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鬼片的世界 第九章 黄雀在后

时间:2018-07-05作者:方所

    ,精彩小说免费!

    “我们要尽快找到埃及学家,找怪物找到他之前带他回来。”伊芙琳很认真地对着走过来的欧康纳道。

    埃及学家是打开藏有伊莫顿内脏箱子的几人之一,现在他独自逃生。

    为了避免埃及学家被伊莫顿抓到并杀死,化为伊莫顿更为强大的力量,伊芙琳觉得很有必要将他们这群人集中在一起。

    欧康纳沉稳地点点头,“好!”

    他手指着其他几个男人,用军人直接的口吻下命令道,“她留下,你们跟我走!”

    一石激起千层浪。

    美国人不爽地说道,“我不去。”

    而伊芙琳也叫道,“我要去,凭什么不让我去?我干嘛要听你的?你以为你在干什么?”

    两者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显得吵闹异常,让人烦躁。

    欧康纳回过头,沉着一张脸走到伊芙琳面前,手一抄,就把伊芙琳扛了起来,走进卧室里。

    伊芙琳朝着她哥哥求救,“强纳森……….”

    强纳森平常最爱小偷小摸,那个开启伊莫顿石棺的钥匙也是强纳森从欧康纳身上摸到的,这才有了整部电影剧情的开始。

    看到妹妹的求救,他抱歉地耸耸肩,道,“对不起,他块头比我…….大。”

    欧康纳把伊芙琳锁在卧室里,一把抓过最近的美国人就把他抓到自己面前,对他霸气地命令道,“不准开门!不准任何人进出,知道吗?”

    “知道!”这个美国人早就欧康纳给吓到了,一听到欧康纳问他知不知道,他楞了一下,就温顺地点点头。

    欧康纳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拉过强纳森,两人就离开了旅馆,往埃及学家在开罗的住所而去。

    只是很遗憾,他们来迟了一步,在埃及学家的住所只找到一个动机不明的班尼。

    欧康纳拷问班尼,知道了伊莫顿在找《亡灵黑经》和伊芙琳,在这愣神的功夫,就被狡诈的班尼跳窗逃跑了。

    欧康纳和强纳森追到窗边,却惊讶地发现地上埃及学家全部血液被吸干的尸体,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衣衫偻烂的怪物。

    正是伊莫顿!

    伊莫顿面无表情地望了窗边脸色难看的欧康纳和强纳森,没有说话,只是张开了烂嘴,数不尽的苍蝇化成一条黑色的洪流,就朝着欧康纳强纳森两人扑去。

    欧康纳强纳森吓得赶紧关上窗。

    苍蝇洪流撞到窗户掉了下来,落到了下面围观的人群上,从他们的嘴巴鼻子飞了进去。

    而伊莫顿,则一手拿着《亡灵黑经》,一手拿着装有他内脏的圣瓮,往旅馆方向默默走去。

    窗户后面,欧康纳很冷静地对强纳森道,“挂了两个,还剩两个!”

    “那它就回去找伊芙琳!”强纳森回道,那两个开箱的美国人正是跟伊芙琳在一起。

    两人对望一眼,很有默契地朝旅馆跑去。

    ………………………………………………………………………………………………………………………………………………

    旅馆套房里。

    伊芙琳已经在卧室里睡着了,外面两个美国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百般聊赖。

    其中一个美国人站在打开的窗户旁边,他脸上写满了忧愁,听着楼下警卫部队在喊,“警戒部署完毕,报告,一切正常。”

    终于他受不了,他猛地一拳捶在窗户上,恶狠狠道,“管他去死!”

    走到另一个坐在沙发上,显得比较淡定,玩弄着圣瓮的美国人面前,问,“我到楼下喝杯酒,你要什么吗?”

    “我要一杯威士忌加冰。”坐在软椅上的美国人道。

    “好。”烦躁的那个美国人道了一声,打开门就要走了出去。

    这时软椅上的美国人也站了起来,补充道,“还要杯纯威士忌!”

