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84 尊主夫人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株小葡萄

    男子映着烛光的净透眸底泛着潋滟波光,那般定定地看着她,让苏千澈仿佛置身广袤的海滩,脚下是柔软的细沙,眼前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海风轻拂,发丝和裙琚荡出丝丝涟漪。

    一轮朝阳缓缓升起,灿金色光芒映照着净透澄澈的水面,摄人心魄的美。

    苏千澈眼睫无意识地动了动,所有的心神都被眼前令人窒息的双瞳吸引。

    “阿澈?”男子含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苏千澈眼眸晃了一下,从幻觉中醒过神来,看着眼前男子,眸光微凝。

    为何她会觉得,司影的魅力,越来越大了?

    “不是你想把他派到我身边来的?”苏千澈清了清嗓子,淡淡说道,“当时大哥还在身边保护我,你会把他派来,必然是因为他有特别之处。”

    司影垂着眼睫想了想,道:“特别傻,算不算?”

    苏千澈翻个白眼,站起身往外走。

    司影笑着跟上。

    月凉如水,照在庭院里,两人并肩缓缓走着,偶尔有风拂过鬓角发丝,气氛显得极为静谧。

    司影牵着苏千澈柔滑的手,嘴旁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司影,你带我离开,可有想过后果?”苏千澈转头看向身侧男子。

    若皇上执意要让太子娶她,必然不会放过公然违抗圣旨的司影,进而针对离云宫。

    司影轻笑,月光下,他的笑容比银白的月辉还要皎洁几分。

    “阿澈,你在担心我?”司影目光柔和地看她。

    苏千澈不语。

    司影轻声笑道:“不必担心,简麟天虽算不上明君,却也不算昏庸,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大张旗鼓。”

    小事?苏千澈看他一眼,若说公然违抗圣旨是小事,那在皇上眼里,还有什么是大事?

    罢了,既然他如此说,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比较好奇,简麟天为何会执意要让我嫁给太子。”苏千澈手指轻点下颚,陷入思索。

    难道是因为在映月山庄她使用了能力的原因,让简麟天看出什么来了?

    “自然是因为阿澈贤良淑德。”司影笑道。

    苏千澈嘴角抽抽,司影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可真厉害。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苏千澈半阖的眸微睁,眸光幽深地看他。

    司影笑,眼神坚定,语气轻柔:“我只知道,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苏千澈额头黑线,你这公然和皇上抢人,胆子也太大些了吧,她现在可不想去惹皇上。

    “明日,我会正式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你要不要,换回女装?”司影上下扫了苏千澈一眼,她的男子装扮非常成功,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她是女子。

    少年眉宇间也没有丝毫柔弱女气,慵懒肆意的模样,就像是翩翩贵公子。

    “为何要介绍?”苏千澈扬眉,她不过是在离云宫暂住几日而已,可不想与他们有深交,麻烦。

    司影顿住脚,双手按住她的肩,双眸看进少年慵懒半阖的眸底,“因为,你是未来的,尊主夫人,自然要知道,离云宫的大致情况和重要人物。”

    “啥?尊主夫人?”苏千澈眨了眨眼,她何时多了一个身份?

    司影双眸危险地眯起,轻声问:“阿澈,难道你想吃干抹净,就不认账?”

    苏千澈想到不久前的画面,她似乎是压了他,可是,根本就没吃好么,嗯……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

    见她不说话,司影目光柔了下来,声音带着丝丝委屈,“阿澈,难道你真的想不认账?”

    他这般可怜的模样,让苏千澈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吃过之后,便提上裤子不认账的渣男。

    “咳……”苏千澈轻咳一声,若是司影来硬的,她完全可以不搭理,可这家伙却似乎知道自己吃软不吃硬,面对这样撩人的美色,她还能说什么?

    “难道,你想让我再被别的女人觊觎?”司影可怜兮兮地放了大招。

    “呵,谁敢觊觎我的人?”苏千澈冷然看他一眼,手指捏着男子下巴,“以后,别让我在你嘴里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明白?”

