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35 啪啪打脸

时间:2018-04-15作者:一株小葡萄

    天色渐渐暗下来,捕猎的众人也纷纷从森林回到营地,以简泽彦为首的小队率先回来,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身后的侍卫或拿或扛搬回了许多猎物。

    营地里燃起了篝火,除了简泽彦和皇甫溟,剩下的众人围着篝火坐下来,开始清点猎物。

    “志烽,快把东西拿出来好好清算一番,咱们今日收获可是不少。”一个一脸猴急地看向对面的俞家三公子。

    户部侍郎俞三公子俞志烽手中提着一个羊绒口袋,拿起来在众人面前晃了晃,得意道:“瞧瞧,这里整整一口袋,都是咱们今日的收获。”

    “别墨迹了,快倒出来瞧一瞧。”众公子纷纷催促道。

    俞志烽缓缓扫了众人一眼,才抬手把袋子解开,把里面的动物耳朵倒在地上。

    还带着血丝的兽类耳朵纷纷掉在地上,很快便堆了一小堆,大型兽类小型动物的都有。

    一丝丝血腥气随着微风飘散在空气中,却丝毫没有影响众人的激情。

    “这么多,比往年多了不少,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咱们说不定能获得冠军。”

    “那是当然,咱们今日肯定是收获最多的。”俞志烽一边清点着战果,一边道,“今日运气不错,遇到一窝熊崽子,那熊瞎子竟然还不在,让咱们白捡了便宜。”

    “哈哈,那窝熊崽子才刚睁眼,竟然也凶得要咬人,被俞兄一剑连头都斩断了,临死前还直叫唤……”

    提到自己的英雄事迹,俞志烽也哈哈大笑起来,“那小崽子竟然想咬本公子,本公子一剑送它归西。”

    在他清点的猎物中,几只小小的黑熊耳朵非常显眼。

    众人纷纷附和,仿佛俞志烽杀了一头刚睁眼的小熊崽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就在篝火旁众人得意洋洋之时,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分明不怕冷的众人却感到了彻骨的寒意,仿佛大冷的天掉进了冰窟一般,从头凉到了脚。

    一阵马蹄声响起,众人转过头,却见简沐欢等人骑着马回到营地,俞志烽等人见状连忙上前见礼。

    简沐欢从马背上跳下来,把缰绳交给随从,看一眼眼前众人,道:“杀了几只毫无反抗能力的熊崽子,就能让你们如此膨胀了。”

    “太子殿下,是那小崽子先要咬人……”一群人急急地想要解释。

    苏煊铭神色冷凝,薄唇微抿,眼底不时闪过一道幽幽蓝芒,浑身气势冷冽无比。

    “不必说了,阿元,把猎物清点一下。”简沐欢说罢,便与苏煊铭一起回了帐篷。

    直到苏煊铭走远,空气中的冷气似乎才渐渐消散,慢慢恢复了正常。

    被唤做阿元的侍卫拿着羊绒袋,笑意盈盈地在俞志烽等人面前晃了晃,才招呼着身后的公子少爷们去到了另一个篝火旁。

    俞志烽等人面色难看,刚才阿元手中袋子,明显比他们的大不少,若是不出意外,他们的猎物肯定比不上太子一队。

    “不必担心,或许他们猎杀的都是低等动物,而咱们杀得大多是中型兽类,分数会高一些。”

    “对啊,还有怀王一队没有回来,他们有那个十公子拖后腿,收获肯定不会多。”

    众人正低声讨论着,便见怀王简泽轩等人也回来了,除了简泽轩,所有人都垂头丧气,一看便知他们肯定没有捕杀到多少猎物。

    哼,怀王这一队,此次必定只能垫底了。

    安初年揽着唐嘉的肩膀,一脸生无可恋,“小唐子啊,你说咱们怎么就这么惨啊,今日一整天,才猎到寥寥几头猎物,这让小爷我怎么有脸去见小爷的阿媛啊!”

    “没脸见就别见了。”唐嘉毫不留情地说道。

    “喂,你怎么能这样,不安慰一下小爷我受伤的心灵吗?”安初年左手捂胸,痛不欲生。

    唐嘉:滚!

    其他人看着面色沉稳的简泽轩,欲言又止。

    简泽轩却是一言不发,把缰绳交给侍卫之后便沉默地回到帐篷里。

    众人面面相觑,今日的怀王殿下,好像有些不正常啊?

