼痛瞬间侵袭全身神经,十一全身脱力,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

    凌从霄紧握着拳看向诸葛青,咬着牙说道:“无耻,竟然偷袭!”

    若诸葛青没有趁十一不注意之时使用威压攻击,凌从波绝不是十一的对手。

    诸葛青老眼里闪过冷光,没有理会他的话。

    “啧,三少爷,你可真像是一条没人要的狗。”凌从波抓着十一肩膀的手再次用力,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凌从波在他耳边冷笑道:“怎么,你的主人呢?你都要死了,他为何还不来救你?”

    十一幽深的黑眸里一片浓郁暗光,他紧咬着牙,全身力气都汇聚到左手,握拳,拳头带着凛冽风声向凌从波打过去。

    凌从波面色一变,这一拳若是硬接,少不得会受一些伤,他可不会因为眼前之人的拼死一搏让自己受伤。

    想到这里,凌从波放开十一,身体快速后退。

    没有了支撑,十一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浑身剧痛无比,连头发上都似染上了痛感

    凌从霄看着十一惨白的脸,眼底闪过心痛之色,他想要去救他,却被诸葛青的气势锁定,若是妄动,便会遭到他的致命一击。

    正在这时,宁傲等人走了进来,看到院内的情况,都有些懵。

    “从今以后,副庄主便是你们的庄主,那些伤害了你们亲人的人,新庄主都会一一惩治。”诸葛青扫一眼进来的映月庄弟子,低沉地说道。

    众弟子面面相觑,怎么这么快就换庄主了?

    “恭喜新庄主!”宁傲率先反应过来,大声喝道。

    “恭喜新庄主!”其他弟子纷纷高声贺喜。

    凌从波面带得色,目光不屑地看向面色灰白的凌从霄。

    只要今日把那小子抓住,他就是德高望重的映月庄庄主,以后众弟子心里,都不会不服他。

    从此以后整个映月山庄,都是他一个人的了!

    “哈哈,本庄主现在就去把那小子抓来,把他大卸八块,给长老们报仇!”凌从波得意地笑起来,他仿佛已经看到无数人对着他顶礼膜拜的场景,不仅是映月山庄,以后他还要称霸整个江湖,让所有人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为了以最快的速度立威,凌从波纵身一跃,直接上了二楼,直奔苏千澈的房间而去。

    苏煊铭和十一都深受重伤,看到凌从波的举动,二人皆变了脸色,忍着痛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去。

    然而凌从波直接以轻功上去的二楼,他们深受重伤又走楼梯,哪里追得上?

    眼看那一扇房门近在咫尺,凌从波心里大笑,听说那小子还在沉睡,抓住他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打开这扇门,他就会受到映月山庄所有弟子的尊崇!

    “你要抓谁?”一个声音在凌从波耳边响起,声音轻柔如山间清泉缓缓流淌,异常悦耳,却仿佛冬日的寒风刮在身上,火辣辣的疼。

    凌从波心里一凛,无限的危机感让他心跳差点停止,推门的手骤然顿住,不过转念间他便又接着推门,只要走进这间屋子,只要把那小子抓住,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当上庄主!

    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感到惊悚。

    已经被他推开一条缝的房门,竟然纹丝不动,不管他如何大力,甚至用内力拍向房门,房门依旧一动不动。

    凌从波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只差一点,就差一点点!

    “看来,映月庄不是很欢迎本尊。”男子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在映月山庄众人耳畔响起,悠扬动听的声音宛如天籁,让人闻之便不由沉醉其中。

    这该是如何出色的人,才会拥有这般让人沉醉的嗓音?

