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36 怎么补偿

时间:2018-04-15作者:一株小葡萄

    夜很静,那人仿若低语的声音,却轻飘飘地送进了偷看的众人耳朵里。

    什么?苏六小姐?!

    竟然是苏六小姐?!

    众人不敢相信地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一看,果真有些像是苏六小姐啊!

    这……这苏六小姐难道是吃错了药,不然怎么会到璃王殿下帐篷里去?!

    曾经有人不信邪,送了女人到璃王府邸,可那女人很快便被扔出来,而扔出来之时,已经是一具尸体!女人死状极惨,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让不少看到的人晚上集体做噩梦。自那以后,再没有人往璃王床上送女人,可现在,苏六小姐竟然如此大胆,简直就是在挑战璃王的底线。

    苏六小姐不是寻常女子,身为相府千金,璃王殿下不会直接杀了她,可若是寻常情况下,为了相府和苏六小姐的颜面,璃王殿下必然不会声张。可刚才璃王殿下竟然直接低喝出声,让苏六小姐当众出丑,必是因为璃王殿下对此事恼怒无比,简直一点情面也不给相府留。

    见那女子跌跌撞撞地跑远,消失在夜色中,众人一阵唏嘘。

    这相府三位千金,前有苏三小姐投怀送抱,后有苏四小姐魔音灌耳,现在苏六小姐竟然还直接半夜进了璃王的帐篷,这相府,难道是魔障了,怎么平日里风评极好的三位小姐,现在却都在秋猎上出了事?

    仅仅几日时间,相府三位小姐的名声算是毁了个彻底。

    “嘿嘿嘿嘿。”安初年发出渗人的笑,在唐嘉耳边低声说道:“小唐子,你说的相府三位千金,好像都很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唐嘉身体抖了抖,摸着鼻尖尴尬无比。

    他向好友极力推销的三位女子,竟然都出了事,难道他是乌鸦嘴?

    “哼哼,还是小爷的阿媛好,她是多么的率真,多么的**~”安初年闭着眼,一脸享受的表情。

    “呕……”

    “哇,小唐子,你怀孕了?告诉我是哪个天杀的干的,小爷我一定替你报仇!”

    唐嘉: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蠢货?

    帐篷里,简璃一身整齐的雪白长袍,微侧着头,手臂撑在轮椅扶手上,手指缓缓摩挲着面具上的殷红泪饰,桃花般粉嫩的薄唇边,勾出一抹惊艳尘世的笑。

    暗金色瞳孔里缓缓闪过一道淡金光芒,男子薄唇轻启,薄冰碎雪的清雅嗓音从齿间传出:“叫人把床单烧了,去唤阿十过来。”

    云烨低声应了,走出帐篷时,才反应过来,主子为何要唤苏小姐?难道,主子被勾动了凡心,想要让苏小姐近身伺候?

    主子终于开窍了?!想到此处,云烨便觉得步伐都轻快了起来。

    傍晚时轰动了整个营地,让无数人睡不着觉的苏小姐此刻正睡得昏天黑地,云烨等了近一刻钟,却丝毫没有觉得不耐烦,主子终于开窍了!只是想起来他都想要偷笑。

    “云烨,你家主子找我什么事,不知道打扰人睡觉是十恶不赦的事情吗?”苏千澈睡觉之时亦没有卸妆,此刻依旧是俊秀少年模样,外衫不整,披散着头发,或许是睡觉是没有注意,额前一小撮头发有些调皮地翘了起来,少年随意压了压,放开手便又翘了起来,她便不管了。

    云烨的脸在黑暗中红了红,小小声说道:“苏小姐,那个,主子……嗯……”因为是第一次嘛,可能会有些猴急,也可能会找不到门路,可是,“主子年轻气盛,若是不小心……”弄疼了你,“你一定要多多担待……”

    咳咳,云烨的脸更红了,这样说,苏小姐应该会懂吧?

    不对,苏小姐还是未出阁的少女,怎么会懂?

    苏千澈斜睨他一眼,见他一脸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才道:“嗯……本公子也年轻气盛,若是不小心……”误伤了人,“你也不要难过。”

    说罢,懒洋洋地进了简璃的帐篷。

    听到她的话,云烨顿时全身僵直,跟被雷劈了一般。

    苏小姐什么意思?不小心什么……不小心弄伤了主子?!难道……难道她想……强了主子?!

