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95 被绑架了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株小葡萄

    十二个戴着面具的男女围攻司影,却久攻不下,司影在他们的围攻中游刃有余,甚至还伤了他们其中一人。

    不过,让他们高兴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司影的动作越来越慢,几次没有完全避过他们的攻击,导致受了些小伤。

    看来,他所中的毒很快就要发作了。

    众人这般想着,互相对视一眼,都加快了速度,攻击动作越发迅速。

    司影随意扫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完美的唇角边勾起浅浅弧度。

    眼角余光中,少年平静地站在面具男面前。

    她果然赢了。

    司影眼底带着浅浅的笑,再次迎上了对手的攻击。

    “我们的任务,是取你们性命,怎么可能带解药在身上。”面具男神色自在地坐着,暗地里运起内力,想要把毒逼出来。

    这种吸进去的毒,效果应该不是很持久才对,为何他服用的解药却没有丝毫作用,甚至全身的内力都无法用出来。

    苏千澈一想,便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不过……

    “你刚才吃的是什么药,好像有些用处。”苏千澈勾唇笑着,毫不避讳地从面具男怀中摸出刚才他用的药瓶,“就是这个了,你都不知道中的什么毒,就敢吃乱吃药,说明这个药,应该可以抑制毒发。”

    面具男想要把药瓶夺回来,身体的剧痛却让他有心无力。

    “都这样了你还想抵抗?”苏千澈轻呵一声,“让我看看,你面具下的这张脸,是什么样的。”说罢,苏千澈便直接揭开男子面具。

    不出所料,是一张陌生的脸,而且极为普通,没有任何特点。苏千澈撇撇嘴,不待男子反应,便一个手刀砍在他后颈,面具男顿时昏了过去。

    拿着玉瓶,苏千澈快速往两方交战处赶过去。

    离得远时,只能看到不时闪过的剑光和剑气,待离得近了,才感觉到,两方的厮杀有多激烈,一招一式都凶险无比,只是他们随意溢出的气息,苏千澈便感觉呼吸困难,难以靠近他们。

    刚才能轻易拿下面具男,真是侥幸。

    苏千澈握了握匕首,挑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对手便隐藏气息迎了上去。

    她的加入,虽然扰乱了对方的一些计划,却并没有打乱他们的节奏,反而因为时间推移,司影所中之毒越发深,两人的处境也越发危险。

    司影的呼吸比寻常时候急促了一些,他对背对着他站在身后的苏千澈道:“阿澈,我拖住他们,你离开这里。”

    苏千澈环顾四周围着他们的人,懒懒道:“懒得走。”

    司影:……

    “你应该留有后手吧?”苏千澈问道。

    “嗯。离云宫有一处分堂在不远处,木展去叫了人,现在也快到了。”

    正说着,便有无数道气息在小树林里散发开来,想来是司影所说的救兵到了。

    对方也感受到了远处的气息,手下更是毫不留情。

    数十道身影从远处飞来,在树枝上轻盈跳跃,很快便来到众人面前。

    为首的木展手一挥,身后的人便快速把对方的人团团围住。

    眼看司影二人脱离了战圈,对方十二人暗自咬牙,却要应付来自身边的攻击,再没有机会攻击二人。

    “尊主,属下来迟。”木展走到司影面前,低垂着头道。

    与木展一起的,还有一位长胡须的中年人,同时对司影行礼道:“属下严明,见过尊主。”

    司影淡淡嗯一声,不再硬撑,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落在苏千澈身上。

    “阿澈,我有些累了。”他转头看她,轻柔的声音带着些虚弱。

    苏千澈连忙让木展扶着他,两人合力把司影带回了马车上。

    严明跟在三人身后。

    马车里,司影躺在软榻上,面具已经取了下来,玉制的脸庞在阴暗的光线下,苍白得近乎透明,额角渗着微微细汗,薄唇也显得有些青白。

    苏千澈眸光微暗,倒了一颗药丸出来,放进司影嘴里。

    苍白的脸色好了些,情况却并不乐观,司影紧闭着眼,眉头微微皱起。

    “尊主中毒了?!”严明给司影把了脉,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严堂主,尊主所中的是什么毒,可有解毒方法?”木展双眉紧锁,额间两条深深的褶皱。