    “好,知道。”

    “还要配酒的饮料。”

    “反正你只要波本就对了。”烦躁的美国人声音从楼梯飘来。

    那个相对淡定的美国人把门关上,望着被他放在椅子上圣瓮,突然玩心大起,掏出手枪就对着圣瓮做着瞄准的动作,似乎这样,就能把心中的恐惧祛除一样。

    就在这时,窗边一阵怪风呼啸吹过,吹得房间里叶子摆动。

    这个美国人反应十分机敏,拿着手枪就朝着风吹来的方向警觉瞄准,一边慢慢地朝着窗户方向走去。

    风渐渐停了,美国人在窗边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时,美国人紧张的神情才慢慢松懈下来,以为是自己杯弓蛇影,美国人准备收起手枪,就在这时,一阵狂风伴随着黄沙朝着窗户“冲”了进来,一下子就把美国人扑倒在地,并把他“抓”在了半空。

    美国人身子本能地摆动着,没几下就停止了,整个人的鲜血和生机都被黄沙吸干,化为一具像在沙漠里失去了所有水分的干尸落在了地上。

    而那黄沙,也化为了一个光头,魁梧,右边脸上和脖子处更有一个烂洞的人型怪物。

    伊莫顿!

    一只圣甲虫从伊莫顿的脖子烂洞里爬出来,爬到了他脸上的烂洞里进入了伊莫顿的口腔,被它咀嚼着。

    它看了一眼紧锁着的卧室,高视阔步地朝着卧室门前走去。

    透过紧闭的木质大门,它看到了里面熟睡的伊芙琳,一下子眼神就变得温柔起来,它怕粗鲁的动作会吵到了伊芙琳,身子就化为细沙,从锁眼里面渗透了进去,重新化为人形。

    它轻声走到了伊芙琳的床边,望着她熟睡的样子,目光仿佛穿过了岁月,回到了三千年前,一个美丽的女子在富丽的王宫里对着它回眸一笑。

    它声音轻柔,饱含了无尽的深情,道,“安苏娜………..”

    说着它就深深地朝着熟睡的伊芙琳吻了下去。

    它吻得是如此的认真,想要将彼此都融合在一起,它的嘴都化为了胶合在一起的沙子,与伊芙琳紧紧结合。

    伊芙琳从沉睡中惊醒,她恐惧万分地望着眼前的怪物,拍手要推开它。

    就在这时,锁着的大门被一脚踢开,欧康纳和强纳森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欧康纳大喝道,“喂,丑八怪,不要碰她!”

    伊莫顿此时已经无法完全维持人型外貌,它烂着半边脸,怒视着打搅它好事的欧康纳和强纳森两人。

    伊芙琳趁此机会逃到床边,惊魂未定地看着。

    伊莫顿口里念着意义不明但绝对不是好话的古埃及语言,站起来就要收拾欧康纳。

    就在这时,欧康纳嘚瑟一笑,对着伊莫顿喊道,“看我拿的是什么?”

    话音一落,欧康纳就把之前挡住的白猫提了起来,面对着伊莫顿。

    伊莫顿脸上露出惊恐万分的神情,猫咪一叫,伊莫顿更加恐惧,猛地化为漫天黄沙,吹得整个卧室的人眼花缭乱,最后朝着窗户一粒不露地飞出去,还把窗户关上。

    欧康纳等人这才大呼了口气。

    欧康纳看着躲在床边探出头的伊芙琳,问,“你还好吧?”

    伊芙琳还没说话,欧康纳旁边伊芙琳的哥哥强纳森就喘着气,回道,“我不确定。”

    换来的是欧康纳转头的白眼。

    强纳森表情夸张地叫了起来,“上帝,连小小的关怀你都这么吝啬了吗?”

    刚说着,“呼呼”的风声又撞开了窗户,卷着的飞沙又从外面飞进了这间卧室。

    屋子里那三个人又陷入飞沙当中。

    “上帝呀!”强纳森苦笑地和欧康纳一样,遮蔽了头。

    伊芙琳则继续低下了头。

    飞沙在卧室里胡乱飞舞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飞沙竟然给了欧康纳一种很焦急恐惧的感觉。

    欧康纳低语,“见鬼!这沙子竟然在害怕!”

    说话间,又吃了一嘴沙子。

    虽然沙子只是在他口腔转了一圈就跑了出来。

    飞沙转了一圈后,似乎想从欧康纳后面的大门飞走,这时欧康纳带来的猫咪叫了一声,立刻又把飞沙吓到了,不敢从大门经过,在房间中间盘旋着。

    这时,又有几只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了进来,喵喵直叫。

    这犹如火上浇油,更是把飞沙吓得半死。

    飞沙也不敢飞舞了,落到地面,堆积成一堆细沙,像“死”了一样。

    欧康纳强纳森伊芙琳诧异地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男音说着他们不懂的语言,从他们大门后面冒了出来。

    “幸好我在路上找到了你们这个小朋友,不然的话,开罗人海茫茫,要找到你们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更加幸运的是,我来的时间真是刚刚好!难道是你们的上帝在眷顾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