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92 魅力十足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株小葡萄

    司影静静看着她,昏暗的光线下,男子一双眸如同发着光一下吸引人。

    苏千澈挥了挥手,像是要把脑中思绪赶走,“这么麻烦的事,不想了。”

    司影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轻笑道:“睡吧,明早还要赶路。”

    “嗯。”苏千澈懒懒应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身后男子。

    司影薄唇间勾起轻盈的笑,伸手轻揽着苏千澈纤细的腰肢,一双琥珀色的眸看向黑暗中某处,半晌,平静的眸底似湖面被风吹皱,漾起浅浅波纹。

    怀中少年的呼吸很快变得平稳悠长,司影低头在少年发间轻吻了一下,轻轻掀开被子,悄无声息地下了床,又把被子盖好。

    男子整了整衣服,走到窗边,推开半开的窗户,动作轻巧利索地跳了出去。

    床上,闭着眼的苏千澈眼睫动了动,却并未睁开。

    一夜无话。

    翌日,天还未亮,便有尖叫声在客栈响起,叫声凄厉,惊醒了几乎整个客栈的人。

    “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有人大声抱怨道。

    “死……死人了!”发出尖叫的人拍着胸口夺门而出,从大敞的门看进去,一人趴在房中木桌上,脸朝外,眼角嘴角都是血迹,一双眼睛以不可思议的弧度大睁,眼底血丝遍布,空洞无神地看着外面,在晨曦的微光中,显得格外耀眼,看上去甚有几分恐怖。

    浓郁的血腥气通过大开的房门飘散出来,传遍了整个大厅。

    掌柜的披着披风走出来,一眼便看到那一双大睁的眼睛,登时心里一跳。

    这……这也太渗人了。

    他抓住那个从身旁跑过的小二,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那小二被吓得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刚……刚才这位客官……让……让小的给他打水……小的出去一趟,回来……回来就……”

    门口处,一个木盆掉在地上,地上一张沾水的毛巾和一滩水,显然是小二打水回来,看到房间的一幕被吓着,手中木盆掉落在地。

    客栈中不少房间都亮起了烛火,一些被惊醒的人披着披风走出房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掌柜的毕竟已经当了多年的老板,此刻虽然惊慌,却也很快镇定下来,命人去向官府报了信,并走到那扇房门前把门关起来,便扬声让众人稍安勿躁,扬言并没有出命案,不过是伙计胆小,犯下的一个小错误而已。

    众人半信半疑,大多都知道这是掌柜抚慰人心的话。

    凶手刚杀了人,或许还没有跑远,甚至有可能还留在客栈里,若是客人们此刻因为惊慌离开客栈,只怕是会引起人怀疑。

    而在客栈里住着的,大多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听到掌柜的话,倒也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打了个哈欠,纷纷又回了房间。

    房间里,苏千澈眼睫动了动,长长的睫羽缓缓睁开,像是蝴蝶的翅膀慢慢舒展开来,动态中,却有种静谧的美感。

    “醒了。”男子磁性悠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刚睡醒的少年还有些迷蒙,却因为习惯了身边的味道,并没有把人踹出去。

    “嗯。”苏千澈没动,懒懒从鼻尖嗯一声,房间外的吵闹声虽然很快便安静下去,她却知道,要再睡一觉,怕是有些难了。

    司影左手撑头,侧躺在外侧,黑缎般的青丝披散在脑后,仿佛打上一层柔和的微光。

    他伸出手,动作轻柔地把苏千澈身体侧过来。

    小家伙睡觉的时候老实得很,一动也不动,睡的时候是什么姿势,醒的时候还是什么姿势。

    虽然每一个睡在她身边的夜晚,他都盼着小家伙能转过身投入他的怀抱,可这也的想法也不过是想想而已,一次都没有应验。

    “现在还早,可以再睡一下,若是有人来询问,我来解决。”