    这样的猜测,让云烨如同五雷灌顶,站在帐篷外吹着冷风,许久都反应不过来。

    “璃王殿下,大半夜地叫我过来有何事?”苏千澈打了个哈欠,直接在桌案一侧的座位上坐下来,双眸半阖,一副将醒未醒的懒散模样。

    简璃坐在桌案后,看着少年朦胧的睡眼,以及额前那一小撮头发,轻笑,笑容融化了冬日里的雪花,“阿十,刚才发生的事,你可知晓了?”

    “嗯?何事?”少年长长的睫翼轻颤,懒声问道。

    男子目光探究地望向她,似是在判断她话的真假,片刻,男子推着轮椅过来,停在少年身前。

    轮椅比之少年身后的椅子高一些,简璃微微倾身,修长的身体在烛火下打出浅浅的影子,投射在少年身上。

    男子暗金色双眸带着浅浅微芒,看进少年慵懒微阖的眼眸,“刚才,有一位女子,进了本王的帐篷。”

    “哦。”苏千澈眸底依旧朦胧,没有丝毫波澜,“璃王殿下风姿绝世,有女子前来观瞻殿下的风姿,再正常不过。”

    “那么……那位女子上了本王的床呢?”男子性感悦耳的嗓音里似带着笑意,声音轻柔如风,“阿十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少年听到这话,总算掀了掀眼睫,半朦胧的水眸里映着简璃橘黄色烛火下的剪影,男子因为背光,脸部轮廓有些暗,一双淡金色双眸却依旧美得令人窒息。

    “璃王殿下清逸绝尘,有女子想爬殿下的床,再正常不过。”少年再次道。

    简璃闻言,靠得她更近了些,少年甚至能看到男子隐藏在面具下长而卷的睫毛。

    男子眼底似划过浅浅笑意,突然伸手,手臂揽住窝在椅子里的少年,下一刻,少年身体一转,直接坐进了男子怀里。

    少年并没有坐在男子腿上,身体虚虚悬在男子上方,身下是男子坚韧有力的臂弯,鼻端是男子淡淡清雅的冷香,少年微眯了眯眸,手指抬起男子近在咫尺的完美下颚,脑袋前倾,双眸看进男子眸底,声音低哑地问,“璃王殿下,这是要干什么呢?”

    简璃笑了笑,落花般的轻柔,“本王这里有床,阿澈可以躺着,为何要坐着?”

    温香软玉入怀,少年身上带着独特的气息,说不出什么味道,却格外好闻,让男子心底没来由地一阵躁动。

    “也对。”苏千澈点点头,任由男子抱着她,把她放到床上。

    女子的娇躯已经离开,怀里却似还残留着她身上微微的暖意。

    简璃低下头,看着床上少年慵懒的模样,轻笑,“阿澈,刚才有一女子上了本王的床,本王气怒无比,把她叱了出去,现在,估计大半个营地都在议论此事。”男子右臂曲起放在床上,手背撑在脸侧,声音低雅带着细细磁性,“阿澈,你可知,那个女人,是谁让她来的?”

    苏千澈歪了歪头,懒洋洋看他:“我怎么知道,或许是她自己的意思。”

    “哦?是吗?”简璃薄唇一开一合,缓缓道,“那女子说,是一位名叫‘十公子’的人告诉她,本王喜欢主动的,越主动越好。”

    “阿澈,这件事情,你可知情?”

    暗金色眼底似有冰冷的无机质冷芒划过,空气都似凝滞起来,男子嘴角的笑意却越发轻柔。

    面前的男人压迫感太强,苏千澈眨眨眼,睡意醒了大半,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她会当真。”

    “玩笑?”简璃凤眸危险地眯起,靠得女子更近了些,低声道:“你可知上一次送本王女人的人,现在是什么下场?”

    苏千澈再次眨眼,长长的睫翼颤了颤,眼前是男子银白色带着冰冷金属质感的面具,面具上的暗红花纹在橘黄色烛火下显得妖冶无比。

    “大概,坟头草已经有一丈高了?”苏千澈一本正经地猜测道。

    “呵……”男子似被她逗笑,轻笑出了声,眸底淡金色暗芒也消散些许。

    “坟头草是没有,不过是成了枭鹰的饵料。”简璃笑道,“本王还听说,有人说本王……不行。”

    “是吗?”苏千澈勾唇,笑得毫无压力。

    简璃眸底闪过暗光,声音磁性低哑:“阿澈,不如现在便来试试,本王行不行?”