    作为战斗主力,他们一整日几乎都没有看到他们的头领简泽轩,不少人心里疑惑,怀王殿下去了哪里,怎么就那么刚好地避开了他们寻找的各个地方?

    因为没有人带领,简泽轩一队几乎是一盘散沙,没有凝聚力,遇到大型兽类也不敢轻易去猎杀,导致他们今日的收获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偏偏这时,还有人上前来问,“安小公子,你们今日应该收获颇丰吧?啧啧,有让太子殿下都纵容的十公子在,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见问话之人是二皇子一队的俞志烽,安初年等人面色更加难看,什么十公子?他们根本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你是谁啊,小爷认识你吗?”安初年挑起眉,不屑地看着俞志烽,“别来跟小爷攀交情,小爷我不吃这一套!”

    俞志烽一脸懵,嘎?攀交情?他分明就是来讽刺他们的,怎么就成了攀交情了?

    “十公子你也别惦记了,就你这样的……”安初年上上下下扫了俞志烽一眼,更加不屑地说道,“给十公子提鞋都不配!”

    俞志烽眉头紧皱,面上一阵青一阵白又一阵红,就跟调了五色盘一样。

    “小唐子,咱们走,别和这种人说话,浪费口舌。”安初年说罢,便揽着唐嘉径直走远了。

    俞志烽牙关紧咬,狠狠地盯着安初年远去的背影,一双倒三角眼里阴冷至极,如同淬了毒的匕首。

    简泽轩一队其他人见状,也都快速离开,今日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战果,还是不要留在这里让人嘲笑了。

    “哈哈,瞧瞧,他们都不敢这里呆着,肯定是没有收获不好意思。”

    “你没看刚才他们的那个脸色,哎呀真是精彩,哈哈。”

    “哎,快看,那个十公子回来了!”

    远处,一头毛发油光水亮的银狼慢悠悠地从森林中踱步而出,宽大的狼背上,一个少年懒懒坐着,双眸半阖,映着些许晚霞的微光。

    少年身侧,红发男孩坐在马背上,表情呆愣。

    见少年回来,一群人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一人屁颠屁颠地跑上前,问,“十公子,今天收获如何啊?”

    “什么收获?”少年掀了掀眼睫,懒懒地问。

    “当然是猎杀了多少猎物啊!”那人笑意盈盈地说道。

    “哦。”少年眼睫动了动,似在回忆,“猎物?你说的是动物,还是人?”

    啊?问话之人懵了,捕猎当然是猎动物,与人有什么关系?

    少年眨了眨眼,笑得慵懒:“哦,看来你也不知道,若是动物的话,本公子一只没有杀,不过,银狼倒是猎到不少人,吃得挺饱。”

    啥?吃……吃得挺饱?!

    直到少年和红发男孩晃晃悠悠地走远,那人才反应过来,顿时一脸菜色。刚才……刚才银狼嘴里似乎确实有血迹,难道那头银狼真的吃人了?

    等那人把少年的话转达到众人耳中,他们的脸霎时变得五颜六色,表情精彩纷呈。

    帐篷里,苏千澈刚走进帐篷,便看到一个不该出现在此处的人。

    男子站在帐篷中央,一身浅蓝色丝质锦袍,长身玉立,一头青丝一半用同色发带系在脑后,另一半在脑后随意披散,垂落在宽阔的背上。

    或许是因为赶路有些急,男子身后的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许是听到声音,男子转过头,一双乌黑凤眸如黑曜石般温润通透,淡色薄唇带着浅浅的笑,温润如玉。

    看到少年进来,男子率先开了口,声音清润如山涧潺潺而过的溪流:“苏七小姐。”

    “晏大夫。”苏千澈亦打了招呼,便懒懒走到床边坐下,“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是云侍卫送晏某过来的。”晏景修温声道,“今日是苏小姐调理身体的日子,晏某便不请自来,还请苏小姐见谅。”

    “晏大夫哪里话,如此小事,还要劳烦晏大夫亲自跑一趟,我才是过意不去。”少年伸出手臂,任由男子为她切脉。

    即便已经为她切过几次脉,晏景修的手指搭上少年皓腕的那一刻,男子如玉脸颊上依旧升起了浅浅红云。

    少年手腕微凉,丝丝凉意透过皮肤,传到男子微暖的指腹,似乎让男子的手指都带上了些许凉意。

    手指下,脉搏跳动平稳而有力,速度极慢,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脉搏,却也没有任何问题。

    晏景修黑曜石般通透的双眸闪过一丝异色,才过去半月有余,可她身体里断魂散的毒素以及璇玑丹残留的药性,已经丝毫感觉不到。

    分明几天前检查之时,还有近半的毒素残留。

    “晏大夫,怎么样?”少年微懒的声音打断了晏景修的思绪,男子抬头,便见少年微阖的眸子懒懒看着他。

    晏景修心里微惊,刚才少年眼底一闪而逝的,可是一道血色红芒?