    “是,夫人。”司影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浓郁的笑,眸底更是荡出了浅浅涟漪。

    男子的声音低低哑哑,带着撩人的磁性,苏千澈不知为何便微红了耳根。

    “谁是你夫人。”苏千澈放开男子下颚,转过头去,看向远处的金桂。

    “自然是你,我的夫人。”司影轻笑着看她,牵着她手指的手动了动,与她十指紧扣。

    苏千澈默然不语,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称谓,似乎,感觉也还不错。

    两人都不再说话,静静走着,气氛很是温馨。

    同样的月光下,却有人心里极不平静。

    一辆深棕色马车快速往宫里行去,简泽轩坐在马车里,目光有些沉。

    不久之后,马车到了宫门前,简泽轩下了马车,大步往宫里走。

    月影下,紫衣男子神色平静,眉宇间却有着化不开的轻愁。

    来到御书房,简泽轩便跪了下来,沉声道:“求父皇收回成命。”

    简麟天放下手中奏折,扔到书桌上,看向跪在地上不请自来的人,“怀王,你所求何事?”

    简泽轩抬起头,沉稳的目光里透着坚定,“父皇,曾经儿臣答应退婚之时,你曾说过,若是儿臣待她好,她便可能重新选择儿臣。现在,儿臣有了得到她的把握,求父皇给儿臣一次机会。”

    简麟天眉头微微皱起,简泽轩的话,进退有度,让他很难找到拒绝的理由。

    “轩儿,你与苏小七错过一次,只能说明你们有缘无分,苏小七现在已经是太子妃,是你大哥的妃子,也是你的嫂子,你的心思,该断了。”简麟天道。

    “父皇。”简泽轩薄唇微抿,低沉的嗓音从口中传出:“求父皇给儿臣一次机会,若是她不愿……儿臣便再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

    见他如此坚持,简麟天的目光冷了半分,“现在天下人都知道苏家小七是太子妃,难道你想让朕收回之前的话,让天下人看朕的笑话,看皇家的笑话?!”

    简泽轩目光坚定,执拗地说着:“求父皇收回成命。”

    “胡闹!”简麟天把刚批阅的奏折猛地砸在地上,“朕金口玉言,岂能说收回就收回!你现在立刻回去,朕不想再听到任何反对苏小七成为太子妃的话!”

    简泽轩沉默了片刻,浅棕褐色的双眸里,如沉凝的深潭。

    他把头深深地埋下去,宽大的袖摆铺在地上,额头贴着冰冷的地面,缓缓开口:“儿臣从未向父皇求过什么,只求这一次,求父皇成全儿臣。”

    万公公低垂着眸看着大厅里跪得虔诚的简泽轩,心里叹了一口气。

    怀王向来沉稳懂事,又淡泊名利,从不求什么,是所有孩子里,最让简麟天放心的一个,也因他不争不抢,却自有一身清傲,简麟天早早便把他封为了王爷。

    接风宴时,怀王第一次顶撞皇上,他还以为已经是怀王能做到的极限,却没想到,怀王现在竟然会为了那苏家小七,折了一身傲骨。

    简麟天目光也闪了闪,简泽轩极少在他面前下跪,即便是跪,身体也是挺得笔直,从不向任何人低头,即便是身为他的父皇,简泽轩也从未在他面前低过头,更别说,现在这种五体投地的姿态。

    他沉沉地叹一口气,感叹之后,却是更大的怒火:“你们一个个都违抗朕,朕的话,都不打算听了是不是!”

    “此事不准再提,若是朕再听到有关苏小七的半个字,朕便让她去北夷和亲!”

    冰冷的触感从额头传遍全身,简泽轩觉得身体都似被冻僵,连心口,都结上了冰凌。

    他抬起头,低垂着眸,目光却未看上方的简麟天。

    长而直的眼睫遮挡了眼底思绪,简泽轩的声音似比来时还要沉静几分,“儿臣告退。”

    说罢,他站起身来,转头缓缓向门口走去,一步一步,脚步似有些沉重。

    初时,他的背影似有些萧瑟,却在快要迈出门口之时,身影变得挺拔而凛冽,似已经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万公公看着简泽轩挺拔的背影渐渐消失,心里感觉有些异样。

    虽然简泽轩一如既往的平静沉稳,甚至比之以往更加平静,可这种平静下,却让万公公觉得有种山雨欲来的危险之感。

    “皇上,怀王只怕是对那苏小七上了心,可苏小七对怀王殿下并无感情,不怕她会答应,皇上何不给怀王殿下一次机会,如此他也能死了心。”直到简泽轩的身影彻底消失,万公公才低声说道。

    简麟天揉了揉额头,“轩儿的性子,朕再清楚不过,他怎么会轻易放弃,不过是在试探朕的态度罢了。”

    “若是朕此次让步,他便会越发得寸进尺。”

    万公公心里担忧更甚,以怀王殿下的性子,确实不会轻易放弃,皇上如此做,只怕会适得其反。

    不过,皇上都已经下了死命令,想来怀王也不会再犯,除非,他要公然反对皇上。

    只是想到怀王刚才的模样,万公公心里的担忧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忽然,万公公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一阵惊恐从心里传到四肢百骸,让他全身发软,差点站立不稳。

    不,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万公公用力摇了摇脑袋,把脑海里惊悚的想法压到最深处。

    “皇上,太子与怀王,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有些直率冲动,实属正常。”万公公道。

    “真是一个个不让朕省心,那苏家小七,若不是……”简麟天顿了顿,又道:“像她这般祸乱皇室,朕早已把她赐死!”