    男子声音低沉,不时散发出来的气压危险无比,目光极具侵略性,眸中暗光似要把她整个吞没。

    苏千澈呼吸一滞,看起来,他不像是开玩笑,似乎真的惹恼他了。

    暗自衡量一番,她可不想为这种小事与深不可测的简璃打一番。

    半褪了懒散模样,少年坐起身来,很是严肃地问:“璃王殿下,你叫我来,所为何事?”

    男子抬起头看她,轻笑,“你想借本王之手,给那苏六小姐一些教训,本王为了配合你,不惜与丞相府翻脸,甚至连本王的名声都不顾,如此大的牺牲,阿澈准备怎么补偿本王?”

    苏千澈嘴角抽抽,璃王殿下,你有什么名声?

    揉了揉额角,苏千澈道:“原本我只是想让她吃些苦头,却没想到殿下做得这么绝。”

    她原本只是想稍微教训一下苏凝雪,若简璃暗中处理掉此事,即便苏凝雪会觉得羞愧,却也无人知晓此事,对她的名誉也不会有太大损失,却不曾想简璃如此绝情,仅仅一个字,便让苏凝雪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简璃的魔鬼称号,果然名不虚传。

    “阿澈是在责怪本王?”简璃微眯起眼。

    “没有,殿下处事果决,手段狠辣,我很是佩服。”苏千澈否认道。

    “那么,阿澈便好好想想,准备怎么补偿本王。还有……”简璃看着她,嘴角笑意甚浓,“阿澈送女人给本王之事,本王必会报答。”

    “怎么报答?”少年黑眸似亮了亮,慵懒的神情也带上了一丝兴奋,“难道王爷要送男人给我?不过我很挑,没有司美人那样的美貌,王爷便不必送来了,晏大夫那样的,也可,若是天酆第一美人楼庭兮,那自然再好不过。”

    “呵,阿澈现在的身份可是男子,即便要送,也该送女人。”简璃似笑非笑,一双淡金色眸子几乎全被暗光覆盖。

    “无妨,只要是美人就行。”少年笑眯眯地说道,看到男子嘴角笑意越发轻柔,少年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道,“天色已晚,我先告辞,回头见。”

    说罢,少年从床上跳下,一溜烟跑开了。

    男子眸光跟随着少年背影,一朵昙花般的笑容在嘴角一闪即逝。

    竟然敢往他的床上送女人,果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回到帐篷里,苏千澈又恢复了慵懒模样,瘫在床上,眸底漆黑一片。

    简璃很危险,从第一眼看到他时,她便知晓,他的危险程度,不亚于皇甫溟,甚至,比之更甚。

    “公子……”一个呆呆略带稚嫩的声音在帐篷外响起,打断了少年的思绪。

    “进来。”

    帐篷被掀开,红发男孩抱着小枕头走到床边,头顶上的呆毛微微弯着,小小的嘴唇轻抿着,似有些苦恼的模样。

    苏千澈抬手揉了揉男孩脑袋,声音不自觉地放柔,“怎么了?”

    男孩浅紫色瞳眸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小十六有心事了?”少年轻笑,抬手刮了刮男孩挺秀的鼻梁。

    男孩樱桃般的唇抿得更紧了些。

    苏千澈把男孩的小枕头放到床上,轻声道:“不想说便不说,睡觉吧。”

    男孩点点头,坐在床前,趴在小枕头上,便闭上了眼。

    ……

    苏府小姐帐篷内,苏凝雪全身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低声抽泣,女子双眼通红,显然已经哭了许久。

    “小姐,您别哭了……”丫环红蝶不知该怎么劝她,只能跟着着急。

    “呜呜……”苏凝雪哭得更凶,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

    忽然,帐篷被掀开,苏风言满脸怒色,大步走进帐篷,径直走到床边,怒喝道:“你这个逆女,给我起来!”

    苏凝雪抽泣着坐起身,委屈道:“爹,女儿……”

    “啪。”

    清脆的响声在帐篷内响起,被狠狠打了一巴掌的苏凝雪脑袋都被打得侧了过去,她捂着脸,转过头不敢相信地看着苏风言:“爹……您竟然打女儿……”

    看到眼前女儿双眼通红的模样,苏风言再大的怒气也消了不少,他收回手,双手背在身后,怒声低喝道:“打的就是你!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璃王都敢去招惹!你是不是嫌你的两个姐姐丢的脸还不够大,嫌相府脸面还没有被你们丢尽!”

