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82 想美人儿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容紫菱手上端着一个精美的细瓷碟子,碟子上摆放着两块散发着清香的糕点。

    她原本是要把糕点拿给守卫吃,顺便也看一看司影是否已经回来,却没想到正好碰到刚回来的司影,顿时心里惊喜。

    只是,她打了招呼之后,那两人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慢条斯理地往前走。

    容紫菱端着碟子的手指紧了紧,看着白衣少年背影的目光闪过一抹怨恨。

    她就是萧潜所说的女扮男装的十公子?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竟然还一直缠着司尊主!

    那边是司尊主的居所,平日里除了有要事商议,即便是离云宫中的重要人物都不能涉足,更别说她这个外来客。

    可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女人,第一次来就进入了司尊主的领地,还与司尊主有说有笑!

    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更是刺痛了她的眼。

    容紫菱掩在面具下的红唇轻咬了咬,看一眼身旁的巨石屏风,这是一道界线,划分开离云宫尊主和其他人的界限,只要她再往前走一步,就会打破司尊主的规矩。

    眸光微动了动,那个女人都可以,她为何不可以?

    只犹豫了片刻,容紫菱便脚步轻快地踏出去一步,越过屏风,走进司影的领地。

    仅仅只是一步,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容紫菱感觉四周男子身上淡淡的冷香都似浓了许多。

    “司尊主,可否等一下?”容紫菱快走几步追上去,声音温婉如水。

    女子的声音就在身后,苏千澈不由顿住脚步。

    只听声音,便知身后女子是一个美人。

    苏千澈转过头去,便见身后站着一白衣女子,女子白纱覆面,一双水眸淡如远山,顾盼生姿。

    她袅袅娜娜地站着,手中端着白瓷碟子,皓腕白皙胜雪,肤如凝脂,裙摆随风轻舞,额角垂下的两缕发丝在身前轻轻摆动,端地是一个飘飘欲仙的美人儿。

    她的双眸盈盈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眸底是毫不掩饰的喜意和娇羞。

    这个女子,好像是上一次看到的,与司影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啊。

    苏千澈手指摩挲着下颚,饶有兴致地看一眼身旁的司影,见他的目光落在女子身上,眸中看不出情绪,便微微勾了勾唇,伸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轻笑着道:“你们慢慢聊,我再去睡一会儿。”

    司影转头看她,眸中盛满粼粼波光,柔和的声音里带着无奈和宠溺:“还睡?”

    “自然要睡,赶了一天的路,太累了。”苏千澈说着便抬起一边胳膊伸了个懒腰,另一只被男子牵着的手用力,想要挣脱他的手离开。

    司影额头黑线一条,赶路一天的好像是他,她倒是在他怀里睡了一整天……

    “别急,我与你一起过去。”司影手上稍稍用力,不容她离开的坚定力道。

    苏千澈抬起下巴指了指面前的美人,道:“有美人找你叙旧。”

    “影只与苏小姐有旧。”司影轻笑着,如落了满地的繁花。

    两人旁若如人的说话,丝毫没有搭理她的意思,让容紫菱无比尴尬,眼底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别样情绪,一双水眸就那般定定地看着司影。

    这样的美人儿,这样专注的眼神,苏千澈心里暗道,若她是个男人,只怕是已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你这般薄情,美人会伤心的。”苏千澈声色懒懒。

    司影薄唇轻勾,微低下头,在苏千澈耳旁轻声说道:“在影眼中,唯有苏小姐是美人。”

    柔柔的气息吹过,耳畔痒痒的,苏千澈一把推开白衣男子,正要说话,却听身边美人道:“司尊主,这位贵客是谁啊,以前在离云宫从未见过呢。”

    美人水眸盈盈,仙一般的气质却又有我见犹怜的姿态,真正是是个男人都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更何况她只是问一个问题而已。

    司影转眸,看向面前的白衣女子。

    男子眸光平和,看不出何种情绪,容紫菱却微微低下头,羞得红了脸。

    司影神色不变,缓缓开口的声音似带上一丝凉意,“本尊的事,何时需要一个外人过问?”