    “皇上,您身体不好,还是早些休息。”万公公叮嘱道。

    “嗯。”简麟天轻咳一声,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怀王府,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庭院中,皎洁的月辉洒在紫衣男子俊朗的脸庞,男子双手负在身后,微仰着头,眸底映着圆月清冷的光辉。

    空气静谧,月光洒下,在男子身上镀上一层银辉。

    一道暗影悄无声息地来到男子身后,恭声道:“主上。”

    男子没有说话,身影一动不动。

    暗影也未再开口,只静静立在他身后。

    风吹过,吹散遮挡着明月的云团,吹起男子眸中异样情绪。

    许久,男子沉稳的声音响起:“让他们,在三月之内,赶到京都。”

    暗影心里一震,面上却无丝毫情绪显露,“是。”

    “派出封地上的人,全力寻找苏氏夫妇的下落。”

    “是。”

    空气再次沉静下来,又过了片刻,男子才道:“她现在可安全?”

    那个‘她’指的谁,不言而喻,暗影想也没想便答道:“十公子已经到了离云宫,离云宫尊主实力太高,我们不敢离得太近,并不知晓她在离云宫的具体情况。”

    沉默了片刻,男子道:“下去吧。”

    暗影再次悄无声息退下,紫衣男子微闭了眸,片刻睁开,眼底已是沉稳一片,再无别样情绪。

    小千,一定要等着我。

    ……

    经过一夜时间,司影带着十公子回来的消息已经在离云宫内传遍,议事大厅里,离云宫众高层分左右而坐,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唯有上方两个座位还空着。

    厅内共十一人,每个人手边都放着茶盏,茶香缭绕,雾气氤氲。

    左侧,一年轻男子微倾身,对身旁一脸冷肃的男子说道:“木护法,那十公子,你可听过?”

    木展看一眼男子,淡淡道:“乾门主何时对这些传言有了兴趣。”

    “木护法,这可不是传言,尊主把人都带回来了,难道你就不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入了尊主的眼?”乾门主一脸笑意。

    “既然人已带回,早晚都会见到。”木展波澜不惊。

    “你这人怎地这般无趣,你就不想知道那被称作十公子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模样?她扮男子可是娴熟得很,莫不是长得也跟男子似的……”乾门主猜测道,他们都极少出离云宫,即便出去的人,也不会告诉他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长什么模样,所以至今,离云宫都没有几个人认识那位自称十公子的女子。

    木展看他一眼:“尊主应该很乐意听到你这样的话。”

    乾门主连连摆手,“别别别,可别让尊主知道,不然我不得脱一层皮。”

    说着他又看一眼对面的白衣女子,叹息了一声:“可惜了容师妹,本来还以为她是未来的尊主夫人,这几日吃她做的糕点,老夫都快要沦陷了。”

    木展面色冷了些,缓缓道:“尊主从未说过的事,你们还是少说为妙。”

    “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也只是感叹而已。”乾门主耸了耸肩,“毕竟容师妹可是唯一一个在离云宫里呆过,还未被尊主赶出去的外人。况且容师妹为人处事也不差,她当尊主夫人,可是许多人的期待。你瞧瞧,就说咱们八大门主,有几个不是向着她的。”

    今日来议事厅的,两位左右护法和八大门主都在,至于容紫菱……

    木展眉头皱了皱,问:“谁让她进来的?”

