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无敌懒妃 137 山有木兮木有枝

时间:2018-04-16作者:一株小葡萄

    离开了?柳侍卫愣了愣,王爷所料并不是如此,璃王府的侍卫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那我家小姐去哪里了?”青橘急切地问道。

    “无可奉告。”守卫高冷地说道。

    青橘一听更急,“侍卫大哥,能不能告诉我我家小姐的下落,我很担心她。”

    守卫扫一眼小丫头身后的柳侍卫,哼,想借此机会替怀王打听苏七小姐的下落?没门!

    遂一脸骄傲地说道:“你家小姐有我家主子护着,你担心什么?”

    这话可是烨哥说的,烨哥一直随身伺候主子,说的话肯定是对的,怀王想和主子抢人?做梦!

    “啊?”青橘小脸上一片茫然,他家主子?不就是璃王殿下么?璃王殿下也护着小姐?

    “赶紧离开这里,璃王府可不是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丫头可以进的。”璃王府除了苏七小姐,从未出现过任何女人,若是他把这个小丫头放进去,或许明天枭鹰的食物就是他了!

    “可是……”可是,小姐也是细皮嫩肉的啊!

    柳侍卫知道无法从守卫口中得到任何消息,便对青橘道:“你先回苏府,你家小姐暂时不会有事。”

    “哦。”青橘咬了咬唇,眼底却是一片担忧。

    围猎场,帐篷里,苏千澈正懒洋洋地睡着,昨日的猎物够她获得此次秋猎的冠军,所以她丝毫不着急。只等明日回京,便去隆林街驯服那一群逃兵。

    浅眠的苏千澈是被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惊醒的。

    营帐外,几个人满头大汗地扶着俞志烽,俞志烽脸色惨白,满脸的汗水,左臂齐肩断掉,断口处极不平整,像是被什么东西用蛮力硬生生扯去。

    断臂处已经被白色绷带包扎起来,绷带却全被血水浸湿,一滴滴鲜红血液从绷带下方滴落。

    “快,快叫大夫过来!”一人焦急地喊道。

    不过片刻,晏大夫便提着药箱走出来,抬手便要解开俞志烽的绷带,伤口。

    俞志烽已经痛得快要晕厥过去,看到眼前不认识的大夫,却依旧低喊道:“你……你是谁,走开,给我叫御医来!”

    晏景修的手顿住,眸光却依旧温和。

    “你是什么人,站远一点,别耽搁了御医治疗!”扶着俞志烽的一人附和道。

    “快滚开,若是妨碍了三哥,唯你是问!”另一人低吼道。

    晏景修温和一笑,站得更远了些,“那晏某便不打扰了。”说罢,便提着药箱往回走去。

    “御医呢?御医在哪里?”那人急声问道。

    一龙虎卫走过来,冷声道:“皇后娘娘身体抱恙,御医正在为皇后娘娘医治。”

    真以为自己多能耐了,竟然在此处如此大呼小叫。

    “刚才那位可是京都有名的晏大夫,医术比之御医也不遑多让,你们却让他走了,现在就慢慢等着吧。”护卫说完,便不理会几人,径自走了。

    “啊?这……”

    “这什么,快去请晏大夫啊!”

    又过了一会儿,去请晏景修的人回来了,磕磕跘跘地说道:“晏大夫说,说他医术不精,让俞公子另请高明……”

    俞志烽听言,气急攻心,白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嗷吼~”森林里,忽然响起一声高昂的狼嚎,苏千澈眉头微皱,听声音,像是阿璃的吼叫,难道阿璃出事了?