    容紫菱眸光一颤,身体像风中的柳絮一般,不由自主地轻轻抖起来。

    一直以来,她都是离云宫里最为特殊的存在,虽不是离云宫之人,却与宫中众人关系极为要好,本以为,她在司影眼中也是特殊的,却没想到,他竟当着别人的面,说她是外人……

    容紫菱水眸里漾起一丝委屈,她咬了咬唇,把那一丝委屈咽下,又抬眸,把碟子端到身前,语气轻快地说道:“司尊主,这是紫菱亲手做的糕点,您与这位贵客尝一尝?”

    司影淡淡看她一眼,轻笑:“本尊记得,离云宫的厨子并没有女人。”

    苏千澈眼睫微眨,司影这话,是暗讽这女人是厨子?

    这个女子分明对司影有意,而司影曾经会与她走在一起,显然关系应该也不差,怎么现在损起人来,却是毫不留情?

    瞧瞧,这可怜的美人儿小身子一抖一抖,看上去都快要哭了。

    容紫菱紧紧咬着唇,眼中似有泪意,她轻声道:“紫菱在离云宫做客,哥哥姐姐们都对紫菱很好,紫菱若是白吃白喝,不做点什么,心里会过意不去,便擅自做主,下厨做了一些拿手的糕点,想来司尊主应该不会嫌弃紫菱手艺不精。”

    “知道手艺不精,就别在离云宫丢人现眼。”司影缓缓丢出一句话,直接炸得容紫菱僵在原地。

    苏千澈微抬起眸睨着司影,一脸大写的佩服,这一句暴击,直接把美人儿的血槽都击空了。

    这哥们,竟如此不懂怜香惜玉,以后怎么找老婆?

    司影似乎察觉到了白衣少年的想法,颇为无奈地看她一眼,又轻轻揉了揉她的头,不顾美人儿僵硬的脸,接着问:“是谁带你来离云宫的。”

    容紫菱从僵硬中回过神来,看到司影没有丝毫笑意的脸,连连摇头道:“司尊主,你不要怪萧潜哥哥,是紫菱逼萧潜哥哥带紫菱进来的。”

    司影轻笑一声,“看来,本尊把他的胆子养得太大了。”

    “不是萧潜哥哥的错,真的是紫菱让萧潜哥哥带进来的,司尊主,您不要惩罚萧潜哥哥好不好?”容紫菱眨了眨水盈盈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道。

    苏千澈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看来他们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了,于是,她再次用力想要挣开司影的手。

    司影紧紧握着她手,不让她逃开,声音温柔似水地在她耳边道:“乖,别急,马上就好。”

    “既是萧潜带你来的,便让萧潜带你回去,本尊手下,没有擅作主张的人。”说罢,司影便不再理会她,直接弯腰打横抱起苏千澈,便脚步轻缓地往前走去。

    “你干什么?”苏千澈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便不动了。

    有人抱着走路,可比自己走舒服多了。

    “不是要睡觉?”司影轻柔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磁性,净透的眸底洋溢着温柔的笑意。

    苏千澈眼睫动了动,片刻问道:“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要把萧潜驱逐出离云宫?”

    司影抱着怀中的人儿上了台阶,台阶之上又是一片宽阔的场地,青石板铺就的广场,大小与半个足球场差不多,广场之后才是一套庭院,大气而奢华。

    “我派他去你身边,他不在你身边保护,已是失职,又带了不相干的外人回来,自是不能轻易饶他。”司影微低着头看她,嘴角笑意不减。

    苏千澈撇撇嘴,既是他的人,他如何处置,都与她无关。

    容紫菱看着两人离去,握着碟子的手差点把碟子捏碎,眼看着两人的身影就要在眼前消失,她再顾不得什么,连忙快速追上去,焦急道:“司尊主,还有七日便是风云令出世之日,紫菱现在已经无法赶回碧落阁,请尊主再收留两日,紫菱一定会安安静静呆着,不会再擅作主张了。”

    司影不为所动,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苏千澈看一眼美人儿泫然欲泣的脸,心里怜香惜玉的因子隐隐作祟,“司公子,这大美人儿这么美,你忍心不收留她吗?”