    乾门主愣了愣,疑惑道:“上次我们议事时,她也在啊。”

    木展的眉头皱得更紧,“那一次,尊主不在,而且,那次议事,已经是六年之前。”

    “人都来了,不能赶她走吧。”乾门主摊了摊手。

    木展沉默,只希望尊主不要计较。

    另一边,容紫菱正在与风门主说话,风门主是八大门主里唯一的女子,与容紫菱的感情也最好。

    “紫菱,你也算是我们这些老人看着长大的,不管如何,那个什么十公子要让你走,我们都不会同意。”风门主轻声道。

    容紫菱感激地看她一眼,轻道:“谢谢风姐姐,紫菱一直把你们当成家人,紫菱也不想离开离云宫。”

    “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离开,我们会求尊主,一定会让你留下来。”风门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嗯。”容紫菱点点头,片刻又担忧道:“风姐姐,还是不用了,若是你们惹恼了十公子,她又像赶萧潜哥哥一样,要把你们赶出离云宫,那……”

    “什么?她竟然要把萧侍卫赶出离云宫?!”风门主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她凭什么?!”

    厅中其他人都看向她。

    “嘘,风姐姐,小点声……”容紫菱拉了拉风门主的袖子,示意她坐下来。

    “风门主,怎么了?”右护法林云问道。

    “哼,那个女人,竟然把手伸到离云宫来了,简直不可饶恕!”风门主冷哼一声坐下,气却是丝毫没消。

    “哪个女人?十公子?”林云来了些兴趣,笑着问道:“听说从未有人见过十公子的真实面貌,也不知长什么样,与我们紫菱相比,不知谁更胜一筹。”

    “别把什么人都拿来跟紫菱相比,那个女人整日男子装扮,肯定长得上不得台面。”风门主不屑道,“只怕是因为长相粗犷,与男人差不多,才会如此。”

    其他几个门主听到她的话,虽没有附和,却也都忍不住笑起来。

    毕竟,若真是相貌姣好的女子,怎么会甘愿一直扮男装呢?有几个女人是不爱美的?

    就算是离云宫里的女子们,虽然性格直率,大大咧咧,却也是女子装扮,没有人会喜欢装扮成男子模样。

    容紫菱看似有些娇羞地微垂着头,被面纱掩盖的嘴角却露出一丝笑。

    哼,即便那女人会讨尊主欢心又如何,离云宫并不是司尊主一个人的,她在离云宫的人脉,就是她最大的筹码。

    “听起来,你们很开心。”淡淡的声音响起,门口暗了下来,两道影子站在门外,遮挡了所有光线。

    男子一身白衣胜雪,气质清贵出尘如天山雪莲,一张容颜祸乱苍生。

    而他身侧女子,却让众人骤然睁大了眼。

    女子黛眉如画,双瞳剪水,半阖的眸底闪烁着细碎星芒,仿佛万千星辰揉碎在双眸中,璀璨耀眼。

    一袭红裙似火,包裹着她的玲珑娇躯,火红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越发白皙而晶莹,宛若上好的细瓷,泛着浅淡微光。

    她婷婷站立,眉宇间虽写着慵懒肆意,却仿佛所有光芒都集中在她身上,只一眼,便无法移开目光。

    司影已是姿容绝色,可他身旁的女子,却是丝毫不逊色,容颜倾城,风姿绝世。

    这……这个女人是谁?东刖何时有了如此出众的女子?

    大厅里安静异常,落针可闻。

    “参见尊主。”木展晃了晃神,很快便反应过来,快速站起身来行礼。

    其他人也连忙行礼。

    司影把他们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入眼底,眸中笑意越发浓了几分。

    阿澈为了他,愿意换上女装,他怎能不高兴?

    第一眼看到阿澈换上女装,卸了易容的模样,让他恨不得把她藏起来,只他一人看到。

    司影微笑着牵起女子的手走进去,眸中盛了一世温柔。

    苏千澈慵懒的眸光扫过大厅,在看到带着面纱的容紫菱时,水润的红唇轻勾起来。

    两人牵着手,走上一阶阶黑曜石做的阶梯,走到上方的位置,缓缓坐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眸中意味不明。

    容紫菱看一眼苏千澈,便低垂下头,长睫掩盖住眸底思绪。

    司影居高临下地扫了十一人一眼,虽然他的眸光温柔似水,却让人感受到了无形的压迫。

    “都坐下吧。”

    十一人闻言,全部坐下了。

    “刚才,本尊似乎听到,你们在讨论什么开心的事,众位在说什么,可否告诉本尊?”司影薄唇微勾,声音轻柔如风。

    底下众人拿不准他的想法,即便是在他手下办事十几年,他们也从来看不透这位尊主的心思。

    风门主身体动了动,站起身来,硬着头皮道:“刚才我们只是在说一些陈年趣事,尊主定然不会感兴趣。”

    他们刚才还在鄙视那位十公子的长相,可若是没有猜错的话,眼前这个让人惊艳的红衣女子便是那位十公子,若说这样出众的容貌都上不得台面,那天底下还有几个人能上得了台面?

