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31 比试一场

时间:2018-04-15作者:一株小葡萄

    少年的手在男子的大掌下显得极为娇小,男子的手整个包裹着少年的素手,修长微凉的手指带着柔韧如玉的质感,苏千澈心里微微一颤,不知为何,竟没有第一时间挣脱。

    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反抗,简璃的心情格外晴朗,直接就着少年的手,夹了菜,把玉箸往薄唇里送去。

    苏千澈微阖的双眸随着男子的动作移动到他水色的薄唇边,眸子轻眯了眯。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简璃转过头,对她温柔一笑,淡金色瞳孔里似有光芒闪耀。

    “啪嗒。”

    “啪嗒。”

    接二连三的清脆声音响起,无数人在阳光下石化,连手中玉箸掉在桌上都不曾察觉。

    天!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什么!

    即便不小心被人碰到,都会把人大卸八块的璃王殿下,现在竟然握着别人的手,用别人用过的筷子吃菜?!

    他们一定是没睡好,出现幻觉了!

    如此超出认知的举动,带给他们的惊恐,不亚于京都被人占领……

    男子用菜被打扰,似有些不悦,他抬起头,暗金色双眸在殿内缓缓一扫,似寒冬腊月里吹过一阵寒风,怔愣的人立马端起碗想要吃饭,手中却无工具,才发现筷子不知何时掉了,连忙捡起来,再顾不上礼仪,唰唰往嘴里送饭。

    苏凝雪一脸懵逼,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身体几乎贴在一起的两人,脑海里仿佛有万道惊雷滚滚而过。

    难道传言是真的,璃王殿下竟然真的喜欢男子?!

    简泽轩却是眉头紧皱,璃王叔把他的未婚妻藏了起来,现在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少年如此亲热?只是,这个少年,为何看上去有些熟悉?

    震慑了众人之后,简璃又转过头,再次就着少年的手把菜往嘴里送。

    苏千澈任由简璃修长微凉的手指包裹住她的手,微阖的眸子里似带着浅浅流光。

    “璃王殿下,玉箸……”刚跑出去拿筷子的侍从匆匆忙忙地跑回来,刚要献上玉箸,却猛然发现眼前一幕,顿时瞪大了眼,张大了嘴,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化为雕塑,刚拿过来的筷子直接掉到地上。

    简璃:……

    两次吃菜没有成功,简璃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哈哈。”安静的大殿里响起少年清越的笑声,苏千澈收回手,把简璃夹的菜吃了,才笑着道:“看来,我的筷子,不喜欢璃王殿下。”

    卧槽,这也太恐怖了,这位少年,你竟然在嘲笑璃王殿下?!

    “是吗?”简璃怔了半瞬,亦勾起笑,笑容轻柔如风。

    简沐欢抖了抖,连忙道:“既然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那么现在便开始秦棋歌舞的比赛,各府千金,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刚解除石化的众人:我们才刚开始吃啊!

    但是为了小命着想,众人还是连连点头,吃饭什么的,在小命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丫环侍从们把酒饭菜撤了下去,端上了糕点,随后又快速退出去。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要第一个去献上才艺?

    这第一个去的,分明就是炮灰啊!

    但是,若能压制对璃王的恐惧,第一个表演的,不管结果如何,必然能在众人心里留下深刻印象,说不定还能得到太子和两位王爷的刮目相看。

    场面再次沉寂下来,不少女子都跃跃欲试,可却无法控制身体无意识地轻颤,不敢上前,生怕一不小心便会出丑。

    苏千澈抬手捡了一块翡翠糕,正待拿起来,旁边却伸出一只莹白的手,手指放在糕点另一端。

    男子的手指莹白如玉,每一根手指都像是由玉石精心雕出,指甲圆润,修剪得极为漂亮,少年的目光瞬间被那美得不可思议的手吸引。

    “看起来,这块糕点更喜欢本王。”简璃拿起糕点放进嘴里,眼底带着轻微的笑意,看向呆愣的少年。

    听到男子带着笑意的声音,苏千澈额头黑线一条。

    璃王殿下,你是小孩子吗,还要抢东西吃的……

    也在这时,终于有人站起身走到中央的空地,对着太子等人行礼之后,女子娇声道:“小女子献丑了。”