    司影低垂着眼眸,静静看她。

    “你想让她留下来?”轻柔的声音里听不出何种情绪。

    “你会把她留下?”苏千澈挑眉问。

    司影净透的眸看着她,如水晶般的晶莹剔透。

    “只要你想。”他道。

    容紫菱听到二人再次旁若无人的谈话,心里的怨气瞬间便把她淹没。

    她就像是一个小丑,等待着别的女人来决定她的命运。

    她才是离云宫的女主人,未来的尊主夫人!怎么能让别的女人来决定她的去留!

    “那就留下吧。”苏千澈笑眯眯地说道,随后她转过头,看向容紫菱,“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吃到容小姐亲手做的糕点。”

    容紫菱暗自咬碎了银牙,这个女人大白天还不要脸地待在司尊主怀里,又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让她留下来,现在还想吃她亲手做的糕点,简直厚颜无耻,真当自己是尊主夫人了?!

    “公子是司尊主的贵客,公子的要求,紫菱自然不会拒绝。”容紫菱声音温婉地说道,“这里还有两块糕点,若是公子不嫌弃,可以先尝一尝。”

    苏千澈看一眼碟子上的两块糕点,缓缓摇头:“睡觉之前,还是不吃了。”

    她的话一贯慵懒平静,容紫菱却似乎从话里听出了嫌弃。

    容紫菱笑意微僵,轻声道:“现在还是白日,公子就不要睡觉了,我们一起去厨房,让公子尝尝紫菱的手艺。”

    不待苏千澈说话,司影便淡淡扫了容紫菱一眼,随后抱着苏千澈离开。

    容紫菱脸上的镇定再也保持不住,水眸里满是怨气和恶毒。

    他是她的,未来的尊主夫人,只能是她!

    她身上的怨气仿佛化为了实质,苏千澈似感到身上一阵冷意。

    司影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与阿澈独处的时间,没想到那个女人还想和他抢阿澈,他怎能让她得逞?

    这个小家伙,男人盯着她,女人也盯着她,他将来要防着多少人?

    苏千澈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由问道:“怎么了?”

    司影垂眸不语,却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苏千澈抬眸看着男子轮廓完美的侧脸,阳光下,男子莹白的肌肤仿佛被打上一层柔光,莹莹透着玉般色泽,琥珀色双眸干净剔透,似深藏着一片斑斓星海。

    看到眼前这张完美的脸,苏千澈不由想到在天音寺时,看到的那个同样完美的男子。

    啧,那男子比司影还仙,不知道他们走在一起,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在想什么?”司影抱着她进了房间,亲自给她脱了鞋,把人放到床上,自己在床头坐下。

    苏千澈侧过身,右手支头,左手手指自然地捞起一缕司影及腰的黑发,懒懒道:“在想美人儿。”

    司影双眸微眯,嘴角笑意温和如春,眼底却闪过危险的光芒,“哦?在想哪个美人儿?”

    苏千澈笑,带着些许邪气,指尖绕着男子绸缎般的发丝,眸光慵懒地说道:“能与你媲美的美人儿。”

    “是么。”司影脱了靴子上床,直接在苏千澈身边躺下,伸手把她的腰肢揽进怀里,两人身体紧贴着,男子埋首在少年颈侧,轻柔的声音压得有些低,“现在,在想谁?”

