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官指南 三百一十二章 无话可说

时间:2018-06-06作者:良木水中游

    ,精彩小说免费!

    县长刘大伟在普水县工作时间比较长,从他手里提拔起来的干部自然比从蒋大宽手里提拔起来的干部多,此时的蒋大宽若想在极短的时间在普水县官场一手遮天就必须尽快多提拔一些“自己人”。

    蒋大宽感觉“知己”唐一天一番话简直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忍不住抬手拍了一下办公桌眼里放光道:“小唐你说的对说的对,自从上次提拔了王美丽和朱四海,他们俩留下的领导岗位还空着,这两个岗位必须尽快补缺起来。”

    唐一天提醒他:“还有政府办主任的职位也空出来了,自从朱主任出事后不知道多少人眼睛盯着那个职位。”

    蒋大宽点头:“你说的对,两办主任的职位至关重要必须要挑选最合适的人才行,不过县招商局长的职位也很重要,我得好好考虑一下这几个职位的人选。”

    唐一天看出蒋大宽此时心境已然比之前好多了,自己“陪聊”的任务既然已经完成便适时退出领导办公室。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是身为下属最基本的“职业素养”,领导心情好的时候跟着笑、领导心情差的时候陪小心、领导摆官威的时候配合默契、领导去风流的时候守好门.......当官难!难于上青天!

    当官易!翻手如云覆手天!

    几天后,县委书记蒋大宽亲自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对于县内几个众人关注的重点领导岗位做出调整。

    原县发展改革局长吴仁国任县委办主任,这是蒋大宽推荐的。

    原县经贸委主任钱德贵任县招商局长,这是县长刘大伟推荐的。

    县政府办主任职位因为是服务县长刘大伟的,蒋大宽没有过多的参与,一时没有合适人选,暂时空缺。

    当唐一天听说了钱德贵被调到县招商局当一把手局长的消息时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难受,他当时第一感觉,“真是冤家路窄!钱德贵为了他女儿的事早就对自己恨之入骨,如今自己却要跟钱德贵一块搭班子工作?这不是纯属找死节奏吗?”

    得罪不起躲得起。

    他当即找了个合适机会对蒋大宽提出,“是否可以不再兼任县招商局副局长的职务,以后专职负责汽车城项目,否则,精力也跟不上。”

    蒋大宽倒也没反对他提出的建议,只是表态说,“县委常委会刚刚召开完动了人,立马再开会动人肯定不现实,还是等一段时间再说吧。”

    唐一天听了这话也只好默然同意,只是一想到接下来一段时间要跟钱德贵天天见面心里不由一阵发憷,他不是怕他而是懒得招惹他,怎么说钱德贵也是前女友钱媛媛的父亲,看在钱媛媛的面子上他不想跟钱德贵关系闹的太僵。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唐一天安慰自己,“大不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身为副局长不争权不夺利他总不会存心找碴?”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县委常委会召开后不久,钱德贵在县委组织部金副部长的陪同下来到县招商局走马上任,当天召开招商局全体人员集体见面会过后,钱德贵就把参加会议的副局长唐一天留下来,说“唐一天你留下来,有事要谈。”

    唐一天见钱德贵头一天上任就当众对自己公开点名要求留下来心里一阵不爽,可是没办法,谁让他现在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呢?他只能捏着鼻子跟在钱德贵的身后进了他的局长办公室。

    这间局长办公室原本是王美丽用的,钱德贵上任后办公室里所有物件基本原封未动,这让唐一天一进门有种“物是人非”的感叹。

    想想以前王美丽当局长的时候,他每次接到王美丽亲自打来电话让他进局长办公室谈工作心情都很愉悦,可是现在当他看到新上任的局长钱德贵冷脸坐在面前心里像是塞了一块冰哇凉哇凉。

    “钱局长,您找我什么事?”唐一天脸上勉强挤出笑主动冲钱德贵问。

    坐在办公桌后的钱德贵抬起一双透着幽深的眼睛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唐副局长,难道你真不知道我留你谈话是为了什么事?”

    唐一天听出钱德贵对自己说话声音中透着一股不耐烦心里愈加冰寒,硬撑着脸上带笑冲钱德贵道:“钱局长,我愚笨大你真的不知道,有话不妨直说。”

    “好!既然唐副局长说话痛快那我也就开门见山”,钱德贵说,“媛媛和贾渤海正在办离婚,等她离婚后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唐一天诧异口气反问钱德贵,“什么打算?您这话什么意思?”

    自从钱媛媛出事后,唐一天几次三番去钱家想要跟钱媛媛见一面,钱德贵夫妻却始终不同意,连钱媛媛的亲舅舅金副部长从旁说情都不管用,现在钱德贵却又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唐一天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我只是从钱媛媛的角度考虑,听说你们以前很好,离婚后她还是单身,难道你就没有想法?”

    唐一天问钱德贵:“钱局长希望我有什么样的打算?你不会是希望媛媛离婚后打算让她跟我吧?”

    “难道不行吗?”钱德贵犀利眼神看向唐一天,“我女儿可是因为你才毁了一段幸福婚姻,难道你身为男人不该对她负责任?”

    唐一天听钱德贵咄咄逼人说话口气心里很不爽,奶奶的,我就是愿意托盘,按照钱媛媛的个性她也不一定愿意?但还是耐下性子跟钱德贵讲道理:“钱局长,媛媛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难道你身为父亲就没有半点责任吗?当初若不是你为了升官提拔一门心思巴结刘县长强迫媛媛嫁给贾渤海她能变成今天这样吗?你明知道贾渤海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还逼媛媛嫁给他,现在还有脸说是我毁了媛媛一段幸福婚姻?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钱德贵听了这话气的脸色煞白,虽说他心里明白唐一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但是面子上哪能挂的住?遂摆出一副恼羞成怒的态度冲唐一天吼:“姓唐的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女儿结婚?”

    “钱德贵你为什么总要自作主张呢?先不说我想不想跟媛媛结婚,你找我谈话这件事你问过媛媛的意见吗?”

    “我的意见就是我女儿的意见!”

    唐一天听了钱德贵近乎霸道的回答简直无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