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侯府商女 156 扫平东偏院!4

时间:2018-04-17作者:上官旭云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a>最新章节!

    素秋知道问题的轻重,就赶紧去找叶老爹去了,慧姐这回可是发了火道:“不用客气,将东偏院二房的东西给我搬得一干二净,什么都不要留下。”

    “是,姑娘!”跟随慧姐来的人,都十分的厌恶这无耻的东偏院二房,一点都没有分寸,什么都敢动,也不看自己是几斤几两,脸皮这么厚,人见人厌!

    所以大家动起手来一点不留情面,很快这个小库房彻底的给弄干净了,二房其他的地方已经仔细的探查过,都没有什么了。

    慧姐看看</a>时间,叶老爹那边收拾东偏院库房应该也差不多了,估计一会就要过来了。

    所以慧姐道:“你们先将这些东西全部搬回香玥院,让秀雁和青杏登记造册。”

    “是,姑娘,属下这就运回去!”几个护卫赶紧装车,一块将这些东西运回去。

    而叶老爹那边也差不多了,叶老爹从素秋那里知道了个大概,他正忙着将东偏院的库房全部搬空呢,靖安侯府好几个库房都损失一半,那些东西都在这里都找到了。

    珍玩摆件之类的损失三成,布匹之类的损失了两成,金银玉器倒是都在,古玩字画也都在,文房四宝缺少两成,家具家俬木料倒是问题不大,基本都在。

    损失最大的就在药材上面,已经全部没有了,这样的结果让叶老爹有些疑惑,这些药材都是军中常备药材,止血化瘀止痛预防风寒之类的,还有些就是治疗刀剑创伤,祛湿止泻的药材。

    这些药材运回来之后,就一直在主院的药材库里面放着以备不时之需,只是让东偏院拿走之后,那么多的寻常药材,现在说没有就没有了。

    这也太不靠谱了,东偏院一共才几个人,能用上多少药材,那些药材也差不多成百上千斤了,现在竟然全没了?

    还有损失严重的就是粮食了,粮食损失的最多,能收回来两成就了不起了,那些粮食足有上万斤以上,也是说没就没了,普通人家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

    这种种的迹象,让叶老爹对于老夫人叶何氏的尖夫有了大致的方向,再加上之前叶忠从那个被抓起来的中年男子身上找到的东西,基本尖夫就要浮出水面了。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就不要怪他叶铎不客气,你这样算计叶家,也要问问本侯爷是否允许?

    那么最差的结果就是为了恶心你,我叶铎也要全部给了皇上,本侯爷倒是要看看这哑巴亏反过来让你吃个够,本侯爷可不贪心都交给皇上了,有本事你找皇上要去啊,气也气死你!

    有了这些大致的想法,叶老爹心里有数了,脚步也更快了,很快就到了东偏院的二房,当叶老爹看见叶家的镇宅之物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别提脸色多么黑了。

    故此叶老爹道:“东偏院的人一个也休想跑,不论主子奴才全部给二十板子打一顿,先给人送到郊外的叶家族里的庄子上,等和族老们最后定夺,我们叶家不能容忍这宵小无耻之辈,简直欺人太甚!”

    沁慧看叶老爹是真的生气了,赶紧道:“爹,和这些厚脸皮的生气作甚,左右东西我们都拿回来了,现在就是这个东西应该怎么办?”

    叶老爹道:“这个爹也没有办法,这大晚上的挪动不吉利,等明天爹亲自去一趟护龙寺去找普济大师,让他给看个吉日吉时,我们在搬动为好,以免有问题。”

    沁慧点点头道:“爹爹,既然如此这边留着谁看守合适呢?”

