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30 本王饿了(求首订)

时间:2018-04-15作者:一株小葡萄

    夜,淅淅沥沥下着些小雨,一弯新月被浅如薄纱的云覆盖,深蓝近乎墨色的天际稀稀朗朗点缀着几颗星子。

    阁楼房门被打开,潮湿的空气浸染了整个房间,有微弱的风吹进来,撩起蚕丝纱帐,在夜风中微微荡漾。

    床上,女子正在熟睡,月光从半开的木门照射进来,落在女子睡颜上,映出睫毛密而长,在眼下打出半扇浅浅的光影。

    床前,男子低下头,看着女子安静的睡颜。

    她看起来似乎真的什么都不担心,是因为不知道,还是因为相信他?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轻微的响动,男子又看了女子一眼,才推着轮椅出去,动作很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房门被关上,屋内女子懒懒睁开的星眸也隐在门后。

    “主子,您……您为何要急着赶回来?”门外,云烨担忧地问。

    简璃身上还带着湿意,纤长的手指拉了拉身上暗红色的披风,轻声道:“去书房。”

    云烨看了看男子放在轮椅上的腿,低声道:“主子,您还是先休息吧,累了那么久……”

    “去书房。”声音带着淡淡的凉。

    “是……”云烨低声应道,撑起伞,推着男子走进雨幕中。

    细雨里,两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书房,简璃坐在书桌后,桌面上,茶水散发出缭缭热气,驱散了些许寒意。

    橘黄色烛火摇摇曳曳,映出男子脸上金属质感的银制面具,未被面具遮盖的下半边脸,有些苍白。

    “主子,您的腿……”云烨极为担忧,主子的腿并没有全好,又连续数日劳累奔波,现在又偏逢雨夜,连夜赶回来,主子的身体肯定会吃不消。

    男子并未说话,抬手把面具缓缓摘下,露出惊为天人的容颜。

    只是,男子原本如玉的脸庞,此时却带着脆弱的苍白,苍白得近乎透明,烛光下,甚至能看到细小的血管,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裂。

    男子闭了闭眼,再睁开,暗金色瞳眸颜色更深了一些,散发着毫无感情的无机质冷芒。

    “都是哪些人。”简璃开口,粉嫩的薄唇褪了颜色,声音如雨打芭蕉的清越薄凉。

    “回主子,在府外窥伺的共有四股势力,分别是怀王,二皇子,七星楼,凡音阁。”云烨答道。

    简璃端起茶喝了一口,茶水微湿唇瓣,显出莹润光泽,“凡音阁的幕后主使,可查出是谁了?”

    “回主子,那人极为谨慎,就算是他最亲近的下属都不知他的真面目,属下无能,并未查出来。”云烨低垂着头,表情有些挫败。

    简璃没有说话,过了片刻,云烨又道,“七星楼派出的人,是分堂玄武堂的杀手,似乎是特意冲苏小姐而来的。”

    “似乎?”简璃轻声重复。

    云烨立即道:“主子,七星楼拿钱办事,目标明确,就是为了苏小姐。”

    “嗯。”简璃垂了垂眸,眸底情绪隐藏在眼睫打下的阴影中。

    云烨怔了怔,主子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要不要阻止七星楼的杀手?

    “秋猎时,会有人动手……”轻浅如雾的声音顿了顿,片刻,略带凉意的声音传出:“不必阻止,查出是谁。”

    “是。”云烨答道。

    “看好苏煊铭,不要让他插手。”

    “是。”

    半晌,没有声音再传出,云烨低垂着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主子究竟是如何想的?若主子不在意苏小姐,为何又要连夜赶回来?若是在意,为何又命他们不阻止七星楼杀手和那些将要动手的人?

    除非……

    “主子,您找到那个人了?”云烨抬头,略带惊喜地问。若真能找到那个人,主子的腿说不定就能彻底治好,那样就能摆脱那个魔鬼……

    简璃冰冷的暗金色双眸晃了晃,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本王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过何事?”

    云烨极为失望,主子应该是没有寻到那个人了……

    他思索了一番,才答道:“怀王来过一次,苏小姐提出退婚,怀王的态度很奇怪,似乎是真心不愿退婚,并不是做戏。”

    “哦?”简璃勾唇轻笑,弧度完美无瑕,语气却比外面的雨夜还凉,“提醒他一下,让他不要忘了此次合作的目的。还有半个月,本王不喜欢节外生枝。”

    “……是。”云烨答道,垂眸盖住眼底的疑虑。

    主子这么做,究竟是为了得到苏七小姐,还是为了达到目的?