    琴声响起,浅粉色衣裙的女子开始翩翩起舞。

    苏千澈懒懒地倚在椅子里,右手支头,目光看向下方如携带着腊月冷霜的苏家大少爷。

    以苏大少爷的性格,不像是会参加秋日宴的人,那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少年的目光便被血衣男子的动作吸引过去。

    皇甫溟抬起手,手指看似无意地拢了拢胸口敞开的衣襟,雪白如瓷的皮肤上,血红色的罂粟花惊艳了时光。

    同一时刻,苏千澈耳边传来男子磁性却邪气的嗓音:“爷的小东西,爷等着你来找爷。”

    苏千澈眯了眯眼,去找他?怎么可能,面对这种实力强大的变态妖孽,能有多远就要躲多远。

    至于十万两银子,就当做他受伤的赔偿了……苏千澈心痛地想着。

    一阵掌声唤回苏千澈的目光,刚才跳舞的女子已然下场,众人或多或少都给予了支持的掌声。

    女子的舞蹈中规中矩,并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但也不会出错,且因为她是顶着璃王威压第一个上场的人,让不少人都记住了这位大胆的女子。

    有了人开始,众人的顾虑也消散了许多,场面又开始隐隐热闹起来,男子们也开始评论上场各位千金的舞姿。

    又有几个女子表演了千篇一律的舞蹈,苏千澈看得昏昏欲睡。

    不知道十六和阿璃走到哪里了。

    十一不在她身边,不知道习不习惯。

    “不好看?”

    耳边传来男子性感悦耳的声音,少年长长的睫翼掀开,双眸凝视着身旁的男子,懒懒启唇:“没有璃王殿下好看。”

    男子眸光轻晃了片刻,低声问:“本王哪里好看?”

    少年眼底映着男子白玉无瑕的脸,一本正经地说道:“面具,眼睛,嘴巴,下巴,脖颈,喉结……”和颈窝,锁骨……还有,“手。”嗯……略过鼻子,是因为被面具覆盖,看不到。

    面具好看?是什么鬼?

    “是吗?”简璃轻声道,浅金色眸光里似藏了一片璀璨星河,“可有皇甫溟好看?”

    “额……”苏千澈愣了愣,他问这个干什么,不知道她在调戏……夸奖他吗?

    “嗯?”

    “咳……”王爷你带着面具,连真容都无法看到,有什么可比性?

    苏千澈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便听到一阵低呼声。

    “这苏府三小姐,长得明艳,跳的舞蹈也是**,真真勾人……”

    场上,苏柳烟一身大红衣裙,包裹着波涛汹涌的身躯,柔软的娇躯如水蛇轻舞,勾人眼球。双臂柔弱无骨,素手婉转流连,美眸里水波潋滟,裙裾飘飞,舞姿曼妙,姿态极尽魅惑。

    众人的都如痴如醉地看着红衣女子,极力放缓了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把这美好的场面打破。

    红衣女子眉眼如魅惑的狐妖,一举手一投足,都勾动起男子们火热的眼神。

    苏千澈左手撑头,半阖的星眸看着妖娆舞蹈的女子,右手指尖在桌上轻点。

    苏柳烟那么高兴,让她有些不愉快呢,就小小惩罚她一下好了。

    忽地,少年勾唇,笑容邪气凛然,右手打了个响指,轻浅几不可见的荧光从指尖溢出,如薄雾轻纱,缓缓向红衣女子飘荡而去。

    正舞得欢快的苏柳烟身体突然微微一僵,随后又很快恢复了正常,动作幅度极小,几乎没有人看出来。

    之后,随着乐声渐渐急促,苏柳烟跳舞的动作越发妩媚,甚至一边舞动,一边抬手把披在外面的轻纱解下来,风情万种地抛向男子席上的简泽轩。

    简泽轩正端着酒杯沉思,忽然而来的浓郁香气让他狠狠皱了皱眉。

    抬手,把暗器抓进手里,却见是一件薄如蝉翼的外衫,简泽轩眉头皱得更紧,直接把轻纱扔到地上,看也不看一眼。

    苏柳烟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简泽轩的不满,反而越发大胆,手指解开腰间系带,把身上的红色长裙脱下来,两条雪白的藕臂露在外面,看得一群男子差点喷鼻血。

    这……这好像有些过了啊……一些人这般想着,可眼珠子却直勾勾地盯着场中的人儿,一刻也舍不得移开目光。

    而苏柳烟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一群人瞪大了眼。

    红衣女子把手中衣裙随意一扔,扭动着腰肢,笑得极为妩媚,在乐声中,轻点足尖,舞动到简泽轩面前,腰肢一扭,便跌进男子怀里,双手直接抱住男子脖颈……

    “嘶……”一阵抽气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突然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苏千澈右手轻抚下颚,饶有兴致地看着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的简泽轩。

    她是多么好心,让美人投怀送抱,还是简泽轩心仪的对象,这艳福……

    “滚!”