    与阿璃一起的,还有,小十六。

    苏千澈从床上翻身坐起,抬起右手看了一眼,掌心一个血色印记若隐若现。

    少年闭了闭眼,再睁开,没有片刻犹豫,速度极快地穿好衣服,便向森林里赶去。

    森林内,银狼王躺在地上喘着气,浑身银白色毛发都沾上了暗红血色,左前腿上,一只长箭直接贯穿左腿,鲜血汩汩流出。狼王身侧,红发男孩右臂也被一只长箭射中,男孩小脸苍白,浅紫色双眸里紫光萦绕。

    一人一狼周围,数十个烟衣人把他们团团围住,简泽彦与皇甫溟骑着马,看向包围圈内的猎物。

    “哈哈,本以为把苏七小姐引过来还需要费一番功夫,没想到你们自动送上门来,真是天助我也!”简泽彦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女人,在京都掀起了那么大的风浪,甚至还有杀手特意去刺杀她,璃王和怀王也对她如此特别,她身上必然有什么大秘密,若是他能借此机会抓到璃王的把柄,即便是身为战神的璃王,他又有何惧?

    即便苏千澈对璃王和怀王来说无甚用处,他也可以把苏千澈献给皇甫溟,皇甫溟对她,可是极为有兴趣的。

    十六左手握着菱形小剑,眸光扫向周围的烟衣人。

    “小子,你还想逃?一会儿你家小姐来了,若是找不到人,可要担心了。”简泽彦骑着马在男孩面前走来走去,狭长的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所以,你还是乖乖在这里等着,本皇子不过是请你家小姐到府上做客,不会伤害她的。”

    “现在,你便好好配合,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否则,本皇子可不知道会对你家小姐做什么。”

    红发男孩眼底紫光丝毫不减,甚至还有变浓的趋势。

    简泽彦见状,皱了皱眉,道:“你若不听话,本皇子便杀了这头畜生!”

    这个怪异的小子,在那么多人的包围下,竟然还杀了他的几个暗卫,他不能掉以轻心。

    十六握剑的手指收紧,眸中紫光缓缓散去。

    皇甫溟抬手摩挲着左耳上的十字耳钉,眸中一丝不耐。小东西怎么还不来,好无聊啊。

    森林中,苏千澈身形快如闪电,在林间穿梭,如一道光,身影一闪而逝。

    很快,不远处的血腥味变得很浓郁,想来快到了。

    少年沉烟的眸底闪过一道血色红芒,纵身从树梢跳跃而起。

    忽地,右手上传来一阵剧痛,又从手臂传到大脑和全身,仿佛有无数根针从身体上扎进去,苏千澈脸色骤变,猛然捂住嘴,身体一滞,便如断线的风筝,在半空垂直落下,狠狠地砸向地面。

    少年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又艰难地扶着一棵树站起,脚步踉跄地往前走。

    嘴里的鲜血从左手指缝中疯狂涌出,少年露在外面的皮肤变得通红,仿佛血管都要爆炸开来。

    不,不要那么快,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

    小,十六,等我。

    “噗……”忽然,苏千澈猛地吐出一口血,仿佛受到无形的牵引,少年脸上,颈上,手上,只要是能看到皮肤的地方,像是被无数细小的利刃切割开,鲜血从伤口缓缓渗出,不过片刻,少年全身衣服被染红,瞬间便成了血人。

