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83 被她扑了

时间:2018-05-29作者:一株小葡萄

    华美的房间里,熏香缭绕,雪白的纱帐层层垂下,大床上,暗红色锦被仿佛一片诡异血海。

    房间里欢声笑语,血衣男子侧卧在床,右手慵懒支头,长至臀部的青丝披散在脑后,在锦被上铺出一匹顺滑亮泽的黑色锦缎。

    暗赤色狐狸眸微微上挑出魅惑的弧度,左耳上的血红色钻石耳钉闪烁着耀眼的光华。

    男子锦袍松松垮垮地系着,胸口大片雪白皮肤裸露在外,仿佛被镀上一层莹白光华,一朵血红色罂粟花在雪肤上灿然盛放,花瓣层层叠叠,肆意的妖娆。

    两条逆天大长腿随意交叠,坚韧紧实的质感在血色衣袍的遮挡下若隐若现。

    三个风格各异的女人围绕在他身侧,或按肩或捶腿,屈膝坐在男子身后的女子伸手环住他劲瘦的腰身,脑袋搁在男子肩上,柔媚地笑:“殿主,您都好久没有唤我们姐妹侍寝了。”

    捶腿的女子柔了力道,整个身体都贴在男子腿上,柔软的手探进锦袍,在男子大腿上轻抚着,“是啊殿主,奴家可想您了~”

    一只雪白的手搭在男子胸口,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女子媚眼如丝地在他耳旁说道:“殿主,姐妹们都想念殿主的雄风,您不在,姐妹们都空虚得很呢。”

    皇甫溟修长有力的手指轻晃着酒杯,赤眸微微眯起,血色薄唇勾出邪魅的弧度。

    “哦?真的?”男子声音磁性低沉,似醉了万年香醇的酒。

    三个女子都把柔软的身体紧贴着血衣男子,极尽柔媚地说道:“当然是真的,殿主的威风,我们永生难忘~”

    男人邪魅十足,仅仅是他身上惑人的魅香,便能让她们软了身体。

    虽然他从未真正碰过她们,但是只要她们能碰到他,就能让她们兴奋很久了。

    “既然如此……”皇甫溟拉长了声音。

    三个女人的眼睛都亮。

    “咚咚。”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皇甫溟的话。

    可三个女人不仅没有失望,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殿主的爱好她们再清楚不过,若是有外人在场……

    三人像是约定好一样,开始在男子身上上下其手。

    “进来。”皇甫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里面的红色液体。

    侍卫推开门,垂头走进来。

    “殿主,已经查到十公子的行踪,昨日夜里十公子被离云宫尊主劫走,此刻两人已经回了离云宫。”

    皇甫溟勾唇,邪肆而妖娆,“很好。”

    公然在简麟天手里抢人,司影真是没有让他失望。若是简麟天因此记恨上司影,那可真是有趣了。

    至于小东西,他会让她乖乖回到他身边。

    想到前几日映月山庄出现的异象,皇甫溟眸底闪过赤红色光芒。

    那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因十公子被劫,下旨一事也因此耽误,皇上已经颁发了悬赏令,带十公子回宫者,可获得十万两白银。”

    “呵。”皇甫溟轻呵一声,现在正值江湖风云变幻之时,谁会在现在节外生枝?更何况是面对强大的离云宫。

    简麟天的悬赏,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效果,除非,风云令出世之后,或许会给司影带去一些困扰。

    “时刻留意她的动向,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汇报。”皇甫溟抿一口酒,些许红色液体滞留在唇瓣,妖娆的红。

    “是。”侍卫应了,便转身退了出去。

    三个女子有些奇怪,“殿主,您怎么让他走了。”

    “怎么,不想让他走?”男子修长的手指勾起一个女子柔滑的下颚,笑得邪肆。

    那小东西,仅仅是看着他,他便觉得兴奋无比,为何别的女人就不行?