    之后,没有人再说话,房间内烛火摇曳,映照在男子苍白带着湿气的脸颊上。

    ……

    一夜秋雨过后,天空碧透如洗,沉寂了一夜的京都,在第一缕曙光映照的那一刻,便开始沸腾起来。

    东刖尚武,每一年的秋猎活动都有数千人人参加,场面极为浩大壮阔,而在秋猎第一天举行的秋日宴,更是让公子小姐们热血沸腾,因为,这是名扬东刖的最好时机!若是能在秋日宴上脱颖而出,美名不仅会传遍京都,更会让几乎整个东刖知晓!

    数千人的大部队,在清晨从京都主街道永安街路过,一大清早,便有无数人聚集在永安街上,街道上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只为目睹一年一度才会有的盛景。

    在无数人的翘首期盼中,远处,一阵井然有序的脚步声响起,原本喧闹的大街顿时安静下来。

    脚步声由远及近,地面仿佛都在轻微颤动,安静的街道上,四列身穿黑铁盔甲,头戴盔帽的士兵出现在众人眼中,左右各两列,士兵们神色肃穆,一身凛然。

    为首的士兵手里举着旌旗,暗红底色的旗帜上,镶着龙飞凤舞的金色‘刖’字,旌旗随风飞舞,发出猎猎声响。

    这是由璃王殿下亲自培养,专门用以保护皇上安全的龙虎卫,每次秋猎,都会出动三千龙虎卫,以确保皇上的绝对安全。

    在龙虎卫的护卫下,华贵大气的的龙辇缓缓行来,人们都伸长了脑袋,想要一睹龙颜。

    秋猎出行这一日,特赦百姓们见到皇上不必下跪,以便百姓们参观难得一见的盛景。

    龙辇之后,便是皇后凤辇以及后宫妃嫔们达官贵人的马车,皇子皇孙及各家公子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其后,最后是各家小姐乘坐的各种马车,整个车队绵延上千米,壮观无比。

    各种华贵马车,骏马神驹,以及马背上风流倜傥的英俊公子,让一众百姓看得眼花缭乱。

    龙辇凤辇行过之后,低低的议论声传出,大家都在低声讨论皇上皇后的龙颜凤仪,寻常百姓每一年都只能在这一天瞻仰天子容颜,几乎所有人都显得格外兴奋。

    而在低低的议论声中,忽然有人惊呼出声:“那是……璃王府的马车!”

    这一声低呼惊起了千重浪,无数人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璃王殿下戍边期间,每隔一年,便会在秋猎这几日回到京都,为皇上安排守卫,至于为何要璃王殿下亲自安排,那是因为曾经皇上在秋猎之时遭到刺杀,虽在护卫之下侥幸逃脱,皇上却对京都的防卫非常不满……

    总之,璃王殿下虽安排了护卫,却从未参加过秋猎,更别说秋猎前一天的秋日宴。

    可这一次,璃王殿下竟然随大军一起,去参加秋猎?

    “璃王殿下身体不适,怎么可能会参加秋猎,不会是看错了吧?”问话之人的意思,大家都懂,璃王殿下双腿不便,怎么捕杀猎物?

    “怎么可能看错,你们看,那刻在车辕上大大的‘璃’字,可不是什么人敢冒充的。”

    “竟然真的是璃王殿下……”

    “难道璃王殿下是因为担忧皇上的安危,才会亲自前去?”

    直到璃王府的马车远去,众人才压下震惊,继续看后面的车队。

    “快看快看,那是太子殿下,殿下笑得好耀眼啊……”

    “那……那是相府大少爷,好俊!”

    “还有怀王殿下!”

    “等等……那,那个血红色衣服的男人是谁?好迷人,我要晕了……”

    “啊啊啊!”无数少女低声尖叫,被眼前的美色盛宴迷了眼。

    或许是听到议论声,简沐欢笑容灿烂地向街道边的百姓挥手示意,百姓们顿时受宠若惊,连忙齐齐回礼。

    东刖太子如此明媚爽朗,又平易近人,若是太子能顺利继位,对东刖百姓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福泽!

    “煊铭,不要老是绷着一张脸,笑一笑,像本宫这般,多受欢迎。”简沐欢看向身旁的苏煊铭,含笑开口。

    苏煊铭目光冰冷,坐在马背上目视前方,身体挺得笔直。

    简沐欢也不强迫他,继续挥手和街边众人示意,其他公子少爷们大多都刻意装扮过一番,风流肆意的模样,又惹起一片惊呼声。

    英俊的公子少爷们骑着马走过,各府千金乘坐的马车又出现在众人眼中。

    “看,那是相府的马车,听说相府这次参加秋日宴的有四位小姐,其中三位都是容貌极为出众的女子,此次肯定能在秋日宴上大放异彩。”

    “相府未出阁的小姐不是只有三位,怎么会有四位参加?”

