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046 履行诺言

时间:2018-04-15作者:一株小葡萄

    走出房间,走廊拐角处,苏千澈对身后的青橘道:“去告诉老夫人,不必担心。”

    苏老夫人的维护,她能感受到,却无法接受。

    “知道了,小姐。”青橘虽然疑惑小姐为何不亲自告诉苏老夫人,却没有问,转身便走了。

    青橘是个聪明的丫头,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小姐不想说话。

    只是她却一点也看不透小姐,好像小姐就是一团迷雾,让人完全看不清楚。

    可是小姐明明整日睡觉,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天色已经暗下来,漫天星辰洒下朦朦胧胧的光。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来到苏千澈身后,恭敬地喊:“小姐。”

    走廊上的光线并不是很亮,微暗的光线照在苏千澈身上,模糊了她的轮廓。

    一身黑衣的十一更像是完全融入黑暗之中。

    “以后,老夫人来,拦着。”淡淡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如雾般逸散在空气中,须臾间消失不见。

    “是。”十一低声应了,半晌,沉静的空气里响起他略带磁性的声音:“小姐,老夫人……”

    空气又安静下去。

    许久,十一都没有说下去。

    小姐每日睡觉,看上去什么也不在乎,可这样子的小姐,却无端让人觉得寂寞。

    空旷的走廊上,只有两人轻浅的脚步声。

    “解决婚约之事,我会离开京都。你与青橘,留在苏府。”苏千澈声音慵懒,吐出的字夹杂在初秋带着凉意的空气里。

    从一开始,便有这种想法。

    腥风血雨的生活她早已厌倦,勾心斗角也不是她所愿。

    解决了这具身体在京都所有的牵连,她便可以潇洒地找个宽阔的角落睡大觉。

    十一抿唇,漆黑的瞳眸在黑夜中更显深邃。

    “十一,想与小姐一起。”他的声音很低,却很坚定。

    说完之后,十一忐忑地等着苏千澈对他的判决。

    没有人说话,空气安静得能听到草丛里虫类的低鸣。

    十一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嘭,嘭。”

    强而有力。

    快要跳出胸膛一般。

    这条路走了很久,久到仿佛过去一个世纪。

    直到回到小院,苏千澈迈步走进房间那一刻,才有轻缓平静的声音传来:“随你。”

    十一跳到嗓子眼的心顿时放了回去,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

    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自己不知何时出了一身汗,晚风吹过,带起一丝丝凉意。

    即便是曾经面临生死,他也没有那么紧张。

    只要小姐愿意,他可以陪她去任何地方。

    房间里,苏千澈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床顶,目光有些空洞。

    今日苏老夫人的态度,让她不可避免地想起前世。

    曾经也有人真心实意待她。

    少年只比她大五岁,一样还是孩子,却养了她五年。

    他还小,找不到工作,只能去翻垃圾桶,甚至去乞讨,受尽了人间冷暖,可他却在她面前笑得温暖,还把所有好的都留给她。

    她八岁的时候,他十三,矮小瘦弱的他甚至不如她结实。

    他们虽然清贫,她却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温暖和感情。

    所有的改变都在那个晚上,那个让她一生都无法摆脱的梦魇。

    那天的夜格外暗沉,一颗星子也没有,他们暂居的桥洞下,黑得如同最浓的墨,没有一丝光。

    睡梦中的她看到无数可怕的东西,她惊恐害怕,双手胡乱挥舞,想要把那些东西赶走。

    苏千澈茫然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似一潭死水,漾起了波纹。

    她闭上眼,眼角有晶莹的水珠滑落。

    明明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晚,却让她的生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是她能预测到后来发生的事,她一定会早早废了右臂。

    他摸索着过来,抓着她的右手,轻声温柔安慰。

    她却反射般地挥动了手臂。

    十三岁的男孩,单薄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急速向后飞去,砸在桥墩上。

    沉闷的声音传来,整座石桥仿佛都晃了晃。

    唯一的温暖源离开,她猛地睁开眼睛,本来只能看到一片黑暗的她,竟然看到他瘦弱的身体仿佛嵌进石头里,石头周围全是鲜红的血。

    她瞬间红了眼眶,扑上去想要把他抱出来,却看到他满身的血,不知该怎么办。

    “别哭。”少年的声音本该带着变声期的清脆,却低哑得仿佛八十老人的嗓音。

    她一边流泪,一边捡起地上一块尖锐的大石头,狠狠地往自己的右臂砸去。

    她的左手被抓住,少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笑看着她,嘴角却不住地流血。

    “不要伤害自己。”少年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好好活下去。”

    “不!”她撕心裂肺地喊,抓着他垂下去的左手往自己右手上按:“都怪它,我不要它了,你把它砍断好不好?”

    他没有任何回应,掌心的温度在慢慢变凉。

    “你回来,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她疯狂地哭喊着,任由铺天盖地的悲痛把她淹没。

    她抱着他,直到他的身体完全变凉,也没有放开。

    他的身体被抢走,他们说要给他找个能吃得饱穿得暖的地方。

    怀中温度不再,她用石头疯狂地砸着右手,直到一张完整的手变得血肉模糊,直到每根指节变成粉末。

    她最怕痛,可那时她却一丝痛都没感觉到。

    苏千澈无意识地抱着胳膊,身体一阵阵发冷。

    那个少年,是她唯一的温暖。

    而她,却亲手杀了他。

    苏千澈蜷缩着身体,手指紧紧抓着胸口。

    悲伤如潮水般汹涌而来,让她感到窒息。

    “苏小姐。”轻柔如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吹散了空气中无处不在的伤感。

    苏千澈转过头,看到身边的人,反射般地挥手,却又在瞬间猛地收回来,手指一根根地收紧。

    司影站在床头,微低着头看她。

    他一身雪白锦袍,清透澄澈如最珍贵的水晶,在暗夜中散发着微光。

    苏千澈看着他,晶亮的眼底却有些空洞,眼角还带着点点泪痕。

    司影在床边坐下,晶莹如玉的手指抚过她的眼角,指尖似感受到了湿意。

    他搓了搓手指,把指尖凉意擦去,低头看她,专注的模样:“苏小姐,影来履行诺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