    那女子笑意盈盈,“奴家自然是随殿主喜欢~”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轻抚男子胸口,忽地手指轻碰到胸口处的微微突起,似是一道伤口,愈合之后留下的细微疤痕。

    女子手指顿住,正要发问,眼前却突然出现一片诡异翻腾的血海,血海中魔气翻滚,骇人心神。

    下一刻,一阵钻心的痛从手指传到大脑,女子不由自主大声尖叫起来。

    皇甫溟笑得邪佞,眸中血色红光升腾。

    他抓起女子触摸着胸口的手,动作轻缓地,把女子的手指一根根掰断,空气里,响起清脆而渗人的骨头断裂声。

    女子痛得眼泪都留了出来,精致的容颜上没有一丝血色。

    另两个女子完全懵了,分明刚才还好好的,为何会这样?

    “来人。”皇甫溟折断女子五根手指之后,便随手把她扔了出去。

    女子痛得全身直抽,却忍着痛快速跪在地上,爬到床前,声音颤抖地连连求饶:“求殿主饶命,求殿主饶命!”

    床上两个女子亦无声地下了床,战战兢兢地跪在床前,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房间里,气氛沉闷而凝重。

    房门被推开,两个侍卫走了进来。

    “拖出去,喂狗。”男子的声音,勾人的邪肆。

    他抬起手,手指轻放在胸口妖娆的罂粟上,眸中红芒一闪而逝。

    这是小东西留给他的,别人如何能碰。

    “不……殿主饶命,殿主饶命啊……姐姐,你们求求殿主……”那女子吓得连连磕头。

    另两个女子哪里敢说话,她们甚至不知道那个女子为何会触怒了皇甫溟。

    女子被拖了出去,不甘而惶恐的声音很快在房间里消失。

    血衣男子挥手,让另两个女子退下,缓缓抿一口酒液,薄唇微勾。

    小东西,他们很快便会再次见面。

    ……

    天色渐暗,厚重的灰云压住天际,微弱的光线下,一道挺拔的身影笔直地跪在庭院里,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写着倔强不屈。

    从容紫菱那里得到消息之后,萧潜便跪在院外,整整一下午,一动不动。

    从小,他便呆在离云宫,在尊主身边做事,在他的记忆里,能站在尊主身边的女人,除了容紫菱,便再无他人。本以为容紫菱在尊主心里是特殊的,再加上她曾在离云宫生活过几年,他便擅作主张,把容紫菱带回离云宫。

    虽然猜到会受到处罚,却没想到,尊主竟然要赶他走,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就算是尊主让他去黑狱待上一个月,他也不会离开离云宫。

    夜色更暗了一些,房间里亮起了灯,两个人影映在窗纸上,莫名的温馨。

    房间里,苏千澈睁开眼,侧着身,容色慵懒地看着司影亲自点燃了烛台上的五根红烛。

    男子的手指修长白皙,指节分明,如玉般晶莹通透,烛火照耀,甚至能看到手指上浅浅晶莹的血管。

    似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司影转过头,白皙的脸庞在烛火的映照下,打上橘黄色温暖的光,“醒了?”

    男子声音轻柔,如大提琴般的优雅。

    苏千澈掀了掀眼帘,半阖的眸子里映着男子修长的身形,以及烛火下,男子惊为天人的容颜。

    说起来,每次醒来之时,便能见到这种盛世美颜,真真是挺不错的。

    好想把他藏起来,不让别人看,怎么办?

    司影脚步轻缓地走过去,被火光拉长的影子笼罩在少年身上,仿佛她的整个身体都被他包围。

    琥珀色净透的眸底映着少年微懒的容颜,男子轻笑,柔了初冬的凛夜。

    “该起床用膳了。”他的声音动听,宛若山间潺潺流水,把少年温柔包裹。

    苏千澈忽然便想赖床了。

    “不想起。”她拉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只剩一个小脑袋露在外面。

    司影垂下头看她,眼底带着笑,“不想起,嗯?”