    微薄的光线中,男子俊美的脸庞被打上一层柔光,美得不可思议。形状完美的薄唇一张一合,如同水润的果冻,在引人吃上一口。

    苏千澈伸出手指,按在男子粉色薄唇上,手指下的唇瓣微热,带着难以想象的柔软,勾得苏千澈心里痒痒的。

    司影净透如湖的眸底倏然蒙上一层暗影,白皙的脸颊上带着粉嫩的桃花色泽。

    “好好睡觉。”他拿下苏千澈纤细的手指放在两人之间,又见她半阖的眸底朦胧的光格外吸引人,便又把她脑袋按进怀里,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再睡会儿。”

    “有美男在身边,还睡什么觉?”苏千澈懒懒勾了勾唇,手指从男子手中挣脱出来,下滑,快速解开男子腰带,中衣散开,玉白的胸膛露出一小块。

    仿佛有光芒照进,苏千澈的眸光顿时被男子半裸露的胸口吸引。

    凝脂白玉的肌肤,带着浅浅莹润的色泽,如最上等的玉石,没有丝毫瑕疵。

    而那肌肤滑嫩的触感,苏千澈却是记忆犹新。

    爱不释手。

    摸了一次还想摸第二次。

    这般想着,苏千澈也这般做了。

    “乖,别闹。”男子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哑,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性感撩人。

    他伸出手,抓住少年手腕,手指微微用力,便把人紧紧抱在怀里。

    “怎么了,连摸都不能摸了?”苏千澈半醒的朦胧声音在怀里响起,似带着一丝控诉。

    司影微微一笑,眼底带着宠溺:“很快便会有人前来询问……”

    他可不想让这小家伙挑起兴趣,被人看出异常。

    “阿澈若是想摸,晚上再让你摸个够。”男子浅浅含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细细的磁性,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耳朵传进,引得全身都带起细小的战栗。

    苏千澈下意识捂住耳朵,这家伙平常时候的声音就已经够撩人了,现在这般刻意压低,更是性感异常,带着说不出的魅惑,让人全身都酥麻了。

    “勾人的家伙。”苏千澈轻声嘀咕一声。

    似乎是为了回应司影的话,外面很快便响起一阵嘈杂声,紧接着,便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

    捕快一间一间敲开了房门,询问着关于楼下之人被害,他们是否有听到动静。

    很快便有人来到苏千澈二人所住房间外,不太客气的敲门声显示着敲门的人并不是很礼貌。

    “开门!官府抓人,希望你们配合。”

    苏千澈欲要再动作的手立即停住,司影轻笑一声,手指抬起她的下颚,垂头在她红润的唇瓣上轻轻一吻,便翻身起床,袖袍一挥,帘帐落下来,挡住床上还未完全睡醒的少年。

    捕快站在门口,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开门,正要再次敲门,房门却从里面打开,刹那间,仿佛有莹白的光照进眼底,捕快瞬间呆了。

    晨曦的微光伴着橘黄色烛火,并不是特别明亮,眼前的男子却似沐浴在圣洁的光辉中,仿佛自身便带着浅浅光芒。

    身上的衣服穿得一丝不苟,干净纯粹中透着不容亵渎的禁欲气息,绝美的脸庞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让身为男人的捕快的脸都微微红了。

    “那个……你……你刚才可有听到什么动静?”捕快微移开目光,不敢去看男子那双水晶般剔透的双眸。

    司影微微摇头:“没有。”

    捕快也觉得这个男人不可能与杀人凶手沾上半分关系,如此干净美好的男子,怎么可能会沾上血腥?

    “那你把门好好关上,不要随意放人进去,今日有些不太平,要小心些。”捕快从半开的房门处随意扫一眼房内,并未见到任何异样,便又叮嘱了一番,又悄悄看了男子几眼,才去了旁边的房间。

    司影微微笑着,不置可否,等到捕快离去,便关上门,转身回到床边。

    挑开帘帐,司影便看到少年撑着头,慵懒半阖的眸看着他,眼底带着些许兴味。

    “没想到,司美人的魅力,连男人都挡不住。”苏千澈嘴角带着笑,慵懒的神情醉了晨光。

    刚才那捕快的话,她一句不落地听到了,捕快根本丝毫没有问关于凶手的事,若是查凶手都像那人一般,那是无论如何都查不到的。

    司影正要答话,便再次听到敲门声。

    木展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尊主,夫人,你们有没有事?”