    剧烈的痛让苏千澈全身痉挛,她甚至连皱眉的力气都没有,颤抖着又往前走了两步,终于不支,倒在地上。

    鲜血不断从苏千澈身上各处流出,嘴里更是不断溢血,很快,少年身下便是一大滩血水。

    不远处,皇甫溟鼻子忽然轻轻动了动,赤色眼眸划过一道暗色血芒,身体一动,便在马背上消失。

    不过片刻,便来到浓郁的血腥气散发出来的地方,皇甫溟看到不远处血泊中的少年,瞳孔猛然缩了缩。

    仅仅一念之间,皇甫溟便来到少年身边,少年蜷缩着的身体不停的抽搐,无数鲜血像是流不尽一样从她身上各处涌出,少年再没有了慵懒恣意的模样,剧痛让她连细微的表情做不到。

    “啊……”苏千澈闭着眼,无意识的痛苦呻吟从喉咙里发出,蜷缩的身体缓缓拉伸,脖颈微扬,全身细胞撕裂又重组的痛,刻入灵魂深处,仿佛连灵魂都要被一点点撕裂开来。

    少年脸上全是血迹,皮肤裂开,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皇甫溟却一瞬间认出了她。

    皇甫溟迅速点了少年身上各处止血的穴道,却没有丝毫用处,鲜血仍旧不停往外涌。

    “小东西……”男子低声喊道,心里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揪住,没来由一阵慌乱,少年全身都在流血,他甚至不知该如何把她抱起来,放到别处。

    怎么会这样?她是怎么了?

    “哈……”少年再次无意识地低吟,眼角却流出了透明液体,混合在鲜血里,缓缓浸透在泥土中。

    少年浑身的血腥气已经引来不少野兽,它们缓缓围过来,想要瓜分猎物。

    “小东西,忍一忍。”皇甫溟声音有些沙哑,眼底闪过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疼痛,弯身抱起少年,快速寻找隐蔽的地方。

    怀里的少年娇小无比,如同一片羽毛轻飘飘的,完全不像是十四岁女子该有的重量,皇甫溟低垂着眸,看着少年浑身浴血的模样,胸口某处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人用刀一点点凌迟。

    “小东西,告诉爷,你怎么了?”皇甫溟声音低哑地说道,眸底似凝聚着一池血海,“你会没事的,爷不许你死,没有爷的允许,你不准死。”

    男子速度越来越快,风剧烈刮过,男子小心翼翼地护着怀中少年,不让她被一丝风吹到。

    鲜血流了一路,皇甫溟身上完全被血液浸染,雪般白皙的胸口染上鲜红血色,他却丝毫顾不上,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便把少年抱了进去。

    怀中少年越来越轻,皮肤颜色也渐渐变浅,没有一丝血色,仿若透明,仿佛下一刻便会变成光点飘散而去,

    少年的身体也渐渐变凉,皇甫溟眼底血海猛然翻滚起来,沉声吼道:“爷说过,你不准死,听到没有,你不准死!”

    苏千澈却是没有丝毫回应,只有偶尔传出来的痛苦低吟,让皇甫溟知道,她还活着。

    男子小心翼翼地把苏千澈放在地上,正要抬起手,把染满鲜血的右臂擦干净,忽地他的动作顿住,眯了眯眼,似是反应过来一般,看了看自己的手和全身血迹,血色薄唇微勾出邪肆的弧度,低呵一声,“皇甫溟啊皇甫溟,你在做什么?”

    赤色狐狸眸看一眼地上的少年,无尽的血色红芒从眼底涌出,男子撩起一缕少年的发丝,放在鼻端轻嗅,声音低哑邪气地说道:“小东西,你这般任人宰割的脆弱模样,真是让爷一点兴趣都没有呵。”

    “你是想以此博取爷的同情,嗯?”

    没有任何回应,苏千澈身上的血似乎已经快要流尽,流动速度越来越慢。少年的呼吸缓慢而悠长,许久才呼吸一次,胸口的起伏也渐渐变缓,若不仔细辨认,或许会以为她已经死去。

    少年的身体也变得干瘪冰冷下来,全身都已经变得如死亡一般的苍白,唯有一处,在散发着极微弱的白色荧光。

    皇甫溟赤眸眯起,抬起她的右手,掌心处,一朵血红色曼珠沙华正慢慢褪去血色,颜色越来越淡,渐渐由血红变成纯白颜色,雪白色曼陀罗华花瓣散发出点点荧光,渗透进少年掌心,仿佛在滋润少年干瘪的身体。

    皇甫溟血色双眸中闪过一丝兴味,血色地狱之花,竟能变成白色天堂之花,小东西,果然是有趣的小东西啊。

    这么有趣的小东西,爷还没玩够,怎么能让你就这般死去?