    微扬的尾音带着细细勾人的味道,让人心尖尖都在颤抖。

    苏千澈眨了一下眼,从鼻孔嗯了一声。

    少年的声音带着刚睡醒之时的慵懒朦胧,和一丝丝耍赖的任性,司影身体微微一紧,眸色暗了一分。

    男子在床头坐下,脑袋凑过去,在少年耳畔轻道:“影饿了,想吃……”他微抬起头,轻笑着看她。

    男子双眸如一汪深海,海面荡漾着粼粼波光。

    苏千澈被美色迷了眼,她微眯起双眸,半阖的眸底闪过亮泽的光,随后,她唇角一勾,伸手揽住男子脖颈,双臂用力,身体仿佛荡秋千一样,下一瞬,整个人便坐进了他怀里。

    “想吃什么,嗯?”苏千澈笑得邪气,在男子微讶的目光中,如同饿虎扑食一样扑了过去。

    唔,果然还是一样的感觉,比果冻还好吃,软软的,嫩嫩的,弹弹的,又带着难以忽视的柔韧,让人欲罢不能。

    唇瓣厮磨间,房内温度缓缓升高。

    司影双眸骤然被暗金光芒全数占据,双臂伸出,紧紧揽着女子纤细腰肢,仿佛要把她融进骨血里。

    耳畔男子的呼吸逐渐加重,炽热的气息洒在脸颊,苏千澈不由自主闭上眼,伸出粉嫩的舌头,循着感觉轻舔着男子微热的唇瓣,却被男子微张的唇轻咬住,勾着她细嫩的舌尖缠绵。

    男子左臂圈着身上女子,右手托住她的后脑勺,紧闭着眼,动作轻柔却霸道地掠夺着她的每一寸甜美。

    “唔……”

    “哈……”

    房间里响起暧昧的轻吟,男子沉重的呼吸和灼热的身体温度,仿佛最上等的药,勾人无限沉沦。

    苏千澈身上的火苗被全数点燃,脸颊烧红,身体却像一滩水一样,软倒在男子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司影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眸底两团炽烈燃烧的火焰,仿佛要把她燃烧殆尽。

    少年双颊通红,唇瓣如玫瑰般鲜艳欲滴,双眸带着些许迷离和懵懂的春意,更让司影全身绷到极致。

    苏千澈大口大口喘着气,怎么接个吻,比她打一架还累。

    “阿澈……”男子声音暗哑低迷,仅仅只是看着她,用这种性感的嗓音叫出她的名字,都让人心尖都轻颤起来。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似有电流通过,苏千澈全身发麻,眸中带着浅浅水雾,轻喘一口气:“哈?”

    司影微眯起眸,看着她微张的丰润红唇,上面还残留着些许水渍,莹亮的光泽,是属于他的记号。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心底的躁动,不再看她无意识的勾人模样,紧紧把她揽进怀里。

    这小妖精动情的模样,只怕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

    不急,不要急,还有三个月,待她及笄。

    男子的呼吸渐渐变得轻缓平稳,苏千澈的理智也渐渐回笼,眼神慢慢恢复清明。

    理智一回来,苏千澈便发觉,自己的坐姿好像有些不对。

    嗯……她现在是跨坐在司影身上,臀下男子大腿紧实韧性的触感,以及某处的火热轮廓,清清楚楚地传进了苏千澈的大脑里。

    好烫。

    苏千澈的手,比大脑的反应更快,竟直接伸出恶魔爪子……

    “嘶……”司影倒抽一口凉气,完美的脸庞如火云蒸腾。

    苏千澈迅速缩回手,下一秒,便从男子身上跳下,向来慵懒的神色也被窘迫替代。

    “咳,该吃饭了。”苏千澈轻咳一声,脸上一片潮红。

    司影深深吸了数口气,总算把心里的躁动压下去,双眸亦恢复澄澈,只是,他漫不经心甚至是微笑着看她的模样,却让苏千澈的心狠狠地提了起来。

    就像是一头狼,看着一只兔子的眼神。

    苏千澈眨了眨眼,她四不四玩得过头了?

    整了整衣袍,司影站起身,身上所有的暧昧痕迹都被消除,又恢复了飘逸如仙不可亵渎的干净模样。

    苏千澈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刚才不小心碰到的东西。

    好大。

    卧槽,怎么会想起这个,苏千澈捂住通红的脸,感觉自己快没救了。

    “还不走,想再吃些饭前点心?”司影走到她身前微垂着头看她,眸底带着一丝促狭。

    苏千澈抬眸看他,轻笑:“手感不错。”

    语毕,苏千澈很满意地看到男子差一点维持不住的笑脸。

    呵,想言语调侃她,他还嫩了些。

    不过片刻,司影便恢复过来,只是眸底的暗芒,却越发深重。

    他轻笑着牵起苏千澈的手,两人出了屋,便看到跪在院子里的侍卫。

    他上身笔直地跪着,脊背没有一丝弯曲。

    苏千澈淡淡看了他一眼,便移开目光。

    司影却是看也没看他,眸光柔和地看着身旁的小家伙。

    萧潜看到两人牵着手从房间里走出来,心里震惊得无以复加。

    难道尊主已经确定了这位就是尊主夫人?

