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官指南 三百六十九章美女在手(感谢刘永响03f5)

时间:2018-06-30作者:良木水中游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贾博海再次往自己面前摆放了一个“诱人馅饼”涂副局长这回并未轻易上当,他内心深处更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那一幕,坚信那天若不是唐一天主动泄露消息说不定他此时已经成了贾博海阴谋的刀下鬼。

    为了弄清真相,涂副局长暂时把贾博海嘴里塞了个破布扔在那,当天夜里又找机会去了一趟钱媛媛家,这一回他费了不小功夫总算把刚刚睡着的钱媛媛也捆到拆迁房里,当着贾博海的面指着还处于昏迷状态的钱媛媛说:“贾渤海,你看看此人是谁,要是敢不跟我说实话,我就当你的面把你老婆给干了!”

    涂副局长以为自己这一招不畏不狠,没想到贾博海却一脸无所谓冲他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要是喜欢尽管上,反正我是真没干过对不起你的事!”

    贾博海一副问心无愧的态度让涂副局长心里终于起了疑心,他再想到唐一天原本就是个诡计多端的角色脑子里愈加难以分辨上次唐一天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到底有几分真假。

    涂副局长一心求证到底谁要自己一条命真相的时候,钱媛媛的家里却早已慌成一团,母亲一早喊她吃早饭半天没人应声,推开门一看屋里床上空无一人顿时慌了,赶紧冲着楼下正在吃早饭的老公钱德贵喊:“老钱老钱你快来呀!媛媛不见了!”

    钱德贵听到老婆的喊声手里正拿着一个包子手一松掉落桌面,他本能从餐桌旁站起来飞快速度往楼上跑,看清楚屋里果真空无一人不觉脑子里阵阵发炸。

    “昨晚媛媛什么时候上床睡觉?”他转脸问老婆。

    钱媛媛母亲眼泪涌出来,她一边抬手擦拭脸上的泪水一边回答钱德贵:“媛媛最近也没上班,每天晚上看完电视剧十点钟一准上床睡觉,昨晚也是一样,我是亲眼看她上楼进房间的,怎么一大早人就没了呢?”

    “你先别着急,咱们先在家里四处找找看,说不定这孩子没走远。”钱德贵带着侥幸口气说。

    钱媛媛母亲赶忙按照老公的吩咐打开家里各个房门开始找人,她知道女儿因为婚姻的事受到了极大刺激精神有些不太正常,半夜三更跑到别处也有可能。

    老两口楼上楼下折腾了半天,厨房卫生间卧室连平常很少进去的储藏室都找过了就是没找到钱媛媛的身影,到了这会钱德贵才有些慌了,冲老婆问:“你说媛媛会不会半夜自己开门出去了?”

    钱媛媛母亲先摇头后又点头后又摇头,一个精神上有问题的人谁能猜到她到底会干出什么不正常的事呢?

    钱德贵眼见女儿失踪老婆又是一副毫无头绪的模样心里暗暗着急,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奇怪的事情,女儿在楼上卧室里睡的好好却突然不见了?

    稍稍冷静一会后,钱德贵对这件事的最初判断是,“八成是女儿钱媛媛精神病发作半夜三更自己打开院门出去不知去向。”

    钱德贵这样一想心里更加着急,即便是平常人想象一下,一个年轻姑娘精神不正常身上穿着睡衣半夜三更出门能遇上什么好事?

    钱德贵本能拿起自家客厅茶几上的电话拨通了县公安局领导的电话,他不是没想过报“110”心里却又担心此事再闹出什么大动静来让女儿原本受损的名声再受影响。

    到了这会,钱德贵心里首先想到的一点居然还是“面子面子面子!”有一种父母真有可能为了捍卫自己的颜面不顾子女死活你信吗?

    反正我相信,因为我见过。

    当一个因为家暴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女人回家向父母求助提出要离婚要求时,父母对她的回答是,“咱们这种地方离婚女人名声不好,我和你爸也会抬不起头来。”

    于是,结局装在每一位看客的心里——女人死了,被打死的,她死的很惨!据说最后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连医生都不忍看她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

    事情发生后很多人都说,“她是被自己的丈夫活活打死的”,可是明眼人怎么会看不穿事情背后的本质?她反抗过,求助过,而且是向自己最亲最爱最信任的父母家人寻求帮助,可她得到了什么呢?

    该死的面子!

    去他么这鸟东西能当饭吃吗?为什么一些愚蠢的人把它看的比自己儿女的性命还重要?愚蠢!自私!人性泯灭的畜生!

    四十八小时之内,普水县公安局突然收到两件人口失踪案,偏偏这两个案件的受害人又是年轻夫妻的关系?这让县公安局领导心里不禁生出怀疑。

    刑侦经验丰富的老警察立即向领导提议两案并作一案来调查,不仅仅因为两人是夫妻关系,更因为两人的失踪事件谜一样同步。

    唐一天很快听说了钱媛媛失踪的消息,他大吃一惊,他从心底里希望钱媛媛这辈子的劫难早些结束,没想到她居然会莫名失踪?

    要说贾博海失踪案让唐一天心里多少有些窃喜,钱媛媛的失踪案却让他整个人心情陷入低谷,但他也很快联想到贾博海和钱媛媛突然失踪背后很可能某种关联。

    “到底谁在背后搞事?此人跟贾博海又有怎样的仇怨居然连他老婆都不放过?”唐一天正坐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放在面前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面无表情摁下电话接听键冷冷声音对这电话问了声,“哪位?”手机里半晌没声音,他以为还是有人打错电话正准备挂断却又听见里面传来一个低沉中年男人声音说:“唐一天,你还记得我吗?”

    尽管已经好长时间没听见此人说话声音,记忆力绝佳的唐一天却还是从声音里听出此人身份,他略带诧异口气问:“你是——涂副局长?”

    “我早就不是什么副局长了,倒是你,唐一天,听说你最近又升官了?”涂副局长带着讥讽口气说。

    唐一天立马从涂副局长这句话中听出端倪,“他听谁说自己最近又升官了?难道他和普水县某些人暗地里还有来往?”

    他连忙故作轻松口气说:“涂副局长就别笑话我了,我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在旁人眼里就是领导跟前一拎包的算什么升官?”

    “我可没什么心情笑话你,我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想问清楚一件事,上次我跟贾博海在咖啡馆见面,你说贾博海安排人要我的命,你到底有没有骗我?”

    唐一天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涂副局长事隔那么长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就是为了问这件事,这让他脑子里飞快转动起来,“涂副局长突然问起此事肯定跟贾博海有所关联,难道贾博海落在他手上?后来又想到钱媛媛,难道都是此人所为?”

    电话里短暂的犹豫俨然让办案经验丰富的涂副局长觉察到了什么,他冲唐一天再次求证口气:“唐一天,你到底有没有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被警察追捕的通缉犯,我犯得着骗你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