    “你怕是少算了那苏七小姐吧,她身为怀王的未婚妻子,却住进了璃王府,现在还传出她会参加秋日宴的传言,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小姐啊。”

    “就是相府那位傻小姐?天啊,这也太……不知检点了吧?”

    “哎,这苏七小姐行事出格,还在大街上和野男人厮混,简直不知廉耻。”

    忽地,说话之人突然感觉到一阵冷风簌簌吹过,浑身上下都浸染上彻骨凉意,一股寒意窜上脑门,她连忙抱紧身体,刚才要说的话,却是已经忘记。

    远处,苏煊铭转回头,深邃黑眸里的幽冷蓝光一闪而逝。

    马车里,相府三位小姐正坐在一起低声谈论着今年的秋日宴,听到外面的议论,苏柳烟嗤笑一声,“小傻子现在可是名人了,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议论。”

    “三姐姐,秋日宴过后,小傻子还会更有名,保准惊掉他们的眼珠子。”苏凝雪抬手摸了摸头上的翡翠玉簪,俏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这是她求了大夫人好久,大夫人才看在她伤了手的情况下,为她置办的,这么好的材质,整个京都可都找不出几件。

    苏柳烟扫了她头上的簪子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嫉妒,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拢了拢自己身上如云缥缈的蚕丝轻纱,转头看向以白纱覆面,只露出一双明眸的苏清怡:“四妹妹,你说,那小傻子不会不来吧?”

    “只要璃王殿下不阻止,她肯定是会去的。”苏清怡答道。

    两人的小动作都被她看在眼里,对她们二人的小家子气颇有些不屑。

    十日前,织云阁所有绣女手中活计全部停工,只为赶制一件被誉为‘天衣’的玲珑羽衣。据说,只要穿上玲珑羽衣,即便相貌平平,也能拥有如天仙下凡一般的吸引力,若相貌气质稍微好一些,更是会成为全场的焦点。

    那件衣裙是为谁做的,会不会抢了她的风头?

    “璃王殿下才不会管她。”苏凝雪撇了撇嘴道,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璃王殿下会真的看上那个小傻子。

    “璃王殿下如何做,容不得我们置喙。”苏清怡抬头看她一眼,道:“六妹妹,别忘了璃王是什么人,小心惹祸上身。”

    苏凝雪心底一惊,猛然想到外界是如何评论璃王的。

    璃王殿下视人命如草芥,手下亡魂无数,若是不小心招惹到他,不管对错,全部结局惨痛,无一例外。

    这段时间璃王闭门不出,从未有过任何残暴行为,甚至让她忘记了璃王堪比魔鬼的传言。

    可是,不管璃王在外人眼里如何恐怖,只要想到八年前看到他的那一幕,她还是对他痴心不悔。

    ……

    两个时辰后,数千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此行的目的地——皇家围猎场。

    围猎场上,旌旗猎猎,数千侍卫驻扎在此,近百顶帐篷占据了一大片空地,众星拱月般,围绕着最中央一顶大型帐篷。

    接下来的六日时间,包括皇上在内的一干人等,都会在此处歇息。

    脚下是碧绿的青草,头顶是广阔的蓝天,和风轻抚,吹散了秋的凉意。

    远处,是一片广阔的森林,一眼望不到尽头,树木郁郁葱葱,遮天蔽日,里面不时传出兽吼声,惊起无数飞鸟。

    左侧,有一座小型宫殿,里面极为宽敞,头顶是一片透明光罩,掩映着碧空如洗的蓝天,暖阳照射进来,透出融融暖意。

    大殿里放置着上百张方形木桌,木桌分列两侧,中间空置出来,上方摆放着一张石质高桌,每张桌子上,都放好了茶杯酒杯,玉碗玉箸,以及各种糕点碟子。

    公子少爷们下了马,把马匹交给随行侍从牵到特定位置,便来到宫殿里,自行找了位置坐下。

    男子的席位都坐在左侧,数十张桌子后面坐满了人,相熟的人都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殿里不时传出一两声低笑。

    简泽轩一身淡紫色长袍,眉目俊朗,左臂随意放在桌上,右手端着酒杯,自斟自饮。

    在他左手侧,二皇子简泽彦一身淡青华贵锦袍,与简泽轩有三分相似的脸庞上,一双过于狭长的双眼,破坏了些许面容的俊朗。

    “五弟,怎么又在喝闷酒?”简泽彦看着简泽轩,纤长的眉眼眯起:“想开些,今日京都所有未出阁的小姐都会前来,你随便挑一个,也比那个小傻子强多了。”

    简泽轩转过头,目光阴沉地扫他一眼。此刻的他正一肚子怒火,昨日他去璃王府找苏千澈,却被侍卫拦在府外,连门都没进去,更别说见到她,把用了近半月才赶制好的礼物送给她。

    简泽彦被他的目光激得怒火升腾,面上却是丝毫不显,依旧笑着道:“既然璃王叔看上了那位小姐,五弟你就别与璃王叔争了,依二哥看,那苏七小姐和璃王叔倒是很配。”

    傻子配残废,可不是很般配。

    他的意思,简泽轩怎么不懂?