    这位十公子,分明是赤果果打他们的脸。

    “风门主不说一说是什么事,怎知本尊是否感兴趣?”司影轻笑,眸中却有一丝暗芒闪过,“莫非,风门主是在背地里,议论本尊?”

    一股无形的气势压迫迎面而来,风门主额头冷汗涔涔,汗水瞬间打湿了脊背。

    风门主脸色微白,他们刚才讨论的话,尊主定然是听到了。

    其他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从未想过,那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十公子,竟然会拥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容貌。

    只有木展面色依旧,一片冷然。

    “司尊主,刚才是紫菱给大家说了一个笑话,他们都捧场笑了,司尊主天人之姿,大家即便是议论,定然也是对尊主尊崇不已。”容紫菱站起身来,声音婉转地说道。

    风门主暗地里看她一眼,给她一个感谢的眼神,若是没有容紫菱解围,他们嘲笑十公子的事,怕是过不去了。

    “哦?什么笑话,说出来让本尊和夫人也开心开心。”司影端起茶盏,杯盖轻碰杯身,吹了一口气,缓缓抿一口茶。

    容紫菱嘴角一僵,风门主也是心里一虚,尊主根本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们。

    “夫人?”林云转头看向红衣女子,又转回头,“尊主,这位是……”

    司影转头看向苏千澈,见她微阖着眸,似乎快要睡着了,顿时无奈笑起来,“她就是你们所说,长相粗犷,与男人相似,上不得台面的十公子,你们以后的夫人,唯一的夫人。”

    听到司影强调十公子之前的三个前缀,众人都是老脸一红,背地里议论人也就算了,还让人听了个正着,听到也就算了,人家还用盛世美颜赤果果打了他们的脸,简直是活了几十年的老脸都丢尽了。

    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尊主刚才说什么?夫人?!这位真的是夫人?!

    容紫菱面色惨白,双腿发软,咚一声坐了回去。

    风门主见她双目无神,面无血色,顿时心疼起来,她抓起容紫菱的手,无声安慰。

    “尊主,这……虽然这位小姐姿色出众,可要当尊主夫人,怕是不太妥当。”林云道。

    “是吗。”司影放下茶盏,如玉指尖在脸颊轻点,“有何不妥?”

    林云似感觉到白衣男子有些许不高兴,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尊主夫人不仅要容貌出众,实力也要强大,才能服众,可这位小姐似乎并没有内力,而且,她来历不明,万一对离云宫有敌意,岂不是引狼入室?”

    苏千澈懒懒抬眸,看了说话的男子一眼。

    长得不出众,没什么特点。

    随后,她又懒懒合上眸,不发一言。

    司影见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便宠溺地看她一眼,好在她心宽,并不会计较手下人说的话。

    “你们对本尊的话,很有意见?”司影淡淡扫了众人一眼,声音依旧轻柔。

    以林云为首的几个门主开口道:“尊主,若是夫人没有强大的实力,属下们不服。”

    江湖中人,都是以实力为尊,要让众人心服,唯有在实力上压倒他们。

    唯有木展和乾门主没有说话。

    “尊主,萧侍卫跟了您这么多年,您就因为这位小姐,便要把萧侍卫赶走,这样做,也太伤萧侍卫的心了。”风门主道。

    “呵。”司影轻笑一声,“看来,本尊多日不回离云宫,你们都忘了,离云宫的主人是谁。”

    “属下不敢。”所有人都站起身来说道,却是没有承认苏千澈的身份。

    司影眸中闪过一道暗金色冷芒,浑身气势骤然爆发,大厅内似有狂风大作,阴冷如雪的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众人头皮发麻,正要暗自运起内力抵抗,却有一只柔软的手,搭在司影放在膝盖上的左手上。

    温软的触感,让司影的怒气瞬间消散,呼啸大作的狂风也停下来,他转过头,便看到苏千澈微阖的眸,眸底似有银河缓缓流淌。

    众人暗自心惊,尊主寻常时候极少生气,但若是生气的话,他们便不死也要脱一层皮,本以为会遭遇一场灾难,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就解决了?

