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官指南 二百二十四章 我是分管领导(她在闹他在笑恶魔果实加更)

时间:2018-05-03作者:良木水中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起初赵副县长也是按照这个套路走,没想到蒋大宽这个人原本出身官宦之家,仕途起点比大多数人更高难免有点心高气傲。他自小便在一片吹捧声中长大,当了领导后身边更是不乏溜须拍马之辈,赵副县长拼命找机会想要往他身边钻竟然一直没找着机会?

    因为蒋大宽跟前任县委书记龚庆文的风格截然不同,以前龚庆文经常下班后经常留在办公室跟下属谈工作,但是蒋大宽却跟他正好相反,他对于上班时间和八小时以外时间分的特别清楚一到下班时间立马抬脚走人。

    下属想要巴结领导总得先寻摸到领导的行动踪迹才行?偏偏蒋大宽给人的感觉下班之后就成了来无影去无踪的主,有好几回赵副县长特意打电话问服务蒋大宽的县委办主任朱四海,“蒋书记去哪了?”

    朱四海总是千篇一律回答他:“下班后的时间蒋书记自行安排,我就不知道了。”

    接连扑空了好几次后,赵副县长终于心灰意冷,索性把找靠山的指望转移到县长刘大伟身上,因此平日里一有空就往县政府办公室跑以便随时掌握刘县长的动向信息。这天下午,他又来到县政府办公室却没见到服务刘县长的袁主任,于是问秘书:“你们袁主任去哪了?”

    秘书回答他:“袁主任在贵宾接待室。”

    赵副县长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动,县政府的贵宾接待室可不是一般人随便进的,那可都是招待省市领导的时候才会打开,可他这两天也没听说省市有哪位领导来普水县调研考察啊?

    他心里揣着问号信步往贵宾接待室走去,刚走到门口听见接待室里传来一阵争吵声,仔细一听吵架一方中那人声音竟然很像自己的眼中钉县招商局副局长唐一天?这让他心里愈加诧异,“唐一天怎么会在县政府贵宾接待室跟人吵架?”

    他赶紧把脑袋贴在门口仔细听,直到听见唐一天说出那句,“罗大公子你说话得负责任,袁主任和胡副秘书长都在这听着呢”脑子里才反应过来,“敢情贵宾室里坐着市政府胡副秘书长和罗副市长的大公子。”

    当他听见唐一天跟罗大公子唇枪舌战一番后掉头就走赶紧闪身躲进一旁角落里,直到亲眼看到唐一天离开贵宾室,房间里也没人再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唐一天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躲在暗处的赵副县长忍不住在心里暗骂,“真是个狗胆包天的家伙!居然罗副市长的儿子也敢得罪?”

    唐一天走后,他再回头盯着贵宾接待室两扇门的时候头脑中不自觉冒出一个念头,“罗副市长的儿子和市政府胡副秘书长可是连刘县长都要巴结的人,要是自己能找机会巴结上他们俩岂不是比巴结刘县长更牛逼?”

    心动不如行动。

    当天晚上赵副县长打听到罗大公子和胡副秘书长被袁主任安排住进了县里红城宾馆后当即拎了点贵重礼品趁着夜深人静敲响了罗大公子的房门。

    开门的人是袁主任,一眼瞧见赵副县长出现在宾馆房间门口脸上不由一愣,当他的眼角瞄到赵副县长手里拎着东西很快反应过来,赶忙冲他热情招呼:“赵副县长来了!快请进吧。”

    赵副县长冲他感激笑笑进门后先把拎的礼物放在墙角,这才满脸堆笑往房间里走,一进里屋瞧见胡副秘书长正跟罗大公子小声说话,赶忙点头哈腰走过去自我介绍:“胡副秘书长罗公子,我是普水县副县长赵全德。”

    胡副秘书长和罗公子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普水县的官员找上门来拜访两人对视一眼惯性冲赵副县长笑笑算是招呼。

    紧随其后的袁主任见赵副县长不请自来忙冲胡副秘书长略带尴尬解释:“胡副秘书长,我们赵副县长一向久仰您的大名,听说您来到普水县特意带了点礼物登门拜访。”

    赵副县长当即接下袁主任的话茬说:“是啊是啊!久闻胡副秘书长文采不凡我可是在日报上看过不少胡副秘书长的理论文章呢。”

    胡副秘书长混迹官场多年怎么会看不透赵副县长深夜拜访的缘由?刚才又听到袁主任说他带了礼物过来便猜到这位赵副县长特意找机会过来跟自己拉关系。

    他冲赵副县长微微一笑轻松口气:“赵副县长可能不知道,我以前是当秘书出身写点文章也是看家本事,要说写的有多好倒是赵副县长谬赞了。”

    当领导口才好很重要!

    君不见有些领导在大会上洋洋洒洒脱稿讲话一两个小时都不带停顿打结,更有些领导逢到开大会像是浑身打了鸡血兴奋,一点小事能说半天一口水都不喝。赵副县长有心巴结讨好胡副秘书长和罗大公子,正好两人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话匣子一打开几人在房间里你一言我一语热热闹闹聊起来。

    说到兴奋处赵副县长脱口而出:“罗大公子,我跟你说庄家的事你也不用过分的着急,我是唐一天的分管领导,要是不听话我来帮你搞定,我来教训他。”

    罗大公子听了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忙问他:“你有什么办法能搞定唐一天?”

    赵副县长回答说:“县官不如现管,我在县里分管经济工资,唐一天身为县招商局的副局长原本就是我分管下属,我说的话他敢不听?”

    罗大公子听了这话眼里的神采顿时黯淡下来,他冲赵副县长坦诚道:“赵副县长,依我看那个唐一天连我和胡副秘书长的账都不买,未必会把你这个分管领导当回事啊!”

    一旁袁主任忙补充说明:“赵副县长您还不知道吧?今天上午协调的不是很理想,我今天下午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给唐一天让他到宾馆来跟胡副秘书长和罗大公子再谈谈,大家解决问题是关键,没想到他居然找各种理由推三阻四。

    先说单位忙走不开,我说那我亲自给你们王局长打电话;后来他又说今晚有朋友婚宴来不了,我说没事多晚反正我们都等你;没想到就在你刚进门之前他又变了由头,说是在婚宴上个喝多了实在来不了,我说那就顺便开个房间你今晚跟胡副秘书长他们聊完了就在宾馆休息省得你辛苦跑路;就这还不行,我们三人从晚饭后回到房间一直等到现在他居然还没来?估摸他今晚是存心放我们鸽子不会再来了,你看我给他订好的房间钥匙还在这呢。”

    袁主任一边说话一边冲赵副县长挥了挥手里的2022房间的房卡满脸不爽道:“要我说,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胡副秘书长和罗大公子亲自来到普水县跟他见面他都敢耍阴的,你说他还有什么事不敢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