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93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株小葡萄

    捕快头领抖索着手把令牌接过去,放在手里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确认了令牌的真实性之后,只觉得手中令牌烫手无比,连忙还了回去。

    这可是最高级令牌,整个皇室就只有太子和璃王分别有一块,见令如见人,他哪里还敢拦这两位?

    “不知二位大驾光临,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十公子见谅。”捕快头领连忙道。

    “我们现在可以走了?”苏千澈懒懒说道。

    “可以,当然可以。”捕快头领说着,便转头对其余捕快道:“让开一条路,让十公子二人过去。”

    捕快们让开一条道,苏千澈二人以及才跟上来的木展慢悠悠走了过去,其他人顿时不愿意了。

    “为什么我们不能走,他们却能离开?”

    “我们没有杀人!”

    “放我们走!”

    客栈里很乱,但是因为有捕快的阻止,倒是没有人强闯,由此可见,几年过去,峰邺城的秩序维持得还算不错,也没有辜负当年简璃和众将士的牺牲。

    走出客栈前,苏千澈朝那间有人被杀的房间看了一眼。

    门窗都掩着,看不出什么,却有极淡的味道传出,辨不出是什么味道,隐藏在较重的血腥气下,闻上去有些古怪。

    她侧了侧头看向司影,见他正微垂着眸似在思索什么,似乎并没有察觉,不由觉得有些奇怪。

    虽然她天生嗅觉较常人更为灵敏,可以司影的实力,不应该察觉不到才对。

    “嗯?”司影转头看她。

    “没什么。”苏千澈摇摇头。

    昨夜感觉到他悄悄出去,她才发现,司影自来到峰邺城之后,便不时会露出思索的神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困扰着他。

    司影轻笑,并没有追问,三人很快便出了客栈。

    二楼上,秦修炎半趴在扶栏上,眸底映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嘴角忽地勾起一抹笑。

    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为了抄近路节省时间,马车并没有走官道,而是选择了小路。大半日过去,下午时分,马车来到一个小村庄,村子僻静,村庄旁有些菜地,却没有人在菜地中劳作。

    距离村口还有一小段路,便有一股浓郁的血腥气随着风吹过来,送到三人鼻端。

    木展眉峰微蹙,勒住马绳,让马车停下,跳下马车,对马车内二人说道:“尊主,夫人,前面可能有情况,属下先去探探路。”

    “去吧。”司影道。

    木展应了,便施展轻功,快速来到村口。

    村口处屹立着一块木制牌坊,木头已经显得有些老旧,风吹过,似乎都能听到嘎吱嘎吱的声音。

    还未进村,更为浓郁的血腥味便已经有些呛鼻。

    木展只在村口驻足了片刻,便身影一闪,进了村。

    村子很小,仅有二十来户人家,房屋有些破败,石墙斑驳,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木展大致扫了一眼,外面并无异常,便快速来到村口进去第一户人家。

    房门半敞着,木展在外听了听,没有任何动静,便轻轻推开房门,一刹那,让人心颤的一幕撞入眼帘。

    一家四口,正围坐在桌边其乐融融地吃饭,桌上只有两个菜,已经凉了,四人脸上带着淳朴的笑,应该是正在说着什么高兴的事。

    画面在这一刻定格,四人倒在桌上,嘴角残留着血迹,即便眼神已经空洞,脸上的笑却依然保持着。

    地上一滩血迹,在桌下蔓延,已经曾半凝固状态。

    木展眉头紧紧皱起,看来他们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便被人杀害。

    又去了另外的人家,几乎都是在用饭之时,被人一击毙命。

    整个村子,上百口人,竟全部被杀,无一生还!

