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88 再次受伤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株小葡萄

    “小心!”简泽轩低沉的声音响起,他快速把苏千澈拉到身后,从腰间抽出软剑,面色冷然地迎上对面偷袭的人。

    软剑注入内力,变得锋利无比,金戈交击的声音在夜空响起,亮眼的剑光闪亮了暗沉的夜,即便是两人在交战时随意散发出的气势,也让人心惊不已。

    苏千澈站在简泽轩身后,匕首滑进手里,转头四处看了看。

    虽然夜已黑,却依旧能看到景物大概的轮廓。

    除了简泽轩面前的杀手,街道对面的房顶上,右侧房屋屋顶上,左侧柳树上,各站着一个杀手。

    “十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柳枝上,一头短头发面容刚毅的男子双手抱臂,笑着对苏千澈打招呼。

    柳枝极轻,他的脚尖站在上面,整个人仿佛没有重量一样,脚下的柳枝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苏千澈微眯起眼,眸中映着男子特立独行的冲天短发。

    这个男子,竟是在二皇子府外遇到的,那个叫秦六的男人。

    男人一双如兽般锐利的瞳孔,即便是在夜里,都似散发着兽类幽绿色的光。

    记得当时把他们带回千府之后,便没再理会,现在竟然又来,真的当她好欺负么?

    “好久不见,上次竟然没有弄死你,可惜。”苏千澈拔出匕首,缓缓从简泽轩背后走出来。

    “小千,站到我后面!”简泽轩一边应付对面的杀手,一边焦急说道。

    苏千澈侧头看他,勾唇轻笑:“没有你保护的日子,我可没是学了许多东西,没有你想得那么脆弱。”

    简泽轩微抿着薄唇,虽不赞同,却没再说什么。

    小千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

    秦六看了少年一眼,挥了挥手,“你先退下。”

    话音落下,那与简泽轩拼杀的杀手竟快速收手,闪身飞退,直退到对面房屋房顶上。

    “十公子,不要那么凶残,我秦某人是很佩服你的。”秦六摘了一小根柳枝放进嘴里,对苏千澈道:“若是你束手就擒,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苏千澈轻呵一声,匕首在指尖转动着,“怎么,刺杀几次不成,现在改变策略,想要招揽我了?”

    “那是。说起来,你的身法和技巧,倒是比我们更像是杀手。你的身手,我真的很佩服,只论身手的话,只怕整个七星楼,都没有人是你的对手。”秦六道,“若是你宣誓效忠七星楼,刺杀你的任务,从此便取消,怎么样?”

    苏千澈懒懒道:“没兴趣。”

    暂时没有了对手的简泽轩面色凝重地看向四周。

    对面房顶上,与他交手的男人身旁,坐着另一个男人,男人一头银发披在腰间,看不清表情,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感。

    右侧,站在房顶上的男人带着白色面具,整张脸都被面具遮住,只留出两只眼睛,无机质的黑,没有丝毫感情。

    虽然并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内力波动,简泽轩却能感受到,这个面具男人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

    听到短发男人的话,简泽轩浅棕褐色双眸中划过暗芒,用内力把话逼成一线,送到苏千澈耳朵里,“一会儿我拖住他们,你找机会离开这里,回客栈去。”

    客栈里有司影,应该能护得她周全。

    虽然不想承认,可司影的实力,确实比他强许多。

    苏千澈不能使用传音入密,只是微摇了摇头。

    他们的目标是她,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现在他们这般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里,想来肯定是使了什么手段,不会让这里的打斗引起外界的注意。

    短发男人秦六在柳枝上蹲下身,双腿盘起,嘴里的柳枝一翘一翘。

    “既然你没有兴趣,那就没办法了,七星楼接下的任务,任务目标不死不休,所以,即便我再佩服你,也无法救你。”秦六右手虚握成拳,手背撑着脸颊,手肘放在膝盖上,无奈地说道。

    “你就那么自信,你们派出来的杀手能得逞?”苏千澈懒懒扫一眼四人,面色虽然轻松,心里却全神戒备起来。

    这一次遇到的杀手,完全不是之前遇到的杀手可以比拟,仅仅是右侧的面具男人,便让她感到无边的危险。

    “没有墨玦在场,你身死的概率,十之**。”秦六一边咬柳枝一边道:“哦,不对,因为你有血契在身,皇甫溟会为你抵挡一部分伤害,你不会死,但是……”

    “你说什么?”苏千澈微微皱眉。

    “你不知道?”秦六身体往前倾了倾,似乎有些惊讶,看到苏千澈的表情,他忽然笑起来,“哈哈,没想到皇甫溟竟然连这个都没告诉你,他什么时候变成情圣了?这可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苏千澈转动匕首的手指微顿,眸中闪过一抹深思。

    难道血契还有其他她不知道的效果?

