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二十三章 数字

时间:2018-04-16作者:秋梨海棠

    我一字一字的写下这10个字,似乎每字都有千斤的重量,边顿笔,边观察着对方的眼神。

    当写下齐羽二字时,我看到了一股奇怪的眼神,我很难形容那种眼神,激动?失落?期盼?还是什么,我说不好。

    但我知道,有门儿。

    我坐回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装出一副从容自若的样子,其实,我自己知道,我的心随时都能由嗓子眼蹦出来。

    面前的老者摘下了眼镜,站起了(身shen)走向落地窗,拿起了烟斗,似乎在思考什么,从此不再搭理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种沉默是一种很难经历的煎熬,对这场赌博的不可预见(性xing)实在刺激,刺激的我后背都在流汗。

    我安奈着自己的(性xing)子,老头突然转过(身shen)来,将烟斗放在桌上,默默地看着我。

    他突然老了,与我之前所看到的他似乎又老了十几岁,满面的红光顿然消失,那种从容和压迫((荡dang)dang)然无存,现在的他,就像一个拄着拐棍破衣烂袄的老头儿,我知道,我可能赌赢了。

    “你不是他,虽然有些相似,但你不是,那么他在哪里?”,老人嗓子有些沙哑。

    “老先生,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这个人名所代表的人,但,请你相信,也许,我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知道此人去向的人”,自此,我已经断定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赌博中,我赢了,剩下的,就是要加重自己筹码的分量。

    “此人几十年前参加了一次南沙考古活动,而且,略有收获,老先生,其实,我和你是可以做成朋友的,下面,我们是否可以开始我们的交易了?”。我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痛快。

    “年轻人,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的确认识此人,但,此人对于我已不再重要了,而你,既然知道这个人的去向,那么我……,那么我似乎必须要杀人灭口了,你说是吗?”,老东西从新带上眼镜,恢复了常态,眼神也再次犀利起来。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算漏了一件事,按照解连环的描述分析,齐羽的确是组织的人,可万一这老头儿也是组织的人并且动了灭口的杀念,我可就是自掘坟墓了。

    一(身shen)冷汗,我可能会由于错算了一张牌而把自己的小命压在赌台上。

    二叔有句名言:遇人只说三分话、面露泰然心存机;三叔也有句经常叨唠的口头语:两军相逢勇者胜,路遇刀山血去拿。

    现在我该听他们谁的?

    我定了定心神,越是这样的时候,越不能慌张,一个不慎,也许就会断送了自己的小命。

    “哈哈,老前辈,在这么幽静的所在,您如果对我动了杀念,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qing)?但,那又有什么用处呢?我死了,但仍然还会有人开口,在我们彼此之间,相信您这样的老前辈会明白我在说什么,当然,您也一定明白我存在的价值”,我并没有说齐羽还活着,因为我知道他十有**已经真的被三叔干掉了,但,我不想说假话,让他猜,这就是我的赌注。

    “他……在……哪?”。老头儿很精明,似乎听懂了话的含义,一字一顿的看着我。

    “我似乎已经告诉你太多,也已经表达了足够的诚意,反倒是您,动不动就舞刀弄枪的,您比我年长,连我这小孩子都在讲信义,您见的世面可自然比我这后辈多得多,总不能欺负我这么一个娃娃吧?我也得知道我是否仍然应该坐在这里等待您的价值,您说是吗?我自忖未必斗得过您那些手下,但自信安然逃出这里还是有些把握的”,我说道。

    “你想知道些什么?”,这老狐狸显然仍不肯乖乖就范。

    “我?呵呵,我想知道1963年和1976年两次大规模考古的背后的故事,同时,我还想知道你的见面礼,就是那数字真正的意义”。既然知道自己可能赌赢了,那就单刀直入,速战速决。

    老头儿看了看我,大约一分钟的沉默后,说道:“年轻人,很多往事已经过去很久,我的年纪也大了,有些事忘得也差不多,听我一句劝告,那些陈年往事,陈芝麻烂谷子,知道的越多,活的越不自在。不过.......关于数字,我说过这是见面礼,自然不会推脱”。

    “很多事我已经了如指掌,你说的数字对我并不太重要,但既然你告诉我,我自然要评判个真伪才行,但如何能评判真伪,只能看你说的那些忘了差不多的往事是不是与我所知道的实(情qing)对得上?坦诚的说,我不信任你”。

    虽然我迫切的想知道这1896528 0220059到底是什么,但我不想让对方太容易分析赌注的方向。

    “呵呵,年轻人,一些事命属天藏,是自从发生开始,就注定要带进棺材的,你也不必问了,至于数字,告诉你其实并无大碍”。

    “那是一副密码,一副以天星图为结构对应地理的密码”。老狐狸边说着,边扶了扶眼镜,神秘的说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