    低沉的声音响起,苏柳烟的身体猛然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殿中石柱上,一大口血猛地喷了出来。

    苏柳烟满脸痛苦之色,唇角不停流出鲜血,她神色茫然,似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啧,简泽轩怎么就这么不懂得享受呢,苏千澈一脸惋惜。

    简泽轩却是目光阴沉至极,他猛地站起身来,解下外袍,扔在地上,一脚踩过地上名贵的衣服,走到简沐欢面前沉声道:“太子殿下,臣弟有事,先失陪。”又对简璃道:“璃王叔,侄儿告退。”

    说罢,便沉着脸走了出去。

    “哎,这个五弟,怎么这么不懂怜香惜玉?美人投怀送抱,怎能如此粗鲁?”简泽彦开口道,声音虽低,却在一群人中听得清清楚楚。

    众男子都擦了一把汗,这么大胆放肆的动作,怕是没有哪个正经女子做得出来吧……

    女子们却是暗自鄙夷,甚至在心底唾骂苏柳烟,这个妖精,竟然敢勾引怀王,真是厚颜无耻,还好怀王坐怀不乱,推开了她。

    而今日之后,苏柳烟会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

    刚才还得到众人痴迷目光的苏柳烟,此刻却凄凉地躺在石柱下方,太子和璃王没有发话,甚至无人敢去扶她。

    苏凝雪咬着唇,暗恨这个三姐怎么这么丢人现眼,大庭广众之下投怀送抱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真是太丢脸了!

    “我……我怎么了?”苏柳烟一脸茫然,后背的痛让她差点忍不住尖叫出声,可众人诡异的目光却让她硬生生忍住了。

    简沐欢似是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连忙道:“快把苏三小姐扶下去,找御医医治。”

    两个丫环快速上前,扶起苏柳烟走了出去。

    苏千澈挑了挑眉,这般大的动静,苏煊铭竟没有丝毫反应?

    苏柳烟虽然离开,却有不少人开始议论她刚才的豪放举动,大意是以前只认为相府三小姐豪放泼辣,却没想到竟豪放到这种地步,在太子殿下和璃王殿下面前,竟然都能做出如此放浪形骸的举动,真是把整个相府的脸都丢尽了。

    不少男子虽嘴上不屑,心里却是可惜美人投怀送抱的人怎么不是自己,想想那腰身,那雪臂,真真是勾魂。

    怀王殿下竟能直接把人推开,真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难道怀王其实不行?

    或者,怀王为了他的未婚妻守身如玉?

    想到这种可能的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有趣。”血衣男子白皙的指尖摩挲着酒杯杯身,赤色狐狸眸微眯起邪魅的弧度,眸底映着少年纤细的手指。

    她是怎么做到的?上一次也是,分明抓得她那么紧,却轻易被她挣脱,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天气燥热,有些冲动也是在所难免。”简沐欢笑意盈盈地胡说八道,“五弟为人正经,此刻必然是去沐浴了,不用等他,表演继续。”

    此话一出,众人心里都打起了小九九。

    这话表面上是说苏柳烟冲动,实则却暗指她不正经,不知分寸,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还被人如此嫌弃,只是被碰一下就要去沐浴……

    看来太子殿下对苏柳烟的举动极为不满了。

    这种不留情面的话不符合简沐欢的风格,难道他和苏柳烟有仇?

    苏千澈有些奇怪地看了简沐欢一眼,却见他也笑容明媚地回看她,眼里的笑意快要溢出眼睑。

    她顿时挑眉,难道他这么说,是为了她?他也认出她了?

    “是你。”男子轻柔的声音响在耳畔,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苏千澈转头看向简璃。

    男子的暗金色双眸静静凝视着她,目光平静,没有任何喜怒,看不出丝毫表情。

    苏千澈心里微微一紧,双眸微眯了眯,轻笑:“璃王殿下在说什么?”

