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五章 本该忘记的往事

时间:2018-04-16作者:秋梨海棠

    我点着根烟,信里暗骂三叔这老淫棍,你要告诉我何不直接来找我?还写什么信?现在好了,你自己抱着老情人舒心了,留着我自己像个怨妇一样东西打听,苦苦思索还得苦逼存活。

    但,解连环为什么要取走三叔给我的信呢?

    吉普车晃晃悠悠的开了两个小时,在一个漆红的门宅前停了下来。

    解家和霍家截然不同,如果说霍家的宅子是个军区大院儿中的亭台楼阁,那解家的住所就是个祖辈稍微有点钱的小康家庭。

    没有霍家的两进院子,也没有穿插在各宅院间的阴阳小路,没有金丝楠的塌椅,也没有紫檀的条案。

    唯一上得了台面儿的便是一个近400平米的明亮院子,一正两偏四后的7间古式北京房阁,抄手游廊格外雅致,院子中间两个大鱼缸,右侧是个石台棋盘桌陪四蹬石墩。

    硕大鱼缸里养着几十条戴泡琉璃金,这个倒是名贵品种,据说这么布置再配上门口的影壁是聚财震风水用的。

    而东西偏房倒是简单的布置,几株一人高的石榴树的后面布铺齐房高的绿叶藤。

    我喜欢这种感觉,这是一种奢恬,如果霍家的幽静是威严的压迫,那这里的幽静就是平静的生活。

    解家向来低调,无论处理事务的方式,还是解家在老九门中行为举止的显露,都非常低调,听我二叔说,解九爷除了下棋时步步紧逼外,对待其他事物向来思虑过谦。

    而在解连环、小花和黑眼镜的身上我也找到了解九爷一样的影子。

    这也许就是解家的生存法则:“目标在变化,自己才会变化,而目标的变化一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我不知道自己的揣测应该不应该,但在巴乃胖子对小花的那种积虑还是让我有所忌惮的。

    说到底,我始终都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任凭我在里面如何敲打四壁,鼓外的人最多嘴角微动,扔个馒头给我顶饿,但谁也不会敲破鼓面救我出来,甚至连同我的亲人在内。

    我没有闷油瓶的身手和敏锐的观察、也没有胖子足以自保并看似粗鲁却缜密万纤的头脑,我自己都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天真,我信任任何人,只要逻辑上说得通的事情我都相信,而恰恰如此,骗子通常是精明的,因为他们在骗你之前会把事情变得是那么的合乎常理。

    但,我还是我,我信任每一个人,依然信任,包括小花,原本的我,并没有什么心机和心计,过往的三年中,所有的心计都是被逼的,是被别人的心机逼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小花穿着他的标志性粉衬衫慢慢的由正房走了出来,慢到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胳膊在摆动,我根本看不到他在移动。

    我快步迎上前去,接下来的几分钟本该是一场嘘寒问暖。

    但我靠近小花的耳朵,轻轻的说:“这一次如果你给不了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就让你一会再去一趟美国。”

    小花一愣,随即咯咯直笑,再然后咳咳咳的咳嗽起来,显然他的伤距离恢复如初还有很长的距离。

    “怎么就你一个人?潘爷和哑巴张呢?怎么没来?”,小花显得与潘子很熟络的样子。

    “潘子,潘子他再也走不出那个古楼了,对于他来说,一切都结束了。至于闷油瓶,他失踪了”。

    我无法形容说出这段话的感受,闷油瓶、胖子、小花、潘子和我,这是这次巴乃进场的主力,小花是我回到家中平静后见到的第一个故事主角,其他的呢?有丢命的,有丢魂儿的,有丢情的,有丢人的。

    我们像是进入了一个怪圈,一个始终都无法摆脱的怪圈,那就是,无论是铁三角还是加上小花和潘子,和平时期就别碰在一起,只要在一起就是凶险万分。

    小花也呆站在那里良久,没有继续问下去。

    “小邪,进屋再说,我坚持不了多久,但只要时间够,我可以分几次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当然,如果我也不知道或不能说,那就爱莫能助,但既然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不能说的东西也就很少了”。

    我坐在了条案主位的对面,护理端扶着小花坐在了主位,很简单的条案,但却摆放了厚厚一摞的书,书里似乎夹藏着一些东西,是书签?怎么会有这么厚的书签?

    “黑眼镜呢?”,我一愣神的功夫,黑眼镜不见了。

    “他的任务完成了,我这个堂哥向来不喜热闹,单独惯了”,小花慢悠悠的说着。

    “那个手环是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的直奔主题。

    “让我匀口气,别着急,我知道你现在你脑袋的问号,我现在还没那么多体力,咳咳咳~~~~。”,小花拿起杯子抿了抿水。

    “你身体恢复的还好吗?”

    “还行,被那东西钩了一爪子,只要再深一点儿,你今天就见不到我了,呵呵”,小花摇头说道。

    “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把你伤成这样,那个手机是你故意录下留给我们的?”,我想起了古楼里那部快没电的手机。

    “我们?自从下了裂缝,就没顺利过,走走停停,说是走,不如说成钻或蹭。很长的时间里都是在这种举步维艰的环境下行进,不过还好,至少路线是正确的。”,小花慢慢的说。

    “可到了第6个拐角的时候,地图明明标记该向左转,可那里根本没有任何能转的方向,那是一条死路,潘爷和几个伙计看了看,认为是塌方了,工兵铲伺候了几下,向前又挖了将近半米的小洞,浮土一下去,就再也没地方下铲子了。

    “潘爷又从身上取下冲锋刺向前砸了几下后,摇了摇头,转身对我说,花爷,看来我们错了,这不是塌方,这他娘的是货真价实的岩层。”

    “我一听就有点怵,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在原地想了想,当时我并不太相信潘爷说的话,虽然地面上那位刚睡醒觉的主儿很多时候不靠谱儿,但这性命忧天的事儿这胖神应该不会出错。”,小花喃喃的自述着。

    “转瞬间我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打着了一个火折子,引燃了一张纸塞进了我们打的洞里,如果前面的堵头儿是塌方造成的,再严重的塌方土层和岩石间也会有些缝隙,我们再这面一扇风,纸张燃烧所形成的烟就会飘向缝隙一部分,通过排烟量来确定是否是塌方吧。”

    “很遗憾,烟全都飘了回来,说明那是一整块密闭的岩层,我们也就彻底死了心,坐回原地从新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小花摇了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