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75 另一身份(2更)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四目相接,仿佛有丝丝电流在半空中流转。

    气氛有些压抑,柳意看一眼白衣男子,又转头看向晏景修,心里暗道,难道这个人是师兄的敌人?

    这般想着,柳意的手指便紧了紧,这么近的距离,要给这个面具男下毒非常简单……

    过了片刻,司影从房间走出来,关上门,浅浅勾唇,道:“晏大夫来此,又是为了何事?”

    晏景修错开眸,眼睫垂下,温声道:“晏某与苏小姐也算相识,既然遇到,自然要前来打声招呼。”

    “仅此而已?”司影双眸微眯,眸中一片暗色。

    “仅此而已。”晏景修道。

    司影轻笑:“晏大夫如何知晓,苏小姐在此?”

    柳意也转头看向晏景修,对啊,师兄是如何知道苏小姐在这里的?

    晏景修温润的眸闪了闪,道:“之前,仅仅是猜测。”

    “那么现在,晏大夫确定了?”

    “是。”晏景修轻声道。

    司影轻笑,笑容暖了初冬的雪,“那还真是不巧,苏小姐太过劳累,已经睡下,你们若只是打声招呼,我会替你们带到。”

    柳意惊讶地捂住嘴,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即便带着面具,却依旧如谪仙般的男子。

    苏小七太过劳累,是什么意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晏景修神色不变,温声道:“如此,晏某和师妹便不打扰了。”

    说罢,便招呼着柳意离开。

    柳意很是奇怪,师兄分明是特意来找苏小七的,为何连苏小七的面都没见着,就要离开?

    “哎,师兄等等我。”不过片刻,晏景修便已下了楼,柳意连忙追上去。

    司影看了二人片刻,便转身开门,脚步轻缓地走进屋去。

    床上,苏千澈还在睡,因为有隔音结界,外面的动静并没有影响到她。

    司影在床外侧躺下,把面朝里的少年扳过来,面对着他。

    苏千澈眼睫动了动,感到有外人在,却因为是熟悉的味道,便又继续睡了。

    司影轻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睡得那么香,把她卖了怕是都不知道。

    这小家伙,真是有招蜂引蝶的潜质,敌人太多,他必须得好好看着她。

    ……

    天色很暗,寂静的街道上,空无一人,月光如水照在街道,映出一个缓缓从街口走出的身影。

    男子长身如玉,一身蓝袍显得极为飘逸,黑曜石般的眸底却无往日温润情绪。

    青石板的地面上,映出男子被月光拉长的影子。

    街上并无其他人,却有一个略带嘲意的声音在晏景修耳边响起,“我早就说过,司影与简璃是同一人,你却不愿相信,现在可信了?”

    晏景修垂眸缓缓走在月光笼罩的街道上,街道寂静,突然出现的声音,却没有让他感到半分惊奇,薄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那声音再次道:“若非同一人,简璃怎么会在从未见过那个女人的情况下,一眼便看中了她。”

    晏景修淡淡开口,向来温和的声音也带上了些许凉意:“她是苏七小姐。”

    “这么在意?你不会又心软了吧?”

    晏景修微垂着眸,片刻道:“没有。”

    “哼,没有?心慈手软如何能做大事?!别忘了你的身份和你背负的仇恨!”脑海里的声音带着疯狂的恨意,“你曾经对她并未上心,为何现在却极力反对我们的计划?!”

    晏景修手指握了握,冷声道:“我的仇恨,与她无关。”

    “哈哈,无关?你不要自欺欺人!她的命运,关系着东刖命数,只要她身死,东刖便会土崩瓦解,到时候,想要报仇轻而易举!”

    晏景修眼眸闪了闪,以她现在的地位,完全无法决定东刖格局,那些推测,也是子虚乌有。

    他开口,声音低沉,话语里带着冬末的冷意:“我说无关便是无关,你若再敢动她,我便让你永远无法再出现。”

    “让我无法再出现?哈哈,除非你死!因为我与你是一体的!”那声音猖狂笑着,忽然他似意识到什么,又换了语气道:“不动她也可以,只要你把她抢过来,让我也尝一尝,能让你着迷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晏景修双眸骤然冷如寒玉冰石,右手微动,一根似玉非玉的长簪从袖中滑出。

    说话之人感觉到他的动作,声音顿时变得惊恐起来:“你……你要干什么,你疯了!你……你别动,我不说了!”