    说着说着,苏风言刚消下去一些的怒火再次膨胀,看着苏凝雪一脸委屈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干脆直接转过身去,不看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

    苏凝雪的脸火辣辣地疼,她却不敢再哭诉,只低声抽泣道:“爹,女儿不是故意的,女儿是听信了别人的话,才会如此,女儿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你可还是三岁小孩,别人说什么你都信!璃王殿下是什么人,你不知道?!曾经有女人想要爬璃王的床,直接被璃王剥了皮扔出府!你是嫌命太大,活得太长了!”苏风言暴怒,这种如此明显骗人的假话,她竟然也信,简直愚不可及!

    “爹,女儿……女儿只是想试一试,若他的话是真,女儿不仅能进入璃王府,还能挽回姐姐们的名誉,即便不是真的,想来璃王殿下也会顾忌相府名声,不会把此事宣扬出去,女儿没有想到,璃王竟然会……会……”苏凝雪说着,便又掉下泪来。

    “愚蠢!以璃王的行事作风,岂会顾忌他人颜面!”苏风言依旧愤怒无比,却也恢复了一些理智,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璃王与相府无冤无仇,相府还送了一个女儿给璃王,应该有些交情,怎么会让苏凝雪如此难堪?

    难道是苏小七搞得鬼?

    苏风言摇摇头,绝对不可能,璃王殿下的想法可不是谁可以左右的,更别说是一个小傻子。

    “是谁告诉你,让你做出如此丢脸的事情的?”苏风言眉头紧皱,沉声问道。

    “爹……是……是璃王殿下的侍卫,那位十公子。”苏凝雪咬了咬唇道,也是因为璃王对那十公子特别,所以她以为十公子很了解璃王殿下,虽然质疑十公子的话,她却也信了半分,就是这半分,让她想要孤注一掷,若是能成功,她以后就是璃王妃,谁还敢瞧不起她?

    “十公子?”苏风言眉头皱得更紧,随后冷哼一声道:“这个叫十公子的人来历不明,谁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

    “十公子怎么了?”冰冷的声音响起,帐篷内似刮起了一阵阵寒风。

    苏凝雪见缓步走进来的玄衣男子,连忙开口道:“大哥,是那个十公子,是他乱说,害雪儿听信了他的话,才会……才会……”

    苏煊铭眸光冰寒,声音沉冷,“她可让你去了?”

    苏凝雪抬头,不敢相信地看向一身寒意的男子,她都如此模样了,大哥不仅没有安慰她两句,竟然还维护一个害她脸面丢尽的人?

    苏风言也是皱眉看着苏煊铭,沉声道:“不管如何,此事是由十公子挑起,璃王奈何不得,一个小小的侍卫,却容不得他撒野!”

    “是十公子找到你,告诉你璃王的喜好?”苏煊铭却看着苏凝雪,眸中蓝光幽幽闪过。

    苏风言转头,看向苏凝雪。

    苏凝雪一噎,她怎么可能告诉他们,是她自己趁着没人之时悄悄进了十公子的帐篷?

    不管是不是她找的他,这件事,本就是十公子的错,都是他的错!若他没有说谎,她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大哥,雪儿受了如此委屈,你竟然还维护一个外人。”苏凝雪哭得梨花带雨,双眼通红像兔子一样,可怜兮兮地控诉着。

    “行了,不必再说,那十公子,爹自会处理,明日一早,你便随侍卫回去,与你两位姐姐,去看看你的七妹妹,与她好好相处,若是可以,让她在璃王面前美言几句。”苏风言皱眉说道,虽然他并不认为此事与苏千澈有关,可即便只有一点点可能,他也不会放过。

    说道苏千澈,苏凝雪顿时尖叫出声,“什么?和那个小贱……”

    冷风嗖嗖吹过,苏凝雪骤然住了嘴,咬牙低声道:“大哥,雪儿才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如此对雪儿?”

    “为何要让雪儿去讨好七妹妹,她一个傻子,有什么本事!在璃王面前美言?璃王会听她的?!”

    她都把自己送给了璃王,璃王却不屑一顾,现在却说小贱人的话有用,这分明是把她的伤口狠狠撕开,再在上面泼上烈酒!

    苏凝雪目光里满是恨意,却被她藏得很好。

    “放肆,不许胡说!让你去你就去!”苏风言怒喝道,璃王都亲自来苏府接苏千澈了,难道她们还看不清苏千澈在璃王心中的地位?

    若是换一个女子,璃王会亲自接人吗?!

