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鬼片的世界 第七章 你才不是人呢1

时间:2018-07-11作者:方所

    荃湾警署,审讯室里,一片黑暗。

    靠窗的墙边,一个无头黑衣人正掐着一个肥头大耳,只穿一件四角短裤的中年男子脖子,不住嚎叫,“把头还给我,把头还给我………..”

    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被吓得胆战心惊,脱下自己的鞋子,死命掰开,从鞋子的夹层中,抽出了一把镶着钻石的银色十字架,对着无头黑衣人。

    无头黑衣人一见十字架,似乎被一股无形的波动伤害到,吓得后退,站在那里手脚发抖。

    肥头大耳男子一见有效,握着十字架的手更加紧,死死对着无头黑衣人。

    无头黑衣人的反应更加强烈了,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手脚无措。

    突然,无头黑衣人一把抢过镶钻十字架,跑到一边去了。

    “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肥头大耳男子一愣,不知所措。

    这时,房间里的灯光骤然亮起,然后就是那个无头黑衣人那里,传来肥头大耳男子熟悉的猥琐笑声,无头黑衣人一甩,露出了孟超那副嘴脸,只见他望着自己手上的镶钻十字架,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哈哈,我终于找到十字架了。”

    随着他的这道声音,从审讯室外面也涌进来了一批警察,个个哈哈大笑,“泥鳅王这小子上当了。”

    泥鳅王愣着一张脸,左顾右盼,才醒悟过来自己被警察装鬼骗了,想哭都哭不出来!

    窗边,金麦基掀开百叶窗帘,赞了孟超一句,“阿超,有你的!”

    孟超得意洋洋地走到泥鳅王面前,宣布道,“泥鳅王,你就老老实实准备蹲监牢吧。”

    泥鳅王一听,心里别提有多苦了,两眼一翻,就晕在了孟超面前。

    他已经有了两次前科了,再来一次,法院就会重判了,这下子真的要把牢底坐穿了。

    “干什么?泥鳅王。”孟超有点紧张地问。

    还是金麦基目光老道,他一眼就看出了泥鳅王在装模作样,直接道,“把他抬到看守所,关起来。”

    其他几个警员押着泥鳅王去了看守所,而金麦基和孟超两人,则一副邀功的样子,跑去了警署局长的办公室,向警署的一把手阿信警司汇报去了。

    ……………………………………………………………………………………………………………………………………………….

    七月十四,中元节,准十二点。

    邀功不成,反而被阿信警司猛批一顿装神扮鬼,还被责令十二点过来烧金童玉女的金麦基和孟超,协同警署文员美丽,一起在后院烧着金银元宝,金童玉女。

    美丽一边烧着元宝,一边不解地道,“为什么中元节,一个警察署要烧这么多东西呀?”

    “诶,你才来没多久,很多事不知道的。”孟超向美丽道。

    “说给我听听嘛。”女人都是八卦的,一听到孟超这话,就兴奋地问起来。

    反正也无聊,在美丽另一旁的金麦基就接了话茬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个警察署以前是什么地方?”

    美丽转过头,大眼睛望着金麦基,樱桃小嘴垂涎欲滴,摇了摇头。

    “猜猜呀。”金麦基道。

    “殡仪馆?”美丽眼珠子一转,猜测道。

    金麦基直接揭开了谜底,“这个地方以前是皇军俱乐部,日本投降的时候,他们在这里集体切腹自杀,所以多烧点金童玉女下去,伺候伺候他们,免得这些鬼造反呀。”

    “俱乐部?这里怎么像俱乐部?”美丽怎么都无法将警署的格局跟俱乐部挂钩。

    “是真的,我们现在站的地方以前是夜总会,下面是大厅,下面是炮房。”孟超道。

    “炮房?”美丽一时转不过弯来,怎么夜总会上面也有打炮的地方?