    简璃依旧看着她,不说话。

    苏千澈依然轻笑,眸底却闪过一丝凉意:“璃王殿下,有什么就说出来,憋在心里太久,会憋坏的。”

    “太子殿下,璃王殿下,二皇子,家姐行事欠妥,扫了大家的兴,小女子在此抚琴一曲,以作赔罪。”苏清怡抱琴款款走到场中,屈身一礼之后,走到放置古琴的地方,姿态优雅从容的坐下,似是并没有受到苏柳烟之事的任何影响。

    苏清怡的动作很快便获得许多人的赞赏,不管苏柳烟行事如何出格,与苏清怡却是没有半分关系。

    “听说这苏四小姐弹得一手好琴,去年的秋日宴若不是因事耽搁了,京都第一才女的称谓,或许就会易手苏四小姐身上。”

    “她可是太子妃候选人,若能得太子赏识,成为太子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苏清怡拨动了琴弦。

    一阵美妙的音符从琴弦上传出,琴声轻灵悠扬,时而如山间清泉缓缓流淌过众人心间,洗去世俗尘垢,又如和风细雨轻抚碧翠的竹林,仿佛能感受到林间竹香悠悠。

    仿佛受到清澈的琴声洗涤,众人灵台一片清明,躁动的心绪都平静下来。

    场中女子身着白衣,眉目优美如画,虽带着雪白面纱,却丝毫无法掩盖女子飘然欲仙的气质,甚至更添几分令人探究的**。

    这相府四小姐,不仅生得貌美,琴艺竟是如此之好,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众人的震撼只是在一瞬间,便又再次沉浸在美妙的琴音之中。

    琴声悠扬,似有淡淡花香溢散,鸟儿啼鸣,仿佛徜徉在一片花海之中,花香鸟语,如谱出了一副优美的画卷。

    忽然,在轻灵的琴音中,有人惊呼起来:“快看,有好多飞鸟停在上面!”

    众人抬头看去,却见各种各样的鸟雀停在大殿上方的透明光罩之上,似是被琴声吸引,都低声啼鸣,不愿离开。

    “天……这苏四小姐可真厉害,弹出的琴曲竟然引得鸟雀为其伴奏!”

    “这简直就是神迹!”

    “太神奇了!”

    “今日以后,苏四小姐必能名满天下!”

    殿外,皇上简麟天正在与皇后用膳,听到外面如歌曲般的鸟鸣声,顿时停下动作,吩咐身边的陈公公去外面瞧瞧发生了何事。

    陈公公应声而去,不过片刻,便又跑回来,满脸喜色。

    “皇上,是苏四小姐在抚琴,琴音优美动听,引得飞鸟停驻,应和苏四小姐的琴声。”陈公公欣喜道。

    如此难得一见的奇观,又是在秋猎的前一日,绝对是一个好兆头。

    “当真?”简麟天问道,也不等陈公公回答,便对皇后道:“皇后,随朕去看看,这难得一见的奇观。”

    皇后轻声应了,两人站起身来,一起走了出去。

    宽阔的场地上,已经站了不少人,文武百官和侍卫都有,却见小宫殿殿顶上,一群群五颜六色的飞鸟齐鸣,鸟鸣声清脆悦耳,场面极为壮观。

    皇后抬头看向半空,轻道:“竟能使得鸟雀和鸣,看来丞相府的这位四小姐是心思纯良之辈,皇上,欢儿选太子妃之事,也该定下了。”

    简麟天双手负在身后,看到眼前盛景,眉目间也柔和了许多,“嗯……是该为太子选妃了。”

    众官听到皇上的话,都或艳羡或嫉妒地看向苏丞相,能嫁给太子,苏府又要更上一层楼了。

    甚至已经有人在低声恭喜苏丞相,苏丞相一脸谦虚地笑,这个女儿,太给他长脸了。

    可是,不过片刻,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苏丞相的脸更是五颜六色,难看到了极致。

    ……

    殿内,男子们眼底狂热,女子们却是咬牙,眼露艳羡嫉妒之色。

    低垂着头弹琴的苏清怡面纱后的唇角勾起,为了这一日,她准备了近半年的时间,此次一鸣惊人,必然可以嫁给太子。

    只要过了今日,她便能当上太子妃,太子继位以后,她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因为主人心境的变化,琴声越发悠扬轻快,鸟儿的和鸣也越加空灵。

