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94 精于算计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株小葡萄

    “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们。”树上的男子面具下的唇勾了勾,“一个是鼎鼎大名的离云宫尊主,一个是女扮男装,气质却让许多男子都要略逊一筹的十公子。”

    苏千澈轻呵,若是对方不认识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等着他们?

    甚至在他们来到峰邺城之前,便已经开始了计划。

    “若是你连身份都不愿透露,又怎么拖延时间?”苏千澈轻笑道。

    对方只是把他们包围起来,却不进攻,分明是想拖延时间,等司影毒性发作。这么明显的问题,她能看出来,司影必然也知道,为何司影也不着急,难道他还有后手?

    面具男嘴角一抽,拖延时间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了,说出来不就让人尴尬了嘛……

    “哈哈,你这丫头有意思,若不是上面下了死命令,我都要不舍得杀你了。”面具男笑起来。

    苏千澈淡淡勾唇,“呵……”

    “阿澈,抱紧我,我们现在闯出去。”司影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纤长的手指微微用力,便把少年揽进怀里,右手执薄如蝉翼的透明长剑,身体一纵,整个人如离弦的箭一般射向面具男子。

    突如其来的加速让苏千澈下意识抱紧司影劲瘦的腰身,感受到男子身体不自然的微僵,苏千澈眉头紧紧皱起。

    他果然中毒了,那毒药竟是如此霸道,司影根本没有碰到,竟然都会中毒。

    虽然中了毒,司影的速度却是丝毫不减,转瞬间便关出现在对面的面具男子面前。

    面具男子早已预料到他的攻击,在司影移动的瞬间便抽出了腰间的软鞭,长鞭如灵蛇一般,往司影身上缠绕而去。

    “司尊主,你实力强大,在下自愧不如,不过,你已经中了毒,能拦下我们十三人的攻击吗?”面具男闪身躲开司影凌厉一击,嘴里不忘调侃道:“虽然不知你是如何压制的,可现在,你的速度,却比全盛时期慢多了。”

    司影眸底平静无波,手臂一扬,凌冽剑气如天光炽烈,瞬间袭向身处半空的面具男。

    面具男再次躲开,剑光劈在男子身后碗口粗的树上,大树瞬间轰然倒塌。

    大树倒在地上的沉闷声响让面具男暗自抹了一把汗,即便知道司影已经中毒,可他的速度以及破坏力,依旧惊人无比,他甚至都来不及看清司影是如何出的剑。

    若非他经验丰富,此刻只怕是躲闪不及。

    “呵呵,不管司影有没有中毒,你与他之间的距离,都是天堑之别。”苏千澈看着动作飘逸,实则却略显狼狈的面具男道:“对付你这个娘娘腔,司影只需拿出十之一二的实力便可。”

    司影轻笑,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慢,逼得面具男只能被动防御。

    面具男额头青筋直跳,咬着牙道:“你说谁娘娘腔?!”

    “当然是你咯。”苏千澈挂在司影身上懒懒道,“正常的男人谁会用鞭子当武器?”

    少年慵懒好听的声音在剑气纵横的树林里响起,竟说不出的和谐。

    面具男咬牙片刻,眼底怒火升腾,一味躲避的动作也骤然顿住。

    “小丫头,祸从口出,有些话,还是少说为妙。”面具男说着,长鞭猛然一挥,凛冽的破风声响起,灵蛇一般的长鞭似穿越了空间,瞬间越过司影,出现在苏千澈面前。

    长鞭虽软,却带着刚猛的力道,未至近前,便似有暴戾的气息将苏千澈吞没。

    司影瞳孔微缩,正要反手救急,却听少年低而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这个人我来对付,你去解决其他的,相信我。”