    木展查看了一遍便快速回去汇报了情况,苏千澈微微皱起眉。

    若说一两人被杀,或许是江湖恩怨,可一整个村子的普通人家被屠,必然不是寻常案件。

    “去看看。”司影站起身,弯腰从马车上走了出去。

    苏千澈揉了揉额角,懒洋洋从软榻上坐起身,也跟着下了马车。

    虽然她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可既然遇到了这些事,却也不能坐视不理,若是没有抓到凶手,谁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无辜百姓会遭遇毒手。

    进了村子,那种隐藏在血腥气下的淡淡味道便再次传来,苏千澈微微皱眉,走进了一户人家的房屋里。

    虽然早已有准备,死者的惨状还是让苏千澈心里微微一紧。

    地面铺满了血迹,死者并没有挣扎,显然是在还未察觉的情况下,便已经被杀。

    所有死者的胸口都空荡荡的,心脏已被取走,其他地方,却是没有任何伤痕,无法判断究竟是先杀人再取心脏,还是因为取了心脏,死者才会死去。

    苏千澈用树枝蘸了一点死者心口处的血迹,放在鼻下嗅了嗅。

    果然有那种奇怪的味道,几不可闻。

    “阿澈,有什么发现?”司影在她身边轻声问。

    苏千澈扔掉树枝站起身,拍了拍手,环顾了一番四周。

    “他们都是在用饭的时候被杀,还保持着用餐的姿态,说明凶手进房间时,并没有惊动他们,房间内没有其他痕迹,说明凶手单纯地只是为了杀人,至于为何要取走心脏……”

    苏千澈想起初见皇甫溟时,他的杀人手法便是如此,又想到在峰邺城中的几桩杀人案件中,秦修炎所说,不像是正道所为。

    如此说来,从表面看,大致可以判断,这段时间的凶杀案,都是魔魂殿所为。

    只是,事情真的如此简单?那奇怪的味道是从何而来,凶手又是如何做到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取走了他们性命的?

    “阿澈,你是否怀疑,此事并非魔魂殿所为?”司影问。

    苏千澈点点头走出屋,又去了别的房屋查看。

    其他死者也唯有心口一处致命伤,所有人的神情都极为安稳,没有丝毫痛苦。

    二十多户人家全部查看了一番,苏千澈站在村尾,凝望着这个小小的村庄,心情有些许沉重。

    “魔魂殿这几年来都没有做出如此高调的事,应该不会现在突然用这种方式杀人,正因为魔道杀人的痕迹太过明显,反而显得古怪。”苏千澈缓缓说道,“魔魂殿的大本营在西南,这里是北方,他们在此处的势力必然不大,不可能会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

    “况且,我想,皇甫溟应该不会做出让魔魂殿成为众矢之的如此蠢的事。”

    司影嘴角带着浅浅笑意,微微点头,显然也同意她的说法。

    “所以,必然是有人冒充魔魂殿行事。”

    苏千澈轻笑一声,似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以魔魂殿的行事作风,只怕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不是魔魂殿所为。”

    只是想想皇甫溟在众人心中的印象便知道了,他们可都觉得皇甫溟是一个会吃人的大魔头。

    司影亦笑,以皇甫溟的性格,只怕是全世界都误会他,他也不会辩解。

    “像这样的村子,一般用膳时间较晚,从村里的人被杀,到现在,大概也就一个时辰。”苏千澈微微勾唇,扫视了一番村庄周围的环境,“司影,有没有兴趣与我走一趟?”

    “荣幸之至。”司影轻笑。

    “木展,你去找最近的官府报案,我们去找证物。”苏千澈吩咐木展之后,便纵身跳上了房顶,几个起落间便进了村庄后的小树林。

    司影迅速跟上。

    苏千澈目标明确地在树林里穿梭,司影始终跟在她身侧。

    “距离远不远?”司影问。若是远的话,他便用轻功带她过去。

    “不远。”苏千澈道。

    树林里的树大多树叶都已经脱落,在地上扑了厚厚的一层,地面有些潮湿,虽然树林里的泥土腥气和树叶腐烂的气息很重,却依旧无法压制淡淡的血腥气和那种奇怪的味道。

    “既然不是魔魂殿所为,他们拿着证物无用,必然会销毁,而这座小村庄,唯有一条道可进出,凶手会担心遇到人,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把东西带走,肯定会就近处理掉,而这个小树林,便是销毁证物的最佳场所。”苏千澈一边跑一边道。

    司影薄唇轻勾,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两人越过一株株碗口粗细的树,在一株较大的松树前停下。

    看到面前一堆明显刚翻新的土,和一个小小的土包,苏千澈眉头微微皱起。

    如此明显埋过东西的痕迹,是故意让人查的?