    就在众人陶醉于琴声中,抚琴之人心底的**达到顶点的时候……

    骤然一阵刺耳的声响传遍整个大殿,仿佛在耳畔萦绕,众人都忍不住捂上耳朵,脸色难看。

    正沉迷于自己未来的苏清怡蓦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这如鬼哭狼嚎般的声音竟是从自己手下传出,顿时如遭雷焏。

    她的手,竟然自己在琴弦上一阵拨动,弹奏出的声响凄厉无比,让人难以忍受。

    “停下,快停下!”苏清怡脸上的红光尽数褪去,面如菜色,她用尽全力想要找回正常的琴声,却发现双手完全不受控制,从她的双手弹奏出来的声音难听至极。

    更为恐怖的是,似乎是为了响应她,半空的鸟雀竟齐齐啄着透明光罩,一阵阵嘈杂的声响刺激着下方人群的耳膜,让他们几欲暴走。

    “别弹了!”许多人都大声怒喝道,场面极为混乱。

    苏清怡面色惨白,想要停下来,双手却事与愿违地弹得更快,一阵阵仿佛刺透灵魂的恐怖声响传出,让殿内许多人都脸色青白一片。

    ‘呲’

    轻微的声音响起,琴弦突然断掉一根,刺耳琴音停了下来,半空鸟雀的疯狂啄击也同时停下,鸟雀们如疯了一般迅速飞走,不过片刻,便飞得一干二净,只剩一些凌乱的毛留在透明的光罩上,显示着它们曾经来过。

    苏清怡仿佛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般瘫倒在古琴上,双目无神。

    被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重,苏清怡心如死灰,她的前途,她的一切……她仿佛能看到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讨论今日她出丑的事。

    场面突然完全安静下来,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前所未有地感觉清静的环境是多么美妙。那种声音,若是再听久一些,他们可能都要疯了。

    一些体质稍差的女子脸色煞白,额头隐见微微细汗,显然已经承受不住。

    “天啊,她弹得是什么,真是太恐怖了。”

    “那声音,只是想想,都会做噩梦。”

    “啧啧,这相府两位小姐,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坐在男人怀里,一个弹出的琴声能让人发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低低的议论声从人群中传出,不管是什么原因,今日之后,苏家三小姐和四小姐的名声算是毁了,即便要挽回,也是极为困难。

    “小唐子,这就是你所说的,好女子?”安初年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唐嘉。

    唐嘉一脸菜色,他刚才可是极力把这两个女子推荐给自己的好友,现在却出了这种事情……

    “咳咳,那个,不是还有其他小姐么,总之陈二小姐不适合你。”唐嘉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不会说那个相府六小姐吧?”安初年斜睨他一眼。

    唐嘉不说话了。

    苏凝雪身体动了动,神情极为不安。怎么会这样?四姐姐的琴弹得这么好,怎么会出问题?

    还有三姐姐,怎么就这么不知分寸?

    相府三位小姐,就只剩她一个还好好的,一时间,苏凝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

    对了,大哥还在,大哥肯定会解决的。苏凝雪连忙向苏煊铭看过去,却见他神色如往常一般冰冷,似是对刚才的事毫不在意。

    苏千澈亦慵懒懒地看向面色沉冷的苏煊铭,刚才苏柳烟的行为异常之时,他并没有出手,现在却出了手,想来,他对嫡亲妹妹苏清怡的感情比较深。

    苏煊铭面色冰冷如雪,深邃的黑眸中闪过幽蓝冷芒,眸光缓缓扫过在场众人。

    若苏柳烟出事是她的问题,可苏清怡也同时出事,那就不会是巧合了。

    男子冰冷的目光在慵懒的少年身上停顿了片刻,便又移开,神色不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来人,扶苏四小姐下去休息。”简沐欢依然在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若说前一次苏柳烟的行为是她自身的问题,那么再加上苏清怡弹琴出事,那就不可能是巧合。

    是谁?为何要这么做?难道是有人针对丞相府?