    只是看他一眼,苏千澈便转过头,声色慵懒地说道:“你们对我的实力,以及身份,似乎,都很有意见。”

    苏千澈并没有怪他们,同样是江湖中人,她自然也知道江湖规矩。

    若自身没有实力,即便是司影用实力压迫他们承认她的身份,众人也是口服心不服,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一直没有说话的木展道:“十……小姐,你是尊主认定的夫人,木展对十小姐没有任何意见。”

    这还是第一个没有持反对意见的,苏千澈不由看他一眼,片刻,她勾了勾唇道:“原来是木护法。”

    离云宫两位左右护法,以左为尊,左护法木展的地位,隐隐比之右护法林云要高一些,算是司影手下第一人。

    木展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那么,这位就是林护法了。”苏千澈转头,看向右侧的林云。

    林云也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对苏千澈当尊主夫人有意见,可她毕竟是尊主承认的人,他们也不敢太过造次。

    “剩下的八位,想必便是乾门,坤门,……风门,兑门八位门主了。”她一一说着,说一人,便在一人身上停顿片刻。

    八位门主,她竟是一个也没认错,让众人不由一阵心惊。

    难道尊主竟然把他们的长相,都告诉了这十小姐?

    司影转头看向苏千澈,这小家伙,是怎么认出来的?

    “还有这位……”苏千澈看向微垂着头的容紫菱,嘴角一抹兴味的笑,“碧落阁大师姐,尊主夫人候选人。”

    司影嘴角一僵,莫名觉得,阿澈身上有一丝冷意飘过?

    容紫菱微咬着唇,低垂着眸,不说话。

    风门主眉头微微一皱,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有尊主撑腰,不能让她伤害紫菱。

    “紫菱是离云宫的客人,我们的做法,与她无关,十小姐,你不必针对她吧?”

    “我为何要针对她?哪有主人针对客人的道理,亲爱的,你说是不是?”苏千澈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司影。

    司影被这一声‘亲爱的’叫得虎躯一震,连连点头如捣蒜,“阿澈说什么便是什么。”

    木展默默咽一口血,亲爱的尊主大人,能不能有点出息?这还没娶进门呢,就妻管严了。

    见自家尊主如此模样,分明是已经被那红衣女子吃定了,林云等人更是对苏千澈的成见又上升了一层。

    苏千澈却似没有看到他们各异的神色,缓缓道:“两位护法,哦,林右护法,和八位门主,你们觉得,我要有何种实力,才配得上你们的尊主,才能得到你们的认同?”

    司影轻按了按她的手,声音轻柔地说道:“阿澈,不必如此。”

    他亲自指定的人,谁敢有意见?有意见,便让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虽然离云宫与映月庄一样,并称江湖一级势力,可映月山庄与离云宫相比,完全不够看,各位门主的实力,更不是映月山庄的众位长老可以比拟的。

    苏千澈身上并无内力,若是与几位门主中其中一位比武,只怕是会吃亏。

    “亲爱的,你不相信我?”苏千澈轻笑,抓起男子完美犹如艺术品的手指把玩着。

    女子姿态虽然慵懒,却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对她信服。

    司影见她如此,心也放松一些。

    底下众人都暗自呕了一口血,拜托你们不要再秀恩爱了,眼睛都快被闪瞎了。

    几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风门主站起身,对苏千澈说道:“既然都是女子,那便让我来领教领教,十小姐的身手。我在八位门主中,实力排在第六,也不算是欺负十小姐。若是十小姐胜了,我们便不反对,若是十小姐输了,还请十小姐离开尊主。”

    听到最后几个字,司影眸中再次闪过冷芒。

    苏千澈垂着头爱不释手地玩着男子如玉手指,像是没有听到风门主的话一般,啧啧称赞道:“哎,这一双手,真想藏起来每天玩。”

    司影眼神宠溺,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苏千澈的脑袋,轻笑道:“以后,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真的?可以藏起来吗?”苏千澈眼睛闪亮亮。

    司影双眸微眯,眸中耀眼如海,他侧过头去,在女子耳旁轻道:“阿澈,你想把我藏起来?”

    苏千澈摇头,“我只想把你的手藏起来。”

    司影:……

    底下一群被无视的人额头青筋直跳,风门主更是气得差点拍桌,却被容紫菱拦了下来。

    “听说十公子向来如此,为人较为散漫,她肯定不是故意无视我们的,风姐姐不要生气。”容紫菱轻声说道。

    风门主咬牙,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她都要把你的位置抢走了,你还在为她辩解,是不是傻!”

    容紫菱水眸盈盈,微垂着眼睫,轻咬着唇道:“风姐姐,你别这么说,不是她的错,是……是紫菱没有这个福气……”

    152734701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