    晏景修却没有理会他,没有丝毫犹豫地把长簪插进胸口,长簪整根没入,诡异的是,胸口却没有丝毫血滴渗出。

    蓝衣男子脸色诧然惨白,脑海中凄厉的尖叫更是震得他差点站立不稳。

    “这是小小的惩戒,你若敢打她的主意,就随时做好消失的准备。”晏景修开口,清润的声音有些哑。

    “你疯了,你疯了!不,你不会去死,你不敢死!你若死了,你全家几百口人都不会放过你!”那声音尖叫着,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晏景修捂着胸口,身体狠狠地抖了几下,片刻,他像是被抽尽全身力气一般倒在地上,沉重地喘着气,脸色惨白犹如将死之人。

    男子修长的身体微微蜷缩着,修长的脖颈微微向前拉伸,后颈处雪白的皮肤露出来,一个深血红色,如同尖锐器物镌刻而出的‘璃’字,在月光下清晰地显现出来。

    ……

    一夜好眠,第二日醒来之时,看到面前放大的俊脸,苏千澈已经可以做到波澜不惊。

    收拾一番之后,两人便又继续赶路。

    司影的心情不知为何,莫名的好,眸底一直洋溢着温柔的笑意,连初冬的天气,都感受到了他的春情。

    苏千澈不由看了他数次,这家伙难道做春梦了?如此风情万种的魅人模样,莫名地勾人。

    直到苏千澈骑马累了,打算换坐骑之时,才知道他为何会笑得那么荡漾。

    “苏小姐,累不累?”司影笑得很优雅很完美。

    “不累。”苏千澈声音硬邦邦地说道。

    司影轻笑,骑马与她并肩走在一起,伸出手,长臂一捞,便把人捞了过来。

    苏千澈连象征性的挣扎都没有,便直接坐了下来。

    “影累了,想休息一下,苏小姐,不如你来骑马?”司影左臂环着女子纤细腰肢,右手拉着马绳,微垂着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男人精韧的胸膛就贴在身后,淡淡的香气在鼻端萦绕,苏千澈心底莫名有些发痒。

    太近了。

    为何与坐在大哥怀里时,感觉完全不一样?

    苏千澈想了许久想不通,最后归结于司影的身材没有苏煊铭的身材好,所以她才会异样的感觉。

    她没有理会司影调侃的话,直接把身后的男子当成人形靠枕,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便闭眼睡觉了。

    司影看着少年轻闭的眸,笑意温柔,眼底的宠溺柔情似要溢出来。

    没心没肺的小家伙,这样都能睡着。

    温香软玉在怀,还是如此亲密的姿势,司影感觉全身血液都在往某处涌去。

    他的身体微微前倾,极力压制着某些感受,享受着这种痛苦又快乐的折磨。

    又过了一日,第二日下午,两人总算回到京都。

    司影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一日多的甜蜜折磨,差点要了他的老命。而多年来磨砺出来的忍耐力,在此刻全部告罄。

    苏千澈却没有体会到司影心里的纠结,她的目光缓缓扫过街边众人。

    虽才离开几日而已,可不知为何,苏千澈总觉得,京都街道上,人们看她的目光有些变化,那目光很微妙,质疑惊讶,不敢置信,不一而足。

    苏千澈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两人骑着马,随着人流缓缓向城里走去。

    一路上,不少人的目光都跟随着他们,街道两旁的人群,一边看着马上的白衣少年,一边低声议论。

    “就是他啊,他就是十公子……”

    “听说,这位十公子,是女人?”

    “这么俊俏的小伙子,怎么可能是女人?”

    “看起来不像啊,这话是谁说的?”

