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盗墓笔记九回天 第55章 准备

时间:2018-04-16作者:秋梨海棠

    我实在不想再去思考那秦岭的事情,甚至,我逃避那东西,这就是我们这些理科毕业生的悲哀,我们对于一切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都难以接受,而文科生则不然,“他们”、不、大多数是“她们”,总是能把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归结于感性,甚至图腾。

    但,对于塌肩膀,物质化这个法也只是我一时的想法,因为我实在找不到其他的理由能解释胖子所的这一切。

    无论怎样,哥依然是我们的哥,也永远是我们的哥,我只祈求几年之内他不要再次失忆,不要忘记我和胖子。

    “胖子,那个塌肩膀的事……”我终于张开了嘴。

    胖子突然对我摆摆手,打断我道:“胖爷我没兴趣知道你们老九门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这往近了,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我挂外面的大裤衩什么时候能干;往远了,我关心的是咱们兄弟几个都能好好的,让胖爷将来能多在地底下摸点东西”,胖子满嘴酒气的道。

    忽然,他直起了腰板儿,伸手过来拍了拍我肩膀,面色非常凝重的盯着我,盯的我直发毛,他却一本正经的道:“天真,甭看胖爷我平时大大咧咧的,但胖爷我心细着呢,你丫现在肯定是心里有事儿,据胖爷我对你的了解,你又来巴乃不会是你的这么简单,但我也懒得问你到底怎么了”,胖子顿了一顿。

    “有句话儿胖爷得先扔你这儿,自打我们认识,一直走到今天,还都能活着,这不容易,无论你这趟遇着什么事儿,刀山火海,胖爷都绝不退半步的陪着你,大家都是站着撒尿的,你也别婆婆妈妈,你要去哪儿,都知会我一声,别学娘们儿,我可告诉你,子,但分你丫背着我自己玩儿命去,到时候别怪我刨了你们家祖坟”,胖子满脸憋通红,非常严肃的念叨着。

    我为之一怔,一股子心酸猛地借着酒劲猛地蹿了上来,许是酒喝多了,听了胖子的话,我的眼神有些涣散、很多光线在眼中流离。

    我举起手中的酒瓶嘴对嘴的咕咚就是一大口,我从来没有这么喝过白酒,还是二锅头,一口酒一下就呛了出来,喷在火上,火苗立刻乱窜一阵,我也被这口酒呛出了眼泪,眼泪是咸的,比火堆上那只兔子还咸。

    “哥怎么就又失踪了?在你眼皮子底下?”,胖子用木棍勾了勾火,问道。

    我忍着咳嗽,擦着呛出来的眼泪,把闷油瓶怎么找到我,我又怎么直追京城却扑了个空,如何转道长白山,又如何拿了鬼玺却被闷油瓶立即ko的事情大概的了一下,唯独隐瞒的是有关那个有关老九门的守护约定。

    胖子听的两眼放光,还特别绕到我身后用手指头对着我脖子:“我靠,这是点穴啊,我以为只有胖爷我会这武林绝学,没想到哥也会,丫一定跟我偷学的。”

    我为之气结,这不要脸的胖子。

    胖子看了看我,见我默不作声,便道:“哥那没事儿,上回咱们几个在长白山里面看着他像拎着烧鸡一样拎着鬼玺进那大门,这不没多长时间就又活蹦乱跳的出来了吗?那里头他轻车熟路,嘿嘿,没准儿再过阵子咱俩刚爬进古楼,他就已经在里面装成个粽子出来吓唬咱俩呢,这都是没准儿的事,甭替哥操心,要论活命的技术,哥和我胖爷不相上下,但我得带着你呀,这就降低了一点儿胖爷我的生存系数,不过这次如果哥在就好了,别去弄点字画,有他给胖爷打个下手儿,咱们就是直奔古楼顶层也未必不靠谱”,胖子大嘴一咧,脑袋晃晃的,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胖子那牛皮吹的忒大,我也懒得捅破他。

    “胖子,这次,你可能得帮我多准备点进楼的物资,你要这兔皮有用,那就帮我也来一套,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准备的东西,咱们这几天都备出来,多多的备,到时候没准用得上”。我对胖子道。

    “天真,你拿你自己当月宫里的兔儿爷呢吧?天下的黑白兔子都听你号令?你要多少,它们就站洞外堵着门儿的伸脖子任你搞?,胖爷我可是溜溜的花了俩礼拜,喏~~~就这么多,要想凑够咱俩的,我估计得一个月的时间”,胖子拎着酒瓶,晃晃荡荡的走到柴草堆的一边儿,躺了下去。

    “还有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些得回寨子偷,有些就在这里现场取材,电池的匣子(卡式录音机)、弱酸、大毛巾、水,好些个事儿呢,对了,天真,你打过兔子没有?……”,胖子越声音越,最后甚至听不到什么。

    胖子独自躺在干草堆上,他闭着眼睛,手里的二锅头已经见底儿,扔在了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什么,仔细听了听,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词汇,词汇里有云彩,有想念,有光棍儿……

    我迎着火光看着草堆上的胖子,心里却想着,胖子,你又怎知道,我是绝不会带你去犯这趟九死一生的险的,

    时间几天几天的过去。

    逮兔子并不像胖子嘴里宣称的那么邪乎,但也确实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胖子的对,有我在,并不能增加兔子被捕的数量,而且还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时间过去得并不像我想的那么慢,甚至很迅速,胖子由村子里偷来粗针和粗麻线和其他东西,我拜托村子里的大个子进城帮我带了一桶农业弱酸和浇花的喷壶,望着胖子坐溪边的石头上缝着兔子皮,不时的他那粗手还得拿着针在脑袋顶上蹭蹭,颇像回事儿,看着他那神叨叨的样子,很像电影《白毛女》里杨白劳那闺女,就是肥了点儿。

    当一切准备停当时,时间已经又过了将近二十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