    听到他诋毁苏千澈,简泽轩心里升起一股难言的戾气,目光越发阴沉,手中酒杯紧紧握起,过大的力道让杯中酒水都晃动起来。

    “本王的事,轮不到你插嘴!”简泽轩咬牙开口,声音低沉而危险。

    简泽彦细长的眼里闪过一道暗光,脸上笑容却愈发真诚:“二哥可是关心你,你何必为了一个小傻子,和璃王叔闹得不愉快?”

    “哼,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简泽轩冷声道,扫一眼简泽彦身旁的血衣男子,才转过头,自己喝了一杯酒。

    简泽彦狠狠咬牙,双眼闪过阴毒的光,放在身侧的左手紧握成拳,他忽然哼笑一声,微侧过头,在简泽轩身侧轻声道:“五弟,你怎么就一定要那小傻子,难道是因为她的味道很特别?”

    “你再说一遍!”简泽轩闪电般出手,猛地揪住简泽彦领口,淡棕色眸底怒火燎原。

    简泽彦心底冷哼,正待开口,殿门口却传来一阵娇笑声。

    数十位千金小姐缓步走进殿内,每一位小姐都经过精心打扮,容貌精致,如百花齐放,一些女子以轻纱覆面,却依旧姿容不减,看得一众公子少爷们花了眼。

    简泽轩扫一眼鱼贯而入的女子们,直接把简泽彦扯到身前,双眸里暗沉一片,咬牙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二哥,管好你的嘴!”随后,手上用力,直接把人扔回位置上。

    简泽彦目光阴沉地坐直身体,抬手整理了衣袍,暗自冷哼一声。

    哼,连自己的未婚妻子被抢了,都不敢吭一声,现在在他面前嚣张什么?不就是被父皇封为了王爷,就觉得比他高一等了?简直做梦!

    血衣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嘴角的笑勾魂摄魄。

    环佩叮咚,香风阵阵,刚进入殿内的众千金顾盼神飞,眸底波光流转,看到殿内众位风流倜傥的公子少爷,更是羞红了脸。

    男子们的目光却是大胆一些,甚至看着对面的女子们,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啧啧,快看,那丞相府的四小姐,长得真美,就算蒙着面纱,依旧像仙女一样。”

    “你不知道,苏丞相府上三位还未婚配的小姐,各个美如天仙,三小姐泼辣豪放,四小姐温柔如水,六小姐活泼可爱,各有各的好,若是能娶到一位,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那是,丞相府地位如此高,若真能得三位小姐青睐,那得红了多少人的眼。”

    “那四小姐就别想了,听说皇后有意把相府四小姐许配给太子做正妃,这相府可真是厉害,女儿各个貌美又有才华。”

    苏府三位小姐以苏清怡为首,坐到右侧第一排中间位置,三人一出现,便吸引了众多公子少爷的目光。

    苏清怡身着雪白宫裙,剪裁得体,姿态玲珑,她微垂着头,端庄娴静。

    苏凝雪一身粉色长裙,更显得肌肤红润莹白,娇俏无比。

    苏柳烟一身红衣,身材凹凸有致,看得人几欲喷鼻血。

    三人都经过精心打扮,在众多女子中也能脱颖而出。

    听到对面的议论,苏柳烟挺直了身体,一脸高傲,眸光看似不经意地扫向对面男子。

    忽然,她的瞳孔猛地缩起,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狂跳,眼底映着那一道血色身影,妆容精致的脸上一片潮红。

    她的目光僵直,手指无意识挥舞了一下,碰到桌上的茶杯,茶杯倒在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三姐姐,你怎么了?”苏凝雪微皱起眉,连忙把茶杯放好,苏柳烟如此粗俗的举动,影响了自己的名声不要紧,可不要牵连了她。

    “没……没怎么……”苏柳烟连忙垂下头去,红云从脸颊飞到了脖颈。

    那个男子,那个男子,真是太勾人了……

    苏凝雪奇怪地看她一眼,没有再说话,倒是微垂着头的苏清怡抬起头来,微微扫了对面一眼。

    “小傻子竟然没来?”苏凝雪到处看了看,没看到想看的人,顿时低声问道。

    若是那小傻子不来,她们的计划怎么实施?

    “或许在后面。”苏清怡有些心不在焉地轻声道。

    对面,礼部侍郎三公子唐嘉拉了拉身旁之人的袖子,低声道:“阿年,你看对面丞相府的三位千金,还有今日来的这么多美丽的小姐,有没有什么想法?”