    叶老爹叫来了一个不起眼的护卫吩咐道:“鸣风,你来看守,切记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在给你拨两个人,一切等我回来再定。”

    “是,侯爷,属下保证完成任务!”鸣风倒是很高兴,主子将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做,他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沁慧这才对上号,这个鸣风是叶老爹的重用的暗卫之一,平时见到的时候不多,大部分都在帮叶老爹办外面的事情。

    这样一来事情就解决的差不多了,这会子叶嬷嬷也过来道:“姑娘,东偏院下人房都已经收拾好了,大部分奴婢家里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东偏院的主子们特别的苛刻,所以她们贪墨的机会不大,就算是在主院贪墨来的东西也不敢自己留着,全部都交给几个嬷嬷了。”

    “其中以长嬷嬷东西最多,一共有四个宅子,两个铺子,两个田庄和一万两银子,其余就是大房和二房的嬷嬷,一共有一个庄子,一个铺子还有一个小宅子还有三千两银子。”

    “其他收缴的就是些生活用品,没有太珍贵的,就是零散的很,老奴都给放在一起了,等着姑娘最后的处理。”

    沁慧点点头,和她预计的差不多,肥的流油的估计就是这几个管事娘子的家里,外面管事的掌柜都是给尖夫忙活的,人数不会太多,以免走漏了风声。

    重要的事情也是那边派人看管,也不会用叶何氏这边的人的,再加上老夫人叶何氏看得紧,那些人掌柜们的婆娘都在内宅,所以也翻不出太大的花样来。

    这也就是老夫人叶何氏谨慎的地方,将所有的奴婢都聚在这里,不许外出居住,否则她就是在精明也是看不住的。

    故此慧姐道:“好,叶嬷嬷辛苦了,另外你和谨嬷嬷今天先将这些房间都给上了锁,明天在都打扫一遍,熏上艾草,去去晦气,日后这就是靖安侯府的宅院了,再也没有东偏院了。”

    叶嬷嬷喜滋滋的道:“放心吧姑娘,老奴一定将这件事情办好!”

    谨嬷嬷也高兴的道:“姑娘放心,明天一定都打扫干净。”

    叶老爹道:“慧姐这边你先安排,爹爹去将库房那边安排好。”

    沁慧道:“好的爹爹,一会还有几件事情和爹爹商议一下,女儿在香玥院的书房等您。”

    叶老爹点点头之后赶紧离开了,随后慧姐安排大家都先撤回去,然后带着谨嬷嬷和素秋到了关着东偏院那些人的地方。

    奴婢奴才那边板子都打得差不多了,是叶忠带着人在执行,只听那边是哭爹喊娘的道:“叶管家饶了我们吧,我们错了,知错了,知错了。”

    叶忠愤恨的道:“饶了你们,你们也好意思说,一个个的见天的琢磨怎么巴结东偏院,当初你们天天帮着东偏院偷拿东西欺上瞒下的怎么不说呢?”

    这些人继续哭嚎道:“救命啊,我们是被东偏院迷了眼的,是老夫人说让我们荣华富贵的,我们选择错了,求叶大管家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以后我们回到主院肯定会好好伺候侯爷和姑娘的,一定会的。”

    叶忠不屑的道:“哼,你们贪图富贵,今个活该如此,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今个挨了打了,感觉跟错了人,竟然还想着再回到主院,你当主院是什么?你们这样不忠心的阿猫阿狗的随意的来来回回,你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甭废话,给我打!”

    板子炖肉的声音,继续啪啪的响起,这回安静多了,因为嘴巴给堵上了,二十板子倒是很快,这些人很快就处理完了。

    之后叶忠立刻安排人,将这些人给送到了叶家族里的庄子上,等候族里的发落,中间是一刻都没有停歇,因为叶忠忍了这口气已经忍了够久了,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在叶家多停留一秒。

    仿佛这些人多停留那么一会子,就污染了叶家的空气似的,叶管家也不需要理会这些人最后的结局,不管是卖了还是怎么处置,和东偏院的那些主子一样,等着最后的定夺。

    叶忠看着慧姐过来了,赶紧走几步过来道:“姑娘,莫要听这些奴才瞎胡乱说话,没的污了耳朵,老奴马上就给他们全部送走。”