    苏凝雪不说话了,眼泪却扑簌簌地往下掉。

    苏风言更觉烦躁,两个姐姐才出了事,她就不能安分一点,总是给他惹事!出了这种事,若没有解决好,她以后还如何嫁得出去!

    现在却还在他面前耍小孩子脾气,以前对她们真是太过宠爱了!

    “行了,好好收拾收拾,明天离开,回去之后都安分点,若是再惹事,爹也保不了你!”苏风言沉声说罢,便看向身后的苏煊铭道,“煊铭,你随我一起,去拜见璃王。”

    苏煊铭微微点头,随苏风言走了出去。

    两人走后,苏凝雪目光里的怨恨仿若化为了实质,十公子,小贱人,都怪你们,都是你们的错!

    仅仅一夜,苏六小姐爬了璃王殿下的床被赶出来的消息,便随着风吹出围猎场,吹进了京都城内,甚至被苏丞相刻意压下的苏三小姐和苏四小姐在宴会上出丑的事情也如雨后春笋般,传遍了整个京都。

    苏府,大夫人和梦姨娘丽姨娘正在凉亭里喝早茶,三人都装扮得极为精致,喝茶动作也是高贵优雅。

    “秋日宴已经过去三日,也没有消息传回来,不知怡儿她们情况如何了。”丽姨娘喝了一口茶,轻声道。

    “以怡儿的琴技,必然没有能超过她的人,秋日宴上肯定是大放异彩,只要得到皇上首肯,怡儿的太子妃之位,也是指日可待。”梦姨娘温柔笑道。

    大夫人用手帕擦了擦唇角,娴雅地开口道:“若是不出意外,怡儿的琴技确实无人可比。至于烟儿和雪儿,也各有出众之处,此次秋日宴,正是让她们施展才能的好机会。”

    两位姨娘都赞同地点头,脸上噙着笑意,似是已经看到三人在秋日宴上一鸣惊人,吸引了无数人目光的一幕。

    “对了,颜姐姐,听说那小傻子这段时间一直在璃王府,从未出来过,更是没有去参加秋日宴。”丽姨娘轻皱黔眉,若是那小傻子一直待在璃王府,她们的计划要如何实施?

    大夫人把茶杯端到嘴边,轻吹一口气,才缓缓道:“璃王不可能一直让她住在府里,等这段时间风波过了,咱们便把她接回府,还未出阁的姑娘,住在男子府上,成何体统。”

    “前两日,我去问了阿哲,大致知道了刺杀小傻子的是什么组织。”

    两位姨娘眼睛一亮,大夫人方忆颜的小弟方明哲是地煞门门主,对江湖上的组织自然是极为了解。只要小傻子从璃王府出来,想要解决她,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那些人出手,竟然还让小傻子逃脱,看来,这个小傻子隐藏得很深。”大夫人又道。

    梦姨娘皱了皱眉,猜测道:“颜姐姐,会不会是他们夫妻在暗处留给小傻子的护卫?”

    苏千澈的父亲苏风辞不喜朝堂,早年便离家,在江湖上结交了一大群狐朋狗友,若是他派了护卫在暗处守护小傻子,那些杀手想要刺杀她,确实有些难度。

    “苏风辞的护卫?”大夫人轻哼一声,他倒是给小傻子留了不少护卫,却早在几年前便被某个神秘组织全部解决,现在小傻子身边,除了一个身份特殊的十一,没有任何其他暗卫。

    三人正说话间,一个小丫环急匆匆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大夫人……梦姨娘,丽姨娘……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丽姨娘轻叱,“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丽姨娘,真的不好了!”丫环惊魂未定,急声道。

    “行了,喘口气,好好说话。”梦姨娘也道。

    “出事了!四小姐,三小姐和六小姐,都出事了!”丫环连连道,又快速把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丫环的话,三位夫人手中茶杯齐齐掉在石桌上,茶杯被摔碎,茶水流了一地。

    梦姨娘两眼一翻,软软地往地上倒去。

    “梦姨娘!”在旁边候着的丫环嬷嬷连忙把梦姨娘扶起来,手忙脚乱地为她顺气。

    大夫人和丽姨娘妆容精致的脸上也褪了血色,双手都忍不住颤抖。

    “你……你刚才说什么?”梦姨娘幽幽转醒,喘着气问道。

    丫环不敢隐瞒,连忙又说了一次。

    梦姨娘一听,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再次晕过去。

    “她怎么那么糊涂啊!”梦姨娘哑声说道,一句话说完,便再次瘫了下去,仿佛这句话便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把她扶进屋里去。”大夫人沉声吩咐。