    抬起苏千澈右手,薄唇在掌心处的花瓣上轻轻印上一吻,皇甫溟左手在已经擦干净的右手手腕上轻轻一划,一道血丝渗出,鲜血缓缓流了下来。

    “喝了爷的血,便是爷的人,只要爷不死,你便死不了。”男子把手臂放在少年唇畔,殷红的血缓缓流进少年惨白无一丝血色的唇瓣里,“不过,若爷死了,你也必死无疑。”

    “小东西,与爷同生共死,高不高兴?”皇甫溟侧坐在苏千澈身侧,左手把玩着少年已经变得有些枯黄的发丝,薄唇边勾出魅惑的弧度,“小东西啊,爷此次可是亏大了,等你活过来,记得好好补偿爷。”

    “瞧瞧,你这副模样,真是丑。”男子嫌弃地看了苏千澈一眼,随后闭了闭眸,再睁开,眸底血色变得浅了许多。

    而少年眉心,却渐渐浮出三片如同燃烧的小火苗,又如花朵般将绽未绽的浅粉色印记,随着血液流进身体越多,眉心的印记颜色也越发变深。

    像是干涸的土地被滋润,苏千澈的脸渐渐恢复了一丝血色,皮肤上的细小伤口也在缓缓修复。

    只是,少年一直未睁开眼,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

    “呵,小东西,还不醒过来,想要装作不知道爷的救命之恩?爷可不是那么好心之人。”

    皇甫溟低沉带着磁性的嗓音在空旷的山洞里低低传出,躺在地上的少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洞口忽然暗下来,皇甫溟抬眸,便见白衣男子站在洞口,衣袂飞舞,显然是刚赶过来。

    “司尊主,真巧,又碰到了本座与小东西亲热。”皇甫溟说罢便转过头不再看司影,看着地上的少年,还在流血的右手手腕缓缓贴在少年唇上,“真乖,多喝一些,给爷好好记住,是谁救了你。”

    唇上被贴上微凉的物体,苏千澈的唇瓣无意识地动了动。

    “哈,小东西,竟然敢舔爷……”皇甫溟修长的脖颈微微仰起,似是受不了一般发出难耐的低吟。

    司影站在洞口,双眸净透如一波汪洋,眸底却无丝毫情绪,完全不知他心中所想。

    “小东西,你便是勾引爷也无用,爷可不想你刚被救回来,便又被爷做死。”皇甫溟低哑的嗓音带着难言的情动,又过了片刻,他缓缓抬起手,少年惨白的唇上已经沾满了他的血迹。

    血衣男子眸光微暗,他低下头,血色薄唇往少年的唇上贴过去。

    “皇甫溟。”司影的声音清越缥缈仿若在雪山之巅,不过一念之间,便又在耳畔炸响,皇甫溟闷哼一声,薄唇再无法靠近半分,精血损失过多让他无法抵挡司影的威压,一缕鲜血从嘴角缓缓流下。

    “以你对苏小姐的所作所为,足够你死一万次。”司影缓缓走过来,琥珀般盈透的双眸看着皇甫溟,如同看一具尸体一般,没有丝毫人类感情。

    气机牵引,白衣男子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皇甫溟的心口上,让他忍不住又吐出一口血来。

    皇甫溟抬手,用指腹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转过头,微眯起眼看向眼前如神魔一般的男子。

    “那还真是可惜,若本座死了,小东西定然痛不欲生,跟随本座而去。”皇甫溟勾唇一笑,满地鲜红不及他半分妖娆。

    司影缓缓走到苏千澈身边,澄澈的眸底映出少年浑身浴血的模样,琉璃般的双眸渐渐染上一层层暗夜将至的冷光。

    “若她有任何闪失,魔魂殿一干人等,一个不留。”司影眼睫微垂,眸光温和地看着少年缓缓开口,他弯下身,伸手抱起少年,便要往外走去。

    “呵,司尊主,你与简泽轩合作,抢了小东西,做出你们二人不合的假象,既能让皇上放松警惕,又能引出对你不满之人。”皇甫溟轻嗤一声,随即笑得越发邪肆,“你以小东西为饵,想一举击垮你那愚蠢的侄儿,还想就此查出,一直在暗中与你作对的,是什么人。”

    “司尊主,你利用小东西的时候,可有想过,小东西会出事?”