    暗自摇了摇头,晏景修收回手,略有些疑惑道:“苏小姐的身体很正常,已经没有再调理的必要。”

    苏千澈手指抚了抚被男子碰过的手腕,长睫微垂。

    还是要来了啊。

    “像这种自动痊愈的情况,晏某从未见过,三日后,晏某再为苏小姐切一次脉,以免会有隐患。”晏景修神色有些凝重,这种不合常理的自愈,太超出认知。

    “我的身体已经无碍,这段时间麻烦晏大夫了。”苏千澈抬眸,问:“十一身体如何了?”

    “十一的身体恢复得很好,肩上的伤已经快要痊愈,只是左手暂时还不能用。”晏景修答道。

    苏千澈点点头。

    “既然苏小姐已无大碍,晏某便先告辞。”晏景修说罢,便要提着桌案上的药箱离去。

    男子风尘仆仆赶来,特意为她调理身体,才歇息片刻,就要离去……

    苏千澈轻笑道,“晏大夫何必如此着急,这几日众人都在捕猎,或许会有人受伤,有晏大夫在,也可减轻损失。”

    话音刚落,苏千澈便又自嘲地笑了笑,每到这种时刻,她总是格外好心呢。

    晏景修眸底闪过一道不知名情绪,沉默片刻才道:“既然如此,晏某便留在此处,也可随时观察苏小姐的情况。”

    苏千澈笑笑,她的身体已经彻底好了,没有观察的必要。

    又寒暄了几句,晏景修离开,苏千澈躺在床上,左手枕在脑后,右手放到眼前,借着微弱的光,看着掌心的纹路。

    分明再平凡不过的一只手,却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夜里,向来浅眠的苏千澈连续做了数个梦,梦里全是前世的经历。

    眼前是泼墨一般的浓黑,小小的少年身上发着光,领着更小的她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少年身上的光越来越暗,越来越暗,直到最后,与黑暗融为一体。

    小小的她惊慌得尖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周围一片漆黑,阴冷无比。恐惧,慌乱,占据了她所有的神经。

    醒来之时,苏千澈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脸怨气。

    直到猎杀小队再次出发,少年浑身的怨气才消散了些许。

    森林里寂静无声,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再次暗下来,地面突然颤动,轻微的震动声从远处传来,其中还夹杂着无数兽类的咆哮低吼声。

    一颗一人环抱的大树上,一截枝丫呈‘y’字形横伸出去,枝丫上,一少年平躺着,双手枕在脑袋下,躺在枝丫分叉口,左腿平伸,右腿曲起,月白色长袍垂在枝丫下,满头青丝也如瀑布垂落,在风中轻轻晃荡。

    少年双眼上,分别盖着一片碧绿的叶子,嘴里叼着根毛草,懒洋洋晒着从树叶缝中遗落下来的阳光,极为惬意的模样。

    忽然,少年抬起手,把眼睛上的两片叶子揭下来,捏着小小的叶梗在手中转动了几下,又随意扔下去,随后坐起身,把嘴里的毛草吐出来,右手撑在树枝上,凌空一翻,动作潇洒帅气地落到地面。

    感受到地面震动越来越强烈,少年手握匕首,微阖的双眸隐隐闪烁着妖冶的红芒。

    第一头疯狂逃窜的黑豹出现在眼前时,少年身形一晃,便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黑豹身侧。

    豹,狼,野猪,数种动物低吼着,如潮水般从森林里涌来,一眨眼便是黑压压一片,快速奔跑之时带起地面一阵阵颤动,不时有疯狂乱窜的野兽撞到大树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大树晃动,树叶唰唰掉落下来。

    ‘嘭’‘嘭’

