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二章 哑姐的规矩

时间:2018-04-16作者:秋梨海棠

    这面容不能再熟悉了,淡淡的装束中别显精致的五官,幽幽的睫毛深处却格外亮丽,本该扭动的腰肢在这个少妇的身上却丝毫不见,所留下的是一份肢体语言所衬托的典雅。

    “哑丫头?”,外盘老头儿似倒吸一口气一般轻哼了一声,面容虽然平静,但他身体快速的向圈椅边沿坐了坐的举动告诉我,他很紧张。

    于此同时,他的烟斗离开了嘴边,手握烟锅,烟嘴冲外。

    其他外盘盘头儿也立刻安静了下来,所剩下的只有哑姐那轻盈的靴子摩擦底板的声音。

    我注视着哑姐,确切的说我在注视着一个刚刚结婚一周的少妇新娘,但她连眼皮都没有向我飘一下,只是在二楼大门的地方轻轻的向我的方向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向那些外盘盘头儿。

    哑姐没有说话,是的,由她进门到现在,一分钟的时间,她没有说过任何话,而是顺着盘头儿站立的位置一一相面似地逐个走过。

    我能看到外盘这些人的不安,说到底,他们终归是游击队,终归是些求财求利的人,他们是半个江湖人,但却不是完全道上的人,这就是他们的不安,因为他们中多数人根本不知道马上会发生什么。

    “周老赶,自从你进了吴家的地盘儿、掌管武口的生意到现在,三叔可曾亏待过你?”哑姐蜷曲着胳膊望着自己的手指,淡淡的说道。

    “哑丫头,这从何说起,三爷待我一向不薄”,那被称周老赶的人急忙答道。

    “7年前你私出清代双耳瓷瓶的时候被抄家,吴家二爷和三爷使人使钱去捞你,事后可曾跟你提过半两银子?”,哑姐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

    “这。。。。。。当着这些小辈,怎么提起这事来了?”,周老赶答道。

    “去年你趁着三爷不在,假冒外省筷子,抄了黑驴的庐坊店,吴家人可曾伤你家人?”哑姐突然一字一字的直视周老赶咬牙说道。

    “哑姑娘,你说什么?去年端我黑驴庐坊店的不是福建人?而是周老赶?”,一边的胡须男人急忙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些惊讶。

    “这件事一直被放在待办事宜,三爷上次回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始终没拿上台面儿上谈,并且原本该是鱼贩子的盘口,我不需要趟你们的水,但现在鱼贩不在了,新人也刚接手,那今天就在我这儿替三爷和小三爷立个门户好了。”

    “哑丫头,这……”

    周老赶刚刚说出几个字,一道白影窜到他身边,右臂抬起瞬间扣住了他的脖子,我并没有看到哑姐用力,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周老赶的头却低了下来,身体也弓向了前,右手的烟斗掉落在地上,烟嘴和烟锅分成两半,一把短刃连接着烟嘴显露在地板上,看来他在看到哑姐时就早有准备,以防万一。

    我心里在打鼓,我从没见过哑姐动手,在此之前,也仅仅是在巴乃营地,当我遭遇湖中猞猁对我脖颈处的致命一击时,哑姐奋力挡在我这个假三叔跟前,现在想起,她当时离我足有一米多远,身手确实敏捷。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何哑姐能用一年多的时间就坐稳了四大巨头的位子,现在看来,除了我所不知道的她与三叔间的“交情”外,她的身手也是相当不错,马盘毕竟是下地干活的,身手和信誉同等重要。

    “愣着干嘛?替黑爷捆上,一会让黑爷带走回家自己问去”,哑姐冲着门口的伙计喊了一句。

    伙计连应都不敢应,几个人迅速的就把刚刚还颇有气势的周老赶捆了起来放倒在地。

    “黑驴,你进吴家盘口6年了吧?”,哑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似乎一切还没完。

    “哑姑娘,你不用说了,吴家待我不薄,前天周老赶把我们凑到一起说他收到消息三爷很可能不在了,让我们今天跟他来找小三爷,谈一下明年利润划拨的事,哪成想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他哪是在谈呀,分明是逼宫,我们也是鬼迷了心窍,小三爷,哑姑娘,我黑驴是条站着的汉子,您说吧,怎么处置我我都接下”,黑驴挺着腰板儿,铿锵的说着,不带丝毫含糊。

    “按规矩办吧,事情到了这儿,按咱们这行的规矩,要么见血,要么见财,5年前三爷让你掌管庐坊店的生意,正是看着你的义气,为了一个伙计自己废了手指救他出来,没想到你今天能搬出这样的事来,你的店是三爷的,你没财,那就只有见血了”,哑姐冷冷的说道。

    我并没有出声阻拦她们的对话,更确切的说我根本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因为,哑姐是我平静后见到的第一个与往事有关的人,我刻意的不去想那件事和那段经历,但哑姐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歇斯底里了,我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如此般被这件事情的真相所煎熬,还是继续逃避下去?还是默默地活着直到死亡?

    一股腥气扑鼻而来,黑驴左手拿着赵老赶掉在地上的利刃,右手则趟在地上,齐至手腕鲜血粼粼。

    “小三爷,您看这样的处置可以吗?”,哑姐转身对我说着,冷冷的请示。这是她自巴乃回来后第一次喝我说话。

    我被她问的回过神来,我没想到会这样,毕竟,我不是这条路上的人,虽然懂得规矩,但如果是我,可能也就会放黑驴一码。

    “好了,快去治伤。”,我喃喃道。

    “那黑驴先走,你们几个,你们的外盘下午会有马盘的人接收,什么时候还给你们再说,这是吴家二爷的意思,这是二爷的信,二爷外出北上办事,两天前就收到线索说你们今天会来闹事,特别电话嘱咐我看看,我现在虽然不再管马盘的买卖,但我还是吴家的人,滚!”,说着由袖子里抽出一个牛皮信封,轻轻的放在我的面前,于此同时,哑姐注视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奇怪,很难形容,片刻,她便坐在了靠窗的一个客椅上,继续看着我。

    我盯着桌上的信,脑子一阵木然,二叔会写什么?我不知是否该打开,我是否该去知道内容,如果上面是过往的真相,我是否能够承受;而如果不是呢,我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我很想变成小哥儿那样的人,世事与我都无关紧要的样子,俗称没心没肺,可我不是小哥,我做不到,我是吴邪,我是我自己。

    慢慢的伸向信封的手有些颤抖,尽管我竭力的控制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