    在司影与面具男对峙的片刻,其余的十二人已经把三人围在中间,要想突围,光解决面具男当然不够,必须把其他的都解决掉。

    司影眸色微沉,不想让她去冒险,却也知道她不是冲动之人,既然她说出来,自然是有把握。

    身形一动,司影揽着苏千澈回到地面,随后放开她,叮嘱了一句小心,便迎向其他人。

    虽然司影的做法无形中避过了面具男的一鞭,可面具男的鞭子却如跗骨之蛆一般,再次向苏千澈袭来。

    长鞭未至,带起的罡风,便似能把人抽得皮开肉绽。

    苏千澈淡淡勾唇,伸出右手,竟直接向面具男的软鞭抓过去。

    “呵,竟然想徒手抓我的鞭子,不自量力!”面具男冷哼一声,内力注入软鞭,攻击顿时变得更为凌厉了几分。

    “怎么,难道我戳中你的痛处,恼羞成怒了,娘娘腔?”苏千澈倏地抓住长鞭,纤细的手指看似柔弱,却仿佛有无穷的力量一样,竟让那鞭子丝毫动弹不得。

    两人站在空地上,一人手执长鞭一端,无声对峙。

    远处,司影与其他人厮杀,剑气四溢,落叶翩飞,危险中却又透着无限美感。

    “怎么,你就这点力气?”苏千澈手上用力,长鞭被绷得笔直,甚至因为两边大力的拉扯,发出轻微的声响,却未有丝毫损毁。

    看来,这条长鞭也是个宝贝。

    面具男心里震惊,这个少年看似纤弱,没想到力气竟然那么大,徒手抓住他的鞭子也就罢了,还能与他斗个旗鼓相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看来,是我低估你了。”面具男嘴角勾起一抹笑,右手一拧,“可惜,你最不该做的,便是徒手抓这条鞭子。”

    随着他的动作,软鞭上竟陡然出现一排排细小的钩子,瞬间扎进苏千澈手心,同一时刻,仿佛有什么东西顺着血肉钻进掌心里。

    苏千澈心里微惊,正要松手,面具男却在同一时刻猛地抽回软鞭。

    前一刻两人还僵持不下,这一次,苏千澈却仿佛没有抵抗一样,软鞭竟轻而易举地抽了回去!

    钩子刮过掌心,带出血肉,苏千澈嫩白的手心血肉模糊,鲜血汇成小溪,从掌心滴落。

    剧烈的痛,苏千澈却似没有感觉到,她低下头看着被钩子刮过的几条伤痕,眸色复杂。

    刚才面具男抽回软鞭的那一刻,她的右手竟然用不上力。

    也是第一次,伤口没有自动愈合,仿佛,她的能力消失了一样。

    她虚握了握手指,那种无穷无尽的力量感,消失了,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气流,把她掌心的力量包裹了一般。

    “没想到,那人说的竟是真的,真是算无遗漏啊。”面具男并未立刻攻击,他把鞭子卷起来,看了看顶端红色白色混合的皮肉,又抬头看向苏千澈:“听说,你没有内力,却有一种奇怪的力量,能让你立于不败之地,现在,是不是感受不到了?”

    苏千澈掌心握起,垂在一侧,感受不到能力的这一刻,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她竟无比平静。

    她抬起眸,眼睫掀了掀,午后并不炽烈的阳光透过树影照下来,照在少年白玉无瑕的脸庞上,少年神色平静,五官精美,暖阳在睫羽上投下,竟有种岁月静好的美感。

    若非不远处凌厉的杀气破坏了和谐,站在枯黄落叶上的纤细少年,足以自成一幅美好的风景画。

    面具男眸光闪了闪,这位扮成男子还有如此绝世风姿的女子,若是恢复女儿身,不知会是何等惊艳?

    只可惜,她牵扯进了这场争斗中,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苏千澈从怀中摸出一个药瓶,倒了些药粉在手心,左手执匕从衣摆上划下一块布条,一层层缠绕在右手上。

    “你在鞭子上,涂抹了什么?”竟然有东西能将她的能力暂时封印,真是好奇。

    面具男没想到她唯一的倚仗被封印,竟然还能如此镇定,心里对她的敬佩竟又多了一分。

    “其实,我也不知道。”面具男轻叹一声,那位做事,不是他们能揣测的。

    那位给了他一个小瓶,交代他把里面的东西涂抹在鞭子上,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却仿佛早已料到今日这一幕,竟然把十公子会抓鞭子的举动都预测了出来,该说那位算无遗漏,还是说他对十公子太过了解?