    “小千,不要听他胡说,我来吸引他们的注意,你找机会逃走,一定要逃出去,听到了吗?”简泽轩低声嘱咐道。

    “他们的目标是我。”苏千澈摇头,“你受了伤,我不会把你留在这里。”

    说罢,她抬头看向秦六,“既然你们的目标是我,那就让怀王离开这里,我想,以怀王的地位,你们七星楼也不愿轻易得罪吧。”

    “不行不行。”秦六摇着手指道,“若是你乖乖束手就擒,我便让怀王离开,若是你要反抗,那就只能抓到你,再让怀王离开,否则,他若是叫些帮手来,我可不想节外生枝。”

    “六子,你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了。”对面,一头耀眼银发的天枢打断了秦六的话,“怀王由我看着,你们负责那小姑娘,这次不要再失手。”

    秦六耸了耸肩,“没办法,老大发了话,十公子,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的话音刚落,四人便像是约定好一样,齐齐向两人围拢,四道或隐或现的强大气息便从四方迎面扑来。

    苏千澈在他们动手的一瞬间,身体便动了。

    不过一眨眼,人便在原处消失。

    黑夜原本就是很好的保护伞,而在黑夜中来去自如的苏千澈,更是如鱼得水。

    下一刻,苏千澈便出现在最开始偷袭她的那个男人身后,这个男人的气息最为薄弱,以她的实力,想要一击必杀,也就只有挑这种软柿子了。

    男人丝毫没有感受到身后的人,他还在找着少年消失的身影,苏千澈红唇微勾,若是七星楼杀手都是这种水平……

    匕首划向男人脖子的刹那,一道凛冽剑光倏然闪过,晃花了苏千澈的眼。

    “小千小心!”简泽轩低沉而焦急的声音响起,却因为被天枢缠住,脱不开身。

    苏千澈看着身旁突然出现的面具男人,瞳孔紧缩,身体急速后退。

    面具男紧随而上,速度竟是丝毫不差。

    爆退数米之后,身后又是一道凛冽杀机,苏千澈身体硬生生一拧,从侧面逃了出去。

    “你们几个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若是传出去,你们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苏千澈一边退一边懒洋洋说道。

    回答她的,是一道凌冽剑光,面具男人丝毫不留情地举剑向她刺来。

    “弱女子?”秦六挑眉,“哈哈,你若是弱女子,只怕天底下所有女子都是弱女子。”

    “你别避重就轻,即便我有些实力,也该一对一单挑,这样以多欺少,你们七星楼不要面子的?”苏千澈抬起匕首,挡住面具男凌厉的攻击。

    这面具男人似乎是在试探她,并没有用多少内力,否则以她自身的实力,只怕是直接落败了。

    “你忘了,我们可是杀手,杀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面子是什么,能完成任务?”秦六说着,便从另一边向苏千澈刺过来。

    而另一个男人也追了上来,四人都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苏千澈很快便再次陷入三人的包围。

    刀光剑影撕裂夜空,苏千澈招架他们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显得惊险无比。

    虽然苏千澈似乎时时刻刻处于危险之中,可每次她都能恰到好处地逃脱三人的围攻,秦六越打越心惊,本以为那一次被她轻易得手,是因为偷袭的缘故,却没想到,一番交手下来,这女子的身手竟比预想的还要好,若真是不使用内力,或许他们三人都不是她一人的对手。

    另一边,简泽轩一剑挥开天枢的银色锁链,正要去解救苏千澈,却又很快再次被缠住。

    两人实力相当,再加上简泽轩重伤未愈,此刻想要摆脱天枢的纠缠,还有些困难。

    “怎么样,束手就擒吧,我还真舍不得让你一直陷入沉睡。”秦六说着,又是一剑刺过来。

    三人配合默契,虽然苏千澈速度奇快,身法又诡异,却还是被三人困住,勉强只能应付三人明显还有留手的攻击。

    “什么意思?”苏千澈再次用匕首挡住面具男的攻击,几人的攻击凌厉,处处透着惊险,苏千澈的与他们过招十几个回合之后,很快呼吸喘得急了些。

    “既然无法杀死你,自然只能让你陷入沉睡。”秦六道,“沉睡与死去,又有什么区别?”