    下人们又七手八脚地把梦姨娘扶进屋,她脸色惨白,仿佛整个人瞬间便老了十几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丽姨娘低声喃喃,六神无主。

    “此事一定要彻底查清楚,是谁敢对相府动手脚!若是查出来,必要让他万劫不复!”大夫人脸上端庄尽褪,眼底恶毒毫不掩饰。

    “颜姐姐,谁会对相府动手?是针对老爷还是三个孩子?”丽姨娘茫然地问道。

    “不管是针对谁,都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大夫人咬牙说道。

    “对,咱们不能吃这个哑巴亏!”丽姨娘也咬牙道。

    秋猎还未结束,整个京都却已经沸腾起来,相府三位小姐不仅在秋日宴上‘一鸣惊人’,更甚者连璃王殿下的床都敢爬,简直惊掉了京都几乎所有人的下巴。

    前有相府七小姐在大街上与野男人同游,后有相府另外三位未出阁的小姐做出如此有损颜面之事,整个相府的脸面在一夜之间全部丢尽,无数人讨论相府子女的作风有问题,连身为大少爷的苏煊铭都受到了影响。

    相府内波涛汹涌,对外却是一句辩解也没有,三位小姐在凌晨时分悄悄回到相府之后,便闭门不出,除了三位夫人,甚至连府里的丫环都难以见到三人。

    却在这时,一位自称是怀王贴身侍卫的黑衣男子来到相府,声称要见老夫人。

    老夫人在得知三人出事的消息之后,也是气得躺在床上,丫环青橘和另一个嬷嬷在旁伺候。

    侍卫行礼之后,便说明了此次前来的目的:“我家王爷担心苏七小姐,想让属下去见一面,并为苏七小姐带一些东西,可璃王有吩咐,不准王爷的人去见苏七小姐,属下便想来寻青橘,想来青橘身为苏七小姐的贴身丫鬟,护卫们会让她进去。”

    青橘眼睛一亮,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小姐,现在若是能去见一面,或许小姐还会把她留在身边呢!

    老夫人沉默了片刻,道:“你家王爷真是如此想的?”

    侍卫道:“老夫人,王爷对苏七小姐的心思,天地可鉴,否则王爷怎么会为了苏七小姐,在接风宴上当众顶撞皇上和璃王?”

    老夫人招来青橘,让她扶着她坐起来,目光威严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侍卫,“若真是如此,璃王来接澈儿的时候,怀王为何没有现身?”

    侍卫被老夫人威严的目光看得微低下头去,沉声解释道:“当时王爷本是要来苏府,是王爷的母妃,容妃娘娘极力阻拦,娘娘说,璃王殿下战胜归来,于国功不可没,王爷不可为了此事,与璃王殿下当面起冲突,只需让苏七小姐在璃王殿下府上做客几日,便把她接出来。”

    “可前些日子王爷去璃王府,却被侍卫拦在府外,璃王闭门不出,王爷也无可奈何,便让属下带青橘去见苏七小姐。”

    老夫人看了侍卫片刻,叹一口气道:“柳侍卫,你带老身一句话给怀王,澈儿只是一个弱女子,还望王爷手下留情。青橘,你随他去吧。”

    “是,老夫人。”青橘高兴地应道。

    两人出了相府,柳侍卫才暗自擦了擦汗,苏老夫人难道看出什么来了?

    “柳侍卫,你家王爷真的对小姐有意?”青橘一边走往璃王府走,一边轻声问道。

    小姐与怀王殿下有婚约在身,若是怀王真的喜欢小姐,那小姐以后的日子,肯定会比现在好过许多。

    柳侍卫没想到小丫头竟然问出如此大胆的话来,愣了片刻才道:“王爷说了,必定会娶七小姐。”

    “真的吗?”青橘抬头,大眼睛闪亮闪亮地看着柳侍卫。

    柳侍卫被少女闪亮亮的眼睛看得有些招架不住,毕竟他也不了解王爷,不知道王爷对苏七小姐是真心还是假意。

    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实话,只是摸了摸鼻梁道:“自然……是真的。”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小丫头顿时高兴起来,“那真是太好了!”

    一路上,青橘都极为高兴,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小姐身边。

    两人来到璃王府外,青橘兴高采烈地对站在门口的侍卫道:“奴婢是苏七小姐的贴身丫鬟青橘,侍卫大哥,能不能让奴婢见一见小姐?”

    侍卫抱剑冷眼看她:“苏七小姐已经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