    接二连三的声音传来,最前面的数头野兽类齐齐倒在地上,双眼大睁,脖子上一条血线,血水濡湿了颈下皮毛,缓缓渗进地面。

    一道白色身影如光般在兽群中穿梭,很快,便有无数头野兽被带走性命,鲜血染红地面,汇成一条条小溪缓缓向外流淌。

    俞志烽等人再次回到营地时,更加兴高采烈,看到比他们先回来的简泽轩一队人,更是高昂着头,仿佛一只战胜的公鸡。

    “艹,真想戳爆他们的眼珠子!”安初年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们眼里的轻视不屑太过明显,让一群人怒气冲天,却也无法反驳,若是反驳,只会招来更不屑的嘲笑而已。

    谁让他们的怀王殿下打猎时心不在焉呢。

    忽然,两队人马的脸色都变了变,森林里动静太大,想要忽视都难。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地面在动?”

    “难道是有兽潮?”

    “兽潮?”

    一群人正在低声议论着,却见一队数百龙虎卫骑着马,齐齐进入森林之中。

    “龙虎卫竟然出动了……”

    “对了,太子殿下还在森林里,若是遇到兽潮,他们人少,怕是难以解决……”

    “有苏家大少爷在,应该不会有事吧?”

    “苏大少爷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个人,面对那么多野兽,怎么能顾得过来?更不用说,还要保护那么多战斗力不强的公子少爷们。”

    唐嘉看着远处的森林,低声对安初年道:“阿年,你欣赏的那位十公子,好像还在森林里。”

    “啊?那怎么办?”安初年轻皱着眉,低声问。

    “要不,咱们去找怀王?”唐嘉提议道。

    “十公子是璃王的侍卫,应该去找璃王……”

    “那你去找璃王吧。”想找死就赶紧的。

    “额……还是找怀王吧……”

    营帐里,简泽彦感受到远处的动静,细长的双眼里闪过幸灾乐祸的光芒。

    若是简沐欢就此折损在兽潮里,那,身为二皇子的他,就极有可能当上太子。

    龙虎卫在侍卫长的带领下,面色沉凝地往森林里兽潮出现的地方跑去。

    “保持队型,不要散开!”侍卫长高喊道。

    若是落单的侍卫不小心遇到兽潮,必然是有来无回,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落单。

    “留意森林里的动静,一定要早些找到太子殿下!”

    野兽低吼的声音越来越近,地面震动也越来越强,数百侍卫的心都提了起来,这是数量多么庞大的兽群,才会造成如此大的动静!

    “高度警戒,随时准备战斗!”侍卫长沉声道,越来越近的兽吼声,他似乎已经能闻到兽群身上独有的腥气。

    不对!低沉的兽吼声中,还夹杂着一两声凄厉的惨叫,而且随着龙虎卫的靠近,兽吼声竟越来越弱,甚至连地面的震动都变得微弱无比,一阵浓烈的血腥气随着秋风吹到鼻端,让众人胯下的马匹都显得有些焦躁起来。

    侍卫长抬手阻止了队伍继续前进,唤了一个比较灵活的护卫到身前,沉声吩咐道:“去前面查看一下,不管看到什么,不可停留,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护卫应了,便弃了马,瘦小的身体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队长,不会是殿下等人在与兽群厮杀吧?”

    侍卫长一脸凝重地摇头,“不会,若是太子等人,必然会有声音传出,可那里除了兽吼,根本就没有人类的声音。”

    可若不是人类在与兽群交战,难道是兽群在互相厮杀?

    不待众人再次猜测,刚才派出去的护卫便又快速跑了回来,他的脸色有些白,双目无神,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怎么回事?”侍卫长问道。

    “队……队长……您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吧……”护卫断断续续的说道,刚才所见过于震惊,让他连话都说不清了。

    见护卫如此模样,侍卫长眉头皱得更深,不过,护卫能如此快速回来,想来前面并没有特别大的危险。

    “那便去看看!”侍卫长低喝一声,便率领众人往前行去。

    “喂,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怎么就跟丢了魂似的。”一个与护卫关系较好的侍卫低声问道。

    护卫想到刚才所见,瞳孔猛地缩了缩,才声音更低地说道:“一会儿你看了就知道了。”

    “你还保持神秘啊。”

