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78 乖乖等我(1更)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心绪不宁的苏煊铭直到走出东宫,走到马车前,才想起此次前来还有另一个目的——把苏千澈带回去。

    可是,他却连苏千澈的面都没有见到。

    偏偏这时,驾车的侍卫看了一眼他身后,没有人,便问道:“大少爷,小姐……?”

    苏煊铭万年冰封的脸有些裂了,眸底有些异样,却又很快恢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微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往回走去。

    侍卫挠了挠头,有些懵,大少爷不是特地来接小姐的么,怎么没接到小姐,自己出来了?

    主卧里,简沐欢两指放在唇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浅褐色双眸里似有朝阳暖暖升起,映照着蜜色皮肤上浅浅的红霞。

    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略带冰凉的触感,男子极具侵略性的凛冽气息依旧占据着整个空间。

    半晌,简沐欢放下手,心情极好地出了房间。

    今日东宫里的丫环小厮全部提着一颗心,小心翼翼地生怕惹到了他们的主子,因为这几日殿下心情很不好,特别是昨晚,殿下一个人便喝了几壶酒,更能看出来殿下的心情已经差到极致。

    虽然殿下几乎不对他们发脾气,可就是这样的反差,让他们觉得,殿下生起气来,肯定是极为恐怖的。

    远远的,有两个丫头看到简沐欢迎面而来,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但是他是她们的主子,不管如何提心吊胆,都要上前见礼。

    两个小丫头战战兢兢地朝简沐欢走过去,正要低垂着头行礼,却见太子对她们摆了摆手,满脸热情洋溢的笑,随后越过她们,连行走时带起的风都带着愉悦。

    两个小丫头震惊极了,连行礼都忘记了。

    直到简沐欢走远,两个小丫头才脑袋凑在一起低声议论起来。

    “殿下恢复正常了?”

    “难道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

    “听说昨晚东院住进了一位贵客,难道是与那位贵客有关?”

    “看殿下去的方向,就是东院……”

    “那贵客是男是女?若是女子的话,莫非是未来的太子妃?”

    “东宫后院也该有个主人了。”

    “真想看看未来的太子妃长什么样。”

    “早晚会看到的……”

    两个丫环有说有笑地走远了。

    简沐欢眼角眉梢都带着明媚的笑,脚步轻快地来到苏千澈暂住的院子,便见她正睡眼惺忪地坐在桌边,双手撑着脸颊,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

    “小七~”简沐欢进了屋,坐在少年旁边,嘴角勾出大大的笑容道:“在想什么呢?”

    苏千澈挑起眼角睨他一眼,又转回眸,懒懒说道:“在想成亲之事。”

    “哈哈,你就放心好了,这桩亲事怎么也不可能成的。”简沐欢大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苏千澈再睨他一眼,颇为不信地说道:“还有两日,若是皇上下了圣旨,婚事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会的。”简沐欢说得斩钉截铁,笑着说道:“若真成了,我会被璃王叔片成碎片,拿去喂枭鹰。”

    见他丝毫不担心,苏千澈便也松了一口气,皇家人她还惹不起,若真是出了这样的乌龙,以后她的日子便不好过了。

    侧过头,见简沐欢一脸春风得意的笑,苏千澈眨了眨有些迷蒙的眼,问:“有效果了?”

    简沐欢闻言脸上笑意越发浓郁,他倒了一杯茶,很是优雅地喝起来:“自然。”

    苏千澈挑眉,眼底写着询问。

    简沐欢忽然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他来找了我,让我放过你。”说着便又笑出声来,眼底的笑都快要溢出来,“他答应了我的要求。”

    苏千澈见他笑得荡漾的模样,沉默了片刻,忽然问:“你是不是把他吃了?”

    “咳咳……”简沐欢被茶水呛到,面上腾起可疑的红云。

    “小七,你……”简沐欢满脸质疑,苏小七真的是女人吗?这么直白的话,怕是只有她能说出来。

    而且要说吃什么的,他应该是被吃的那个……毕竟,煊铭……

    咳咳。简沐欢连忙轻咳两声打断脑海中的画面,面上红云更浓了些。

    苏千澈把头凑过去,眼底燃烧着八卦之火,低声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简沐欢下意识就要抬手抚唇,却很快压制住了,他也侧过头,在苏千澈耳边轻声道:“我和他……”

    房门口忽然暗了下来,一阵似夹杂着暴雪的寒风吹进来,简沐欢还未说完的话卡在喉咙,他快速转过头,便看到玄衣男子一脸冷漠地站在门口,眼里的寒冰比山巅的积雪还冷。

    刚才他与苏千澈二人离得极近,从苏煊铭的角度看上去……

    想到苏煊铭肯定是误会了什么,简沐欢噌地从凳子上跳起来,下意识就要解释:“煊铭,我和……”刚开了口,便又意识到两人之间关系早已不同,便又压下心虚,理了理衣袍,明媚地笑起来:“苏大少爷,房间里有人的时候,记得敲门。”

    空气似又冷了几分。

    苏千澈眨了眨眼,简沐欢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他竟然叫苏煊铭苏大少爷,这是要划清界限的意思?