    严明沉声道:“尊主所中之毒为凝心散,无色无味,会使中毒之人全身僵硬,若不解毒,虽无生命之危,身体却无法动弹,极为危险。”

    “解毒方法自然是有,只是药材在分堂里。而且因为尊主身体里一直有毒素残留,此次中毒损伤了身体,必须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行。”

    木展点点头,“我先与尊主和夫人一同回去,你去看看他们,尽量把刺杀尊主的人都抓起来。”

    严明这才看了苏千澈一眼,随后点点头,“尊主,木护法,一路小心。”

    ……

    一家农舍外,早已有人在此等候,马车行到农舍外时,便有人把司影接了进去。

    虽是农舍,内里布置倒还精巧,床是由翠竹做成,有淡淡清新的味道。

    苏千澈坐在床边,手撑着头,把玩着男子玉石般的手指。

    “你是不是早就已经察觉了?”她问。

    不然怎么会让木展叫人前去接应?

    司影长长的眼睫动了动,如湖水净透的双眸看着她,浅浅地笑:“进入峰邺城之后,我便察觉到有些不对,便去查了查。”

    随后他转移了话题:“若对方只是针对你我,萧潜去采摘红景天,便不会出事。”

    苏千澈微微皱了眉,对方为什么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连他们进入峰邺城的时间都知道得如此清楚。

    是因为与他们有仇,想要报复,还是不想让他们去采摘红景天救治简泽轩?

    “现在,萧潜应该已经进入会天峰,阿澈,不要去冒险。”

    苏千澈沉默了片刻,道:“你先休息。”

    司影勾了勾唇,声音轻柔,却不容拒绝:“阿澈,答应我,不要去。我会让人在限定时间内找到红景天。”

    苏千澈懒懒道:“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有精力管别人。”

    “这种程度的毒,还要不了我的命。”

    男子说得轻松,声音毫无起伏,苏千澈却从中听出了淡淡的苍凉。

    第一次见他时,他便中了毒,似乎晏大夫还说过,司影身体里有一种极其霸道的陈毒,他自身都已经成为一个毒篓子了。

    “若再过五日,还没有得到红景天的消息,我再去会天峰。”苏千澈道。

    司影看着她慵懒却坚定的神情,无奈地叹一口气,“我累了,休息一下。”

    说罢,他便闭上眼,沉沉睡去。

    苏千澈看着他憔悴的脸,若只是因为嗅到埋在小树林里的毒药,他中毒的反应必然没有那么严重,想必,在去小树林之前,司影就已经中了毒。

    那是在什么时候?是昨晚他出去的时候么?

    静静坐了一会儿,出了房间,苏千澈关上竹门,在屋檐下的竹篱处坐下,就着微弱的光,看着自己的右手掌心。

    仿佛有一团黑气包裹着手掌,苏千澈试图催动掌心力量,却没有丝毫反应。

    到底是谁,竟如此了解她的能力,甚至还做出了克制她的东西。

    苏千澈脑袋靠在浅黄色圆柱上,慵懒的眸底闪过乌黑的幽芒。

    似乎从进入海口城开始,她便踏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敌人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她却对对手毫不知情。

    或许,就连皇上会指定她成为太子妃,都是因为背后有一双手在操控。

    她行事向来低调,又没有尊贵的身份,为何会引来接二连三的追杀?

    到底是谁想要置她于死地?