    沁慧点点头道:“忠叔辛苦了,这么晚了给送走,最好不要让他们出声,以免让其他人家看咱们的笑话。”

    叶忠明了,赶紧让人将这些奴才奴婢的们嘴巴都给堵上,以免回头这些人在途中乱嚷嚷,让别家看笑话,引来没必要的流言蜚语。

    随后沁慧带着叶忠到了东偏院的这些主子那边,一群人不停的拍门呼叫骂骂唧唧的,尤其是东偏院那些大房的那些小妾们一个个的厉害的很。

    “开门啊,哪个长了狗胆,敢如此的对待我们,看我不告诉大爷,看怎么惩治你们这些狗奴才!”

    “开门开门,在不开门老娘可不客气了啊,快点开门,我可是大房生下了庶长子的贵妾,你们在不开门,看回头老娘怎么收拾你们。”

    这些女人一个个的在咋呼,倒是没听见大房主母陶氏和二房主母李氏的动静,慧姐道:“谨嬷嬷,这陶氏和李氏倒是挺能沉得住气的。”

    谨嬷嬷道:“姑娘,东偏院的那两房关在了一起,估计这会子还都被点了睡穴还没醒呢,这些闹腾的是那些妾室和庶子。”

    沁慧吩咐道:“忠叔让这些女人都给我闭嘴,一个个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用客气。”

    叶忠立刻安排粗使的婆子将这些女人拉出来,挨个打板子,那些孩子暂且不用管,说不好听的,这些孩子是不是叶家的苗子还不好说呢。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那老夫人那么大年纪了还不守妇道,谁知道她的儿女到底是不是叶家的,这个到时候就要等着族里审问之后再议了。

    很快这些女人都是嚎叫的声音,想她们在东偏院吃喝住用是无一不好,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简直是比整死她们还难受的。

    同样打完板子之后,捆到车上堵上了嘴巴给弄走了。

    最后就是主院这些主子了,长房的陶氏和大老爷叶钩已经醒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按着打了板子,都给打懵了,板子打得太快,还没等喊几嗓子呢,就打完了,缓过神来才发现是火辣辣的疼啊。

    陶氏就看见了慧姐,又看见了脸色非常难看的叶忠,陶氏哇哇的叫道:“住手,简直是放肆,你们想做什么?东偏院岂是任你们主院如此欺负的。”

    沁慧鄙视的看着她道:“本县主就是如此放肆了,就明目张胆的欺负你们了,又能如何?因为从今天开始,叶家将不会存在东偏院这个地方,这里最后将什么都不是,只是靖安侯府一处普通的院子罢了。”

    叶梦枝和叶梦桃一脸的冷汗,趴在地上指着慧姐道:“叶沁慧,你就是个贱人,无能的名声传遍了京城,我们若是你早就无颜出来了,你竟然敢对我们出手,疯了吗?”

    沁慧不屑的看着愚蠢二姐妹,这两人是真的很二,都什么时候了,还敢胡言乱语呢。

    故此沁慧道:“我是什么人不牢你们费心,但是你们可不知道是贱人还是野种了,这可要问你们大龄红杏出墙的祖母了,没办法,是她连累了你们,至于你们想说的话,到时候和叶家族里的那些族老们说去吧!”

    屋子里面的人一下子就懵了,不知道为何事情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叶何氏到底做了什么了?让主院敢如此公然的对待他们,不仅给打了,还给彻底弄出了靖安侯府?

    这边嚷嚷已经让二房的人都醒了,噼里啪啦的一顿打,二房稀里糊涂的都挨了板子才醒来。

    李氏只记得睡梦中不舒服,这床怎么越睡越冷,结果醒了就被打了板子,再看她引以为傲的两个儿子和丈夫都是如此,李氏

    气的火冒三丈,但是这些对话她越听越害怕。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那几句红杏出墙她是听明白了,李氏疑惑的看着婆婆叶何氏,赶紧道:“娘,她们胡说八道的是不是?娘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主院简直是欺人太甚,竟然对我们用了板子,娘咱们不能这样算了,门都没有!”

