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093 红发男孩

时间:2018-04-15作者:一株小葡萄

    铁质栅栏在阴暗的光线下闪着寒光,栅栏下方,洒满凌乱的血迹。

    金刚石打造的擂台上,也是血迹遍布,一个年轻男子脑袋完全偏到一侧肩膀上,左侧脖子血肉模糊,还能看到里面断裂的森森白骨,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一头全身银色毛发的银狼紧紧咬住猎物脖子,尖牙深深陷进对方脆弱的脖颈,猎物却还没死,还在惨叫不已,鲜血从口中涌出,男子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地便没了呼吸。

    如此血腥的场面,观众们却似见怪不怪,甚至还有心情评论起来。

    “那头银狼这么厉害,怎么很少见它出场?”

    “那可不是普通银狼,是一头狼王!银狼本就稀有,战斗力强悍无比,银狼王更是其中翘楚,出现在初级场,本就是对新手们的不公。”

    “我听说,诛神把日光森林里所有的银狼都捉了回来,养了一支神秘凶悍的银狼军……”

    “嘘,这种话别乱说!”

    “不说了不说了……”

    见面前的人已经没了气,银狼王才放开猎物,抬起头来,一双冰蓝色眼透过两层栅栏,锁住不远处慵懒站立的少年。

    狼王目光幽然,仿佛带着森冷的光,微张的嘴里,尖牙上还在滴着血,冷酷而凶残,若是普通人接触到,必然会吓得直接瘫软在地。

    苏千澈抬手摸了摸鼻尖,璃王把她当猎物也就算了,这头狼竟然也把她猎物。

    想到璃王那一双美得惊心动魄的暗金瞳孔中,如盛着万年冰川,冰冷不带丝毫人类感情,眼前的狼王倒与他有几分相似。

    “咦,银狼王好像盯上那个少年了!”

    “那少年刚轻易解决了虎王,它与虎王不相上下,肯定也想和少年较量一番。”

    “让他们打一场!打一场!”

    “对,让银狼王和那个少年打一场!”

    少年慵懒的目光扫过激动得大喊的人群,唇角缓缓勾起。

    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给这些人取乐的。

    “啊……”又是一声惨叫响起,众人的目光很快被吸引过去。

    苏千澈微眯着眼看过去,眸光瞬间便被一头红发吸引。

    极为纯正的红,发丝根根亮泽,长度只到肩膀,随意垂着,似凌乱,却又自然的美感。

    脸孔稚嫩,竟是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男孩。

    男孩的双眸大而亮,带着浅浅紫色,漂亮无比,只是此刻眼神却有些空洞,仿佛没有灵魂的木偶。

    他从对手腹部拔出带血的菱形小剑,眼睫浅浅动了动,浅紫色大眼看向远处慵懒懒的少年。

    发现少年也正看着他,男孩半空洞的眼珠似是动了动,随后移开目光,看向倒在自己面前正在抽搐的男子。

    很快便有人把男子抬下去医治了。

    “啧,红发小子又解决了一个。”

    “还真是,那小子在中级场已经八连了吧,再赢两场就能进高级场了,若他真能进去,那就是最年轻的高级场成员了!”

    “听说红发小子早就被安国公看上,想要招回去当安小公子的侍卫,可他竟然没答应。”

    “真的?安国公家的小公子可是府里最受宠的,红发小子竟然不去?这可是中级场从未有过的待遇。”

    “那小子脾气挺臭的……听说他家里啊,有个比疯子还疯的爹……”

    隔间里,安初岚已经忘了之前的不快,她再次指着正被抬下擂台的白虎道:“轩哥哥,岚儿真的很想要那只虎王嘛……”

    “岚儿,记住你出来之前说的话。”简泽轩沉声道。

    安初岚撇撇嘴,她虽然说过出来一切听轩哥哥的话,可那不是为了能让他带她出来嘛……

    “那岚儿可以和那个少年说话吗?”

    简泽轩:“?”

    “就冲他和岚儿眼光一样好,岚儿想认识他!”安初岚微扬着小脑袋,眼角小心翼翼地盯着简泽轩。

    简泽轩皱了皱眉,“你是郡主,是身份高贵的女子,他年纪再小,也是男子。”

    “轩哥哥放心,岚儿不会让他认出来的。”安初岚拍了拍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简泽轩看向擂台上的少年。

    少年大半边脸都被面具遮住,只露出红润的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精致的下巴很小巧,线条流畅,看上去颇为赏心悦目。

    男子目光晃了晃,似又看到了常在梦里出现的人。

    “好。”简泽轩听到自己答道,等他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有不妥,却已经不能再把话收回来,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怎么又想到那个可恶的女人了?

    简泽轩收回目光的那一刻,擂台上的少年却转过头,看向隔间里的二人。

    唔,还有闲心看比赛,好像也没有为婚约之事担忧嘛。

    白虎被抬下了擂台,灰衣中年裁判宣布:“一号擂台,十公子胜。”

    “十公子,再打一场!”

    “十公子,和狼王打一场!”

    呼声很高,苏千澈却仿佛没有听到,轻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慵懒而随意地问道:“刚才下注赢的银子,可以领了?”

    裁判点点头。

    “哦。”少年慢条斯理地走出铁笼,往下注的地方走去。

    “哎,他真的不打了吗?只要再嬴一场,就能进中级场了,中级场奖励更加丰厚,而且还可能得到达官贵人赏识,他竟然不打了?”

    “看上去好像是的……”

    “可惜,还以为能再看一次狼王的战斗,狼王可是很少出场的……”

    在人们遗憾惊异的目光中,少年拿了下注赢来的银票,随意揣进怀里,便漫不经心地走出竞技场,把所有的热闹兴奋全部留在身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