    如大提琴优雅又沉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鼻端全部被男子淡淡的冷香霸道占领,苏千澈正要开口说话,却感觉到一个温热柔韧的物体紧贴在脖子上,男子薄唇只是动了动,便有一阵阵酥麻从脖子处传出,身上仿佛通入了细小的电流一般,引起少年细小的战栗。

    苏千澈的话卡在喉咙,细细的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微僵了身体。

    “不要想别人,乖。”男子的声音轻柔如同呢喃,仿佛在编织着一个美好易碎的梦。

    苏千澈一动不动。

    “睡觉。”司影嘴角勾起优昙般粲然的笑,紧紧揽着怀中人儿,轻闭上眼。

    很快,耳畔便传来男子变得轻浅的呼吸,有浅浅的气息呼在颈侧,痒痒的。

    苏千澈眼睫动了动,他用轻功赶了近十个时辰的路,必然是累坏了。

    为了她公然违抗圣旨,值得么?

    低垂着眸看着男子头顶乌黑的发丝,苏千澈脑袋动了动,把头虚搁在男子头顶,缓缓闭上眼。

    ……

    映月山庄,继山庄庄主换人,庄内大换血之后,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庄内上下,这两日都在讨论同一件事。

    “卧槽,咱们的主子竟然是个女人?老子要瞎了!”陈默坐在一块大石上,一拍大腿,夸张地叫道。

    在他身侧,坐着胡三大壮和几个弑神卫,以及山贼头子袁宝,属于弑神卫中实力最强的一批,几人或站或坐在大石上,表情都是极为精彩。

    “特么的,咱们这么多人,败在一个女人手下,说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吧?”另一个弑神卫脸色通红。

    陈默一个爆栗敲在那人头上:“我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笑掉大牙,但是,如果你到主子面前去说这句话,肯定会被主子打掉大牙。”

    “嘿嘿。”那人嘿嘿笑起来。

    胡三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很是苦恼的模样,“你们说,璃王殿下知不知道主子是女人?他是故意把咱们送给主子的吧?”

    “不知道,不过主子是女人这件事,真是让人接受不良。”陈默嘴里叼着根草,双手枕在脑后躺在石头上。

    大壮挠了挠头,颇有些不解地说道:“主子就是主子,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咱们都打不过。”

    “对啊,老子崇拜的是十公子,管他是男是女,他都是在竞技场里大展雄风的十公子!”袁宝赞同地说道,随后很哥俩好地大力拍了拍大壮的肩。

    大壮嘿嘿笑,然后回以他的热情,把袁宝的肩膀拍得啪啪作响。

    袁宝的小身板差点被拍得陷进石头里去,他默默咽了一口血,暗道以后绝不能碰这个大力怪。

    陈默咬着口中的草,双腿曲起枕在一起,吊儿郎当地晃啊晃,“话虽这么说,但是主子突然从男人变成女人,还是很奇怪啊。”

    众人互看一眼,不敢怎么说,肯定是会觉得奇怪的。

    “对了,你们见过主子穿女装的样子吗?”袁宝贼兮兮地问众弑神卫。

    众人看傻子一样地看他,胡三闷声闷气地说道:“若是见过主子穿女装,我们会现在才知道主子是女人么?”

    “那可不一定,以你们的眼神,即便主子穿了女装,你们也不一定能认出来。”袁宝说得很是不屑。

    当然,他这样欠揍的话,少不了一顿揍。

    这些人中,唯有一个表情与他们不一样,就是之前暗搓搓猜测苏千澈是上还是下的那个男子,名为丁洋,江湖人称洋哥,此刻他已经震惊过了,剩下的却是哀叹。

    好不容易找到有趣的事,结果却发现主子和司尊主之间的关系再正常不过,就是男欢女爱,而不是他所想的那样,简直是幻灭啊。

    揍了一顿袁宝之后,众人收了手,陈默又小小声地问:“你们觉得,十一统领知不知道主子是女人?”

    胡三手指撑着下巴,很认真地思考:“肯定知道,否则统领怎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主子。”

    “还有璃王。”

    “司尊主。”

    “怀王……”

    说到这个,众人都噎了噎,也就是说,主子身边的人,都知道主子是女人,只有他们蒙在鼓里?