    “想法?能有什么想法?小爷我喜欢的是陈家二小姐,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安小公子安初年手肘撑在桌上,掌心朝下,手指握着酒杯边缘,斜睨身旁的损友一眼。

    唐嘉听他这么说,不屑地撇嘴:“陈二小姐嚣张任性,你到底看上她哪点?”

    “小爷就喜欢那刁蛮任性的,够味儿,怎么着?”安初年挑了挑左边眉毛,颇有些不正经地说道。

    唐嘉见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兄弟提醒你,这样的,玩玩就行,你可别陷进去了。”

    “小爷我当然知道……”安初年依旧毫不在意。

    “你知道个x,我看你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掏给她,可她又是怎么对你的?”唐嘉想到以前的事情便是一肚子气,偏偏人家安小公子却一点也不在乎。

    “哎呀行了,你真是比我娘还啰嗦,小爷知道分寸。”安初年不耐地说道。

    唐嘉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所以只好寄希望于今日来的小姐们,希望能有人让安初年看上。

    虽这般想着,唐嘉还是忍不住吐槽道,“哼,你小子小心这一辈子毁在那个女人身上!”

    忽然唐嘉侧了侧头,看向前面,“二皇子身边那个,是什么人?”

    安初年也随之看过去,随即瞪眼,“卧槽,二皇子怎么和那个妖怪在一起?!”

    “什么妖怪?”唐嘉疑惑,那人分明容貌瑰美,甚至比之在场的小姐们都要美上几分……

    “真是没见识,那人可是魔魂殿殿主皇甫溟!魔魂殿知道吧,那可是要吃人的,不是妖怪是什么……”安初年看着前排不远处的血衣男子,悄声说道。

    “啊?魔魂殿之人,怎么会与二皇子在一起?”唐嘉瞪大了眼。

    “小爷我怎么知道?”安初年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似是听到两人的谈话,血衣男子微侧过头,赤色狐狸眸似随意扫了正在咬耳朵的两人一眼,两人顿时浑身冷汗直冒。

    “卧槽,刚才那个男人不会真的要吃人吧?”安初年悄悄拍了拍砰砰直跳的胸口,声音压得更低。

    “别……别说了,还是看你的陈二小姐吧……”唐嘉把吓跑的魂捡了回来,再不敢议论那个男人了。

    “哼,没出息……”安初年轻哼一声,却也不再去看血衣男子,果然看向对面的陈家二小姐。

    陈媛一身浅蓝色宫裙,头戴同色翡翠玉簪,一双眼高高挑起,察觉到安初年的目光,她不屑地扫了他一眼,目光高傲至极,随后又转过头,看向别处。

    安初年顿时手捧胸口,做出被伤害之深的模样。

    时间在众人的低声议论中悄然流逝,很快便到了晌午时分,大殿里坐满了人,而此时,两个侍卫抬着另一张石桌走进来,放在上首太子旁边的位置,摆上精致华贵的餐具之后,又快速走了出去。

    侍卫走后,众人的议论很快便换了话题。

    “那……那是谁的位置?竟然和太子殿下并排……”

    “以前从未有过吧?会是谁?”

    大多数人一脸懵懂,却也有一些人猜测到了某个可能,但是却没有人说出来,毕竟,那也太过惊恐了!

    这样的宴会,身为战神的璃王殿下怎么可能会来参加?他会来到围猎场,就已经是奇迹了!

    虽然来参加秋日宴的,大多都是青年俊杰,可这些在家族里值得骄傲的俊杰们,在那位面前,却完全不值一提。

    虽然在等人,上首的简沐欢却没有丝毫不耐,他倒了酒,缓缓喝着,眼角余光不时扫向那一抹玄衣身影,随后又很快收回来,嘴角笑意更深。

    苏煊铭幽冷的眸底如承装着万年冰川,身旁那一抹张扬的殷红血色,让他的脸色更冷了几分。

    太阳渐渐升到半空,太子身侧的那个位置还是空着,有些人开始坐不住了。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让当今太子和怀王殿下等候如此之久!”最后一排一个男子满脸怒意地站起身来,义愤填膺地说道。

    男子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显得极为突兀,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他的话问出了人们的心声,不少人都有这种疑惑,只是见太子怀王和二皇子都不急,便知道那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他们即便疑惑不解,也只能忍着,却没想到有个蠢货竟然敢直接提出来。

    更多知道的,却是对他露出了怜悯的表情,敢在太子面前如此大声喧哗,甚至敢非议那位,真是嫌命太长了。自己傻也就算了,可别连累了家族。

    那男子被人群注视,丝毫不觉得害臊,还一脸洋洋得意,用这种先声夺人的方法,说不定就能吸引几位千金刮目相看呢。

    想到这里,男子更加无所顾忌了,“那人也太过大胆了,太子殿下,您一定不能姑息这种人,竟敢连太子都不放在眼里……”

    简沐欢嘴角勾起,双眸里盛满灿烂的笑意。

    “本王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本王?”