    “鬼打架嘛。”金麦基用了一个很贴切的词语。

    美丽还是搞不懂,这时孟超淫笑着解释道,“就是我们常做那种呀。”

    这淫荡的表情和声音,让美丽完全懂了,她咬着碎银牙,手中的元宝直接往孟超脸上一拍,“占我便宜。”

    顿了一下,美丽又疑惑地问,“那为什么要十二点才烧呢?”

    “哎,鬼门关开嘛。”孟超占便宜的本性不改,凑到了美丽的耳边,道。

    “哦。”美丽恍然大悟,说话中,又几个金童玉女被放下火盆烧了起来,其中就有一个粉红衣服的纸人。

    荃湾警署里突然吹过一阵阴风。

    这阵阴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多人都没感觉过来。

    而这时,孟超带来的那人,原本一直昏迷被金麦基他们随意放在警署某间房里,一感受到这阵阴风,却是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隔了一段时间,金麦基孟超美丽他们把所有金银元宝,金童玉女烧完的时候,突然跑来一个便衣警察,一见到他们,就气喘吁吁地喊道,“孟超,金麦基,你们带回来那个人,醒了。一直喊着饿。”

    “醒了?”孟超眼一亮,然后鄙视地道,“大惊小怪的,饿了就给他点东西吃嘛,然后找个伙计给他录口供,看是不是偷渡客?这么简单还要我教你。”

    “给了。”那便衣警察双目圆睁道。

    “给了不就得了吗?”金麦基也插话进来。

    “已经给了他十人份的口粮了,可他还是喊着饿。”那便衣警察道。

    “不会吧,大陆有这么穷吗?”孟超用着他这个时代的眼光,问道。

    “你过去看看不就得了吗?餐厅的忠伯已经说了,再吃下去就要给钱了,毕竟这是公家的,不能无止境地让他吃下去的。”便衣警察说道。

    孟超和金麦基面面相觑,孟超道,“我过去看看。”

    美丽也拍手喊了起来,眼里都是好奇,道,“我也去看看,这么能吃?”

    一群人跟着便衣警察往警署里走,来到一间房里,看到几个警察围成一堆。

    “干什么干什么?”孟超带头挤了进去,然后就看到那个他带回的怪人,坐在桌子那里,一声不吭地吃着东西。

    一整盘的白饭,被他拿起来倒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就一口吞下,一整只烧鸡,连皮带骨,没几口就吃得一一干二净,连骨头都不吐。

    那些围观的警察,一个个看着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震惊得不行。

    整个桌子上吃得东西被那人一扫而光之后,他又抬起了头,望着这批围观的警员,用沙哑无比的声音道,“我还饿!”

    那些警员都不言语。

    那人眉头一皱,站了起来,一股摄人的威势从他眼眸里爆发出来,这些警员顿时就感觉自己是草原里的一只小白兔,而那个一直喊着饿的人就是一只饥肠辘辘的雄狮,齐刷刷后退,双腿忍不住颤颤。

    那人目光又是一扫,突然,扫到了孟超身上,眼里闪过一丝惊疑和喜色,威势消散,这些警员才松了一口气,猛地察觉到自己后背已经吓出一声冷汗。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呀。这是这些围观警员的集体心声。

    那人深深地望了孟超一样,突然道,“文才师兄,我饿了。”

    孟超一愣,随即脸色有些发苦,道,“饿了是吗?行,去餐厅拿点东西来。”

    孟超对旁边一个警员道。

    “忠伯说了,没钱就别过去了,餐厅里的夜宵都快没了。”那警员道。

    “要钱呀?”孟超犹豫了,旋即又想到吃了那么多东西后气色变好的怪人,还有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居然破天荒地说道,“不就钱吗?我给,去买多点东西拿过来给他吃。”

    孟超从口袋里拿出钱,一张张数,数着数着干脆一把全部放到旁边警员手上,“全部买成吃的,别给我中饱私囊呀。”

    “放心的。”那警员拍拍胸口保证道,就往警署餐厅走去。

    而这时,站在孟超旁边的金麦基脸上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拉着孟超的衣服,难以置信地道,“阿超,我是不是眼花?”