    那还有容紫菱的事吗?

    眼看着司影就要从他身边走过,萧潜连忙道:“尊主,属下知道错了,不要赶我走,你要怎么惩罚属下都可以,属下生是离云宫的人,死是离云宫的鬼……”

    司影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

    苏千澈再次看了萧潜一眼,随后默默收回目光。

    见两人当真要走,前一刻还如出鞘利剑的萧潜,突然往前一扑,抱住苏千澈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道:“十公子,救救我啊,只要尊主不赶我出离云宫,任打任骂都可以,十公子救命啊啊啊。”

    苏千澈顿住脚步,转回头,便见一个大型物体趴在地上,双手抱着她的腿,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哪里还有丝毫一等侍卫的形象?

    “这个问题,你应该求他。”苏千澈用目光指了指身旁的白衣男子。

    “呜……你的话也好使……”萧潜刚开了口,便有一道清冷的目光射来,双手仿佛都被利刃一刀刀切过,萧潜连忙松开手,却依旧抓着苏千澈的衣摆不放,“你是未来的尊主夫人,十公子,你一定要救救我……”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话取悦了某人,司影目光施舍似的看了萧潜一眼。

    “我为何要救你?”苏千澈懒懒说着,脚步却是未动。

    司影不知她心思,却也没有阻止。

    “额……”萧潜愣了,对啊,她为何要救他啊?

    不管了,无论如何他都要留下来。

    “只要能留下来,你想怎样都可以!”萧潜大义凛然地说道。

    “这样啊。”苏千澈摸了摸下颚,缓缓道:“让你娶那位容小姐,也可以?”

    “啊?”萧潜再次愣了,这是哪跟哪?

    对了,十公子这是要铲除潜在敌人吗?

    司影眼底洋溢起笑意,阿澈这是在帮他除去情敌么。

    苏千澈却不知司影心中想法,若是知道,必然会一脸鄙视地看他。

    “怎么,不愿?”苏千澈眼睫微挑,神色慵懒。司影是她看上的人,被别人觊觎,会有些不爽。

    萧潜站起身来挠了挠脑袋,下意识看了白衣男子一眼,喃喃说道:“紫菱是碧落阁大师姐,不是说娶便能娶的。”

    而且,紫菱也看不上他啊,她的目标一直都是尊主。

    “原来那位容小姐来头不小啊。”苏千澈轻笑,“既然不能娶,那你就没什么用了。”

    “不要啊!”萧潜下意识便要扑过去再次抱大腿。

    苏千澈一脚踹开他,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走了,不要理他。”司影拉着苏千澈便走。

    “尊主,不要那么绝情,呜呜……十公子,我还是有用的,比如端茶倒水,肯定伺候周到。”萧潜连忙追上去。

    司影倒是没有阻止他的动作,算是默许了。

    萧潜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越发殷勤起来。

    司影对苏千澈如此明显的偏袒,连萧潜这个榆木脑袋都感觉到了,所以,只要讨得十公子欢心,他留下来就有希望了!

    什么紫菱妹妹,都见鬼去吧。

    两人静静在前面走,后面一人左窜右跳地跟着,月光下,三人的影子被拉长,映在青石板路上,竟有种和谐的味道。

    膳堂里,虽早已过了用饭的时间,离云宫的厨子却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一桌好菜,看得这两日都没有好好吃饭的苏千澈直流口水。

    司影目光温柔,不时给苏千澈夹些菜,还温柔地嘱咐让她慢些吃,让身后的萧潜再次如遭雷击。

    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尊主竟然会如此温柔地给人夹菜,真是天下红雨了。

    吃了个半饱之后,苏千澈的速度慢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

    萧潜看一眼司影期待的目光,凑到苏千澈身后轻声道:“十公子,尊主碗里还没有菜,你给尊主夹一些?”

