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三章 陈文锦

时间:2018-04-16作者:秋梨海棠

    “小邪,现在哑姑娘应该坐在你的身边,这几个月你该心力憔悴,当面对一个你永远无法解开的谜题的时候,人类自身的潜能将会充斥自你的思维,但,你必须忘记一切,从新你的人生,这就是吴家人、特别是你这代的吴家人所该承受的一切,我和你三叔商量过,你必须回到你自己的生活,这是我作为你的二叔,也代表你三叔,也是对你负责任的长辈对你最后的忠告,忘记一切的阴霾,稍后哑姑娘会开车送你到车站,我在北京处理些事情,周末回到长沙接管盘口,我希望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我的宅子里你能陪我练套佛道双修的太极拳,听着,小邪,你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执着和坚韧,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甚至整个吴家会一如既往的任由你的咎由自取,记住,佛在心中。二叔笔致”。

    三叔还活着!

    这是我得到的唯一结论,让我放弃这三年的人生,决定权在我,我命由我不由天,但至少,我知道,三叔还活着。

    二叔在北京,那三叔在哪里?

    哑姐不愧是“哑”姐,三十分钟,她只言未语。片刻后,她张开了双唇。

    “你演的还挺像,要不是在巴乃你救那胖子焦急的眼神漏了底,我还真就被你骗了过去,三爷绝不会为了一个伙计而如此焦虑,即便他的身上有再多的秘密,臭小子,你赚了姑奶奶不少眼泪。”

    “在猞猁面前你为什么不要命的救我?“我没有回答,反问道。

    “救你?我是在救我自己,你是吴家最后的苗儿,我不能让你死在我面前,那也就宣判着我的死刑”。哑姐一边打着右转向一边喃喃的说道。

    “你一定知道很多,告诉我,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求求你哑姐,求求你,我发誓我不再追查下去,我只想知道真相,只想知道这三年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我在歇斯底里,事实上这种感情宣泄我坚持了很久,压抑,那是一种压抑,当发现自己陷入迷茫,当发现自己面临黑暗时,这眼泪我已窝藏了很久。

    “三爷还活着,而且很好,我只能说这些,事实上,我的记忆不好,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哑姐看了看我,幽幽的说。

    “那个送酒的市侩小人就是三叔?”,我似乎恍然大悟一般张口问道,三叔如果活着,她这个能够舍命救下面具下的我的人怎会嫁给那个市侩?答案似乎只有一个。

    沉默,再次陷入了沉默。

    “你该下车了,回到你自己的生活,你、我、格尔木和其他所有人,都将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生活,今天,也许将是我和三叔还有你最后一次见面,但,这次的三叔,是真的。”

    随后哑姐像是在帮我开车门,但更像是一脚把我踢下车一般疾驰而去。

    -----记忆不好?三叔钟爱?临危保驾?敏捷身手?这次的三叔是真的?

    -----嫁给一个市侩小人?哑姐那么清高的黑路盘头会嫁给一个送酒郎?

    我有些木然的站在原地,原本的平静似乎又一次平生波澜,吴邪呀吴邪,你还真是个天真,你天真到近在咫尺的答案都会让其溜然而去。

    现在,我到底该叫你哑姐,还是该叫你文锦姨呢?

    绿皮火车上,我再见到的杭州,仍然灰暗。

    傍晚时分,我由杭州车展一步一坚的走回到了店铺,店铺外一个熟悉的人影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我无心打理,那个人影正是王盟,见我过来,他一路小跑的直至跟前,却被我一路推开,我懒得听他说话,我懒得听任何人说话,我只想在店里坐会儿,抽根烟,望着四壁琳琅的古贴抄本沉默一会,用沉默陪伴那些记在千年的纸张。

    王盟见我坐下,没有再出声,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有人找你,等你快一个礼拜了,他这几天把铺子里的茶都喝没了”。

    与此同时,我才豁然发现离我几米远的客椅上坐着一个人。

    很眼熟,却又无法辨别到底何许人也,后仰的姿势很像我休息的样子,面带白皙,并有些稚嫩,短发伴着平齐的肩膀,许是冬天的缘故,厚厚的皮夹克包裹着无法看透的身躯。

    “您有事吗?”,我慢慢的问道。

    “如果我知道你活着见到我第一句竟然问我这个,我不如在巴乃当晚就真的摔死你算了”,他没有抬起头,依然仰坐着,但却说出了一句让我震惊并愤恨的话。

    一时间我已经断定这个嗓音就是当晚我与胖子合力伏击却又被其掣肘的“假吴邪”。

    伴随着一句操你祖宗,我一个踏步就到了他跟前。

    我并没有看到他有什么动作,但他的左手突然多了一样事物,一副黑色眼镜,一副很熟悉的黑色眼镜。

    而右手,同时也多出了一个手机,很显然,那个手机我见过很多次,那是小花屡买屡丢,屡丢屡买的同款手机,平地可以当凶器的nokia.

    我试图攻击的手滞在了半空,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别愣着了,这儿,拿着,花爷的口讯,听完再打,我欠你两砖头也就是了”,他淡淡的说道,根本没抬头看我,语气中一嘴的不屑。

    我接过手机,沉甸甸的,“你为什么不去长沙找我?”

    “花爷特别交代,只能在杭州蹲守,不允许去长沙”

    “小花现在在哪?”我问道

    “你何不先听听录音?”。

    由始至终这位黑孙都没有动,一直仰着看屋梁。

    “咳咳~~~~,额。。。。。。吴邪,我已经回到北京,我很好,比老美预计的康复时间提前了很多,至少,我现在已经能自己下地走路了,但肺子伤了,今后算吊不了腔儿唱不了戏了,动刀动枪的事儿也不想再多参与了,毕竟,人,死一次就够了,不过,这段录音不是来给你报平安的,咳咳咳~~~~”他咳嗽的很厉害,我熟练的操作者他的手机。

    “京城现在很乱,几个老妖怪级的叔叔大爷突然冒了出来,很久没见过他们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些老妖怪是冲着同一个事物在准备什么,如果非要我加个判断,我想,要么是有重宝现世,要么就是为了摇摇欲坠的霍家家当和地盘,当然了,这些事儿也不会令我大动干戈的亲送口信给你”。

    “别着急,我这么个病人说话是会跳跃的,你耐心点儿,咳咳咳~~~,另外,你身边的人是我堂兄,别仇视,他只是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一些事我得当面跟你解释,我会把我能说的都告诉你。“

    “对了,跟你在一起的潘子怎么样了?他应该早我一步出去的,身手很是了得,我落在后面差点吃了大亏,哎,回忆起来都后怕。”

    “说正事儿,你得带着哑巴张来趟北京,我想,我找到了一个刻着古藏文的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