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官指南 二百一十一章 打压一下

时间:2018-04-28作者:良木水中游

    ,精彩小说免费!

    他冲钱德贵朗声道:“钱主任,今天既然咱们说到这了,我不妨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咱们普水县委书记是蒋大宽,虽说他上任不过半年时间,但是以他的政治手腕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绝对有把握控制县里的政治局面,现在可是各单位领导选择站队的最敏感时期,你真就铁了心要把赌注压在刘县长身上?”

    钱德贵做梦也没想到唐一天年纪轻轻嘴里居然能说出如此老道的话来?他心里忍不住疑惑,“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啊?怎么说出来的话都像锥子似的直戳人心窝啊!”

    说起来,钱德贵对唐一天的名字第一次有印象还是他远房侄儿钱爱军出事那回,当他听说自己在县委宣传部工作的侄儿钱爱军居然被一个名叫唐一天的小喽啰给弄进了纪委当时心里就对此人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后来又亲眼看见他“勾引”自己的宝贝女儿钱媛媛心里对这家伙更加恨之入骨,在钱德贵心目中,唐一天就是个十足的小人,整天靠着玩弄阴谋诡计算计旁人,这样的小伙子怎么能让他放心支持女儿跟他谈恋爱?

    但是今天跟唐一天第一次面对面近距离谈话他才发现,此人并非外界传言那样不堪,最起码他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头脑逻辑清楚步步为营,这绝不像是一个踏入官场时间不长的愣头青表现。

    “不管怎么说,我绝不会同意你跟我女儿谈恋爱。”钱德贵坚持说。

    “咱们今晚能不能先把我和钱媛媛之间关系的事撇到一边,如果你真心想要提拔副县长的话我倒是有几句金玉良言赠送。”唐一天身子微微倚在沙发靠背上,这样的姿势让他感觉舒服些。

    “金玉良言?”钱德贵忍不住冲他冷笑,年轻人,我钱德贵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见过厚脸皮的人多了,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脸皮厚的。”

    “那只能说明你钱主任见识浅薄并不代表什么,我可以告诉你,至多不超过一个月县里领导班子将会有一次大调整,如果你想抓住机会上一步就必须尽快有所动作。”

    唐一天相当笃定口气说出这句话倒是让钱德贵心里猛吸一口冷气,他一时判断不出这家伙到底是装逼还是说真话,脱口而出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就凭县委书记蒋大宽信任我提携我,有什么机密的大事从来不隐瞒我。”

    “吹!你继续吹!蒋大宽再怎么赏识你你也不过就是他身边一条狗,别往自己脸上抹金把自己说的好像他多看重你似的。”

    “蒋书记是不是看重我,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你可以亲口问问你那在县委组织部上班的小舅子金副部长,蒋书记之前可是铁了心要处分他,如果不是我说情......”

    “如果不是你说情又怎样?”

    “如果不是我跟蒋大宽说情他早就被免职了,说白了,现在我跟你说话不是在求你什么,而是在给你机会,给你一个选择站队的机会,只要你今晚选对了,副县长的职位也许是唾手可得,如果你选错了,那么就没有任何机会......”

    “你少在我面前危言耸听!我就不信你一个小小的招商局科长,不,是即将提拔为副局长能掌控副县长的人选?”

    “如果你不信可以现在就拨打金副部长的电话,你可以亲口问问他,他被免职的事到底是谁出面帮他摆平的。”

    “打就打,我现在就戳穿你的牛皮,倒是要看看你这张脸还要不要?”

    钱德贵二话不说立刻拿起手边电话拨通了小舅子家里电话,电话接通先假装寒暄几句家常话后很快切入正题。

    钱德贵问金副部长:“上次说蒋大宽要免你职的事现在究竟什么情况?”

    电话里传来金副部长充满庆幸的声音:“快别提了,上次要不是招商局那个唐一天,就是现在跟媛媛正谈对象的小伙子帮我在蒋大宽面前说情,恐怕我真要被免职了。”

    金副部长的话让钱德贵吃惊不小,他相信自己的小舅子绝不会欺骗自己,但是一想到唐一天的话在县委书记蒋大宽面前居然有如此大的效用还是让他始料未及。

    放下电话后,钱德贵原本铁青的脸上立刻缓和了不少,看向唐一天的眼神也不像之前那么锐利,他心里不得不开始认真考虑唐一天刚才说的每一句话。

    唐一天见刚才还对自己横鼻子竖眼的钱德贵露出几分蔫吧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熙熙攘攘名来利往,钱德贵一向是个官迷,在得知自己跟县委书记蒋大宽关系果然不一般后他怎能不多想几分?”

    刚才还透着几分剑拔弩张的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钱德贵默默思忖不说话,唐一天也透着几分轻松表情坐在一旁。

    看着坐在对面的钱德贵,唐一天脑子里忽的想起这两天正头疼的拆迁户庄家老二打伤拆迁办工作人员一事,心想,“钱德贵是经贸委主任,庄家老大是经贸委副主任,如果钱德贵能在处理庄家老大的问题上出点力那事情肯定好办多了。”

    开船趁涨潮,做事看时机。

    眼看今晚钱德贵就坐在对面他赶紧把身子从沙发靠背上直起来,主动开腔冲钱德贵问道:“钱主任,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位副主任叫庄鸿运啊?”

    “有啊,怎么了?”钱德贵随口应了一声。

    “怎么您还不知道吗?我可是听说县纪委的人正在调查他。”唐一天故弄玄虚口气。

    钱德贵听了这话脸上不由一惊,他没想到唐一天不仅对县委主要领导的心思了解一二,居然对县纪委的保密调查工作也了如指掌。

    自己单位的副职领导被县纪委调查,自己却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消息?这让钱德贵心里一阵莫名紧张,他赶紧问唐一天:“那你知道县纪委为什么突然调查庄副主任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倒是想提醒钱主任,你跟庄鸿运在一个单位上班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万一他要是被查出点问题来可别再牵扯上你,那可就麻烦了。”

    “那怎么可能呢?他是他我是我,他要是真被县纪委的调查组查出什么问题那也是他活该,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钱德贵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对庄鸿运带有满腹怨气的感觉,这让唐一天立马抓住一个乘虚而入的契机,他故作担心口气对钱德贵说:“话可不能这么说,庄鸿运毕竟是你下属,万一他被县纪委带走审讯的时候随口瞎说点什么连累你也是有可能的,就是不知道你平时跟他关系怎样?”

    钱德贵听了这话不觉一阵心惊肉跳,唐一天这句话算是问到他心坎上了,庄鸿运跟他的关系一向很紧张这是单位下属们众所周知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