    “以你们三人的实力,想要擒下我,应该不麻烦才对。你这么想要让我配合,是为什么?”苏千澈红唇微勾,右手泛起淡淡荧光,“让我猜猜看,是什么原因。”

    秦六眸光微闪,却听苏千澈接着道:“你们都有所保留,并没有对我下杀手,不像是要杀我的样子,反而像是在顾忌什么。”

    “我们在这里交手这么久,却没有人察觉,想来应该是被你们设下了结界。唔……你刚才说,我若是受了伤,皇甫溟会为我承担一部分伤害。也就是说,若我现在受伤严重,他便会知道,我正处于危险之中。”苏千澈轻笑着,再次避开三人的攻击,“所以,你们是不会轻易让我受伤,让皇甫溟有所察觉,对不对?”

    秦六听到她的话,忽然收起剑,笑道:“你果然聪明,我们这样做,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既然你已经知道,那就只能速战速决了。”

    说罢,他便飞身后退,另一个男人也飞退,场中只剩下苏千澈与面具男二人。

    苏千澈轻呼出一口气,趁着两人离开的瞬间纵身一跃,便飞身上了房顶,正要快速飞奔,却有人比她更快,直接用轻功轻轻一跃,便上了房顶,挡住了她的去路。

    面具男站在她面前,内力施展开,强大的压迫逼得她硬生生退了一步。

    “这一次,是不会让你再跑掉的。”秦六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伴随着他的声音,面具男的气势瞬间飙升,苏千澈即便早有准备,快速后撤,身体却依旧承受不住他强大的气势压迫,五脏六腑都仿佛被挤压在一起,剧痛难当。

    腥甜从胸口漫上喉咙,苏千澈硬生生把嘴里的血咽下去,她看着眼前肃然站立的面具男,慵懒的眸中带着一丝冷意。

    似乎没想到她竟然能在他的威压下撑下来,面具男有些惊讶,不过片刻,更为强大的威压袭来,苏千澈全身都像是陷入了恐怖的泥淖中,身体仿佛无限往下坠,失重的感觉让人感到无比恐慌。

    身体动弹不得,苏千澈握着匕首的手指紧了紧,这个男人好强,或许比之司影,都相差无几。

    或许是知道她已经没有反抗能力,面具男收起长剑放在身后,缓缓朝她走过来。

    白衣少年看着眼前的面具男距离越来越近,男子身上强大无可匹敌的气势压迫也愈发强烈,苏千澈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仿佛她的生死就在他一念之间。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占据全身,苏千澈瞳孔微缩,眼底却仿佛一片平静的湖面,心跳亦是缓慢而平稳。

    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冷静。

    少年眸中映着男子的黑眸,忽然轻笑道:“你应该不是普通杀手,可否告诉我身份,让我也死个明白。”

    “小千,不要胡说!”简泽轩击退了天枢的锁链,快速向屋顶上的少年飞过去。

    可那锁链就像是灵蛇一样,在他刚飞出去的刹那,再次缠上他的腰,巨大的力道让简泽轩猛地退后两步。

    “怀王殿下,你的对手是我。”银发男子手上用力,另一端的简泽轩便飞退回去。

    只是这速度……快得有些离谱。

    天枢瞳孔微微一缩,却见紫衣男子借着他的力道,运起轻功飞身而来,带起凛冽狂风,长剑以刚猛的力道刺透空气,向天枢胸口急速刺过去。

    “给我滚开!”简泽轩想要去救苏千澈,却数次被拦,昔日的沉稳悉数抛开,此刻早已是怒火冲天,即便是拼死受伤,也要把这个麻烦的男人解决掉。

    天枢可不愿承受简泽轩的含怒一击,飞速后退。

    另一边,面具男听到苏千澈的话,平静无波的眸中忽然升起一丝黑气,他在少年面前站定,抬手抚了抚喉咙,开口,“哈哈,想知道我的身份,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好心地告诉你。”

    他的声音粗哑而阴鸷,与他表面沉静的模样极为不符。

    “啧,别那么小气,像你这种实力的高手,肯定是在江湖上排得上号,怎么能做这种藏头露尾的事?”苏千澈一边与他说话拖延时间,一边暗自咬牙,想要挣脱他的威压桎梏,“我都已经落入你们手里,你还不敢告诉我身份,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认识你?”

    面具男哼笑一声,“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这一辈子,你都别想知道我的身份。”说着,他猛地伸手朝少年脆弱的脖颈抓过去!