    轻柔的声音在殿内响起,却仿佛有一阵凉风吹过,许多人身体都抖了抖,下意识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而说话的男子亦同时转过头去,却在看到来人的刹那,脸上血色尽褪,双腿一抖,直接跪了下去,身体如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

    怎么会,怎么可能?!璃王殿下怎么会来参加秋日宴!

    若不是亲眼看到,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璃王会出现在这里!

    被透明光罩过滤的光线下,两人缓缓行来,轮椅上的白衣男子风姿绝世,脸上的面具却散发着冰冷的寒光,其上的暗红花纹更似在诡异地缓缓流动。

    空气刹那间凝滞,甚至连呼吸都浅不可闻。

    虽然已经有人猜到能让太子毫无怨言等待的,会是璃王殿下,却从未想过,璃王竟然真的来了!

    神魔一般的璃王殿下,竟然对这种宴会感兴趣?!

    苏凝雪看到轮椅上风华绝世的白衣男子,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没想到璃王殿下竟然会来,她一定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让他的眼光一刻离不开她!

    简璃微微侧头,阳光打在男子侧脸,映出长而微弯的睫翼:“阿十,你可有听到?”

    一群人更是心惊,璃王殿下何时会与人如此说话了?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男子身后推着轮椅的……少年。

    少年眉峰笔直,斜飞入鬓,双眸半阖,鼻梁挺秀,双唇殷红丰润,五官精致,眉宇间的慵懒恣意格外引人注目。

    天,这少年容貌竟是如此出众!果然不愧是璃王殿下,连身边的侍卫有如此绝世风姿!

    简泽轩双眉微凝,怎么会是他?

    苏煊铭深邃的眸底划过一道幽蓝光芒,她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少年懒懒扫了一眼男子席,微阖的眸底,映出一个血红色身影。

    狭长却勾魂的赤色狐狸眼,眼尾上挑,眼波流转间,波光潋滟,玉肤雪白晶莹,血红色钻石耳钉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光芒。

    一头长至臀部的青丝随意披在脑后,更为男子增添几分艳色。

    天气并不热,男子一身血色长袍却松松系起,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肌肤。

    少年眸光闪了闪,目光一瞬间被男子的胸口吸引。

    男子敞开的胸口处,曾被匕首刺中的地方,竟被纹上一朵血红色罂粟花!

    雪白的肌肤上,罂粟开得繁盛,花瓣层层叠叠绽放,血色妖娆,仿佛从血肉中盛放出来。

    他竟把伤口弄成了一朵妖娆盛放的花!果真是变态!

    看到少年的瞬间,血衣男子赤眸中闪过一道血红暗光,菲薄的唇微微开阖,极为诱人的姿态。

    爷的小东西,你跑不掉的。

    苏千澈看着他张合的血色薄唇,一脸挫败。

    又是一个一眼就认出她伪装的人……

    这个妖孽,竟然还活着……

    “嗯?”半晌没有听到少年的回答,简璃转过头,却见她的目光正落在某处,顺着看过去,男子暗金色眼眸里,霎时闪过浓郁无比的暗光。

    少年收回目光,神情颇为慵懒:“璃王殿下,我不叫阿十。”

    殿内更安静了,这个少年,竟然反驳璃王的话?

    简璃眸底暗光散去些许,轻笑着看向少年,无声道:“难道叫你……澈哥哥?”

    苏千澈嘴角抽抽,简璃叫她澈哥哥?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默了默,她道:“不知者不怪,王爷应该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既然阿十这么认为,便听阿十的,本王会给他表现的机会。”简璃粉嫩的薄唇轻勾,眼底暗光完全逝去,声音轻柔如风,“来人,看座。”

    两人虽然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可一群人,包括太子在内,全部石化了。

    眼前的人确实是璃王殿下吗,不会是被人调了包吧?传闻中魔鬼般的璃王殿下,竟然会饶过冒犯他的人?

    这个阿十是什么人,璃王竟如此听他的话?

    苏煊铭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幽光,璃王对她,到底是真心,还是只是利用?