    血衣男子的声音低沉轻缓,如大提琴般优雅动听,却仿佛一把未开封的刀刃,狠狠地割在司影的心口,闷闷地痛,很快鲜血淋漓。

    司影垂眸,看着怀中少年,她看上去睡得很平静,似乎并没有经历过全身都被撕裂,血液被流尽的痛苦。

    见他沉默,皇甫溟嘴角笑意更深,“司尊主,璃王殿下,你为何不告诉小东西你的身份,难道是怕小东西知道你那肮脏的过去?”

    “皇甫溟,别以为本尊不取你性命,你就能在本尊面前放肆!”司影眸中瞬间被浓郁的暗金光芒覆盖,浑身衣袍无风自动,空间仿佛被撕裂,发出轻微却明显的刺啦声。

    男子浑身气势凛冽如天神下凡,又如恶魔降临人间,让人望之生畏。

    皇甫溟却似无所察觉,依旧笑道:“若是让小东西知道你利用了她,不知小东西会作何反应?”

    司影看一眼怀中人儿,薄唇轻启,“从今以后,苏小姐由本尊守护,若本尊再让她受伤半分,愿承受业火焚烧之痛。”

    “司尊主,你是想以此誓言,来封住本座的嘴?”皇甫溟挑眉,轻微的动作,带着别样的诱惑。

    司影只是看他一眼,不再说话,抱着人离开。

    一滴血珠从嘴角滑落,皇甫溟再次抬手,擦去嘴角血迹,赤色眸底闪动着危险的血色光芒。

    司影,你若认真,便输了。

    洞外不远处,云烨正站在一棵树旁等候,见到司影抱着人前来,连忙迎上去,“主子,苏小姐……”

    剩下的话,在看到男子怀中之人时,顿时卡在喉咙。

    这是怎么回事?苏小姐受伤怎么会如此重?这样重的伤,真的是二皇子造成的吗?

    司影再次看了把怀中少年一眼,便动作轻柔地把人交给云烨,“不准让晏大夫以外的任何人见她,若她有半分损失,拿命来抵。”

    说罢,男子又转过身,身影瞬间在云烨面前消失。能让她如此在乎,不顾身体前来解救的,是谁?

    “是,主子……”云烨看着司影消失的地方,心里五味陈杂。

    主子真的动情了。

    这究竟是好是坏?

    云烨摇摇头,只犹豫了一瞬,便抱着苏千澈往森林外赶去。

    二皇子简泽彦有些烦躁,他已经在远处瞪了许久,却不见猎物上钩,难道这两个诱饵分量不够?

    皇甫溟不久之前离开,也是一去不返,此刻他想找人商议一番也不行。

    “小子,你家小姐怎么还不来,难道是不要你了?”简泽彦骑马来到红发男孩身前,用马鞭戳了戳男孩的身体。

    十六被绑在一颗大树上,伤口没有处理,右臂还在缓缓淌血。

    听到简泽彦的话,男孩却是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睡着了。

    “啧,你家小姐的胃口还真不小,这么小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简泽彦冷笑道,皇甫溟不在身边,他说话也没有了顾忌,“还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不过,看起来你家小姐并不重视你啊。”

    男孩一言不发。

    “哼,既然你家小姐不心疼你,那么本皇子也不必手下留情了。”简泽彦说着,甩开手中马鞭,猛地抽向男孩瘦小的身体。

    ‘啪。’