    距离刚才出现的兽潮越近,血腥味便越浓,最后,整个空间里全是浓郁粘稠的血腥气,即便是风都吹不散。

    数条血色小溪缓缓淌过,流到众人脚下,浸染了马儿的四蹄,马儿闻到浓郁的血腥气,更加狂躁不安,全都抬起前蹄嘶鸣一声,不愿再往前行走。

    马儿不走,侍卫们只得下了马,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很快,众人便来到目的地。

    眼前一幕,如同炼狱般的惨状,让一众侍卫都惊得睁大了眼。

    无数头各种兽类尸体,全部头朝前方,躺在血泊中,仿佛是还在快速奔跑中,便被人一刀毙命,脖子处一道致命血线,昭示着兽群的死因。

    地面已经被完全染成红色,目光所及,一片血海。

    “这……这是什么情况?”有护卫惊疑道。

    侍卫长面色凝重地走上前,检查了黑豹的尸体之后,又看了看远处堆积的尸体,沉声道:“这些人武艺高强,用的是杀人手法,一招毙命,绝不浪费一丝一毫力气。”

    “队长,这一群得有多少人,才能把如此多的兽类全数解决?”

    “这里有近两百头野兽,至少要十人以上,才能做到一只不落全部杀死。”侍卫长说着,面色更为沉重,“这些人极有可能是专业杀手,什么时候围猎场里竟然混进了如此多的杀手!”

    “这件事情一定要禀告皇上,找出隐藏的杀手!回去以后,全面戒备,决不能让围猎出现任何差错,一定要保证皇上和太子……”侍卫长沉声喝道。

    “队……队长……”

    “什么?!”话被打断,侍卫长眉头紧皱,极为不耐。

    “您看,那些尸体……好像……好像耳朵都被割掉了……”

    “耳朵被割掉又怎么……”话到一半,侍卫长骤然住了嘴,连忙转过身一一查看,果然见每一头野兽尸体上都缺了一只耳朵,其他部位却是完好无损,看到这不合常理的一幕,侍卫长和龙虎卫全都懵了。

    “这……这……难道是有人在此处捕猎?”

    众人面面相觑,是谁捕猎弄出如此大的动静来?

    难道真的是太子等人?可尸体伤口一致,分明就像是一个人所为。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惊悚。

    一个人杀了近两百头狂奔中的野兽?而且还全是一击毙命!怎么想也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众人正惊疑间,又有几道马蹄声传来,却是得了消息的简泽轩等人快速赶了过来。

    来人自然而然看到了眼前血腥的一幕,安初年惊呼一声,直接跳到唐嘉身后,趴在他的肩上,伸个脑袋出来,看一眼,又缩回去,又看一眼,又缩回去。

    “怎么回事?”简泽轩声音低沉地问。

    “王爷,属下们来此之时,便已是如此模样,属下亦不知此处发生过何事。”侍卫长神色肃穆地答道,“只是,这些猎物都被割了耳朵,属下猜测,是此次参与围猎之人所谓。”

    “是不是他们所为,回去一看便知。”简泽轩转身回到马儿身边,上了马背,便策马离去。

    “哎,不找十公子了?”安初年看到简泽轩快速离去,转眼便没了影,才后知后觉地问道。

    唐嘉翻了个白眼,“既然兽潮已经被解决,那么十公子便不会有危险,咱们也赶紧回去,看看是谁有那么大本事,杀了这么多野兽。”

    安初年等人和龙虎卫众人怀着各异的心思回到营地时,却看到篝火旁三队人马都跟石化了一般,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睛直直看向某处,一动不动。

    “喂,兄弟,你们怎么了?”安初年戳了戳其中一个人道。

    “别问了,你看那里。”唐嘉指了指众人目光一致所在处。

    安初年转过头去,入目所见,让他与其他人一样,直接石化。

    不远处空地上,各种兽类的耳朵,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半晌,一阵高声叫喊响彻整个夜空,“卧槽槽!”

    竟然真的是被人猎杀的!

    这一声惊呼,让石化的众人也反应过来,再次看到眼前的小山,俞志烽一群人脸色难看得要死,刚才他们还在嘲笑简泽轩一群人和那个只会拖后腿的十公子,可现在,十公子却直接拿出如此多的兽类耳朵,完全碾压他们这两日的战果!

    简泽轩小队的人却是一脸狂喜之色,他们总算不是垫底了!

    虽然猎物不是由他们猎杀的,可十公子与他们是一组,他们也可以跟着他沾光。

    没想到看起来慵懒无比,仿佛一根手指头就能被解决的十公子,竟然有如此本事!