    “这也太不够义气了,十一统领竟然不告诉我们!走,找统领算账去!”胡三说着,便率领一群人出发了。

    只是,众人找遍了整个山庄,都没有找到十一的人影。

    映月山庄后山,这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树林里树木茂盛,地面还有一些杂草生长,显然并没有人经常前来。

    偶尔有一两头野兽从树林中走过,极为悠闲。

    一棵大树上,一头花豹正在树枝上小憩,这里是它的地盘,它不时会跳到地上,巡视自己的领地。

    太阳懒洋洋地照在花豹身上,花豹眯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舒展了一番身体之后,动作轻盈地跳下树,开始巡视领地。

    领地里很正常,并没有其他兽类闯入。

    忽地,花豹的耳朵动了动,鼻子嗅了嗅,轻手轻脚地往前面走去。

    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花豹眼中,花豹金色的兽瞳顿时紧紧盯着猎物。

    身穿黑衣的小个子少年一边拿树枝抽打着身边的杂草,一边对身边的人抱怨:“都是你出的馊主意,现在找不到路了吧。”

    “郡主,奴婢也不知道会这样啊,奴婢只是不想让郡主被认出来,又被抓回去……”身边装成侍童的侍女小小声地说道。

    这个少年正是安国公府的郡主安初岚,她原本就是闲不住的性格,听说映月山庄换了庄主,还是那位她很有好感的十公子做的,便觉得找到了好玩的事,于是便女扮男装来到映月山庄,想要看一看新上任的庄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这里应该不会有野兽吧?”安初岚四处望了望,虽然周围并无异样,她还是提着一口气。

    “这里是映月山庄后山,应该不会有野兽的。”侍女不确定地说道。

    二人话音刚落,便有一阵树叶的沙沙声响起,侍女连忙抱着安初岚的胳膊,抖抖索索地说道:“郡……郡主,有……有什么东西?”

    安初岚定睛一看,便见不远处的草丛动了动,随后,一只近三尺高的花豹出现在两人眼中。

    “啊啊啊!”侍女失声尖叫,抱着安初岚不敢撒手。

    安初岚也非常紧张,她只有些三脚猫的功夫,面对一些小型野兽还好,可对面这一头花豹绝不是吃素的,一个不慎,可能她们二人都要折在这里了。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双手握着,刀锋对着花豹,紧张地说道:“你……你别过来,我……我可是会武的……”

    花豹打量了一番二人,兽瞳里露出人性化的不屑,它低吼一声,身体优雅地抖了抖,化为一阵风,直接朝二人扑过去。

    强大的气势压迫迎面扑来,大张的豹嘴里牙齿闪着寒光,一阵腥风吹得两人头发向后飞起。

    安初岚吓得双眼大睁,身体抖了抖,双腿像是被定住一样,一动不能动。

    “郡主快跑啊!”侍女拉起安初岚,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被拖着跑的安初岚很快便反应过来,随后爆发出生平最快的速度,赶紧逃命。

    然而两个娇生惯养的女子,哪里是森林中花豹的对手,不过一眨眼,花豹便再次追了上来,跑在后面的安初岚甚至能感觉到花豹爪子的破风声,只要稍稍一松懈,她很可能便要命丧豹口。

    “啊啊,救命啊……”安初岚吓得大叫起来,发挥了生平最快的速度,却还是无法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反而越来越近。

    两人在林间乱窜,花豹在后面追,寂静的林子变得热闹起来。

    “呜,快来人救命啊,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爹爹,哥啊,快来救我啊!”

    一阵悠扬的乐声从林间传出,似远似近,累得已经快要瘫倒的安初岚和侍女仿佛听到仙音一般,用出吃奶的劲往声音传出的方向跑。

    很快,两人便看到远处树枝上坐着的黑衣人,顿时像看到救星一样,大声叫道:“救命啊,大侠,有豹子在追我们!”