    然后李氏赶紧看着自家男人和儿子道:“老爷,海泉海利你们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东偏院的二老爷叶钝冷汗直流,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知道些什么,定定的看着叶何氏道:“娘,这些不是真的?我们是叶家的子孙对吗?”

    叶钝曾经无意中撞见过一回,但是没有看清相貌,只是看着一个中年男人从娘的房间里面出来,具体的在没看见了,所以他确实有些不确定,所以问问。

    憋了一个晚上的气的叶何氏这会子终于能说话了,赶紧道:“不要听她们胡说,你们自然都是叶家的子孙,她们这是想给咱们戴了罪名,给咱们赶出叶家呢。”

    叶何氏还嚷嚷道:“小蹄子你别得意,告诉你若是识相的就不要得罪我们,否则那人你们是惹不起的,不要到了最后,连叶家都给搭上了,到时候可没有人理会你们的死活了。”

    谨嬷嬷好笑的道:“你这老女人不守妇道不说,还在儿孙面前振振有词的帮着尖夫说话,还真是大言不惭的典型,你既然这么有把握,为何不对你的儿孙说实话呢!”

    叶何氏被谨嬷嬷说的有些局促,当然脸皮这么厚的她是不会脸红的,立刻反驳道:“住口,主子说话,哪有你奴婢插嘴的份?”

    沁慧不愿意和他们在说话,吩咐道:“嘟了嘴带走,不管他们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净身出户的命运,带走让他们有话和那些最看重礼仪规矩门风的族老们说去吧。”

    “不行,我不去,凭什么我要走,本大爷哪里也不去,就是不去!”

    别人没出声,倒是一直沉默的大老爷叶钩反应最为激烈了,趴在地上,用拳头猛砸地,好像和这块青石地砖有仇似的。

    叶何氏也激烈的喊道:“谁也不能让我走,我是靖安侯府最大的长辈,你们休想如此对我,我就是不走不走。”

    许是叶何氏知道哪些族老难缠,像是她这样不守妇道的进去,估计想出来难了,所以她说什么也不能走,一直要拖到那人来救自己出去,想来他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就在这会子听见慧姐道:“叶忠将人都都带走,今个清晨之前,务必全部送过去,今个晚上你们这些护卫就辛苦一些。”

    叶忠立刻带人上来将这些所谓的曾经东偏院的主子们绑的结实带走了,剩下最后的叶何氏的时候,沁慧笑眯眯对她轻声的道:“如果我是他,经营多年,最后损失如此惨重,我定会将你给带走,然后狠狠的弄死你,让你如此蠢笨,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要你这条贱命有何用处?”

    “不,不会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不会的!”叶何氏显然给刺激的不轻,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一副受刺激过度的样子,最后又晕了过去。

    这些人都被带走之后,沁慧看着已经全部黑了的东偏院,开心的一笑,不管你们东偏院经营的多好,但是绝对不能踩着我们一家的肩膀上去,否则我一准给你们全部拉下去,让你们永不翻身,让你们不要脸的人都看看,好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题外话------

    呼呼,今个终于就爱那个东偏院处理完了,亲们撒票撒花哈,今个成绩不错呢,云看了甚感欣慰啊,明天再接再厉,谢谢各位亲了哈,集体么个!

    今个给云评价票的亲是:wh520301  投了1票(5热度)、清歌秋韵  投了1票(5热度)、宝贝添添  投了1票(5热度)

    撒了月票的亲亲是:粉红小猪猪  投了1票

    yanxiufen  投了1票

    刘道俊  投了1票

    小草青青  投了2票

    huangcai202  投了1票

    85510699  投了1票

    谢谢各位亲了哈,明个就给世子爷漂亮的鞋子了,亲们用票子热烈迎接咱们斯文男出场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