    苏千澈没说话,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一个意思,我为何要给他夹菜?

    萧潜瞄一眼自家尊主,见他虽不说话,却竖起耳朵在听,便低声道:“礼尚往来,尊主给你夹了菜,你也该回礼啊。”

    苏千澈看他一眼,又转头看向笑容柔和的司影,又看一眼自己的筷子,“这是我用过的。”

    “尊主不会介意的。”萧潜瞄一眼司影,何止不会介意,简直是非常期待好么。

    沉默了片刻,苏千澈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司影碗里。

    司影垂眸看着碗里的鱼肉,眸底似盛了一池春水。

    “这些菜做得挺好吃的。”苏千澈又给自己夹了一块鱼肉,懒洋洋说道。

    “等等。”司影从她的筷子间抢过鱼肉,仔仔细细地把刺剔了,才放回少年碗里,对她轻柔地笑,“现在可以吃了。”

    苏千澈默,如此贤惠又拥有盛世美颜的男人,若是不娶回去,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萧潜被狂塞了一顿狗粮,此刻已经生无可恋。

    向来尊贵无比的尊主给一个女人夹菜也就算了,竟然还给她剔鱼刺,这……简直颠覆了他十几年来所有的认知。

    苏千澈放下筷子,左手指尖挑起男子完美下颚,身体凑过去,声音带着些许邪气:“司美人儿,待我及笄,便到离云宫下聘,你可别被别的女人勾走了。”

    萧潜觉得自己耳朵要瞎了,他肯定是出现了幻听,这位十公子,竟然说要到离云宫下聘,是要娶尊主吗?!

    天,她可真敢想!

    司影轻笑,“影……”

    “嘭”清脆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司影的话,膳堂里的三人都转过头去,便见一身白衣的容紫菱站在门口,她手中端着的瓷盘因为震惊掉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你……你们……”容紫菱看着房内的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们怎么了?”苏千澈看着她,半阖的眸底溢出浅浅微光。

    “你怎么能这么对司尊主?”容紫菱眼底闪过一抹嫉恨,却被她隐藏得很好。

    “怎么对待?”苏千澈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他浅浅笑着,眼底亦映着少年的倒影。

    苏千澈眸光闪了闪,鬼使神差地低下头去,在他诱人的薄唇上亲了一下,随后转头,看向僵在门口的白衣女子,道:“是这样?”

    天啊,夭寿啦,尊主竟然被当着别人的面轻薄了!快跑啊,尊主一怒,伏尸百万啊!

    萧潜脸色全变了,这个十公子,简直是你吃了雄心豹子胆还大胆!

    他想拔腿就跑,却发现自己两条腿完全不听使唤。

    司影眸底映着少年慵懒的神情,这种感觉,似乎不错。

    她既然要演,他自然要配合她。

    于是,司影抓住少年放在他下颚的手,轻轻一带,便让她坐进怀里。

    容紫菱脑袋一片空白,目光呆滞地停留在男子温柔的笑脸上。

    从不让人触碰的司尊主,被人当众亲吻,竟然没有要杀了她,反而还把人揽进怀里?!

    苏千澈很自然地坐在司影腿上,左臂放在桌子上,右手撑头,微阖的眸看着容紫菱呆滞的脸,缓缓开口:“对了,容小姐既是碧落阁之人,为何会到离云宫?”说着她微眯了眼,菱唇微勾,“究竟是碧落阁派来的奸细,还是想联姻?”

    容紫菱水眸晃了晃,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声音温婉地说道:“我与离云宫有旧,大家都清楚我的为人,碧落阁与离云宫并不是敌对关系,不可能会有奸细……”

    “不是奸细,那就是联姻了。”苏千澈指尖轻点着桌面,缓缓道:“以你的地位,想要嫁给司尊主是不可能了,司尊主也不收暖床丫头。所以,你只能另择人选。”

    “对了,容小姐别站在门口了,若是传出去,怕是有人会说离云宫待客不周。”

    容紫菱咬了咬唇,身体却是不动,“这位公子,你如此做法,也太过喧宾夺主了,你把司尊主放在什么位置?”

