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一百三十章 徽章

时间:2018-07-16作者:秋梨海棠

    四周一如既往的安静,而此时我也才在回忆的一个夹角中搜索到了对这人的印象。

    的确,我在巴乃村子里见过他,甚至只是几天之前,他还曾跟随者领头猎人到过我的住处,逼问过我的事情。

    但那过于短暂,而且此君一直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所以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淡,加之他现在的装束一变,便更加的没有印象。

    秀秀毕竟跟那几个猎人相处过几十个小时,自然对此人更加的熟悉。

    但,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边想着,我边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和脉搏。

    结果不出所料,早就断气了,根本再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塌肩膀下的手?可为什么要杀了他呢?不对呀,这猎户来这林子里做什么?”,我自言自语道。

    “吴邪哥,这还要想吗?卧底咯,现在这是被灭了口,成了孤魂野鬼而已”。秀秀在一旁说道。

    “卧底?塌肩膀安排的卧底?他百八十年都没走出过这座山,怎么去招聘卧底?”,我对秀秀嘲笑道,显然她还是信口雌黄旁无佐证的小姑娘而已。

    我看了看秀秀,便不再理睬,双手合十的对那短命老兄举了举后,便在他的身上搜索了起来,我希望能在他的身上找到什么,哪怕是个日记本,或者是随便什么,也许,我就能解开些许的谜题。

    衣服的每一个口袋都令我失望,裤子也不例外,甚至我都有种想拔下他的鞋和袜子一看究竟的冲动。

    而此时的秀秀则没有再注视什么,反而非常机警的不时扫视着四周。

    最终的结果便是以我的放弃而告终,地上的这具死尸对我们来说的确再无价值。

    “吴邪哥,别折腾了行吗?”,秀秀在一旁对我说道。

    “你不想知道他的身份吗?”,我对秀秀问道。

    “假如那个鬼一样的人真的可以令你忌惮到如此地步,你想想他还会让你找到什么?你看看他的上衣兜,是外翻出来的,说明早就有人搜过了,笨!”,秀秀有意的将最后一个字咬的很重,对我说道。

    接下来的秀秀忽然扑哧一笑,对我说道“不过他也并非完全没有价值,至少这局尸体不会再说慌了,你倒不如看看他的致命伤在哪里,也许还能帮你分辨一下你的对手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敌人”,秀秀不慌不忙的说道。

    这倒是提醒了我,实话实说,始终以来,我都没有见过塌肩膀的真功夫,我很庆幸我始终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机会,因为我总是能隐约感到他很难缠就是了。

    我转身再看向尸体,仔细的辨认着伤口,可令人意外的是,全身上下除了几条被刺叶刮下的伤痕外,就连血都没见到一滴。

    秀秀此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说道:“不用看了,他的脑袋摆出的形态告诉我们,他的脖子可能是被生生的拧断的”。

    我立刻探手过去,果然,我几乎没用半点力气的就将这尸体的脑袋旋转了45度的样子。

    我再次看了看四周,周围的矮草夹道至少有一辆解放卡车的宽度,却根本找不到打斗的痕迹。

    尸体是一个猎人,非常健壮,却能被人轻而易举的、甚至没有过搏斗的痕迹,就被拧断了头颈,塌肩膀的身手的确令人乍舌。

    “你以为是那个鬼人做的?”,秀秀突然对我问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这么大的林子,不会有第二个人事先走过这里,这种概率太低了,还能恰好被我们遇上,我觉得这不可能”,我对秀秀道。

    “吴邪哥,假如那个鬼脸人像你所说很多年都没有走出过这里,那我觉得,杀这个人的人一定不是那个鬼脸人”,秀秀说的话令我一头雾水,不是他却又会是谁呢?

    “那个鬼脸人很多年没有走出过这里,而眼前被灭口这位却是个需要拉拢和诱惑才能合作的主儿,你想想,会是鬼脸人吗?”,秀秀继续道。

    “不对,据我所知,鬼影是与外界有交集的,例如阿贵还有云彩,他们的死去我可以保证,都是鬼影的灭口之举,在这点上来看,这个人的死,也可以是鬼影的杰作”,我对秀秀道。

    秀秀听到这里,反问道:“你说的让我感觉他都可以当村长了,呵呵,尽人皆知的公众人物哇?你可真敢想”。

    “好了,不管他……咦?”秀秀作势想来拉起我离开这里,却似乎被地上矮草中的什么事物吸引走了目光。

    随即,她俯下身子,好像在地上用手捡起了什么,站在那里端详了起来。

    而仍蹲在地上的我伴随着我的好奇,自然也凑过去了脑袋。

    在秀秀的手指之间,夹着一个金属质感的椭圆型事物,由其背上的别针来看,那似乎是个可以佩戴的徽章。

    此时,图案的一面正好面相秀秀,而我则只能狐疑的端详着它的背部。

    那东西似乎有些年月,材质很像铜,而且已经有些氧化了,椭圆形的表面反扣在那事物的背部,形成了一个金字塔般的形状。

    背部的表面有些奇怪的纹路,很像鱼鳞的感觉,而那别针所覆盖的区域正中间,则很清晰的刻着一枚鱼眼。

    这东西做的很仔细,单从质地和工艺来说,并不像锻压产品,倒是更像手工制造。

    “吴邪哥,你看看这东西,好奇怪”,秀秀一边小心的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一边紧锁着眉头对我说道。

    我看着她的表情接过那东西。

    第一时间,我便确定我猜测的没错,那的确是枚上了年月的徽章,约有一个手指肚的大小,很有质量,入手有些沉重,看来并不是铜,那难道还会是金子做的不成?

    徽章的背面我已经看的足够仔细,我便带着如此的疑问仔细看了看徽章的正面。

    徽章的正面图案也是雕纹所称,刀工非常犀利,令人过目即感到柔和。

    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感觉,我总是感觉那图案我似乎有些熟悉。

    只见拇指肚大小的空间里,非常清晰地纹刻着两条鱼状事物,侧身正肩负着一座耸入云霄的巨型华表穿入云端,顶部的太阳烁烁光芒笼罩四周,颇为祥瑞。

    也正是我感到熟悉的先入为主,我更加仔细的瞄了一眼那两条鱼。

    这一看非同小可,看那鱼的轮廓,像极了我所拥有的那几条蛇眉铜鱼。

    再由此仔细看了看其他图案,我的内心顿时波涛汹涌,那些图案的组合我曾经见过,而且历历在目的还因此险些丢了性命。

    那不就是我在三叔老宅后身的地窖里所看到那奇怪的“华表”图案吗?怎么会在这枚徽章上?

    突然,一种不祥的、甚至是恐怖的预感涌上了心头,并逼迫我立刻对秀秀说道:“秀秀,咱们快离开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