    微弱的月光洒下,眼前的手没有想象的难看,指节修长,根根分明,月光下,似带着浅浅光泽。

    可这一只极为好看的手,却带着无边杀机,若是脖子被抓实了,即便不死,只怕也会瞬间窒息。

    苏千澈双眸微眯,眸底寒光乍现,她现在还不能动,只怕是要受些罪了。

    “快躲开!”男子低沉的喝声响在耳畔,一道修长的身影挡在苏千澈面前,就像是一堵宽厚的墙,隔绝了所有伤害。

    一只手从男子胸口透体而出,血淋淋的手指就在眼前,指尖上还挂着一滴滴往下掉的血珠,苏千澈猛地瞪大了眼,目眦欲裂。

    “噗……”

    简泽轩挺拔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竟然又来送死!”面具男冷哼一声,右手一挥,被他的手透胸而过的紫衣男子被大力扔出去很远。

    沉闷的声音响起,就像是砸在苏千澈胸口上,撕心裂肺的痛。

    他又因为她受了伤,又因为她,受了重伤!

    少年双眸瞬间被红光全数吞没,浑身血气缭绕,血雾在她身周蔓延开来,似要把她整个拉入血色地狱。

    右手掌心,一朵血红色曼珠沙华缓缓盛开,暗夜里,血红光芒弥漫,妖娆炽烈,似要吞噬一切。

    强大无边的恐怖气息瞬间笼罩住场内所有人,无尽的恐惧,让人的心跳都似乎停止。

    一片血光中,少年的血色双眸一片冰冷,无丝毫人类感情。

    “阿澈,别冲动!”男子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下一刻,仿佛天光大炽,一片耀眼的亮光照亮了整个暗黑的夜。

    苏千澈血色的眸底映着白衣男子绝美的容颜,周身浓郁的血气淡了些。

    白衣男子转瞬间出现在少年面前,揽着她的腰,带着她来到躺在地上的紫衣男子身边,声音轻柔地说道:“先带他回去疗伤,这里交给我。”

    苏千澈低下头,看着简泽轩不停流血的胸口,心口处,就像是被撕裂一样,无尽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一言不发地抱起已经昏迷的紫衣男子,瞬间化作一道残影,在众人眼中离去。

    面具男身影一动,想要去追,白衣男子却瞬间堵住他的去路。

    一把近乎透明的长剑落在司影手中,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缓缓道:“你就是天音阁阁主。”

    “哈哈,司尊主果然神通广大,不过,你一人想要对付我们四人,也太过托大了。”面具男说罢,便主动向司影攻击而去。

    其余三人也在同一时刻从三方向白衣男子杀过去。

    “是否托大,打过便知。”司影毫不迟疑地迎上。

    另一边,苏千澈抱着简泽轩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客栈。

    奉命在此等候的木展立即迎了过去,见有人受了伤,便直接去了隔壁,请了药王谷一位长老过来。

    苏千澈把人放到床上,看着简泽轩惨白的脸色,便觉得心口抽痛,全身发软,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去。

    少年靠在床沿,身体慢慢滑下,她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眼底漆黑一片,仿佛陷入了魔障。

    “夫人,你可知道尊主在哪里?”耳边传来木展似近似远的声音,苏千澈缓缓抬起头,漆黑的眼底一片空茫。

    “夫人?”木展看着眼前仿佛游魂一样的少年,不由心口一紧。

    难道尊主出事了?

    “司影……”苏千澈张了张嘴,缓缓道:“司影在洛水湖畔,你带两个人去接应他。”

    木展见她的模样,有些不放心,却更不放心尊主,便低声应了。

    随后,木展便快速走了出去。

    “这伤,也太严重了。”药王谷长老摇了摇头,“而且在此之前,还受过箭伤,中的毒也并未痊愈。不过好在,他避开了心脉要害,一时半刻倒是不会出问题。只是,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长老,怎样才能救他?”苏千澈缓缓站起身,缓缓出口的声音有些哑。

    “这伤太过严重,竟是硬生生被人用手破开胸膛,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给他开些疗伤止血药,能否活下去,只能看他自己。”长老再次摇头,站起身走到桌旁,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瓷瓶放在桌子上。

    “我与另一位长老再商议一下,若是有更好的办法,我会告诉你。”长老说着便走了出去。

    苏千澈拿起瓷瓶,放在鼻下嗅了嗅,又走回床边,坐下,给简泽轩上药。

    血肉模糊的胸口再次刺伤了她的眼,苏千澈颤抖着手把药粉倒在伤口上,眼底一片模糊。

    为什么,与她在一起,他总是受伤?