    苏煊铭携着满身的冰雪抬步走进屋,他身上锋锐冷冽的气息亦随之而来。

    “刚才太子答应的话,还请信守承诺。”苏煊铭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令人呼吸困难的压迫感。

    玄衣男子身上的怒气太过明显,简沐欢原本雀跃的心瞬间被冻结。

    苏煊铭在乎的,永远只是苏小七,没有他。不过是被误会占了苏小七便宜而已,苏煊铭便似要拔剑杀了他一般。

    简沐欢眸光晃了晃,笑容明媚依旧:“本宫只是说,考虑考虑,苏大少爷不会以为,就喝一杯酒,本宫便会答应你的请求吧?”

    苏煊铭薄唇紧抿,深深地看了简沐欢一眼,声音如刀锋般冰冷:“太子答应的事,竟出尔反尔。”

    说罢,他移开目光,看向苏千澈,冷声道:“回去。”

    苏千澈懒洋洋站起身来,跟着苏煊铭走出去,走到门口之时,她转过头,便见简沐欢正站在紫檀木质的圆桌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他的笑容明媚,极具感染力,整个房间都被他散发出的光辉照得更明亮了几分。

    这样灿如骄阳的男子,值得被最好的对待。

    出了东宫,两人上了马车。

    苏千澈懒懒靠在软榻上,苏煊铭坐在旁边,两人中间隔着一臂之距。

    玄衣男子身上的冷气还未消散,马车里的空气都快要结冰。

    “大哥,你怎么了?”苏千澈好心地问道。

    快别制冷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她都要被冻成冰块了。

    苏煊铭抿唇不语,刚才在门口看到的画面一直在脑海中盘旋。

    苏千澈侧过去一些,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幽冷的眸,轻声问道:“大哥,你不会,吃醋了吧?”

    苏煊铭冷锐的眉峰紧皱,沉声道:“别胡说。”

    “切,敢吃不敢认。”苏千澈咕哝一声,眯着眼半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苏煊铭眸中闪过暗光,脑中再次浮现出薄唇上挥之不去的柔软触感。

    ……

    回到千府,苏煊铭便携着冷气回了自己的房间,苏千澈懒洋洋地踱回院子,便见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站在枫树下,琥珀色双眸凝望着门口。

    头顶的枫叶已经褪色,变成浅浅的黄,显得有些萧瑟,男子一身白衣清雅如山巅雪莲,在满树浅黄枫叶的映照下,更显得高贵不可攀折。

    看到白衣少年的那一刹那,司影眸底似闪过浅浅流光,他动作优雅地朝她迎过来,轻笑:“苏小姐,你回来了。”

    苏千澈顿住脚步,静静地看他。

    有风从两人耳畔吹过,朝阳浅金色光辉照在二人身上,男子浅浅笑着,似静美雅致的优昙,低调却肆意地张扬着他的美好。

    苏千澈眨了眨眼,问:“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男子清雅的声音里带着浅浅磁性,净透的双眸里波光潋滟。

    “等多久了?”苏千澈下意识问。

    司影轻笑着看她,薄唇轻启,缓缓道:“一整晚。”

    苏千澈沉默。

    他的声音轻柔,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等待夜不归宿的丈夫,让苏千澈莫名有些心虚。

    他特意从映月山庄送她回来,而她突然被召进宫,想来他应该是担心的,他等了一整晚,却丝毫无怨言。

    这个仙一般不可亵渎的男子,却总是做出一些微小却暖心的举动,一点一点缓慢却强势地渗进她的生活。

    她默默地往前走去,对于他细致的好,有些无所适从。

    “皇上说了什么,可有责怪你?”司影与她保持着相同步伐,声音轻柔地问。

    苏千澈掀了掀眼睫,道:“没有,二皇子的事,皇上说交给别人。”随后她又揉了揉额头,抬步上了台阶。

    “那皇上召你进宫……”司影问。

    苏千澈走上最后一级阶梯,随后顿住脚,转眸看了身边的男子一眼。

    本是与他无关的事,却不知为何,她下意识想要告诉他。

    “嗯……皇上说,两日之后便会下旨,三个月后,与太子完婚。”

    司影双眸危险地眯起,眸中映着少年乌黑如墨的眸珠,他嘴角笑意依旧,温和如风:“哦,是吗?苏小姐可答应了?”