    花豹似乎感受到了威胁,原本还优哉游哉的脚步顿时加快,爪子一挥,凶狠地抓向安初岚后背。

    安初岚浑身寒毛直竖,巨大的危机感吓得她心跳骤然停止。

    ‘嗖’

    一阵轻微的破风声响起,一道绿影从安初岚脸庞旁划过,一缕发丝应声而断,飘飘扬扬地飞落在地。

    安初岚瞳孔猛缩,逃跑的动作骤然僵住。

    ‘嘭’

    身后传来沉闷的声响,像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安初岚脖子僵硬地转回头去,却见身后的花豹竟然已经倒在血泊中,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花豹,此刻已经是奄奄一息,脖子上一片树叶深深嵌进颈部,地上的血都是从颈部的伤口流出来的。

    花豹的双眼渐渐涣散,身体在地上抽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死……死了?”安初岚不敢相信地说道,死里逃生的惊险让她的脑袋还有些懵,“刚才是谁救了我们?”她转过头去看那颗大树,却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侍女也是惊魂未定,她拍着胸口道:“奴婢没有看清,只看到穿着一身黑衣。”

    安初岚看着花豹颈上的那一片树叶,心口砰砰直跳,脸色微微涨红。

    这种感觉,胸口跳得太厉害,仿佛喘不过气来,难道是因为被吓着了?

    “不管他是谁,他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映月山庄的人,彩云,我们走,去映月山庄,一定要找到我们的救命恩人!”

    说罢,安初岚便率先向前走去。

    侍女彩云连忙跟上。

    刚才后山走出来,两人便被拦住。

    “什么人?!”守卫沉声问道。

    “我们是十公子的朋友,想见你们庄主。”彩云小小声地说道。

    “你说是十公子的朋友就是了?”守卫见她们身上衣服有些乱,身上又没有强大的气息波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映月山庄刚遭遇了一场动乱,现在庄内实力大损,绝对不能混进心怀不轨的人。

    “我们真的是十公子的朋友啊。”彩云有些急了,十公子回了京都,她们怎么让她出来证明郡主认识她?

    守卫不为所动。

    安初岚伸出双手,道:“你们可以把我们的手绑起来,这样我们就无法反抗了。”

    “郡……公子!”彩云焦急地喊道,郡主千金之躯,怎么能让别人绑起来?

    安初岚却眼神坚定,她一定要见到救命恩人。

    “算了,看你们两个娇滴滴的姑娘,怕也不是什么大凶大恶之人。”其中一个守卫说道,最终还是带着她们来到庄内。

    他并没有直接带着二人去找十一,反而找到胡三等人,把二人交给他,由胡三领着二人前去。

    “你们找庄主什么事?”胡三看一眼她们被树枝挂得稍显破烂的衣服,随后很快移开目光。

    安初岚和彩云都有些窘,身上的衣服比乞丐服好不了多少,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如此落魄。

    “刚才我们在后山之时,被一头花豹袭击,一个身着黑衣的大侠救了我们,我们想要找到他。”安初岚下意识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回答道。

    “后山?穿黑衣?”胡三摸着下颚,显然是在思考,“你们没看到他长什么样?”

    两人同时摇头,当时场面如此惊险,她们哪里有心情去看那人的长相啊。

    三人一路说着话,很快胡三便带着她们来到十一的房间外。

    “十一统领,你在不在?”胡三朝里面大吼了一声。

    屋里没有回应,却有一人从走廊上走过来。

    男子一身黑衣,衣袍上没有任何花纹,如最沉寂的夜,五官轮廓深邃,如同斧刻刀凿,面容冷峻,黑眸幽深,薄唇微微抿着,周身散发着不近人情的冷意。

    黑衣包裹着精健的身躯,他就像是移动的荷尔蒙,冷峻的气质却拥有着让女人疯狂尖叫的身材,更是勾得人想要看看他动情征伐时,会是如何模样。

    安初岚看到黑衣男子的一瞬间,心便剧烈狂跳起来。

    是他,就是他!