    她不在他身边时,他一直活得好好的,当了王爷,顺风顺水,而遇到她之后,却三番两次受伤,还是如此严重的伤……

    她是不是应该远离他?

    房门被推开,司影身上带着些血迹走进来,他身后,木展与乾门主坤门主都毫发无损。

    “他的伤势如何?”司影走到苏千澈身边,轻声问道。

    苏千澈没有说话,转过身抱住男子劲瘦的腰,脑袋埋在男子腰腹间。

    司影朝木展三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三人微点了头,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关上门,三人回到另一间房,坐在桌边,乾门主低声问木展:“木护法,刚才是怎么回事?”

    木展摇摇头,“尊主不让我跟着夫人,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刚才魔魂殿主差人前来告诉尊主,说夫人有危险。”

    “这么危险的时候,尊主竟然没有与夫人一起?”坤门主疑惑道。

    知道他们的夫人是十公子,也就是苏七小姐之后,他们便恶补了关于十公子的知识,知道她现在正被七星楼追杀,而且皇上还发出悬赏令,只要把夫人抓回去,便能得到十万两银子。

    现在海口城到处都是江湖上大名鼎鼎实力极强的人物,尊主怎么可能放心让夫人一人在外?

    木展轻咳了一声,其实尊主回来之后,见夫人不在,便出去寻她了,只是过了许久,不知为何,尊主又自己回来了,而且看上去,似乎心情非常不好。

    现在想来,定是因为夫人与怀王殿下在一起,尊主才会一人回来。

    曾经,夫人与怀王有婚约,只是后来退了,可是看现在夫人与怀王的关系,似乎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坏,难道夫人与怀王又……

    “咳……这里面的事情太过复杂,我们做好分内之事便好。”木展一本正经地说道。

    乾门主睨他一眼,“刚才那几个人,就是七星楼杀手?倒是挺厉害,那个带面具的男人,竟然能在尊主手下过那么多招。”

    “若不是尊主担心夫人的情况,也不会让他逃走了。”坤门主摇摇头道。

    “嗯……甚至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乾门主赞同地点点头。

    “那个面具男,应该不是七星楼杀手。”木展道,“另外三人虽然也厉害,可明显比面具男低了一个层次,若面具男是七星楼的人,必然也是副楼主或者楼主。”

    “可惜他们太过狡猾,全都逃脱了,一个也没有抓到。”乾门主惋惜地说道。

    三人正说着话,便听门外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响起,很快,隔壁便响起敲门声。

    “怎么回事?”乾门主看一眼木门,低声问。

    木展沉默了片刻道:“刚才去请大夫时,药王谷只有两位长老在,现在,或许是晏大夫回来了。”

    隔壁,晏景修敲门之后,便推开门,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晏景修温润的眉头微皱,几步走进去,站在苏千澈二人面前,温声道:“应长老告诉晏某,怀王受了重伤,若是二位不介意,可否让晏某为怀王诊治一番?”

    苏千澈抬眸,便见蓝衣男子眉眼温润如玉,黑曜石般的双眸里,闪烁着温和的光。

    男子身上还带着夜晚微微的凉气,似乎刚从外面回来,便赶了过去。

    “麻烦晏大夫。”苏千澈站起身退到一侧,司影站在她身侧,无声安慰。

    晏景修坐到床边,开始为简泽轩诊脉,随后又看了看伤口。

    看着他面色变得微微凝重,苏千澈的手指下意识捏紧。

    司影手指动作轻柔地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挑开,把她的手掌放进手心,十指紧扣。

    “有我在。”男子磁性动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千澈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半晌,晏景修抬起手,把简泽轩手臂放进被子里,站起身来,看着苏千澈二人道:“怀王殿下的伤虽重,因为没有伤到要害,晏某可以炼制一瓶药,服用过后,身体便会恢复。”

    “只是,其中一味药,比较难寻,晏某身上,暂时也没有。”

    “什么药?”苏千澈连忙问道。

    晏景修微垂着眼睫,盖住眼底情绪,“红景天,生长在高峰上,只有北方,靠近北夷之地才有。”

    “药店和其他的地方没有?”苏千澈眉头微皱,海口城距离北夷距离过远,等采摘回来,一个来回也不知道要多久。

    司影净透的眸看着蓝衣男子,眸底平静,不知在想什么。

    晏景修摇摇头,“东刖与北夷之间关系紧张,几乎无人会去属于北夷的会天峰采摘红景天,所以,药店里不会出现。”

    “非要不可吗?”