    “什么位置?”苏千澈轻笑,似痞似邪的味道,“自然是放在身下。”

    话音刚落,男子放在少年腰间的手便瞬间收紧,双眸映着少年嘴角邪气的笑,眸底意味不明。

    “公子,你这般说话,也太过不知羞耻。”容紫菱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眼前这个笑得的猖狂的人生生撕了。

    “羞耻是什么?容小姐可否告诉在下?”苏千澈慵懒的眸光上下打量着门口的人,轻笑道:“巴巴地跑到离云宫来求收留,还一副故作熟悉的模样,容小姐可有羞耻之心?”

    萧潜的大脑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这……这二人怎么就怼上了?

    容紫菱眸中闪过数种情绪,此刻她总算明白,这个女人为何会让她在离云宫留下,还以为她是好心,现在才知道,这个可恶的女人分明就是想要羞辱她!

    “这位公子怕是误会了,紫菱小时候便在离云宫住过几年,对紫菱来说,离云宫就是另一个家。”容紫菱抬步进了屋,恭敬地对司影行了一礼,“司尊主,紫菱无意打扰,还请尊主见谅。”

    司影轻笑,“不打扰。”

    阿澈玩得很开心,有何打扰的?而且,有她的打扰,阿澈还主动亲了他一次……

    容紫菱却不知司影话里的真正含义,心里涌出隐秘的惊喜,“谢尊主。”

    司影不再说话,眸光柔和地看着白衣少年。

    好不容易能看到阿澈战斗力十足的样子,他怎会打扰她?

    苏千澈眼睫微挑,这个容美人比苏家三位小姐战斗力强多了,她刚才分明都要被激怒了,没想到却又快速冷静了下来,难怪能在离云宫混得风生水起。

    “你口口声声称我为‘这位公子’,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苏千澈轻抚下颚,道:“我还以为,以你与萧潜的关系,他应该告诉了你。”

    容紫菱心里微惊,下意识想要去看一眼萧潜,却很聪明地止住了。

    以她在萧潜心里的地位,她若说没有,萧潜自然也不会揭穿她。

    容紫菱微微笑着,水眸盈盈,“紫菱与萧潜哥哥相处之时,说的都是曾经的往事,并未过多谈论其他的事。”

    “哦,是吗?”苏千澈转眸,看向已经快要石化的萧潜。

    萧潜这才意识到,他分明已经告诉容紫菱眼前之人的身份,甚至把十公子是女子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为何她却装作不认识十公子?

    他低垂着头,一个劲地默念着:“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若是十公子问到他,他要怎么回答?

    “萧侍卫?”苏千澈唇角轻勾,声音轻和。

    “啊,在!”萧潜猛地抬起头,在心底擦了一把汗,怎么还是问到他了啊!

    萧潜看一眼苏千澈,又看一眼容紫菱,白衣女子水眸盈盈,长长的眼睫微眨了眨。

    “萧侍卫,你与容小姐的关系,似乎很不错啊。”苏千澈笑得邪气,像是一个小恶魔。

    萧潜嘴角抖了抖,若是他说了真话,那容紫菱分明就是在撒谎,她只是一个柔弱女子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被揭穿,会很丢脸吧。

    容紫菱接话道:“紫菱与离云宫里的大家,关系都很好。”

    “既然你们关系这么好,那么容小姐,你可忍心让萧侍卫因为你,被逐出离云宫?”苏千澈神色微懒,缓缓说道。

    容紫菱眸光闪了闪,道:“既是紫菱的关系,自然不会让萧潜哥哥承担责任,尊主若是要罚,便罚紫菱好了,与萧潜哥哥并无半分关系。”

    苏千澈并未理会她,反而转过头,看向愣在当场的萧潜。

    “萧潜,你可有话要说?”

    萧潜抿了抿唇,道:“无话可说。”

    人是他带进来的,怎么能让容紫菱承担后果?