    皇甫溟殷红的唇角勾起邪肆的笑,才短短十数日过去,事情似乎变得更有趣了。

    “谢璃王殿下……谢阿十公子……”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男子连连叩首,额头冷汗涔涔,眼底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仆从很快拿了椅子过来,苏千澈便把身体塞进椅子里,懒洋洋地闭上眼。

    简璃坐在少年身侧,虽然男子一脸春风般的柔和,却依然让下面一群人心惊胆战。

    光是想一想璃王手上有多少人命,便已经让他们惊恐万分。

    本来因为太子殿下的爽朗,众人都无所顾忌,以前每一年的秋日宴气氛都是极为欢快愉悦,可现在,因为璃王的加入,宴会气氛变得诡异起来,整个大殿却陷入了蜜汁沉寂。

    苏千澈却似没有感觉到气氛的异常,懒懒合着双眸,思索着简璃带她来此的目的。

    安静的大殿里,忽然传出一声惊呼:“十……十公子?!”

    女子席上,安初岚盯了慵懒倚在椅子里的少年半晌,忽然低呼出声。

    那个与白虎王搏斗的少年,怎么会与璃王叔在一起?而且两人看起来还很熟悉,熟悉到璃王叔竟然会纵容他的地步!

    苏千澈掀了掀眼皮,从眼缝中看向说话的女子。

    女子一改男装装扮,此刻盛装出席,浅蓝色宫装剪裁得体,包裹着女子娇躯,柳眉如黛,双瞳剪水,红唇水润,皮肤白里透红,闪着健康的光泽,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少女。

    “嗨,美人儿,又见面了。”少年嘴角轻勾,轻笑道。

    “呵……”一片抽气声,这个什么十公子,竟然当众调戏郡主?

    安初岚面色微红,暗道十公子怎么还是如此不正经,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如此放浪形骸的话。

    她的哥哥安初年却一把把唐嘉揽过来,低声道:“小唐子,小爷喜欢这个十公子,当然,若他调戏的不是小爷的妹妹,小爷会更喜欢。”

    唐嘉眼角一跳,同样轻声道:“阿年,你终于换口味,不喜欢陈二小姐了?”

    “蠢货,小爷我是喜欢他的坦率,这种喜欢怎能和阿媛相提并论?小爷对阿媛的爱,这辈子都不会变!”安初年揽着唐嘉的胳膊庄严地说道,火热的目光看向对面的陈媛,却见她的眼睛仿佛黏在中央那白衣身影上。

    安初年皱了皱眉,问:“小唐子,难道阿媛心仪璃王?”

    唐嘉翻个白眼,不管陈媛是不是喜欢,璃王有权有势,比空有头衔的安国公府好多了。

    他毫不留情地说道:“对,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不,小爷不会放弃!”安初年拳头紧握,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唐嘉再次翻个白眼,真不知道他究竟看上陈媛哪一点。

    听到少年的话,简沐欢明媚地笑起来,笑容里如盛满了六月璀璨的骄阳:“十公子性格直率,本宫甚是喜欢。”

    “殿下谬赞了。”少年再次懒懒地掀了掀眼皮,一副还未睡醒的懒散模样。

    少年的不敬并没有引起简沐欢的不满,他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朗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今日的秋日宴,便正式开始。”

    太子的话音落下,便有侍从丫环端了酒菜鱼贯而入。宴会上,为了后面的表演做准备,每个人都不会吃太多,只是填填肚子而已。

    用餐礼仪也属于考验的一环,大多数公子小姐都姿态优雅,把高贵人家孩子的礼仪体现得淋漓尽致,而因为璃王无意识散发的气压,让一众人的礼仪更加完美。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例外的。

    慵懒的少年与璃王并肩而坐,少年拿着玉箸从面前的碟子里夹着菜放进嘴里,不时端起酒杯,旁若无人地喝上一口,整个人都透出惬意慵懒的气息,仿佛周围的人都不存在一般。

    少年的动作并不优美,在一众礼仪完美的少爷小姐面前,吃相也算不上优雅,但有人却像是欣赏风景一般,眸光凝在他身上,便不愿离开。

    皇甫溟微眯着眼,眼底映着少年行云流水毫不做作的动作,手中酒杯轻晃,血色十字耳钉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简泽彦手握玉箸,正待夹菜,却看到皇甫溟饶有兴致的目光,便顺着看过去,见是那个少年,顿时皱眉低声问道:“皇甫公子,那个少年,真的是她?”

    眼前分明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没有一点女子的模样,怎么会是苏家那个傻小姐?

    若非一早便得到过消息,他还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那是位女子,璃王的易容术果真厉害。

    皇甫溟殷红薄唇勾出邪肆的弧度,缓缓抿一口酒,轻道:“爷的小东西,真是有趣,爷都快舍不得把她送给别人了。”

    男子声如细磁,似带着丝丝电流,听得人浑身酥麻。

    简泽彦心里一惊,这苏家七小姐到底有何本事,被璃王与怀王利用也就罢了,这位喜怒无常的皇甫殿主竟然也看上她了?