    几乎所有人都带着好奇,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半空中,入目所及,白衣男子长身如玉,做工精致的织锦长袍在风中微微荡起,满头青丝半束在脑后,在身后漾起浅浅涟漪。

    他的双眸澄澈如琉璃,薄唇粉嫩,如桃花一般迷人的色泽,肌肤白皙胜雪,细瓷般的光滑细腻。

    男子上半边脸带着银制面具,看不清容貌,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绝世风华,甚至因为半遮半掩,更引发人探究的**。

    这样的男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目光汇聚的焦点,是无数女人竞相追逐的对象。

    映月庄里,几乎所有的女弟子都看得痴了。

    庄内某处,凌玥微眯起桃花眸看着半空的白衣身影,默默咽一口老血。

    这家伙,还是那么风骚。

    不对,这尊煞神怎么到这里来了?难道他也对映月山庄有兴趣?哎,可怜的三叔,若这家伙真有这般想法,他还没坐稳的庄主之位,怕是又要易主了。

    待得众人回过神来之时,司影已经出现在凌从波面前。

    众弑神卫看到白衣男子前来,仿佛都看到了希望,对手实力太强,人数众多,自己这方又损失惨重,有强力队友的加入,也能多几分胜算。

    苏煊铭和十一暗自松一口气,虽然他们不喜欢这个男人,可现在,只要有人能保护小澈(小姐)就好。

    凌从波却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他的瞳孔遽然猛缩,在男子美得令人窒息的琥珀色双眸注视下,心脏都似停止了跳动。

    不,这不可能,连老祖宗都没有给他如此强大的压迫感,眼前的男人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有比老祖宗还强大的实力?!

    司影微低下头,花瓣优美的唇角勾起微微笑意,眸底净透如湖面,泛着浅浅的波澜。

    “刚才你说,要把谁大卸八块?”司影轻声道,嗓音温和如春。

    凌从波身体往后仰,想要脱离眼前男子的气势范围,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凝在男子晶莹剔透的双眸上,无法移开。

    凌从波心里惊恐至极,全身血液都仿佛凝固一般,浑身冷得发颤,倏地他猛地一咬舌尖,想用大声说话掩盖自己心底的恐慌:“你……你滚开,离本庄主……啊……”

    他的大喝声骤然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听得人毛骨悚然。

    鲜血飞溅,凌从波感到自己的身体突然矮了一截,无止境的疼痛让他恨不得直接去死。

    凌从霄心里震惊无比,这位离云宫神秘强大的尊主,分明是护着那位十公子的,那十公子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得如此多出色的人相护?

    “住手!”诸葛青在察觉司影意图之时便猛然喝道,身体拔地而起,直接飞身上了二楼,却还是迟了一步,看到已经从腰部断成两截的凌从波,阴鸷的老眼里顿时被无边仇恨填满。

    “司尊主,你真的要与映月山庄为敌?!”诸葛青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司影轻笑,低声问:“诸葛长老此话怎讲?”

    “舅舅,救我,救我……”凌从波爬到诸葛青脚边,悲戚地连声喊道。

    诸葛青低头看着这个他一向疼爱的侄子,此刻却已经成为废人一个,心里便是恨急。

    “小波,舅舅这就救你。”诸葛青连点了凌从波身上几处穴位,好歹止住了血,却不知该如何安置他,便让他暂时趴在地上,毕竟对待眼前之人,他不能有丝毫松懈。

    诸葛青知道眼前之人实力深不可测,不敢贸然出手,只得压下恨意道:“你不问青红皂白便伤害映月庄庄主,究竟是何意?”

    “他,是庄主?”司影似有些惊讶,眸底却无丝毫惊讶情绪,“本尊还以为,他是叛徒,所以,便帮庄主清理了。”

    说着,白衣男子从怀中摸出一块雪白方巾,把手中薄如蝉翼的剑细细擦拭了一番,又道:“离云宫一向与映月山庄交好,何时换了庄主,本尊倒是不知。”

    诸葛青心里恨急,钢牙都要咬碎,眼前之人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即便凌从波不是庄主,他又怎能二话不说就把他废了?

    “现在你知道了,是否应该给老夫一个交代?”诸葛青声音冷硬,司影再厉害也只有一人,他何须怕?

    司影微微勾唇,笑意如樱花般绽开:“交代?”手指微动,一道剑光划过,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凌从波便没了呼吸。

    “这就是本尊的交代。”司影轻笑,眸底净透如水,“诸葛长老可还满意?”

    诸葛青完全没有料到司影会突然动手,竟然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了自己护着的人,顿时气得身体都颤抖起来,阴冷的目光如毒蛇一般锁定着眼前男子。

    “年轻人,有胆量是好事,若是太过猖狂,小心死无葬身之地!”