    只是,其他人却并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不妥,只认为是两位小姐本身的问题。简沐欢并没有说出来,以免引起恐慌。出手之人针对相府的小姐,却似乎并没有想要她们的命,否则以‘他’的能力,绝不会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

    苏清怡被送下去之后,场面再度陷入一阵诡异难言的气氛中,刚才的灌脑魔音给他们的印象太过深刻,连后面女子们的表演,都完全看不进去。

    直到陈媛上场,虽然她跳得极好,却依旧只是带动了一些气氛,众人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简璃眸光微暗,微微倾身,在少年身边轻声道,“阿十,你的做法,不是聪明人所为。”

    若说刚才只是怀疑,现在却是绝对肯定了。同样的手法,竟然在他的眼皮下使用两次,她是无所顾忌?

    苏千澈手指动了动,既然她会第二次使用能力,就不怕他看出来。

    “我这人比较随心所欲,想到便做了。”少年耸了耸肩,颇为不在意。

    她只是想让苏清怡吃些苦头,难道还要挑时间?

    “阿十……”一瞬间,简璃不知该说什么。

    他是该佩服女子的大胆,还是该责怪她的冒失?

    沉默了片刻,简璃道:“虽然本王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能力,不过,以后在别人面前,少用。”末了,他又强调道:“特别是皇甫溟……”

    “璃王殿下怎么知道我认识皇甫溟?”苏千澈轻笑着看他。

    简璃神色不变,“阿十刚才看了他许久,本王以为你认识他。”

    “这样吗。”苏千澈笑意盈盈地说道,“不过,晚了。”

    刚才皇甫溟给她传音,说“爷抓到你了。”所以,他是真正盯上她了。

    简璃转过头,却见血衣男子正看着少年,嘴角勾着邪肆的笑,赤色的眸微微眯起,一脸兴味。

    这分明是他想要的结果,为何心里却有一丝丝疼痛?

    “璃王殿下,你和皇甫溟很熟?”苏千澈扬眉。

    “不熟。”简璃道:“不过皇甫溟声名在外,此人很危险。”

    苏千澈勾唇,笑容邪气凛然:“璃王殿下,最危险的那个人,好像是你。”

    简璃亦笑,笑容轻柔,暖了萧瑟的秋,“那么,阿十是否怕本王?”

    “怕是什么?”苏千澈轻笑,她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

    简璃暗金色瞳孔闪了闪,她的神情和表现不似作假,苏府七小姐,以前可是这样的?看来,他该好好查一查眼前的女子了。

    两人说话间,女子们的表演也终于告一段落,不少人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担心突然又有人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情。

    接下来,便是男子们的骑射比赛,场地并不在殿内,众人便结伴去了殿外。

    小宫殿前,森林外侧,圈出一大片椭圆形空地,方圆上千米,场地外围设置了共十个箭靶,比赛之人骑在马上,在骏马的高速奔跑中,射向箭靶,得分高者获胜。

    骑射是每一位公子少爷都会培养的最基础技能,所以也是简单考验男子们本事的唯一标准。

    骑射场外设置了座位,可供人欣赏比赛者的英姿。

    两匹骏马在比赛场上打着响鼻,不时用前蹄踢着地面。

    每一场比赛由两名男子一起,若是觉得自己胜不过对方,可以想尽办法阻挠,阻挠对方时不能使用兵器,亦不能使用内力,只能靠身体力量。

    不过,这种两败俱伤之事,一般人都很少做,只有在有人自暴自弃之时,才会放弃自己的成绩去阻挠对方。

    上百名男女在太子的带领之下来到骑射场,空旷的场地,清新的空气,让众人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简沐欢转过身,面对众人道:“接下来,便是骑射比赛,比赛重要,生命更重要,你们都是东刖国栋梁,本宫不希望比赛出任何意外。”

    许多男子都觉得心里一暖,虽然比赛不会出人命,但是身为当今太子,竟然如此关心他们,他们都越发觉得太子将来会是一个明君。

    “太子殿下请放心,我等不会乱来的。”众人附和道。

    “现在,便自由分组,两人一组开始比赛,之前有什么怨仇的,都可以在比赛时好好教训对方一番。”简沐欢朗声笑道。

    众人也都哈哈笑起来,很快便开始了两两自由组队。

    女子们也都走到席位上坐下,目光或娇羞或大胆地扫过一众男子。

    简沐欢含笑走到玄衣男子身前,问:“煊铭,可有人与你一组?”