    苏千澈眸光闪了闪,道:“他可是皇上,我如何反驳得了。”

    “苏小姐没有答应便好。”周遭的冷风消散下去,司影轻笑道:“今天休息一日,明日,影便带苏小姐去离云宫。”

    苏千澈扬了扬眉,“你这是要公然抗旨?”

    “抗旨?”司影转身,面对着少年,把她额角一缕被风吹开的发丝缕到耳后,微微勾唇,“圣旨还未下,便不算抗旨。此事你不必管,乖,去收拾东西,准备去离云宫。”

    苏千澈默,片刻道:“我答应了皇甫溟,去魔魂殿。”

    她的话音落下,周遭的氛围顿时变了。

    前一刻还风和日丽,下一刻便像是阴云密布,有种山雨欲来的征兆。

    司影完美犹如艺术品的手指抬起苏千澈下颚,指尖在唇下轻轻摩挲着,琉璃般净透的眸深深看进少年眼底,男子缓缓启唇,悦耳的嗓音中,带着清冷的磁性:“苏小姐要去魔魂殿?嗯?”

    一个嗯字,尾音微微上扬,带着难以言喻的危险之感。

    苏千澈微扬起头,眸光微眯,轻笑道:“这是我的事,与司公子有何关系?”

    司影静静看她,忽然伸出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把她紧紧揽进怀里。

    “苏小姐,我们都一起睡了那么多个夜晚,难道还没有关系?”

    男子带着笑意的嗓音在耳畔响起,轻浅的呼吸喷洒在脸庞,苏千澈长睫微颤,右手握拳,猛然一拳打过去。

    司影轻松地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倾身,在苏千澈红唇上浅酌一口,含着笑意的声音轻问:“苏小姐,现在可有关系?”

    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仿佛只要她说一个不字,便会得到他更进一步的惩罚。

    苏千澈星眸半阖,缓缓开口:“司公子是要限制我的自由?”

    “不,影只是希望苏小姐不要去见别的男人。”司影回得很快。

    苏千澈默,他这样的表现,只是‘希望’吗?禁锢着她,让她动弹不得,虽然动作温柔,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强势。

    分明就是不能。

    “苏小姐,影明日便来接你。”司影双臂揽着她,在她耳边轻道:“答应皇甫的事,影来解决。乖乖的,在府里等我。”

    说罢,男子松开她,在她头顶轻轻落下一吻。

    苏千澈正要伸手推开他,男子却如一道白光在原地消失,前一刻还温暖的怀抱,此刻只残留淡淡余温。

    苏千澈抬手轻抚着被触碰过的嘴角,半阖的眸底似有暗芒闪过。

    这家伙,占便宜的动作越来越娴熟了。

    ……

    虞樊城齐府,微弱的光线透过木制的窗户照进房间,房间里侧,床上,简泽轩紧闭的眸忽然动了动,随后缓缓睁开,浅棕褐色的眸底有一丝茫然,似不知身在何处。

    男子抬起手用力揉了揉眉心,又过了片刻,他的眸光才聚焦在纱帘上某处,随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简泽轩面色有些阴沉,快速掀开棉被,穿上靴子,从床上下来,大步往门口走去。

    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也不知已经过去多久。

    房门打开,门外有两个丫环守着,见他出来,一个丫环连忙道:“轩少爷,您醒了,奴婢去请娘娘。”

    说着也不等简泽轩开口,便快速跑了。

    另一个丫环见他只着中衣的模样,微微有些脸红,低垂着头道:“轩少爷,您的伤还没好,大夫叮嘱过,您最好卧床休息。”

    “过去几天了?”简泽轩沉声问。

    “两……两天……”丫环有些被他低沉的嗓音吓到,战战兢兢地答道。

    竟然已经过去两天了!

    简泽轩猛地关上门,又转头走了回去。

    站在桌边,他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揉着额角。

    头还有些晕,必然是他们趁他睡着之时,给他用了助眠的药,以致他睡到现在才醒。

    去衣柜拿了衣服,刚穿上,容妃便带着丫环过来了。

    刚进了屋,看到站在桌边的简泽轩,容妃便着急道:“轩儿,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不好好躺着?”

    简泽轩神色依旧,即便是面对容妃,脸色也未有半分柔和。

    “母妃,孩儿要见普惠大师。”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容妃挥手让丫环出去,柔声道:“轩儿,只要你养好伤,母妃便去安排。”

    简泽轩薄唇微抿,不再与容妃说话,转身便大步往外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