    司影轻笑道:“本尊的事,不劳诸葛长老操心,长老还是先操心自己,是否有葬身之地。”

    院子里,一众映月山庄弟子一脸懵,这白衣男子是谁,竟然与大长老如此说话?

    凌从霄心里惊喜,对手他们已经快要招架不住,只要司影不是敌人便好。

    诸葛青深吸一口气,把多年来所有的耐心都拿了出来。

    对待此人,不动手自然是最好,可若司影一味逼迫,他也不会惧缩。

    司影不是要护着那个小子吗,他就在司影面前,把那小子生生折磨死!

    “众守山卫听令,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屋里的小子给老夫揪出来!”

    院门外,一直静候命令的守山卫齐声应道:“是!”

    声音不高,却极具压迫性,仿佛出鞘的利剑,锋芒逼人。

    院外的弑神卫被诸葛青带来的侍卫以及映月庄弟子拖住,抽不开身,一百二十名守山卫秩序井然地走进院子。

    门口,守山卫遇到一狼一男孩的阻拦,几个守山卫从队伍中脱离而出,与二哈和十六交手,其他人依旧步伐不乱地往前走。

    凌从霄也上前阻拦,却也没有多大成效,守山卫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即便是面对凌从霄这个段位的高手,也是从容不迫。

    “司尊主,你只身前来,未免也太托大了!”诸葛青说着,便取出武器,向司影横扫而去。

    诸葛青的武器是一把大环刀,刀身锃亮,挥舞间带起呼呼的风声。

    司影举剑抵挡,仿若透明的剑刃劈在刀身上,诸葛青只感觉一股巨力从刀身传到手上,震得他双手发麻,仅仅一招,武器就似要离手而去。

    “谁说本尊只有一人前来?”司影右手一划,极为轻松地招架着诸葛青的攻击。

    诸葛青心底冷笑,离云宫离映月山庄距离如此之远,难道司影还能让离云宫的人前来支援?

    正这般想着,庄外便响起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像是有许多人赶来一般,虽步伐紊乱,却能感受到来的不少人都是内力高深之辈。

    “阁下,你在哪里,我们找你找得好苦!”一个夸张的声音在前院响起,声音之大,只怕是整个映月山庄都能听到。

    北院一个院子里,祁练等人全副武装,正准备出发,听到这声叫喊,无不在心里呐喊一声,啊,他们的功劳,要被抢去了!

    原本是打算等双方彻底打起来之时,他们再去帮三少爷的忙,以便留下一个好印象,却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现在他们就算去,似乎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诸葛青面色青白一片,难道司影真的叫了后援?

    仿佛是为了映证他的话,脚步声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近,呼呼啦啦数百人,穿着各色衣服毫无秩序地涌到院门口。

    有人一眼便看到站在二楼的苏煊铭,连忙朝他挥手:“阁下,我们在这里!”

    苏煊铭面色冷然,默然不语。

    “啊哈哈,阁下还是那么高冷。”打招呼的人没有丝毫尴尬,反而笑得很傻。

    “阁下一直都是这般冷,不过此次阁下竟然开口向咱们求助,哎呀呀真是太难得了!”旁边另一个人捂着脸一脸害羞地说道。

    众弑神卫和凌从霄等人:……

    这些人真的是墨玦阁下请来的帮手吗?莫不是都是些智障?

    不过,来了如此多人,至少在人数上,他们的劣势拉小了一些……

    然而,这些人真的靠谱吗?

    正这般想着,便有人从院外纵身一跃,身体在半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竟然……跳……跳到了二楼!

    有了一人带头,随后便又有几人唰唰飞身上了二楼,站在苏煊铭身旁,嘿嘿笑着。

    其他人从院门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仿佛没有看到气势迫人的守山卫一般,脸上均带着傻子一样的笑,纷纷目的明确地朝玄衣男子走过去。

    院中众人:这到底是一群什么奇葩?难怪墨玦阁下到了这种危急关头,才把他们召唤过来……

    正在众人震惊加吐槽之时,院外又有数道强横气息降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