    “谁说的?你不知道么,一大早起来,十公子是女人的消息,都在京都传遍了。”

    虽然众人的议论压得很低,可苏千澈二人听力何等敏锐,众人的话,一句也没落下地全部传进耳朵。

    司影琥珀色双眸里闪过浅浅暗光,他转眸看着少年,见她脸上并无异样,便觉心里微微一紧。

    她总是这般,看似懒散,却自己扛着所有事情,从来不会想要借助外力。

    这样的她,让他更想好好捧在手心里呵护。

    苏千澈眸中淡淡微光萦绕,是谁,把这个秘密透露出去的?

    正在这时,一片菜叶突然从人群中飞出来,往马上的少年脸上砸过去。

    “你明明是女人,为何要扮成男人欺骗我们,我明明那么中意你!”街道边上,一个年轻女子一边尖声叫着,一边疯狂地往苏千澈身上扔菜叶,“你欺骗了我们,怎么不去死!”

    司影右臂随意一挥,菜叶便被一阵劲风打落在地。

    苏千澈微眯起眸,看向那年轻女子。

    女子长相极为普通,从未见过,属于扔在人堆里便找不到的一个人。

    这样的人,若非是有特别强烈的情感,不然不可能做出如此出格的事。

    而她,怎么看,都不像是因爱生恨的模样。

    所以她的举动,必然不单纯。

    不过转念间,苏千澈便想通了一些事情。

    那年轻女子被苏千澈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眸惊了一下,很快便又回过神来,掩饰似地再次从篮子里抓出菜叶往少年身上扔:“欺骗感情的混蛋,人渣!”

    有人带了头,便有人像是早已经约定好了一般,纷纷拿起篮子里的东西,菜叶臭鸡蛋各种蔬菜全数往苏千澈身上砸过去。

    司影眸光微凉,挥手在二人身边结出一道透明内力罩,被扔过来的东西全部砸在透明罩上,随后掉落在地。

    “欺骗我们感情的骗子!”

    “你有何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那么喜欢你,你竟然骗我们!”有女子嘤嘤的哭泣声响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旁的人连忙安慰,“快别哭了,为了这种人,不值得。”

    街道上吵闹异常,各种烂菜叶烂蔬菜满天飞,漫天飞舞的蔬菜中,苏千澈安然坐在马背上,那些蔬菜却因为内力罩的阻拦,近不得苏千澈半分。

    胯下的马儿因为群情激愤,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勒了勒马绳,让有些躁动的马儿安静下来,苏千澈转眸,缓缓扫过众人,便看到扔东西的人街道两边都有,大多都是年轻女子,还有一些中年妇女,甚至还有一些男人。

    街道边众人见她不说话,还似是威胁一般看着他们,没有丝毫悔改之心,一时间,他们看着苏千澈二人的目光全都变了。

    今日之前,他们在谈到十公子时,还是一脸憧憬崇拜,此刻,却全部变成谴责厌恶甚至怨恨。

    “我家那闺女可喜欢这什么十公子了,知道他是女人之后,回家哭了好久……”

    “真是作孽,一个女人整日抛头露面,还与男人混在一起,真是不要脸。”

    “可不是,瞧瞧,这就与男人幽会上了,简直不知廉耻。”

    “啧啧,这种女人,整日混在男人窝里,只怕是被许多男人尝过味道了,瞧瞧那脸,那腰身,玩起来肯定带劲!”

    “那可不,瞧瞧那腿,啧啧,必定柔韧无比。”有几个男人聚在一起阴笑着。

    司影净透的眸底瞬间被灿金色光芒吞没,右手抬起,正要把那几个嘴巴没洗干净的男人撕碎,肩膀却被一只纤细的手按住。

    回过头,便看到少年微微笑着的脸。

    这种人渣,不值得他脏了手。

    苏千澈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目光缓缓扫过扔菜叶的众人,轻声笑问:“我骗你们什么了?”

    人群中有一瞬间的沉默,随后便是狂风骤雨般的爆发:“你扮成男人欺骗我们,现在还有脸问骗了我们什么!”

    “不要脸,厚颜无耻!”

    “真是不知廉耻,这世上怎么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街道上爆发出的谴责声浪如潮水般汹涌,把街道两旁的小摊都快要掀翻。

    很快,几乎整条街的人都知道女扮男装的十公子回来了,而且,刚一回来,就被人堵着扔烂菜臭鸡蛋。

    这消息一传出来,便有许多人不敢置信,十公子的名声,在京都可是极响,怎么可能一回来就被人扔菜叶?