    “呵,看来司美人要把你驱逐出离云宫,还真是没错。既然你不甘心离开,我就好好给你说一下。”苏千澈两指支着头,神色慵懒地看着娃娃脸侍卫。

    “你的错有四点,擅离职守,擅做主张带闲杂人等回来,擅自做主告诉外人我的身份,之后还包庇她,如此多的错误,还丝毫不知悔改,请问,我怎么劝司美人让你留下?”

    萧潜低垂着眸,神色黯然。

    “司影会让你留在我身边,想来以你的功夫,在离云宫必然是数一数二的,或许,这是你骄傲的资本。但是,你忘了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点。”苏千澈微微勾唇,眼底却有一丝冷意,“你是离云宫的人,不管做什么,都要以离云宫为首,但是你现在,心里却向着一个外人,这样的你,留在离云宫,还有何用?”

    萧潜的头垂得更低,他把容紫菱当妹妹看,与他留在离云宫,并不冲突啊……

    “司尊主,你别罚萧潜哥哥,所有的错误都由紫菱来承担。”容紫菱连忙说道。

    “你承担?”苏千澈轻笑,“今天让你离开,你为何又不走?”

    “不是你让我留下的吗?”容紫菱奇怪道。

    “我让你留下你就留下,那我现在让你走,你走么?”苏千澈轻嘲。

    容紫菱黔眉微皱,温婉的声音也带上一丝质问:“离云宫的事,凭什么由你做主?!”

    “就凭……”苏千澈轻笑,转过头看着司影,随后,在他粉嫩的薄唇上再次轻点了一下,道:“就凭他是我的人。”

    司影再次被偷袭,眸底笑意更浓。

    阿澈终于在别人面前,宣布他的所有权了。

    最后,容紫菱被气得跑了,萧潜也失魂落魄地离开,司影眸光轻柔地看着少年,嘴角笑意暖了冬的寒夜。

    “阿澈,可吃饱了?”

    “差不多了。”苏千澈道,晚上吃太多,睡觉会睡不好。

    司影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轻笑道:“刚才就顾着说话,也不多吃一些。”

    “怎么,怼了你的小情人,生气了?”苏千澈睨他一眼。

    不知为何,看到那个女人出现在司影面前,她便觉得心里不舒服。

    所以说,女人的醋,来得毫无道理。

    司影也是一愣,随后很快把今日之事全部串联起来,脑海里闪过一道让他欣喜若狂的念头。

    “阿澈,你,吃醋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着,水晶般剔透的眸底闪着潋滟波光。

    男子双眸里似有期盼,又似欣喜,又似患得患失,总之,与他平日里看似温柔,实则睥睨天下的傲然完全不同。

    苏千澈被他眸底亮光闪了眼,很快撇开目光,耳根微微有些发红。

    “你是我的人,怎容他人觊觎。”苏千澈很是随意地说道,既然已经决定把他收入后宫,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男子嘴角勾起,丝丝甜蜜从心底涌起,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阿澈……”司影抱着她纤细的腰身,脑袋埋在少女雪白的脖颈,“阿澈,你只能是我的。”

    苏千澈撇撇嘴,她可是要收集美男的,后院里怎能只有这一棵树?

    虽然这棵树拥有惑乱天下的容颜,却还是不足以让她放弃一整片森林。

    过了片刻,司影藏起嘴角笑意,又抬起头来问她:“阿澈,你为何要与萧潜说那么多?”

    阿澈对萧潜的在意,让他心里有些酸酸的。

    ------题外话------

    推荐友友书言廷文文—《名门隐婚:重生最强女王》—书言廷

    她是陌念,向死而生,是冥界之王!

    执掌生死令,看透人世繁华,手持生死簿,十指纤纤,勾魂引魄!

    他是帝都的王,如天神般尊贵不可侵犯的王,带着神话色彩,神秘莫测!

    身份尊贵,却对她一见倾心,二见倾情,再见便领证!

    ……

    当尘封的记忆苏醒,她是妖界之王。

    桃花树下,一袭红衣,衣诀翩飞,散发着魅惑人心,摄人心魄的美丽。

    一双桃花眸,明眸如水,丝丝妖气,美如画卷。

    他一袭白袍,一头白发,十里凉亭,朝她执手。

    他是神,身份尊贵,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她是妖,身份尊贵,妖界之王,明知不可,偏生亵渎了他。

    ……

    152726222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