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二十七章 组织的真相

时间:2018-04-16作者:秋梨海棠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进了古楼”,我想了想,这一点,不必瞒他,既然他能把我对古环和星盘的态度联系在一起,相信他早已猜到这一点。

    “你看到了什么?你拿到了那东西?”,老头突然放下了笔,手有些抖,但他仍在极力控制着。

    我不确定他说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由他的表情和举止不难看出,那是个很重要的事物,这么说来,就一定不是闷油瓶带出来的那两个古环,那又会是什么?我是不是趁这时候诈他一下?

    只思索间,我就打消了耍诈的念头,我知道,要想得到谜底,我需要一部分的坦诚,但坦诚是有条件的。

    “我看到了几样东西,只是不知道你说的是指什么”。

    “不会,呵呵,年轻人,差点被你蒙混过去,你不可能上到顶层,不然,你一定会拿走那件东西,如果它在你身上,那么你便不可能坐在我这里了”,老狐狸似在自嘲的摇了摇头。

    我心说好险。

    “我也只是进入了古楼上到了第四层,而且,我并不是去倒斗儿,而是去救人,所以,你想要的答案可能不在我的脑子里”。我面对着老者,继续摊牌,但却保留着我自己的价值用于交换。

    “你上到了第四层?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们队伍里有张起灵?”,老狐狸眉头紧锁。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狐狸,恰恰相反,如我所料的,我们的位置发生了根本的转换,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我的手里,但,我并不像说出小哥,因为,有可能在此时说出他,会为我找来莫名的危险。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张起灵,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古环也是在第四层被发现,后来被队友交给了一个老外,其他,没什么了,现在,你该交给我我想知道的事情了”。我双手一摊,一副语穷的样子。

    “呵呵,看来那老糊涂终于可以回国迎接那本该属于他的死亡了”。显然,他在指裘德考,但为什么是本该属于他的死亡呢?

    我没有继续追问,我看得出他似乎选择了可以告诉我,才会顺理成章的把话题走到现在。

    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再次拿起烟斗,走向落地窗,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时间要长得多。

    时间这东西,是最难被追回的东西,即便你拥有全世界所有的财富,也永远买不来流失的光阴。

    而我用这段光阴,却买来的是无止境的寂静和等待。

    老头一直没有转过身来,要不是他的烟斗仍然略有节奏的冒着眼圈,我都以为他是不是因为刚才太过激动而病发身亡了。

    他转身再次望向我时,时间已经又过去了接近半个小时。

    “你所进入的那座古楼,在很久以前,一群自命不凡的人,也曾试图寻找过,但,很可惜,他们没有成功,并且,死伤殆尽,我并不想提起那段事,至少,现在不想提起,但,如果我们能合作,那么不用我向你诉说事情的经过和背后的秘密,你自己也会了解全部的事实,而且,我们如果能够合作,对于你来说,也会受益匪浅”。老狐狸语言变得和善。

    “合作?为什么合作?你要反水抛开刚才的承诺?”,我有些火急!

    “年轻人,稍安勿躁,听我说完”,老狐狸喝了口茶,顿了一顿。

    “其实,以你那杭州口音和能够进入古楼的本事来看,我并不难猜出你的身份,不过没关系,我与你的长辈也有着很深的交情,虽然后来生出很多变故,但我也不会难为你个后辈,想知道秘密,不难,实话实说,很多事都已经过去了,当初参局的几代人,死的死亡的亡,所剩无几,我自然也不会再捡起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来说事儿,但,实不相瞒,很可惜,我天命已断,能活多久可能已经不再是自己算不到的事情,我想恳请你,帮我去拿一件东西,这件东西虽然无法让我命的长生,但至少能令我多活些时日,当今这个世上,知此长生之法的人,可能只有我一个,而我并无子嗣,于是,作为合作的报酬,我不仅仅会在事后把你所想知道的和盘托出,而且,还会将长生的秘密,完全告诉与你,而至于你用不用,那便是你自己的事了。

    “老东西,你在放屁,刚刚交易时,你怎么不说这个?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了你,你才说还要合作?别说我对你那狗屁长生不感兴趣,即便真有这方法,你一大把年纪也不是白活过来的,你自己这么多年都搞不定,让我去做?你当我是傻子?,既然你不说,那么,抱歉,告辞了!”,耐着性子听完这些,我终于压不住自己的火头,半试探半发作的说道。

    “慢着,孩子,你先别急,听我说,既然这样,有些事你是必须要知道的,我也没打算瞒你,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你进入那古楼顶层也是无济于事,而且,即便你无法守口如瓶出去乱说,被他们知道,我也仅仅是早死晚死的事情,我在世上本无牵挂,也自然不再需要信守当初的誓言,告诉了你又何妨?”。他的语气很慢,同时,一种悲哀的情绪在言语中表达了出来,难道是为了博得我的同情?

    同时,我也恍惚的明白了他想干什么,他是打算一点点的交代他要告诉我的秘密,又怕说得太多就失去了筹码,于是打算一点点的泄露出来,这叫撒食引鱼抛砖引玉,到那时,我也就不得不就范。

    他倒是打的好如意算盘,不过先听听也无妨,听完他能说的,再反水告辞也就没所谓了,论起跑路,至少那落地窗户我能闯出去,能不能跳出院子虽然要看运气,但应该问题不大。

    “事情要追述到五六十年前,那时,有个人,叫张启山······”。

    老狐狸慢慢的阐述着,跳跃性很强,但听得我确是目瞪口呆。

    原来,我始终是错了,至少,我错误的理解了“它”和“组织”,那根本与我最早的想象背道而驰,甚至,根本不在一个系统和范畴,而这个出发点的错误,致使我其他的推断都存在着很多可以怀疑的地方,当然,前提是这老狐狸所说的都是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