    “没事。”司影淡淡应一声,眸光却一刻不离苏千澈精致的脸庞。

    “魅力再大,还是逃不出阿澈的掌心。”他浅浅地笑,眼底温柔如蜜。

    男子的神情格外专注,眸光如浸了一世的温柔,如水般包裹着床上的少年。

    苏千澈心漏跳一拍,不管何时,只要司影用这种专注的眼神看她,她便会觉得全身的细胞都似活络起来,疯狂地叫嚣着想要占有他。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她向来随意,从未有过真正想要的东西,现在,心里的感觉却如此明确。

    她深吸一口气,把脑海中别样的思绪拍飞,懒懒开口:“自然,你已经是我的人,无论如何,都别想逃离。”

    司影轻笑,并未反驳,逆光的男子站在床前,长身如玉,半浅的影子落在床上少年身上,仿佛被甜蜜的温柔覆盖。

    “该起床了,今日早些离开这里。”

    “哦。”苏千澈懒懒应一声,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一刻钟后,两人从房间走出来。

    大厅里,站着近十个捕快,有几个想要离开的客人被他们拦下,还有几个客人一边坐着喝茶一边观察着事情进展。

    此刻大厅里显得有些吵闹,被拦住的客人想要离去,捕快们却不允许,两方差点动起手来。

    “在未查明凶手是否在这家客栈之前,你们都不能离开,希望大家多多配合。”一个首领模样的捕快说道。

    “我们又不是凶手,为何不让我们离开?马德,老子还有要事!”

    苏千澈懒懒往下看了一眼,抬起头来,便看到对面一头耀眼红发的男子正从房间里走出来。

    秦修炎第一眼便看到了二人,便热情地打招呼:“嗨,十公子,司公子。”

    他的声音并不低,引得大厅中一众人都看向他,眼神有些怪异。

    现在这种气氛下,还如此热情地打招呼,这人莫不是个缺心眼吧?

    秦修炎却似没有看到众人的目光,反而隔空对两人喊话道:“你们可是要离开?正好,我和老楼也要离开,一起啊。”

    苏千澈额头黑线,这人脸皮真厚,他们似乎并没有熟悉到可以结伴而行的地步。

    倒是捕快头领给了他回答:“你们暂时不能离开这里,只有洗清了嫌疑才能离开。”

    秦修炎笑了一声:“依我看,只怕是杀人凶手早就跑了,难道他还要留在客栈里等你们来抓?”

    捕快头领并未答话,城里自有人去追捕可能逃离的凶手,可客栈里的人,也不能随意放走。

    苏千澈眉头微微皱起,她不可能在这里久呆,谁知道他们查到凶手需要多久?若是查不出来,难道她便要一直待在这里?

    小六的伤势,耽误不起。

    苏千澈摸了摸袖口,从其中拿出一个小小的金色令牌。

    这个令牌是去映月山庄之前,简沐欢给她的,不知这里的人认不认识。

    司影看了令牌一眼,心里暗恼,他怎么就忘了给阿澈一个代表身份的饰物?

    两人下了楼,捕快快速拦住他们,生怕他们不经允许擅自离开。

    苏千澈把令牌递给捕快头领,那捕快头领眉头一皱,并未伸手去接:“不要试图贿赂我,在查到凶手之前谁也不能离开!”

    苏千澈呵呵,“你多虑了,我并不是贿赂你。”她再次把令牌递到捕快头领面前,“你看看这个,可否认识?”

    捕快头领随意看了一眼,却在看到令牌上的花纹时,蓦地愣住了。

    寻常人只怕是不知道令牌的特殊之处,可这位头领正好曾见识过这样一块令牌,那是只属于皇家才有的东西,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大的少年,怎么会有这样的令牌?

    对了,刚才那个红头发叫他十公子,难道他就是京都那位十公子?

    传闻与京都各位大佬,不管是苏家大少爷,还是怀王殿下,璃王殿下,甚至与太子都交情甚笃的那位十公子?!

    152803554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