    “没有。”孟超拿出钱后,心里有些犹豫了,听到金麦基这话,他顿时就没好气地说道。

    “这不科学!你这铁公鸡一毛不拔的葛朗台…………”

    “你才葛朗台呢!”孟超骂了回去。

    这时候又有一个警员插话进来,“孟超,人是你带来的,带走带走,快点带走吧。”

    “带走干嘛?你还没给他录口供呢?”孟超道。

    “你录吧。你总不能让我们这帮兄弟看着他一直吃东西吧。求你了,超哥,带走他吧。”那警员合十求道。

    “好了好了,我们带走他,自己解决。”孟超还想多说几句,金麦基却一口应承下来。

    孟超转过头不解地看着金麦基,“金麦基,你答应下来做什么?我们到点要下班了。难道你要加班熬夜帮他录口供,你有这么好?”

    “直接把他关看守所里,明天上班再帮他录口供不就行了吗?”金麦基嘴一撇,道。

    “哦,对呀。”孟超一想也对。

    “蠢!”金麦基挥挥手,无法直视搭档孟超的智商,把目光投向重新安静坐下的那怪人。

    无论这些警员在说什么,一听到去拿吃的后,那人就一直很缄口不言,反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顿了一下,金麦基突然来了兴趣,问,“孟超,这人是你找来的,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孟超摇摇头。

    金麦基又是一顿鄙视的目光,然后望着那怪人,语气轻柔地问,“朋友,亲爱的大陆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回应金麦基的询问的就只有沉默。

    金麦基又询问了几次,得到的只有越来越尴尬的沉默。

    “真没用,我来问,你叫什么名字?”孟超看不下去了,推开金麦基就对着那怪人问。

    “好,我就看你能问出什么花来?”金麦基叉着双手,不服气地道。

    不料,那怪人听到孟超的话后,头颅动了动,望了望面带期待的孟超,嘴巴微张,沙哑的话语又传了出来,“黄晟。”

    “黄生?”孟超听不清楚。

    “黄—晟!”那人又重复了一遍。

    “哦,黄晟。”不知道为什么,念着这个名字,孟超心里又闪过莫名的波动,但又想不出什么。

    他随即把他抛到脑后,得意地对金麦基哈哈大笑,“看到了没有?他叫黄晟。”

    “没道理呀。”金麦基摸摸头颅,“凭什么他跟你说不跟我说?难道我长得比你凶?”

    “不是凶,而是丑!承认吧,金麦基,你要承认我长得比你帅的事实,对不对,美丽。”孟超一边嘚瑟地对金麦基炫耀,一边嘟着嘴朝向呆呆看着黄晟的美丽。

    “滚一边去。”美丽用掌推开孟超丑陋的淫脸,然后道,“金麦基,孟超,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叫黄晟的大陆人,眼睛很深邃,就像大海一样深不见底呀。而且,长得也不差呀。”

    “美丽我的眼睛比星空还要深邃呀。”孟超把脸挡住美丽的面前,阻碍了美丽看着黄晟的视线。

    “滚开!”美丽翻白眼道。

    “呜………”孟超嘟起了嘴,金麦基就嘲讽笑道,“活该。”

    这时,那个拿着孟超钱去买东西的警员,提着大包小包七八个鼓鼓的塑料袋,走了回来。

    “终于买回来,孟超,下次老子再也不帮你干了。”那警员累兮兮地道。

    孟超走到他面前,拍拍他肩膀道,“辛苦辛苦,顺便帮我送到看守所吧。”

    “什么?不送。”那警员瞪大了眼睛。

    “不送可以呀。那就让他留在这里吧,我和金麦基弄份报告就下班了。”孟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这话可把房间里其他上夜班的警察也吓到了,纷纷叫道,“让你去送就送吧。”

    无奈下,这苦命的警员走在前头,后面跟着小人得志般的孟超,还有金麦基,还有被孟超拉着的黄晟,往看守所走去。鬼片的世界
小说推荐