    “阿澈,转过头去,我来看看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司影似是没有看到她脸上纠结的表情,示意她转过头去。

    苏千澈看着那个土堆沉默了片刻,道:“没事。”

    司影眼底掠过一抹不知名情绪。

    若是东西真的在这里,只怕是个女子都会害怕。

    既然阿澈不介意,他便不多说,只是身体却有意无意地挡住她的目光,一边捡了根树枝就要刨土。

    “等一下!”苏千澈的声音成功制止了司影的动作,他转头看她,净透的眸底带着微微笑意。

    苏千澈微拧着眉,这一切都太过简单,简单到,让人觉得诡异。

    还有那淡淡的古怪味道,究竟有何用途?

    那些死者脸上诡异的安详表情突然在脑海闪过,苏千澈心里一凝,拉起司影的手飞速后退:“快走!”

    司影似乎也意识到不妥,反手握住少年白皙的手指,提起轻功快速往树林外跑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数道身影仿佛在树林里凭空出现,分别站在各个方位的树枝上,包围着二人。

    强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袭来,仅仅一个照面,苏千澈便被他们刻意散发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股温热的气流从掌心流进,流到四肢百骸,苏千澈顿时感觉周围的压力全部消失,呼吸恢复正常。

    面对强敌环伺包围,司影不仅未退,反而速度更快了几分。

    奇怪的是,那些包围着他们的人只是冷眼看着他们,并没有直接追上来。

    忽地,司影顿住脚,好看的眉微微拧起。

    “啧啧,没想到你们反应这么快。”前方近十丈处,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铜质面具的男子遥遥站在树枝上,“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发现破绽的?”

    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事情越是容易引人探究,他们是这般想的,而苏千澈二人,一开始也是这般做的,只是为何后来没有继续下去,倒是引人好奇。

    苏千澈微眯起眼,若非她闻到那股奇怪的味道,或许还真会把东西挖出来。

    散发出奇怪味道的东西,或许是一种毒,也或许是一种引发中毒的引子,若是他们挖开了那堆东西,中了毒,此刻怕是难以逃出去。

    “你的好奇心,我为何要满足你?”苏千澈轻呵一声,暗自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能让司影露出这种表情的,只怕实力不低。

    面具男子的唇似乎勾了勾,“不告诉我也无妨,只要效果达到便好。”

    男子话音刚落,苏千澈便感觉司影握着她的手微微抖了一下,颤抖的弧度极小,苏千澈却清晰地感受到了。

    司影真的中毒了?

    苏千澈心里担忧,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异常,反而笑道:“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能闻到那股味道,怎么会没有防备?”

    她说得轻松,心底却不由自主担心。

    她自身不怕毒,却忘了司影被毒素缠身,对方那么笃定,只怕是那种毒效果极强。

    苏千澈轻握了握司影的手,感受到从他手心传来的微弱却坚定的力道,心里的不安也放了下去。

    司影转过头看她,嘴角带着浅浅笑意,似乎并没有受到毒药影响。

    “你竟然能闻到味道?”面具男子声音里带着惊奇,给他们药的人分明说这种毒无色无味,能让人身体僵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无味……她又是如何闻出味来的?

    若她真的早有准备,司影没有中毒,只怕今日又会功亏一篑。

    苏千澈嘴角轻勾,懒懒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之间,应该并不认识。”

    这些人不像是七星楼杀手,包围他们的十来人全部带着面具,而七星楼的高级杀手,却并没有带面具,至于他们是不是以真面目示人,却是不得而知。

    15281696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