    “统领,你回来啦,这两个丫头说要见你。”胡三看到十一,便直接把人扔下,给了他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然后一溜烟跑了。

    十一冷冷看了二人一眼,直接越过她们,就要往屋里走去。

    “等一下!”安初岚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胳膊,却被十一猛地甩开。

    安初岚一个踉跄,身体往后倒退了两步。

    “你干什么啊!”彩云连忙拦在安初岚身前,故作凶狠地瞪着黑衣男子。

    安初岚见他又要走,连忙喊道:“是你,刚才救了我!”

    黑衣男子脚步不停。

    眼看他就要走进屋内,安初岚突然大声喊道:“我认识十公子!”

    十一顿住脚,转头看向她。

    男子的眼神极具压迫力,安初岚小心肝抖了抖,只觉得在男子那一双幽深的黑眸下,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我说的是真的!”安初岚强调道,“十公子在诸神竞技场战斗时,我曾经见过她,还与她说过话!”

    十一抿唇不语。

    “真的真的,当时还有轩哥哥也在场,而且,十公子身边带了一个侍卫,我印象可是很深刻的……”之所以记得那个侍卫,是因为他虽然带着面具,却依旧难掩一身凛然气势,让人见之不忘。

    安初岚说着便仔细看了看十一,仔细一打量,便发觉眼前的男子与记忆中男子的影像重叠。

    “你……你就是那个侍卫!”安初岚手指微微颤抖着,脸上不知为何飘出一丝红霞。

    没想到,他比她想象中更吸引人。

    十一微垂着眼睫看着眼前男子装扮的少女,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次与苏千澈一起去竞技场时的场景。

    那时候,小姐走到哪里都带着他,是从何时开始,他很少待在小姐身边?

    似乎从一开始,小姐就不需要他,他能在小姐身边留下来,还是因为他的死缠烂打。

    “你就是那个侍卫对不对?”安初岚微红着脸,很是高兴地说道:“本小姐肯定没有认错,你就是他!还有刚才,救了本小姐的,也是你!”

    十一眸色沉冷地看她一眼,冷声问:“何事。”

    男子双眸漆黑如夜,阳光照在屋檐,在男子脸上投下浅浅暗影,显得轮廓越发深邃。

    安初岚微红了脸,双手无意识地绞着衣摆:“书上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你虽然只是一个侍卫,但同时也是映月庄庄主,当本郡主的相公,还是可以的。”

    “啊?”彩云瞬间瞪大了眼,张大了嘴,“郡主,您不会脑子吓坏了吧?”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郡主,您可别开玩笑了!您可是郡主,怎么能随意以身相许?!

    “不必。”十一冷冷说了两个字,神色丝毫不变,转头进了房间,房门也在同一刻被关上。

    安初岚正要追进去,却被突然关起来的房门吓了一跳,镇定下来后,她便吩咐彩云敲门:“你同意不同意,倒是说句话啊!若是同意,就早日去府上提亲,我爹娘正在给我物色人选,你救了我一命,他们肯定会答应的!”

    房门被敲得咚咚响,房内却没有声音。

    “你到底同不同意啊!”

    房内依旧没有声音。

    彩云暗地里抹了一把汗,小姐啊,刚才他已经说了不必啊。

    “开门,你开门!”安初岚急得亲自敲门。

    彩云连忙阻止她,“郡主,您这才见他一面而已,就这样决定下嫁,不妥吧。我们还是回去找老爷夫人商议一下,再做打算……”

    “谁说我只见过他一面?”安初岚不由自主地反驳,那一次见过十公子的侍卫之后,她便不时在心里猜测,他取下面具之后,会是什么模样。

    现在再次遇到,他又救了她,难道不是他们的缘分?

    152717286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