    马鞭重重落在男孩身上,强大的力道瞬间破开男孩的衣服,马鞭接触到皮肤,瞬间皮开肉绽,一道血红色鞭伤横贯男孩整个上身。

    男孩闷哼一声,小脸煞白,额头冷汗如瀑般流了下来。

    “叫吧,用力地叫吧,让你家小姐听到,不然她怎么来救你?”简泽彦说着,又一鞭狠狠抽向男孩。

    男孩浑身都颤抖了几下,却是紧抿着唇,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骨头还挺硬的,本皇子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本皇子的鞭子硬!”说罢,简泽彦扬鞭,一鞭接一鞭毫不留情地抽向男孩身上。

    雨点般的啪啪声响在幽静的森林里,夹杂着男孩不时传出的闷哼声。

    “嗷呜~”银狼王低嚎一声,想要去救男孩,却只是动了一下,便被周围守候的烟衣人再次一箭射在后腿上。

    简泽彦打了十几鞭之后便停了下来,男孩身前已经鲜血淋漓,被打破的衣衫贴在伤口上,惨不忍睹。

    见男孩还是一声不吭,简泽彦不仅没有怒气勃发,反而笑了:“这样的硬骨头,本皇子欣赏得紧,既然你的主子不要你,不如就跟了本皇子。”简泽彦用马鞭抵起男孩下颚,迫使他抬起头来,饶有兴致地看向男孩,“怎么样,跟了本皇子……”

    “呸!”男孩猛地吐了一口血沫在简泽彦脸上,眸底紫色光芒似要把整个眼眸吞没。

    “好,很好!”简泽彦脸色阴沉无比,眼底如同火山爆发开来,怒火熊熊燃烧,“还没有人敢如此对待本皇子!”

    简泽彦放开男孩下颚,握在手中的马鞭猛然甩在男孩脸上,马鞭顶端由坚硬的铁木制成,男孩被打得偏过头去,一道鲜红伤口留在脸上,脸颊瞬间红肿起来。

    “啊!”一声惨叫响彻森林,简泽彦阴沉地笑起来,“现在才知道服软,晚了!”说罢,便要再次举起马鞭往男孩脸上打过去。

    继第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响起来,简泽彦才发现不对劲,眼前的男孩依旧紧抿着唇,惨叫并不是他发出来的,那么……

    简泽彦猛然转过头,却见他带来的数十个烟衣人悉数倒在地上,每一个都从腰部被劈成两段,还喘气的上半身在血泊中抽搐不已,下半身已经脱离身体,几十人惨叫不已,鲜血从断裂处流出,很快便汇成一条小溪。

    简泽彦瞳孔猛缩,这样地狱般的场景,若是发生在对手身上,他会兴奋不已,可这些都是他的人,他们前一刻还是好端端的,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两截!

    “你……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简泽彦强制压抑着心底想要逃跑的恐惧感,惊恐地看着眼前如恶魔般的白衣男子,“本皇子可是皇族,你若敢对本皇子不利,本皇子便诛你九族!”

    司影净透如琉璃的双眸中散发出金属般冰冷的无机质冷芒,手握一柄薄如蝉翼的长剑,剑身宛若透明,此刻剑刃已被鲜血浸染,血珠从剑尖缓缓滴下,滴落在地面,很快便凝聚出小小的一滩。

    在简泽彦惊恐的眼神中,白衣男子缓缓走近,浑身气势毫不收敛,让简泽彦浑身发抖,双腿发软,差点忍不住就要跪下去。

    不,他身为高贵的皇族,怎么能对别人下跪!简泽彦狠狠咬着牙关,抵抗着男子的威压。

    “你……你敢对本皇子不敬,本皇子定饶不了你!”