    众人为了搞清楚原因,更多的是为了看热闹,绝大部分人都开始往入城的街道挤,很快整条街道便被围得水泄不通。

    两边的茶楼酒肆中,正在喝茶喝酒的人也都探出头来,看着靠近城门口被众人围起来的两人。

    虽被众人围着,连动都动不了,两人却无丝毫惊惶之色,神色平静,似是根本没有看到周围黑压压群情激愤的人们。

    苏千澈嘴角笑意不减,红唇轻启,缓缓道:“我扮成男人,欺骗了你们什么?欺骗了你们的身体,还是你们的感情?你们喜欢我,就因为在你们眼里,我是男人?这大街上,有那么多男人,你们为何不喜欢?”

    “这……这怎么能一样?”一众喊着欺骗了她们感情的女子有些懵。

    “有什么不一样?”苏千澈神色慵懒地问,“因为他们是纯爷们,我不是纯爷们,所以你们喜欢我,不喜欢他们?”

    “当然不是!”众女齐齐否认,这怎么能承认,若说是,难道让人以为她们喜欢的是女人?

    苏千澈嘴角勾起笑,邪气满满,“那你们倒是告诉我,为何会喜欢我?”

    刚才还叫得很凶的女人们都懵了,怎么回事,这与想象中不一样啊!

    这么重要的秘密,被当众揭穿,还被当众辱骂甚至羞辱,应该要爆发恨不得打人才对,为何她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慌乱,甚至比她们还要沉着冷静。

    “既然你们不知道原因,那我便告诉你们。”苏千澈微扬起头,慵懒半阖的双眸带着蔑视天下的漠然,“你们所说的喜欢,是因为我有实力,有颜值,有气质,这种喜欢,不过是满足你们心中的幻想罢了。所以,不要说我欺骗了你们的感情,你们的感情,我要不起。”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喜欢你的人!”带头扔菜叶的女子大声谴责道。

    苏千澈半眯起眸,淡淡勾唇,“真正喜欢一个人,不会在意她的性别。”她抬起头,目光扫过众人,眸中似有星河流淌,“不管我是男人还是女人,真正喜欢我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性别。她们不会因为我是男人就崇拜,不是男人就厌恶。”

    她的话音落下,街道上便陷入了一片沉静。

    司影静静看着她,眸底金光散去一些。

    她是女孩子,可在众人面前,却几乎都是以少年形象示人,而他,也从不要求她什么,因为不管她作何装扮,她都是她,永远是他的阿澈。

    苏千澈微眯起慵懒的眸看了那年轻女子一眼,轻笑道:“大庭广众之下,口口声声说喜欢,你这个女人,可真是大胆,不知以后,有没有人敢娶你?”

    “你……你……”那女子脸颊涨得通红,感受到四周投来的探究目光,她顿时羞得恨不得钻到地底去。

    旁边一男人看不下去,便指着苏千澈大声质问道:“你怎么能欺负一个弱女子?!”

    苏千澈看着在面前蹦跶的男人,这男人的容貌,别具一格。

    忽然她轻笑出声,“这刚说没有人敢娶你,便有人跳出来了,看来这位女子魅力不小啊。”

    年轻女子下意识看向身边说话的男人,这一看,差点就吐出来,其他人也看向男子的尊荣,一时都忍不住嫌弃的目光。

    身为女子,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般调侃,本就是极为羞耻的事,更何况那男人长相惊人,更是让她觉得又气又恼。那年轻女子在众人露骨的目光中,再也忍受不住,转过身就想要从人群中跑出去。

    “这就想离开?”苏千澈轻呵一声,一直未有动作的司影此刻手指一点,正在逃跑的女子便被直接定在原地。

    苏千澈跳下马,踩着地上烂菜叶子,朝那女子走过去。

    看到少年虽微笑着,半阖的眸底却似有冷芒闪过,众人下意识让开一条路,随后反应过来,脸色都有些难看。

    这个人明明是骗子,他们为何要让路?

    苏千澈走到那女子面前,指尖挑起她的下颚,微低下头,声音极轻地问:“说说看,是谁派你来闹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