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最毒妇人心

时间:2018-07-11作者:秋梨海棠

    ,精彩小说免费!

    “呵呵,少奶奶,还寡妇呢,当寡妇你也得先嫁人不是?这刚一年,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我没带好气儿的笑道。

    “就不用您这小三爷操心了,姑奶奶识人自有姑奶奶的一套,你还听不听了?打什么岔?”,秀秀高傲的仰着头微嗔道。

    “我也是在被冲下河道的时候才发现我胸口衣服里塞着的佛瓮,除了那个大胖子,谁会这么不着调?”,秀秀半红着脸轻声说道。

    我心里一阵翻腾,要说胖子不着调,我觉着也只能说是一般,他不是那种喜欢偷鸡摸狗占便宜的人,估计当时他根本找不到地方下手塞佛瓮,于是就拉开了潜水服前面的拉链。

    “舍利现在在哪里?你给巴乃的大个子了?”,我急忙问道。

    可谁知秀秀根本没接我这茬,反而继续说道:“那人在我躲藏的那片林子里呆了足足半个钟头,他只要再呆上两个小时,天一亮,他就能发现树上的我,当时真是吓得我坏了我了”。

    “就当我以为他发现了我的时候,你猜怎么着?那个家伙居然被对讲机里的一阵嘈杂给引去了另外一个方向,而且走的很快,像是他的同伙发现了什么东西,那人离开后足足过去一刻钟,我这悬着的心也才放了下来”,秀秀说道。

    “捡重点的说”,我有点迫不及待的催促起来。

    “这些都是重点,你爱听不听,不爱听,姑奶奶还真不伺候了”,秀秀嘴一撅,居然作势要起身的样子。

    “别别,小祖宗,你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一日三餐晓行夜宿,你都招呼,我不打断你了”,我悻悻的说道,没办法,礼求于人,而且她的经过对我来说十分关键。

    “你可真难伺候!”,秀秀嘟囔了一句。

    “就这么一直煎熬到天蒙蒙亮,我再次起身,向着那男人的方向走了下去,我想,他能走的路,应该是可以通到主要道路上的,只要到了稍宽些的大路,我也许就能找到我来时的路,最不济,我也能下山了吧?”,秀秀说道。

    “可谁成想,他走的那条路特别别扭,全是山崖路,我本来身体就很弱了,根本走不下来,就这么又往回走,吴家哥哥,你说,我不迷路是不是都怪了?”,秀秀瞪着大眼睛对我问道,而我,也只能随声附和的点了点头。

    “大约尝试了四五次,我始终走不出那片林子,我尝试了几种不同的走法,都没有进展,这下我可慌了神,可又不敢出声喊救命,就这么忍着,便又尝试了一遍”,秀秀说道。

    “这次你找着出口了?”,我问道。

    “那就好了,我没那好命,也就是正午的时间刚过,我就一脚踩空,掉草坑里了,加上那几天根本没睡觉、也没吃东西补给,便中暑晕了过去,神智虽然略微还清醒,但身体是真动弹不得了”,秀秀双手一摊,表情非常无辜。

    秀秀说到这里,我一方面也在为她时至今日还能活蹦乱跳的坐在这里扯闲篇儿而感到庆幸,另一方面我始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再后来呢?”,我问道。

    “再后来就被巴乃的那几个人救了啊,他们绑了个担架抬着我走了好远好远”,秀秀略似回忆的说道。

    “等等,秀秀,你是说,你是昏迷在了草坑里?”,我突然意识到不对的地方,因为这与之前猎户们对我所说的地点不吻合。

    “是呀,那草坑不深,我当时可能是中暑了,反正就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但脑袋瓜儿还明白,呵呵”,秀秀笑道。

    我心中一阵迷茫,秀秀至今,仍然是对我有所保留,因为,她还是掺杂了一些水分在这个故事里。

    好在我之前已经有了猎户对我的转述,不然,我可能会再次步入一个局。

    但秀秀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暂时还无从考量,无论如何,先听她说下去,也许也就大白于天下了。

    “然后呢?你们就直接回巴乃对着我装疯卖傻了?”,我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我们要是就这么回了巴乃,你现在估计都已经晒成尸干儿了”,秀秀嘴一努,说道。

    “当时他们发现并把我救了下来,我毕竟是个姑娘家,面对那么五个长的黝黑黝黑的家伙,别看获救了,反而很害怕,我便告诉他们,只要能把我平安的送到巴乃,再找个医院,我愿意每人给一笔丰厚的酬劳”,秀秀继续说道。

    “可谁也想不到,这几个人答是答应了,却不往回走,而是仍然径直的往山里去,这下我急了,可他们根本不理我,说是好不容易进趟山,怎么也得带点山货才能回村子”,秀秀皱着眉头说道。

    “他们有几个人?”,我平淡的问道。

    “五个,其中一个蠢得要命,就会干些登徒子偷鸡摸狗的事,我要是有枪,当天就毙了他”,秀秀咬着牙说道。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只是装作不知,也不去点破。

    “再然后呢?”,我问道。

    “他们在山里说话声很大,还架火烧柴,我就这么躺在担架上,担心会把那两个坏人招来,就劝说他们别引来野兽什么的,他们根本不听”。

    “结果不出我所料,没多久,树丛后面我就看到了一件粗麻布衣服的衣角晃了一下,当时我微闭着眼睛假装仍然在昏迷熟睡,那衣角在树丛后面带了最少5分钟,之后便消失了,并且再没出现过。”秀秀继续说道。

    “你为什么不喊他们?”,我皱着眉头问道。

    “喊他们?那种情况下,只要我还不想死,最好的办法就是装死,还喊呢,一张嘴命就没了我的吴邪哥哥”,秀秀也同样皱着眉头向我说道。

    秀秀的确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但,虽然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我却敢肯定,他始终就在我们的周围,好像是在监视,或者说是追踪,我估计他看到了那几个猎人,不敢单独动手等待同伴呢吧?”,秀秀说道。

    “于是,秀秀,你就算计了大个子,把他拉在了一个你们俩的单独空间里,堂而皇之的将空佛瓮递给了他,害他因此而丢了性命?,是吗?”,我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