    “非要不可。”晏景修道,“虽然单独使用红景天的效果并不明显,可炼制药丸必须用到,没有它,药丸便无法炼制出来。”

    苏千澈揉了揉额头,看来,必须要跑一趟了。

    “晏某现在身上还有一些药,可以维持怀王一个月的生机。若是一月之后,还没有药丸,我也不知道情况会变得如何。”晏景修补充道。

    苏千澈低叹一声,她不可能放任小六不管,也不可能让他靠那渺茫的机会生存。

    “从这里,到……会天峰需要多久?”苏千澈问。

    晏景修摇摇头,“晏某没有去过,并不知晓。”

    司影看了他一眼,缓缓道:“麻烦晏大夫,一月之内,必会将药草送到。”

    “不麻烦,这是晏某应该做的。”晏景修温声说着,又转头对苏千澈道,“苏小姐,请随晏某走一趟,去晏某房间拿怀王殿下需要用到的一些药。”

    “好……”

    “阿澈累了,我随你过去。”司影握了握苏千澈的手,便随晏大夫走了出去。

    两人离去之后,苏千澈鼻尖动了动。

    似乎,晏大夫身上,也有淡淡的血腥味。而司影亲自去拿药的举动,似乎也别有深意。

    很快,司影便拿着药回来,与他一起的,还有闻讯赶来的柳侍卫。

    把药给柳侍卫,让他伺候简泽轩服下,司影便与苏千澈二人来到远离晏景修等人的隔壁房间。

    原本住在房间里的水门主和火门主被赶了出去,房门被关上,司影拉着苏千澈在桌边坐下。

    司影倒了一杯茶,递到苏千澈面前道:“从海口城,到会天峰,快马加鞭,需要十日,以防万一,采药的时间,最多只有八日。”

    “会天峰虽不在北夷境内,却属北夷管辖,若是去采药,可能会遇到守卫在那里的北夷士兵。”苏千澈揉了揉眉心,“不管如何,我也要救他。”

    “我会派人去采药,你在这里等着消息便好。”司影把她揽进怀里,轻声道。

    苏千澈沉默了片刻,道:“别人去,我不放心。”

    司影似是轻笑了一声,“你确定,能经受十日的颠簸?”

    不待她懊恼,他便又接着道:“你曾问我,萧潜有何特别之处。”男子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萧潜是北夷人与东刖人共同的孩子,他身上流着北夷人的血,若是由他去,应该会简单一些。”

    苏千澈眼微微睁大,显然觉得很是惊讶。

    没想到萧潜竟然还是混血儿,他的样子,看上去不像啊。

    似是察觉到了少年的疑惑,司影轻笑道:“他一直生活在离云宫,言行举止都与东刖人一致。萧潜天资极好,学什么都很快,至于武功,只比我略逊一筹。”

    苏千澈了然地点点头,难怪司影会把他派到她身边。

    “其他人都不知道萧潜的身世,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司影轻笑着看她,眸光柔和。

    苏千澈再次点头,他这是让她保密呢。

    “萧潜不是被赶出离云宫了?”

    司影眼睫动了动,笑,“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苏千澈默,这是在利用他的剩余价值啊。

    “晏大夫虽然说药店里没有,可谁又能确定真的没有?这一月时间,我们便去各处药房问一问,若是有的话,即便派过去的人没有采到,也不必担心。”司影道。

    苏千澈懊恼,以她骑马的速度,只怕有心也是无力,还是让更为专业的人去,免得耽搁了。

    “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得到风云令,得到解除血契的方法,你若实在担心,我们便放弃风云令,我带你一起去会天峰。”司影轻道,声音轻柔如风。

    苏千澈眉峰凝了凝,没有直接答话,反而问:“你是如何得知我有危险的?”

    司影眸光晃了晃,抿了一口茶,片刻才道:“他们在湖畔设了结界,我确实没有察觉到那里的异常。是皇甫溟派人前来告诉我,我才知晓。”

    顿了顿,他看着苏千澈,净透的眸底有一丝迟疑,“是因为血契的原因?”

    苏千澈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或许是。”

    “不知道便罢了。”司影说着,声音变得些许凝重:“阿澈,你的能力,不要随意用。”

    他不想再看到她如曾经一样,倒在血泊里毫无生气的样子。

    152769306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