    在苏千澈思索的时候,严明等人回来了。

    只是,他们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抓到,苏千澈不由扬了扬眉,三十多人,竟然连十几个人都抓不到,不是对手太强,就是这个分堂的实力太弱。

    这个新出现的势力,怕是那个幕后黑手的势力了。

    晚上,苏千澈用过饭后便回到严明等人临时安排的房间,躺在床上,苏千澈微眯起眼。

    或许是白天劳累过度,苏千澈感觉特别困。

    很快,她便陷入了沉睡。

    然而梦里,她却极为不安稳,极力想要醒过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醒过来之时,苏千澈额角微痛,抬手想要揉一揉,手却被什么东西束缚住。

    睁开眼,苏千澈发现自己正侧躺在马车里的软榻上,双手被绑在身后,动弹不得。

    马车颠簸,她的身体也随着小幅度起伏。

    外面没有其他声音,只有车轮压过石板路发出的吱呀声。、

    有光线从车帘处照进来,显然已经是白日。

    苏千澈微垂着眸,坐起身来懒懒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外头沉默了片刻,才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太子妃,我把你送回宫去。”

    苏千澈背靠在马车上,长长的眼睫在眼底洒下一片阴影。

    说话的人,是昨夜给她送饭的那个侍卫,是严明的手下。

    他们只怕是知道她不怕毒,所以并没有在饭里下毒,反倒是加了助睡眠的药物,让她陷入沉睡,醒不过来,便趁机把她绑出来。

    “你们这样做,司影可知道?”苏千澈懒懒地把双腿伸开,舒展了一下身体。

    “尊主那里,我们会去解释。风云大会上,魔魂殿拿到了风云令,有天玑阁主帮助,魔魂殿必然会更上一层楼,而与之匹敌的离云宫,自然会略逊一筹。”那人顿了顿道:“现在若是再被人抓住把柄,甚至与整个江湖和朝廷为敌,离云宫迟早会覆灭。”

    “所以,我们也是不得已,希望十公子谅解。”

    苏千澈没有说话,她微扬起头,脑袋枕在马车上。

    身上的匕首已经被收走,双手和双脚都被绑得很紧,虽然她并不是挣脱不开,可若现在回去,又有何用?

    外面的人说的话,她倒是挺赞同,现在的她,确实不适宜留在司影身边。

    皇上已经颁发了悬赏令,她已是众矢之的,与司影在一起,只会拖累他。

    只是赞同,并不代表她就接受这种离开的方式。

    “你们这样擅自替司影做主,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马车外,瘦瘦高高的侍卫抿着唇,一脸坚定:“不管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即便尊主不愿留我性命,我也会保护离云宫不受到外在威胁。”

    “你这么做,是严明的意思吧?”

    侍卫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却很快镇定下来:“是我的意思,昨夜给你送的饭,也是我从严堂主那里偷出来的药下在里面,才让你昏迷不醒。”

    苏千澈勾了勾唇,“其实吧,你若与我商量一下,就不必接受惩罚了。”

    她现在能力已失,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去会天峰,也于事无补。

    而司影答应的事,必然会做到,她也无需再担心。

    至于那一晚司影出去发生了何事,她必须要查清楚。

    以司影的实力,不应该轻易就中了毒。

    侍卫再次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虽然许多人抢破了头想要当太子妃,可身后的这个却是个例外,他要是真与她商量,她若不愿意,他还怎么下手?

    “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双手双脚被缚,真不舒服,“我再睡会儿,记得解开绳子。”

    说罢,苏千澈便又躺下了。

    瘦高侍卫嘴角抽了抽,放慢了速度转过身,撩开车帘往马车内看去,果然见少年躺在软榻上,双眼微微闭着,看上去丝毫没有被‘绑架’的惊慌。

    这个十公子,果真是特别的。

    为了避开人群,瘦高侍卫走的是小道,又因为江湖上的人都以为苏千澈还与司影在一起,并没有人找上这一辆看上去就很朴实的马车,所以两人这一路上极为安稳。

    几日过后,马车进入清风镇。

    苏千澈让瘦高侍卫把她送到映月山庄,侍卫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这段时间与世隔绝,她完全不知道简泽轩的伤势如何,海口城离得太远,现在要去海口城几乎已经不可能,只能先去找十一问一问简泽轩的情况。

    再次来到映月山庄山脚,下面的守卫看到苏千澈,便立即带着她上去。

    152830162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