    “看来,让你这般做的,应该是我熟识的人了。”苏千澈包好手之后,额头上已经冒出些微细汗,毕竟,即便是寻常的痛,在她身上,都会被放大数倍,更何况,被硬生生扯去血肉?

    好在那细钩并不长,伤口不深,并未见骨。

    面具男耸耸肩:“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大概没有几个人知道。”

    那位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即便是他,也从未见过那位的真面目。

    对从他那里得到消息,苏千澈并未抱希望,所以他的回答也在意料之中。

    把匕首从左手放到右手上,苏千澈红润的菱唇微微勾起。

    有能力的时候,便会时刻想要倚仗能力,无法发挥出自身全部的潜能,现在,便来看看,她的真实实力究竟如何吧。

    她转过头,看了看白衣男子与众人交战的场面,如面具男所说,司影的速度确实比之全盛时期慢了许多,否则打到现在,那十二人,只怕是已经被解决了一半,可现在,对面竟然只有一人失去了再战能力。

    好在司影并未有落败迹象,否则他们二人怕是要折在这里了。

    只是,不知他还能坚持多久。

    “看来,今日怕是难逃一死了。”苏千澈轻笑一声,眸底如一汪沉静的深潭。

    她身影一晃,便在原处消失了踪影。

    面具男早已知道她神出鬼没的身法,此刻见她消失,却并无半分担忧。

    十公子没有内力,即便身法再诡异,速度再快,又有何用,能破得了他的防御么?

    面具男子嘴角微微勾起,“出来吧十公子,你这招对我无用。”

    虽这般说着,男子却还是没有丝毫松懈,毕竟,她可是让那位都极为重视的人。

    “呵,没有试过,如何知道没用?”苏千澈慵懒的声音响起,声音仿佛来自四面八方,无法判断究竟在哪个方向。

    甚至连气息,都完全消失了。

    面具男感应了一番,却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少年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找不到人,面具男也不着急,内力外放,包裹周身三尺开外,只要苏千澈碰到,便会被内力震伤。

    即便拥有再诡异的身法,也是要接近对方,才能达到目的,不是么?

    面具男哼笑一声,正要说话刺激苏千澈出来,身体却突然一软,全身用不上力,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你……你……”面具男捂着胸口,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一双银白色软靴出现在他面前,少年拍了拍衣袍,微弯下身,看着面具男疑惑震惊的眸,菱唇轻启,缓缓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面具男咬着牙,微颤着右手想从怀里掏出解毒丸出来。

    “你把鞭子收回去之时,难道没有闻到一股很浅的味道?”无视面具男陡然大睁的眼,苏千澈摊开手放在男子面前,唇角微勾,“我原本就没有打算使用能力,所以,便在手上涂了些好东西。”

    “你放心,这是我自制的毒,效果没有想象中的好,对付你这样内力深厚的人,还欠了些火候。”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便倒下了,还以为还要再周旋一会儿。”

    苏千澈并未阻止面具男拿解药的举动,即便他有解百毒的药,她也能让他在解毒之前昏迷。

    面具男脸上铁青一片,苏千澈的话,就像在讽刺他一样,分明都把他放倒了,竟然还说对内力高深的人没用!那失望的眼神,看得他牙痒痒,恨不得咬上她两口!

    刚才对她的敬佩,完全收回,这人分明就是一个狡猾的女子,竟然会反利用鞭子给他下毒,他竟丝毫没有察觉,还中了招。

    眼前的女子,竟与那位一样,如此懂得算计人心。

    “我不会杀你,杀了你就不好玩了。”苏千澈懒懒笑道,“不过,还要委屈你先休息一下。”

    面具男服下一颗解药,身体中的剧痛减轻了许多,却依旧浑身无力,无法反抗。

    “你想做什么?”面具男似是知道自己的下场,竟直接盘膝坐了起来。

    “哦,对了,你们身上应该有解药吧?司影中的毒,解药在哪里呢?”

    1528211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