    “那……咱们的计划……”

    “当然是按计划行事,不过……小细节要变一变。”皇甫溟看着少年身边的白衣男子,赤红色的眸底闪过一道血色红芒,嘴角带着兴味的笑,“若是他知道本座也参与了进去,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那个女子,真的有这么重要?”简泽彦有些疑惑,一个小小女子而已,真的能换到他想要的东西?

    “不要小看她,那小东西可是个妙人儿。”皇甫溟喝了一口酒,一滴酒液从唇畔流出,他伸出舌头,舔去嘴角的酒渍,动作撩人至极,“把行动的人手多增加一倍。”

    简泽彦看到他妖娆的动作,顿觉下腹一紧,某种冲动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差点冲破了理智。

    他暗自深吸几口气,平缓了呼吸之后应道:“宴会结束,本皇子便去安排,此次行动,一定不会失手。”

    皇甫溟嘴角笑意更深,赤色眸光闪烁了一下,并没有开口,不知在想什么。

    两人都是用的传音入密,连离得最近的苏煊铭,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苏千澈吃得很香,简璃美丽的暗金色双瞳盯着自顾自吃菜喝酒的少年,薄唇轻启,认真地说道,“阿十,本王饿了。”

    少年抬头,扫一眼他如玉的手指,缓缓开口:“王爷,你伤的不是手。”

    简璃薄唇微勾,笑容里似融入了三月暖阳,暗金色瞳孔专注地看她,声音轻而浅:“本王的筷子,阿十用了。”

    “额……”少年微微眨眼,浓而密的双睫如洋娃娃一般扫了扫,她看一眼桌面,确实没有多余的筷子,有些无辜地说道:“看起来,他们没有给王爷准备筷子。”

    听到她毫不负责任的话,不远处的侍从丫环集体脸色惨白。

    他们哪敢不给王爷准备筷子?分明因为少年是璃王殿下的侍卫,他们并没有准备碗筷罢了……

    可现在,谁敢说出来?当然没有。

    顿时有人撒开腿,唰唰跑去准备另一副碗筷。

    “阿十,本王很饿。”简璃轻声开口,一个‘很’字,咬得有些重。

    男子依旧看着少年,眸底映着少年似有些苦恼的模样,心底竟奇异地升起一丝丝甜蜜快感。

    眼前的男子分明风华绝代,暗金色双眸似天边晚霞,美得令人窒息,却那般专注又眼巴巴地看她,一副等着投喂的样子,苏千澈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又眨了眨眼,纠结了片刻,伸出手,道:“要不你用这双。”

    简璃眼底清晰地闪过一道灿金流光,脑袋微侧,微低下头,贴近少年脸颊,在少年耳边低声道:“这可是,阿十刚用过的,上面还有阿十的痕迹……”

    浅浅的呼吸洒在少年白皙脸颊上,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暧昧。男子语气极轻,却带着难言的磁性,似有一股电流通过空气,传到身上,在皮肤表面缓缓游走。

    苏千澈呼吸滞了滞,鼻端全是男子清雅如天山雪莲的幽香,耳畔是男子轻浅的呼吸,带着微微痒意,似从耳畔痒到心尖,又透过身体,传入四肢百骸,整个身体,仿佛连发丝都带上了难言的酥麻。

    愣愣地眨了眨眼,过了片刻,苏千澈才反应过来,她被调戏了!

    慵懒的星眸微眯,少年微侧过头,红唇几乎贴到男子晶莹如玉的耳垂,声音低哑慵懒,如一片羽毛缓缓撩拨着心弦:“对啊,这是我用过的,璃王殿下,要不要用?”

    简璃白皙胜雪的耳垂渐渐浸出一丝丝霞光,桃花般粉嫩的色泽,慢慢变深,染成最上等的血色琥珀。

    偏偏少年却像是没玩够,红唇一开一合,似有若无地轻触男子晶莹耳垂,缓缓出口的声音如浸了百年的酒,未饮先醉,“嗯?璃王殿下?”

    简璃暗金双眸瞬间被浓郁至极的暗光覆盖,他深吸一口气,压下疯狂涌上心头的躁动,菲薄的唇轻启:“既是阿十所愿,本王怎可拒绝?”

    说罢,男子伸手,修长宛如艺术品的手指轻覆在少年白皙的素手上……

    ------题外话------

    嗯……关于上架活动……

    1。订阅首订章节并留言的小可爱会奖励一定的币币。

    2。第一二三个留言的小可爱分别奖励88币币。

    3。楼层逢6,奖励66币币,楼层逢9,奖励99币币,但是不能刷评论哦,一人只有一次楼层奖励机会~

    4。上架当天所送道具排名前三的小可爱分别奖励588,488,388币币~(来捧场的作者朋友不算在内~)

    5。领养活动待开启……

    以上活动针对的是看正版的小可爱们,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