    苏煊铭微侧过头,不看面前笑得明媚的男子,冷声道:“没有。”

    简沐欢笑,眸底似映照着六月骄阳:“那就与本宫一组。”

    苏煊铭冷凌的眉似皱了皱,却没有说话。

    知道他答应了,简沐欢嘴角笑意越发灿烂,浅褐色双眸突然看到某个纤细的身影,不自觉便笑了出来:“哈哈,煊铭,你的妹妹真是可爱,她现在可是男装打扮,竟然去了女子席,与各家千金坐在一起。”

    刚看到少年之时便觉得莫名的熟悉,又看到苏煊铭对她异常的关注,简沐欢便觉得少年应该是他想的那个人,没想到只是诈了一诈她,竟然就被他诈出来。

    而如此俊秀的少年,竟然真的是那个看上去慵懒无比,毫无存在感的苏七小姐,真是出乎意料。

    苏煊铭薄唇抿了抿,声音冰冷如寒冬初雪:“殿下,舍妹单纯,不适合牵连进两位王爷的争斗之中。”

    单纯?这句话简沐欢可不敢苟同。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煊铭说的都是对的,他自然不会反驳。

    “本宫看她倒是玩得挺高兴,而且,璃王叔不会轻易利用一个弱女子。”言外之意,简璃会利用的,都不是弱女子。

    苏煊铭浓眉微皱,这是什么理由,不弱就可以利用了?

    “煊铭,你不觉得,璃王叔的初衷其实已经变了?”简沐欢又转头看向场外一身雪衣,如天山雪莲般清贵的男子。

    男子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观众席的少年身上,一刻不曾离开。

    “璃王太过危险”。若非简璃并没有做伤害苏千澈的事,他可能已经带着她离开了京都。

    “璃王叔活得太累,若是有一女子能走进他心里,本宫也是乐见其成。别担心你的妹妹了,她会自己处理好。”简沐欢似轻叹了一下,便直接搭上苏煊铭的肩膀,往比赛场地走去。

    观众席上,千金小姐们正三三两两地低声讨论着哪个少爷英俊,那位公子帅气,突然见不远处慢悠悠走近的少年,顿时一脸惊骇。

    “你……这里是女子席……”一个绿衣女子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知道。”苏千澈懒懒地掀了掀眉,也不理会周围众女的表情,找了个空位便直接坐下了。

    有坐的地方,她为何要站着?

    少年身边,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一位千金,见少年慵懒懒的模样,两人都红了脸,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少年眉目清俊,气质慵懒恣意,透着一股坏坏的邪气,不知为何,让人看久了便不自觉脸红心跳。

    “你……你叫十公子?”左边女子轻声问道。

    “嗯。”苏千澈用鼻音懒懒回道。

    “你与璃王殿下是怎么认识的?”右边的蓝衣女子也问。

    少年侧头,慵懒的眸子斜睨着女子,纤长柔软的睫毛轻轻颤动,半阖的眸底似揉进了细碎的钻石,星光闪耀。

    那一双微阖的星眸似带着细微的钩子,那般慵懒,又带着些微痞气,看得蓝衣女子的脸颊瞬间涨得通红,心脏狂跳,仿佛要从胸膛跳出来一般。

    忽然女子们再一次躁动起来,少年转眸,微眯起眼。

    逆光而来的男子皮肤白皙胜雪,胸口妖娆的血色罂粟在走动中忽隐忽现,阳光照在男子身上,打在他完美的脸庞,却照不进他全身的黑暗。

    血红色钻石耳钉闪烁着耀眼光芒,长至臀际的青丝披散在脑后,嘴角带着似邪肆似魅惑的笑,赤色瞳眸认真而专注地看着少年。

    有血色暗芒在眼底萦绕,男子如血海里盛开的血色红莲,踏着遍地枯骨,缓缓而来。

    两人只隔一步距离,男子站定,微弯下身,左手负在身后,如瀑发丝垂在一侧,绸缎般光滑。

    男子垂下纤长的眼睫,右手执起少年纤细素手,放在殷红的薄唇下轻轻一吻,随后抬眸,赤色狐狸眼微微眯起,“小东西,与爷比一场。”

    ------题外话------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感谢一山一水一明月乖宝宝送的100朵发发,感谢吾是西梧大宝贝送的10颗钻钻,感谢阿绾姑娘小仙女和苏风意暖小可爱送的9朵发发,感谢各位宝宝送的月票和评价票,奖励已经发放,爱你们么么哒~(* ̄3)(e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