    从此以后,十公子就是他们的偶像!

    “是谁!是谁这么帅!小爷我一定要拜他为师,他是小爷的偶像!”安初年的惊叫声再次响起,唐嘉一把捂住他的嘴,免得他丢人现眼。

    “安小公子,是十公子!是十公子!”一人兴奋地大叫起来。

    此人的话一出口,还未离开的龙虎卫便集体变成雕塑。

    刚才所见一幕有多震撼,让他们玩去无法想象,这么震撼人心的场面,竟然真的是一个人造成的!仅仅一个人,杀了近两百头野兽!

    “怎么回事,你快说说!”安初年连忙抓住那人,让他把刚才的事情完全说一遍。

    那人如此这般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末了还冷眼睨着俞志烽等人,高声道:“有些人看不起十公子,一直在说十公子的坏话,说什么十公子什么都不会,只会给野兽加餐,可现在,十公子一出手,便把那些人的脸打得啪啪响。”

    听到他的话,俞志烽等人脸色黑得如同锅底。

    “啊,十公子太帅了,小爷决定,十公子就是小爷唯一的偶像!”安初年说罢,转头看向身后几个跟班,“你们也一样,要把十公子奉为偶像,十公子的话,就是爷的话,懂了没?”

    “懂了!”跟班们齐声道。

    “好样的,咱们现在便去找十公子,让他知道咱们的存在!”安初年说罢,便雄赳赳气扬扬地往前走去。

    唐嘉一把拽住他,问:“你知道十公子的帐篷在哪里吗?”

    “额……”安初年摸了摸鼻子。

    “蠢货。”唐嘉翻了个白眼,率先往前走去。

    安初年嘿嘿一笑,手一挥,招呼小弟们跟上。

    三个小跟班连忙跟上。

    十公子一人猎杀兽群的壮举,不止让还滞留在围猎场的千金们惊讶无比,更甚者连皇上都惊动了,当晚简麟天便招了前去探查的侍卫长,让侍卫长仔细地把之前所见描述了一番,随后沉吟了片刻,便吩咐侍卫长在第三日围猎结束之时,带十公子去见他。

    至于安初年等人,还未走近苏千澈的帐篷,便被帐篷外一头眸光森冷的银狼给瞪了回去。

    银狼王今日驱赶野兽立了大功,它像常胜将军一样,在帐篷外悠然地踱来踱去,仿佛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不时有探究的目光看过来,却无一例外在银狼王幽冷的目光中败下阵来,灰溜溜地离开了。

    月朗星稀,森林里经过一场激战之后,显得难以言喻的阴森,浓郁的血腥气迟迟不散,一些以尸体为食的鸟类在森林上空盘旋,发出凄厉的鸣叫声,连月光都被黑压压的鸟群遮挡,地面显得有些暗。

    一道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在林间快速穿梭,黑影踩在树枝上,纵身一跃,便跳到数米外另一颗大树的树枝上,很快,黑影便来到了傍晚兽群全军覆没的地方。

    黑影蹲下身,修长的手指从宽大的袖袍中伸出,仔细查看了尸体的伤口,连续查看了几具尸体之后,黑影站起身来,阴暗的月光里,斗篷下的下半边脸皮肤白皙,水色薄唇微勾起浅浅的弧度,声音轻浅如薄雾,“果然是你。”

    语罢,黑影便再次快速消失。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十公子的壮举让众人或兴奋或震惊或气怒得睡不着觉,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人感叹无比。

    夜阑人静之时,一声低沉的怒喝在某座帐篷里响起:“滚!”

    声音虽低,可在寂静的夜晚却传出去很远,让无数本来心里就不平静的人瞬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来,纷纷拉开帐篷,把头往外探去。

    却见距离最中央皇上所在的帐篷最近的一座帐篷里,亮起了灯笼,一人披头散发,一手掩嘴,一手抱着衣服跌跌撞撞地从帐篷里跑出来,那人两条雪白藕臂露在外面,身上也穿得清凉,甚至能看到肩膀上若隐若现的肌肤。

    女子似是在哭泣,压抑的低泣声在夜色中显得极为凄楚。

    可是,却没有人为那个女人感到同情,反而全都把心提了起来。

    那是璃王殿下的帐篷!谁这么大胆,竟然敢给璃王殿下送女人,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那……那个……好像是相府六小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