    白衣男子在简泽彦身前三尺处站定,如花般粉嫩的薄唇轻启,“她,不是你能动的。”

    说罢,扬手,剑光闪过,简泽彦垂在身侧的左手四指从手掌处断开,断掌处切口平整,四根手指齐齐掉落在地上。

    “啊……”简泽彦猛然握住左手低声惨叫,冷汗遍布全身。

    “若有下次,断的,便是你项上人头。”白衣男子眸光净透,声音清冷,若北极之巅悠然而过的飘雪,“滚。”

    简泽彦紧咬着牙关,眼底深藏着恐惧和怨毒,片刻不敢再停留,骑上马便快速逃离此地。

    司影淡淡扫一眼红发男孩,又转头,缓缓走到银狼王身边,声音轻缓如雾:“不仅不能保护她,还连累她受伤,你们,都不必存在。”

    男孩听言,刚才还一脸倔强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眸子里再次被茫然覆盖,小小的牙齿轻咬着嘴唇,眼睛有些红红的,像一只委屈的小兔子。

    银狼王冰蓝色眼眸中闪过人性化的恐惧,低声哀嚎几下,似是在解释什么。

    “你们本来藏在远处,想要看看他们有什么计划,却不料一头熊追着几个蠢货,你们躲闪不及,以致暴露了你们的行踪?”司影的声音清冷,如飘散在风雨中的薄雾,“之后,便被……皇甫溟抓住?”

    “吼~”银狼王再次低吼一声,似是同意男子的话。

    “呵,几个蠢货都避不开,留你何用。”司影缓缓道,眸中无半丝情绪,比之银狼的兽瞳还要无情。

    “嗷吼~”是皇甫溟太过厉害……

    司影没有再听银狼王的解释,缓缓抬手,几乎透明的剑身在半朦胧的光影里发出锃亮的光芒。

    “等……”身后,红发男孩轻喊一声,“是……是我……”

    男孩身前已被鲜血浸满,若非因为被绑在树上,只怕早已倒在地上。

    司影转过身,手指微动,长剑划出透亮的光芒,劈向树上的红发男孩。

    “这一次,本尊放过你们,若有下次,自行了断。”男子说罢,转瞬消失在男孩眼中。

    绳子骤然被断开,红发男孩即便有防备,身体依然从树上摔落下来,碰到身前的鞭伤,他再次闷哼一声。

    “小狼。”男孩缓缓站起身,艰难地走到银狼王身侧,小手摸了摸银狼王沾着血丝的银白色皮毛,“回去。公子……受伤……”

    “嗷~”银狼王低吼一声,也慢慢站了起来,跟随着男孩,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地上,几十个半截身体还在哀嚎,见所有人都离开,其中一些还有气的,连忙惨呼道:“别……别扔下我们……带我们走……”

    “好痛……我受不了了,快杀了我……”

    “别这样,咱们再坚持一会儿,二皇子肯定会回来救我们……”

    ……

    营地里,晏景修坐在床边,为床上的少年切脉。

    少年依旧一身血污,显然还来不及为她换洗。

    半晌,晏景修额头微微皱了皱,不信邪地又换了一只手腕,诊了片刻,他收回手,摇摇头,道:“苏小姐的脉搏没有任何异常,她的身体亦没有任何异常。”

    温润如玉的眸看着床上少年,晏景修接着道:“至于她为何会如此,晏某丝毫不知情。”

    说罢,晏景修眸光忽然凝了凝,眸光落在苏千澈侧放在一旁的右手手心上。

    云烨显然也看到了,连忙问:“苏小姐的掌心是什么?”

    晏景修拿出一方手帕,放在苏千澈手背上,才抬起少年的手,看到掌心的印记,晏景修温润的眸子闪过一道浅淡光芒。

    “这是?”云烨奇怪道,看模样,洁白的花看上去似乎很圣洁,却又透着一股难言的诡异,一种不知名的妖冶。

    晏景修看得极为认真,片刻道:“传言,彼岸花分为红白两色,红色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绽开在地狱之途,意为堕落,白色彼岸花又称曼陀罗华,盛放于天堂之路,象征新生。”

    “若晏某所料不错,苏小姐手心的,便是曼陀罗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